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06章 粮库

农历六月末,正是凤阳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青璃和堂姐莫青菊从子归茶楼出来,那种舒适的凉风顺便消失无踪,只剩下燥热,一冷一热交替,让青璃额角上很快见了汗。

“也该是到了最热的时候。”

莫青菊抬起头看着太阳,眯了眯眼,此时还没过正午,大街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大多数人都在家里猫着歇晌。原想在在茶楼里面一直等到过了午时,二人再去逛街,但是那些岐山书院的学子,时不时丢过来一个眼刀子,脸皮再厚也受不了那种诡异的气氛。

“是啊,我们还是回府吧。”

青璃无奈地摊摊手,今天的事情给了她一个震撼,就是云家少主,爱慕的女子多如牛毛,也没听说谁组团去看望,也是,那些小姐们彼此间不和,因为云少主多看谁一眼,也会吵闹,有时候在聚会里还能丝毫不顾脸面,让彼此的丫鬟撕扯,而大哥这边的崇拜者好多了,至少很团结,她和堂姐回答不出大哥的成名诗作,被当成怪物一样。

马车走走停停,很快回到府里,青璃浑身都是汗,和堂姐莫青菊打了招呼,带着麦芽回到自己的院子,麦冬已经从外面回来,坐在偏厅,和于嬷嬷两个人没有交流,都在静坐。

“小姐,您回来了,老奴寻思您得逛到下晌呢,这就备水去。”

于嬷嬷见到青璃回来,殷勤地站起身,给麦芽使了一个眼色,快速地走出房门,心里嘀咕,小姐新丫鬟,这个叫麦冬的,性子也太冷了些,问上十句也不会回答一句,让她很尴尬,就是想话家常,又没别的意思,都是小姐的下人,又必要这么傲气?

“恩。”

青璃和于嬷嬷点点头,这才把头转向麦冬,“怎么样,事情办好了吗?”

其实青璃只是这么一问,因为从来没怀疑过麦冬的办事能力,麦冬鬼罗刹里面,也是出类拔萃的,大哥走时候交待,有什么自己不想做的事或者碰到困难,全部推给她解决就好。

“小姐,奴婢一共跑了四家当铺,按照您所说,全部死当。”

麦冬打开一个小包裹,里面是银票,和当铺所开的票据。砍手党山匪那一匣子扳指,有大半都是金银之物,也不值钱,只有个别的白玉,翡翠和红宝石扳指,能值点银子,架不住数量多,满满一匣子,也换到了三千两,对于这个数字,青璃很满意。凤阳这边的房价和京都没的比,三千两绝对可以买下一处周边的小农庄。

“做的好,剩下联系的差事,就靠王管家。”

青璃不住地点头,心里寻思下一步打算,南边边关,沐阳城还没拿下,战况惨烈,大秦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个突然袭击,粮草是头等大事,绝对不能耽搁。

于嬷嬷打来热水,青璃洗漱一番。人一到夏日就犯困,变得无比慵懒,今天又起了一个大早,送大伯一家上了马车,估摸现在走的快都能到小凤县镇上了。

“小姐,吃点水果吧。”

麦芽用果盘洗了一大盘的水果,青璃看了看,还是舀了一个青苹果,这是凤阳这边的特产,长不大,成熟的时候还是青色的,被太阳晒的那一面有些发黄,不过味道还好,不会发涩。

“恩,不错,脆甜,你们也尝尝。”

这些水果都是放在井水里泡过,吃着冰凉甘甜,说是青苹果,都被青璃换成空间出产,味道自然是比这边卖的好一些。自从吃过空间水果之后,青璃的嘴就被养刁,很少吃外面买来的,总觉得滋味不对。

“小姐,凤阳的苹果都这么甜,比京都的红苹果好吃。”

麦芽不客气,咔嚓咔嚓地咬着,眯缝着眼睛,一脸享受,自家小姐对吃食方面一向大方,她跟在旁边,总是能上好吃的,她最喜欢的就是汝阳出产的水蜜桃,又大又甜,汁水又多。

“晚膳用什么呢?”

青璃把苹果核扔在装垃圾的小桶里,心里寻思,天大热她苦夏,总觉得不够开胃,一直吃辣又怕上火,从京都呆了四年多,回到凤阳,竟然水土不服。

“小姐,您想吃什么,奴婢去厨房说下。”

麦芽也吃完了苹果,眼睛又瞄着果盘里面的甜瓜,苹果太小,吃一个总觉得还没尝好滋味,就没了,还想再吃点,但是自家小姐没动,她也不好意思,一个奴婢,做下人的还那么贪嘴。

“把甜瓜也分食了吧。”

青璃一看麦芽这丫头的表情,就知道她想什么,一定的觉得苹果小不够吃,看她两眼放光的模样,那是吃货特有的表情,觉得是同道中人,只是这么多年的磨练,自己的道行比较高,不会被人看出来。

“不如就吃凉皮好了!”

青璃一拍手,怎么把凉皮这种小吃给忘了呢?在现代的时候,没胃口就会买上一份,后来听说凉皮都是机器洗出来的,卫生状况不能保障,她当时为此还买了一本书学习。

凉皮的做法有两种,一种是要洗面的,好处就是可以吃到面筋,但是要等几个时辰,还有一种是不用洗面的,马上就可以出锅,为了简单方便,青璃决定用后者的方法。

做凉皮吃,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就是用面粉和淀粉一比一混合,然后搅拌均匀,抹在平底带着薄油的盘子上,大火蒸一会儿就能出锅,切成宽条,加上用水焯过的黄豆芽,黄瓜丝等配料就可以,喜欢吃辣多放辣椒油,青璃空间里还有两罐芝麻酱,吃的时候加凉皮里面搅拌,这么一想,都能流出口水来。

“哇,小姐,原来这么简单啊!”

麦芽眼睛一亮,拍了拍手,“这么简单,奴婢也能做出来啊,不如晚上让奴婢下厨如何?”

“额,还是让于嬷嬷做,你在旁边学习一下。”

青璃用怀疑的眼光打量这个面带兴奋之色的丫鬟,总觉得她不太靠谱。其实凉皮也可以改良,用绿豆粉做,就成了凉粉,然后用辣椒油拌一样好吃,现代有一种很火的小吃,川北凉粉,青璃也很喜欢。

商议好晚上吃什么,青璃这才觉得舒服,不然还要为自己的吃食担心,她让丫鬟们不用打扰,自己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麦芽进来通报,说王管家从府外回来,有急事求见。

“小姐,老奴听您的吩咐,去找牙行问询,三进的院子只有一两户,一般都是两进的居多,不过有一处,老奴看着很合适,是五进的大院落。”

王管家擦了擦汗,牙行的人给出那个五进的庄子,就在离小凤县很近的地方,坐车马来回两个时辰,他去探看了一下,觉得很适合,周围还带着二百亩良田,若是能买下来,秋后的粮食收成都是自家的,很合算。

“你去看,觉得如何?这么好的院落,主家为什么急着转手呢?”

没两个月,地里的粮食就该有收成了,现在发卖也不合适,一般田地都要等到秋收之后,现在这么着急,一定是着急等钱用。

“还不是流言闹的啊!”

王管家叹口气,今儿出门都在听百姓们议论,说大秦这一次来真的,要进攻平阳城,这要是以前,百姓们习以为常,也不在乎,大秦每年都要挑衅几次,每次都被淳于将军手下三十万大军虐回老巢,但是这次不一样,南边沐阳已经沦陷,若是平阳受敌,那大周就是一个馅饼被两头挤压,凶多吉少。

庄上的员外是五十开外,早年到凤阳闯荡,其实家在西北,最近几年正有回乡打算,一看苗头不对,立刻联系牙行,想要发卖自家的庄子和田地,无奈五进的大院子,良田是二十两一亩,二百亩就是四千两,加上五进院子也要四千两,总共八千两,不是一笔小数目。

“原来是这样啊。”

昨天晚上才收到淳于魔头的信,流言今日就传到凤阳,怎么看都是有心人士煽动的结果,目的就是让粮价飞涨,这样平阳的粮草就更难解决,大秦留在大周的探子,真是想尽办法。

青璃搓搓手,又有一种想要去抢的冲动,这感觉会上瘾,也难怪白若尘不缺银子也要做怪盗一枝梅,她觉得自己也应该起一个雅号,光靠她自己空间的粮草,要填补进去,给三十万大军提供物质保障有点难度。

平阳那边,想发灾难财的地主们,粮库可是满满的,那些为富不仁的人,打劫起来也没有愧疚的心里,那么多粮草,还不如支援一下军队,有国才有家,别那么想不开嘛。

“小姐,您看?”

王管家犹疑了一下,见自家小姐正在走神中,以为是对价格不满意,“小姐,其实那五进的大院子,还是很气派的,老奴看若不是着急发卖,八千两一定拿不下。”

“价钱好说,地点也要去看看,若是合适就拿下。”

青璃洗漱了一下,又涂了点保湿的面脂,让麦冬跟着一起去庄上看看,来回两个时辰,不耽搁太久,在天黑之前一定能回来,既然有了消息,就赶紧去看看,在离开凤阳城去小凤县之前,要把这件事情解决。

马车一路向北,行了约莫有一个时辰,这边紧挨小凤县,也就是说,离平阳城更近一步,关于这位置,青璃觉得更好。这边庄上的二百亩田地成四周分散状,田里种着小麦,看涨势良好,所谓的良田,确实值这个价钱。

五进的大院落,青砖绿瓦,王管家上前叫门,片刻后有一个老头打开门,念叨着,“谁啊,谁来了?”

“老伯,我们是牙行的人介绍来看院子的。”

青璃往里面看了一眼,下人们都在忙碌,有的人还打了包袱,看来如牙行人所说,这所庄子的主人因为要回乡,所以着急发卖,若是这样的话,价钱或许还能降一降。

“哦,小姐请进。”

老伯揉揉眼睛,人老就有点眼花,面前穿着白裙的小姐,长的和仙女一般,若不是看到她后面跟着一个冷面丫鬟,还以为是碰到山里面的仙人下凡了。

“劳烦您通报一声,我家小姐想见赵员外,谈谈庄子的事。”

王管家很上道,往老伯的手里放了一把铜子儿,那老伯顿时一阵风一样消失地不见人影,留下几个人尴尬地站在原地。

“呵呵,小姐,乡下之人,没见过世面。”

王管家见下人就这么跑掉,摸摸头,不好意思地道。不过这家人也真是实在,给了铜板马上就去叫人,上午他来的时候,可不见这位老伯这么热情。

也就是不到一刻钟,先听到一声爽朗地大笑,片刻之后,一个肚子圆圆的五十岁上下的男子迈着阔步出来,见到青璃先是一愣,片刻之后笑道,“小姐真是天人之姿啊!”

“赵员外客气。”

青璃面带微笑,不绕弯子,直接进入正题,“赵员外,这次前来就是对庄子有兴趣,可否让小女子参观一下?”

“当然可以,请小姐随便参看。”

赵员外是个健谈的人,话也多,介绍庄子的大概,也才建没几年的时间,他也是看这边山清水秀,想来享受几年,谁想到平阳那边不稳妥,似乎是有马上开战的架势,他家不在凤阳,也没想在此扎根,故而想要发卖。

一共五进大院子,地势比较高,都是青砖绿瓦,看着很不错,院墙也比想象的高,在院墙下面还设有沟渠,下雨天能排水,还能防止小毛贼进入。

青璃进了几间房,发现室内干燥,通风良好,墙角也没有老鼠洞穴,一问才得知,这是赵员外自家放粮米的库房,今年雨水丰沛,看着又是一个丰收年,要不是平阳那边有动静,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就这么卖出去。

青璃走了一圈,庄上有一个比较大的池塘,四周绿树成荫,景色优美,她坐在凉亭里面呆了一会,给王管家眼色,这所庄子她看上了,势在必得,至于价钱,就让王管家来谈,也是考验一下他的能力。

“小姐,赵员外着急走,庄上一些桌椅板凳,床铺之类的肯定带不走,都送给咱们,此外还有二十户佃户,收成和庄上四六分,他们分得四成,咱们负责粮税。”

王管家过来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赵员外很心疼,坚决不肯减少价钱,自家这边顺势提了几个要求,那边不能满足,又着急怕是短时间内寻不到好买家,最后降到七千五百两,田地好发卖,有很多人愿意出手,可是捎带庄子,多了三千五百两,那些人觉得不合算。

“差不多,这个价格可以。”

青璃默认,这个价钱就是她心里的最终成交价,要是没有那流言,庄子加上良田,最少能值一万两,别人觉得庄上的库房是累赘,对她来说,才是用处最大的东西。

事不宜迟,两家立刻签下协议,约定明日一早就去衙门办手续,办理手续的银子也由赵员外家承担,粮库一事,就算是解决了,这五进大院子,顶两个三进小院子,比她预想还要好。

“小姐,您看是不是要见见佃户们?”

王管家犹疑一下,提出疑问,一般更换了主家,佃户们心里都不安定,就怕来年主家收回田地,或者压迫他们,所以还是把人召集过来,说明一下最好。

“恩,现在是农忙,都在田里劳作,每家派一个人过来就好。”

青璃背着手,又在庄上走了一圈,没有京都里那么热,四周还有凉风吹来,她低着头,看着碧绿色的池塘水,水里面有她的倒影,青璃对着池塘挥着小手帕,心情甚好。

佃户们内心忐忑,赵员外这个东家很不错,现在听说又换了人,心里发虚,万一不是按照以前的四六分可怎么办,或者在粮税上出文章,那样的话,每家都会有些损失。

“众位乡亲们,不用担心,原来你们和赵员外是什么合约,到我这里还是一样,不过就是换了个东家。”

青璃说了几句安抚民心,这些佃户家都在附近,万一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帮衬,她对这片不熟,更没有理由更换佃户,她又和佃户们说了多劳多得的道理。

“小姐放心,俺们勤快着呢!”

几个佃户代表争先恐后地发言,汗水已经湿了他们的后背,光着腿,一看就是从地里得到消息匆忙赶过来的,青璃点点头,让大家各自去忙。

“王管家,若是我回到小凤县,这边就靠你时常过来看看。”

事情办妥当,回府的路上,青璃和王管家交待后续一些事。

此时,已经到了酉时末,天色渐渐地暗下来,天边被火烧云染成一片红色,青璃撩起马车帘,看着外面的一片片的稻田,突然想起一首振奋人心的歌—在希望的田野上。

但愿,今年风调雨顺,是一个丰收年,好让沐阳和平阳的将士们吃饱穿暖,早日把这些侵略者们赶回老窝去,还大周一片净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