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05章 子归茶楼

因为遭遇山匪的突袭,家里人多少受了点惊吓,一夜都未敢合眼,一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众人又开始前行,季悠家早早就派出侍卫进城去衙门禀告,青璃一家在路上,还碰到一队威武的官差,后面几十辆囚车,场面很是壮观。

约莫辰时左右,青璃的马车到达凤阳城城门,守卫们做了简单的查验之后,马车顺利进城。家里的王管家正等候在城门处,不停地搓手,心里七上八下。

就在几天以前,家里来了一个黑衣侍卫,说是边境平阳城淳于少将军的手下,可把他吓得差点尿了裤子,以为侍卫是来府上征兵的,他只有一个儿子,还是良籍,若是被抓到凤阳当兵,这战场上刀枪无眼,他可真是要绝后了!老爷夫人都在京都,托关系也托不上人,真是急得一脸是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直到对方说明来意,王管家心里顿时松口气,来人说自家四小姐要回到凤阳,并且就在最近几天,让他把府里面都重新拾掇一番,一些被褥,纱帐,全部都要更换新样式,他还得到一个让他惊讶的消息,自家未曾谋面的四小姐,在京都已经和护国将军府的少将军淳于谙定亲。

天啊,护国将军可是一品将军,那是自家小姐未来的公公,就是未婚夫,也是赫赫有名,战无不胜的淳于少将军,这在北地,那是天神一般的存在。

王管家到莫家的时间也有三年左右,早年他是个落魄的书生,屡试不第,虽有才学,却苦于没有机会,只能在一家小铺子做个账房,后来他的儿子得了一场大病,家里缺银子,他跪着和东家借钱,却被东家狠心地踢出门去,差事也丢了,遇见当时出门的莫如湖,这才萌生卖身为奴的想法。

虽然,王管家没有见过青璃,不过自家的下人都知道,家里有一个冰雪聪明而且得宠的四小姐,在京都也是惊才绝艳的人物,琴曲被太后娘娘都夸赞过,这是多大的殊荣,就是凤阳的父母官季大人,恐怕都没见过太后真容,根本不能和自家四小姐比,自家的下人都以四小姐为骄傲,平日出门采买,也要夸耀几句,看到别人羡慕的目光,觉得能在莫府当差,真是倍儿有面子。

一阵马蹄的声音,让王管家收回思绪,抬眼往城门口处张望,虽然换了马车,不过他认识拉车的车夫,趁着守城的官兵检查的空隙,一路小跑到车前,紧张地不停搓手,“老奴王二,特来到此地迎接,欢迎大老爷一家,四小姐和五少爷回家。”

“王管家,是你啊。”

大伯莫如江从马车上下来,回到凤阳就是好,觉得自己的身子骨都比以往多了些力气,他一脸带笑地看着王管家和身后的家丁婆子,“你咋知道我们今儿回来,莫非是神算不成?”

“大老爷,您就别调侃老奴了,这还是少将军的侍卫过来通知的。”

王管家把淳于谙的侍卫曾经到府上的事说了一遍,他估摸就是最近的日子,所以每天早上都会带着家里的下人来这里等,后厨也做好了准备,采买了新鲜的鸡鸭鱼肉,就等着主家归家。

“王管家,辛苦,我们回府在叙话吧。”

麦芽撩起马车的帘子,青璃勾勾嘴角,对着家里的下人挥手致意,只是这么一瞬间,就让家里的下人呆若木鸡,天啊,这仙女是谁,难道真是自家小姐吗?为什么这么美?

“咳咳,谨遵四小姐吩咐。”

王管家尴尬地咳嗽两声,老脸一红,以前都传言说自家小姐美貌,他也没放在心上,一个十二岁的黄毛丫头,乳臭未干,能美到哪去,结果刚才好悬没给自己一巴掌,在凤阳,就没见过如此冰雪般灵透的人儿,还是赶紧回府的好,不然在街上,容易引发围堵事件。

这些年,受京都大环境影响,凤阳这边的人也越发开放,一些貌美的公子小姐,一出门都会受到骚扰,小姐们出行总是遇见有人假装打架拦路,那些人为了偷看一眼,绞尽脑汁,公子们出行,更加疯狂,王管家清楚的记得年后京都第一美男云家少主云隆丰路过凤阳,那真是,大街小巷挤满了人,少女们手里准备着香包,大娘们拿着丝帕,见到云少主的马车一过,死命地围拢上去,当时就有小姐豪言壮语,这辈子不说能嫁云少主,就算做个通房丫鬟,都知足了。

进了城门,就算是到了家,小子喜笑地合不拢嘴,和青璃一起,坐在马车的车窗处,小子喜介绍着凤阳布局,自家在最富贵的城东有一所三进的院子,只要进城门一路向东边走,路上有很多铺子,这边没有受到太后薨所影响,依然繁华,街道上也有不少百姓,小子喜一直不停地念叨,哪家铺子的糕饼好,哪家做的熟食好吃,哪家的布料有名气,众人回家的路上,正好路过自家杂货店,也有百姓在里面采买,看着生意不错。

大概小半个时辰,马车停在一所大宅门前,靠近主街道的第一家,很是宽敞,门口还有两个象征祥瑞的小狮子,朱红色的铁门上两边各有门环,方便叫门。

自家的马车刚刚停下,大门就被一个机灵的下人打开,一脸喜气地对着王管家说道,“王管家,您是接到人了吧!”

“是啊,你小子还不快点去通知!”

王管家搓搓手,来到马车之前请示,众人都在前院下了马车,于嬷嬷搀扶着青璃下车,心里还嘀咕,都说凤阳是个穷地方,她自己以为这边的人都衣不遮体的,还有点不屑,结果一看这大院子,还有莫家的下人,虽然没有什么礼仪,不过规矩上都不出错,现在正一脸激动地看着自家小姐。

“大家先忙吧,这次从京都回来,也带来一些小玩意,等晚些时候,让王管家给各位派发。”

青璃对着众人说了几句话,这才回到爹娘给她准备的院子。虽然这里,她一天也没有呆过,爹娘还是留给她最好的位置,她的院子前有一片荷塘,里面已经到处是盛开的荷花,院子里有一种清幽的香气。

青璃带着于嬷嬷,麦芽和麦冬进了偏厅,刚回来,还有一些东西要拾掇,青璃进来之后吓了一跳,除开沙发之外,摆设几乎和京都忠武将军府上一模一样,卧房梳妆台上面镶嵌的铜镜,还有她喜欢的纱帐款式,在窗边仍然放置一把小几,花瓶里插着盛开的鲜花。

“小姐,这……这看着咋这么眼熟呢。”

麦芽揉揉眼睛,她把包袱放在椅子上,指着书房墙壁上的字画,结结巴巴地道,“怎么底下的印鉴,竟然是少将军的?”

“那是因为他派人来安排了。”

麦冬看了麦芽一眼,摇摇头,低头整理青璃的衣物,首饰这种重要的物件,她自觉地留给麦芽整理,于嬷嬷则是去外面的马车上,拾掇这次带回来的东西,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没想到马车这么能装,她疑惑地看着小几里面的水果,有些是京都带过来的,这都一个月了,一点没变样,表皮都没缩水皱起,真神奇。

“四小姐,奴婢给您打来了水。”

门外,进来一个机灵的小丫头,她做了自我介绍,是自家娘院子里面洒扫的小丫鬟,叫春蕊,才十岁,梳着两个包包头,身后跟着两个大力的婆子,规规矩矩,进门都低着头。

“好了,辛苦,等晚上犒劳大家。”

有热水更好,几个丫鬟忙着,青璃也不习惯让外人伺候,打发了春蕊小丫鬟,自己进了浴间洗漱,她坐在浴桶里面,精神力已经进入到空间内,从黑蝴蝶山匪那里打劫来的箱子太多,她全部移动到空间的空地上,在没分类之前,没办法移动到库房。

这些山匪的身价,足够他们美滋滋的奢侈一辈子,青璃摇摇头,做人就是不知道满足,就像一个赌徒一样,总是想赢得更多。

一共一百多个箱子,有一半是金银之物,剩下有几箱是满满的珠宝,里面的南珠每一颗竟然有杏子大小,色泽亮丽,就是空间里,也没有这么多的库存,里面的红宝石都是巨大一块,还有各种精品瓷器,书画,完全可以算是小型的宝藏,这下真是发了!

青璃喜滋滋地进行了归类,移动到空间的库房里面保存,还有最后一个小匣子,她打开一看,顿时有一种恶心之感。匣子里面有两本薄册子,剩下摆放的都是密密麻麻的扳指,有的上面还带着干涸的血迹。

“呕……”

青璃一想到这些都是砍手得来的,就心浮气躁,从那一根根血淋淋的手指上取下这些扳指和戒指,这手段令人发指,她有点后悔,昨夜怎么没把那伙黑蝴蝶山匪们剁手,也让他们体会一下撕心裂肺地痛楚,不过得知宝藏被盗,估计会更加绝望才是。

“小姐,您怎么了,脸色有些发白呢?”

麦芽快速整理自家小姐的首饰,平日里经常戴之物,留下一个小匣子放在抽屉里,按照小姐所说,在凤阳不会久留还是要回到小凤县镇上,为了走时候拾掇起来方便,她只放了一部分。

“没事,可能是昨夜没睡好。”

青璃忍住恶心,对着麦芽摆摆手,她从浴桶里面出来,麦芽赶紧上前用布巾帮助她擦拭身体,绞干头发,“小姐,现在还早,不如补眠吧。”

“恩,这就睡。”

打劫了这么多金银珠宝,青璃的精神一直处在紧绷状态,她躺到床上,放下纱帐,这才继续内视空间,打开扳指旁边的两个薄册子。

“春宫图!”

两本图册上面刻画的非常细致,男女欢好的细节都做了处理,让人看起来直观清晰,连面部表情都非常生动。这在古代还是比较少有的,这伙人把春宫当成宝贝放在匣子里收藏,青璃摸摸滚烫的脸颊,片刻之后决定留下来,等成亲时候好好学习一番,以免闹笑话。她把册子移动到库房里,那个匣子就丢在外面,等明日送到当铺换银子。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申时,青璃这才睁开眼睛,撩开纱帐,窗外还是火热的大太阳,她舒展一下身体,让于嬷嬷倒了一杯茶漱口。

“小姐,您醒了,马上就到了晚膳的时辰。”

麦芽拿过来一套淡粉色的衣裙,伺候自家小姐穿衣,青璃睡觉的时候,于嬷嬷在房内看着,她去参观了一下府邸,一共是三进的院子,第一进几乎都是下人居住的地方,二进有书房和客院,三进才是内宅,还没有京郊的庄上大,不过装饰的很古朴,让人觉得舒心。

“随便挽个髻就行,今儿不见客。”

青璃打了一个呵欠,肚子咕咕响了两声,早上众人为了赶路进城门,没有用早膳,只用糕饼充饥,青璃自己什么都没吃,这会着实有些饿了。

“刚才出门去后厨看看,做了水煮鱼,上面一层全是辣椒,红艳艳,看着比京都正宗多了。”

麦芽说着,还咽咽口水,她喜欢吃辣,也对北方的吃食感兴趣,在凤阳这边,主要以面食为主,厨房里有细白面馒头,杂面馒头,还有玉米饼子,糖三角,花卷等,没见到大米干饭。

“那是,北边的辣椒也比京都辣。”

青璃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这才站起身,带着麦芽赶往饭厅,自家用膳习惯自己动手,不用丫鬟伺候,也不会觉得拘谨,自己吃多少就盛多少。

饭厅内,大伯一家和小弟子喜已经全部到位,众人正眼巴巴地看着门这边,想必也都等着用膳,青璃一出现,大伯娘笑道,“璃丫头,可算是起来了。”

“是啊,大伯娘,这一觉睡的好长。”

让大家等着自己,青璃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厨房那边得到消息,也开始上菜,开始几个都是凉菜,有青璃以前最喜欢吃的小咸菜,水晶肘花,凉拌猪耳朵,五香花生米等,片刻之后,热菜也陆续上来,酸辣土豆丝,干煸豆角,水煮鱼,香辣鸡块,一共做了十多个,都是家常菜,青璃吃了两个大馒头,凤阳这边菜色不但辣,口味也重,非常符合她的喜好。

“璃丫头,你大伯着急回家试验种子,又放不下家里的地,说是明个一早就回去。”

饭毕,一家人坐在偏厅闲聊,喝着茶水,大伯娘嗔了憨厚的大伯一眼,主动打开了话匣子,“所以寻思问问你,和我们一起走还是?”

“大伯娘,我可能要留几天,不如让青菊堂姐陪着我吧。”

若是没遇到山匪,青璃预想是马上回到镇上,现在她手里多了不义之财,不花出去点,总觉得心里堵得慌,而且还答应季悠去府上探访,这么一耽搁,至少两天,她现在多了一项计划,要在凤阳城内买上两三进的院子做粮仓,若大周和大秦边关开战,从这边可以运送粮草,也能为空间打个掩护。

“行,让菊丫头多留两天也不错。”

大伯娘大刘氏马上明白了青璃的意思,自家丫头青菊已经十四,这两年就应该定亲,家里面不想高攀,可也不想把她嫁到村里人家去,伺候公婆小叔和小姑,也捞不到好。昨天自家和凤阳知府千金有了点联系,若是能交往一下,知府家里交际广泛,只要能找一户自家差不多的人家就可以,和和美美的过小日子。

做好了安排之后,大伯一家都早早去歇息,准备明日赶路,青璃睡不着,就在荷塘边的小凉亭里静坐,心里寻思这两天也该给爹娘写信,报平安,凤阳这边一切都还好,一点没看出大战之前,应该有的恐慌。

一只纯白色红眼的鸽子,落到石桌上,青璃抚摸了一下它的脑袋,取下腿上捆绑的字条,又从空间里找出一些糕饼喂它,这才打开了字条。

龙飞凤舞的几行大字,让青璃看的心凉,信是淳于魔头写的,说北边平阳的局势,百姓们得知要开战,有人散步谣言,所以很多人都来抢购粮米,这才不到五天,粮价就翻了一翻,最近几天,凤阳也会受到波及。而大秦那边,已经做好随时渡河的准备,淳于谙现在每天都很忙,要制定作战计划,还要练兵,对方那么快就能得知平阳局势,他在心里怀疑和凤阳知府赵大人有关系,也就是赵晚春的爹。

“小妹,在京都有一个月,回来突然有些不适应。”

莫青菊来到凉亭处坐定,倒了两杯茶水,青璃正好有问题问自家堂姐,她眯了眯眼,“堂姐,后来我去了京都,你和春儿姐姐还有联系吗?”

“春儿姐姐啊。”

莫青菊摩挲着下巴,眼里也带着迷茫之色,“说起来有两年我们联系的不多,就是你到京都那两年,后来京都地龙翻身那会,春儿姐正在回京的路上。”

“我们曾经写信,春儿姐说在京都见过小妹,只见了一两次而已,说你的过的还好,再后来,她去了平阳,书信没有以往方便。她舅舅在咱们镇上的布庄也转手出兑,举家迁离。”

莫青菊喝了一杯茶水,看着远处的荷塘,面带唏嘘之色,“之后的两年,也曾经联系过,都是互相送一些小礼物,春儿姐的婚事耽搁下来,我问她,她回信只说他爹娘要多留她两年。”

“这样啊。”

青璃点点头,心里盘算,赵晚春和大秦将领北堂谚现在也没有成亲,是不是受对方身份所影响呢,平阳知府赵大人是什么态度,这点很重要,关系到平阳城是否能够守住,万一赵大人倒戈,成了大秦的内奸,这事还真难办,沐阳城的惨剧,一定不能再次发生。

夜色渐浓,青璃回房之后,给淳于谙写了回信,信上说最近会到平阳城去一趟,查探一下形势,她要去拜访赵晚春,看看其中是不是存在什么猫腻。还有就是找到当年的好姐妹刘小花,得知小花姐现在精神转好,二姐过不久要出嫁,也希望她能知道。

一夜很快就过去。农历六月二十七日一大早,青璃梳洗打扮妥当之后,派府上的丫鬟婆子送帖子给知府季家,一般都没有当日上门做客,所以约定好明天过去探访。

“小姐,您找老奴?”

门外,王管家弓着身子站在门口处,心里感激自家小姐体贴,在京都那么远,还为下人们带了小礼物,那些银簪子,做工精致的很,而且样式很奇特,凤阳这边根本没有,自家娘子喜滋滋地,戴着都不肯摘下来。

“恩,是啊。王管家,有件事交给你办。”

早膳之后,青璃让麦冬把匣子里面的扳指擦洗干净,去凤阳城各大当铺分散典当,她招来王管家,说对这边不太熟悉,想找一些安静的地点,院子要大,围墙要高,做粮仓之用。

“小姐,这个老奴也要找牙行的人问问,咱们府上有一家合作的牙行不错,府上有下人还有铺子都是从那边介绍采买的。”

王管家没有多嘴,小姐买院子做什么不是他一个下人能问的。凤阳太大,要出售的院子多的是,但是适合不适合做粮仓之用,还要问问牙行的人。

“没问题,但是咱们着急,最好在几天之内可以办妥。”

青璃和王管家交待一番,若是售出的院子以前就是粮仓,那么更好,自家可以节约时间,不用做太多的改动。王管事走了之后,去知府家的婆子也来送信,季悠很高兴,若不是为了礼仪规矩,都想跟着家里的婆子过府上探望。

“小妹,你许久不回凤阳,不如我们上街去转转吧,不过你这容貌,必须要戴上帷帽。”

莫青菊穿了一身淡黄色绣着小雏菊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根简单的玉钗,她侧身倚靠在门口,笑眯眯地逗趣。

“哈哈,我也不是云家少主,哪有那么轰动。”

虽是如此说,青璃还是老实的戴上帷帽,让于嬷嬷在家看门,她带着麦芽一起,跟着堂姐莫青菊上了一辆马车。凤阳这边没有京都那么奢华,到处是朴素的厚重感,街道上时常有一些小商贩,还有挑着担子的货郎,以前,堂姐曾经是这些货郎的忠实顾客,这些人走南闯北,就是赚个苦力银子,卖出的小物件质量不错,价钱也比铺子里面便宜得多。

“小妹,你看到那边有一家杂货铺子了吗?那是山子哥家开的,都开到凤阳了!”

莫青菊指着一个小门面,青璃家也有杂货铺,相对要高档一些,在人流量比较大的闹市区,而这边都是普通的百姓,莫子山开是杂货铺就是面向百姓。

“哎呦,两位小姐,真是贵客啊。”

一般进到铺子来的都是周边的住家,买点锅碗瓢盆之物,也就是几文钱的买卖,最多不过百文。刚才门口停着一辆高头大马车让他一愣,进而进来两位衣着光鲜的小姐,在这种普通的小铺子里,显得格格不入。

“恩不错。”

青璃转了一圈,杂货铺子上有货架,和现代的超市模式差不多,上面摆放着各类东西,每个人发一个提篮,进去后自选,还有一个小伙计,负责给众人引导,那些陶瓷制品,不停嘱咐众人轻拿轻放。

“小姐,您要买些什么?”

伙计擦了一把脸上的汗,心里合计,从来没有这么富贵的小姐上门,他也不清楚二人的来意,看着不像是来买东西的,这里的每一样,人家都看不上眼吧。

“有白糖和红糖吧,一样给我来五包。”

既然来了,不能空手出门,山子哥家的铺子不错,她没表明自己的身份,就当是来支持一下。家里自己做点心,还要蒸糖三角吃,糖的消耗很大,她买上一些,也不算浪费。

“好咧,小姐,这是本店新进的果脯,是平阳那边的特产,您不来点尝尝?”

伙计见青璃真的买东西,找那些比较贵的介绍,这个平阳特产的野生果子,听说叫什么蓝莓的,自家才进来几天,还没卖出去,因为价格太贵,普通的百姓只是买一两文尝尝味道,都说好吃,可谁家也都舍不得买那么多。

“蓝莓啊,好吧,给我两包。”

青璃喜欢吃蓝莓果干,在京都总是吃蓝莓味道的蛋挞,现在回到凤阳,没有这样的待遇,身边带着的下人,也只有于嬷嬷做面食能拿得出手,让麦芽做点心,肯定会一塌糊涂,至于麦冬,握着砍刀杀人还行,让她切菜就是惊悚,菜刀上下挥舞,弄的和特技表演似得。

“小妹,我就是带你来看看,你还真买啊。”

莫青菊捂着嘴,弯着嘴角道,“想不到山子哥家的铺子还不错,我们离开的时候,他说要开,那会才买下这间小铺子。”

“反正都是得用的,山子哥的生意肯定要支持一下,我这是做好事不留名。”

青璃和堂姐莫青菊手挽手,又逛了一些胭脂水粉铺子,首饰铺子,两个人什么都没买,就是看热闹,依然津津有味。

“小姐,已经快午时了,奴婢看那边有一家茶楼。”

麦芽眼尖,看到对面有一家茶馆名字为“子归茶楼”,心里合计,听说小姐大哥的名讳就是这个,莫非这间茶馆也是小姐家的产业?

“咦?堂姐,我没听爹娘说有开茶馆啊。”

麦芽用手指点,青璃也看到了,心里纳闷,还不会这么巧合吧?叫这个名字,若是自家开的也不可能,爹不可能用大哥名讳吸引客人。

“正好,我正要带着你去,进去你就知道。”

莫青菊神秘一笑,两个人直接过了街道,来到茶楼门口。此时已经是正午,太阳火辣,一进茶楼门口,顿时感受当一股冷风,看来里面大手笔,摆放了不少冰盆。

“两位小姐,您二人是去几层?”

门口的伙计见二人眼生,这才做了解释,“您二人要是单纯喝茶的话,在一层即可,若是想听人谈论诗词就去二层,想说私密话,三楼雅间隔音不错。”

“去二层。”

青璃还没等说话,堂姐莫青菊就抢着回答,然后问,“是不是每人要交十两银子?”

“恩。是的。”

伙计点点头,一旁的麦芽瞪大了眼睛,这间茶馆真的不是宰人的吗?还不如去抢!一个人十两银子,到底给什么茶水,而且是按人头收费,她一个丫鬟,也要交十两银子进门?

“这是我们三个人的。”

麦芽见自家小姐点头,赶忙掏出银子,心里想,这间茶楼太黑了,一次就是十两银子,够普通百姓过上两三年,她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喝什么好茶。

“堂姐,我怎么觉得这茶楼这么奇怪呢。”

青璃倒不是心疼银子,也觉得花费有点高,可以说,在京都,普通茶馆也没这个价,再说还没听说按人头收费,有点像现代的自助餐,难道此茶馆也是自助的模式,茶水管够?

二楼里,有二三十个书生,还有几位大户人家的小姐,大家围在一团,说着话。青璃看了一下二楼的摆设,和一楼的布置差不多,有十来张桌椅板凳,北边有茶壶茶碗,倒扣在桌子上,还有一排竹筒,上面贴着纸条,写着茶叶的名字,而地上,有用棉布包裹的暖壶,还有一个烧水的红泥小火炉。

“咦,有新人加入啊!”

众人围在一团窃窃私语,其中一位十四五岁的小姐发现有人上来,赶紧发声,众人齐齐地回头,打量青璃三人。

“堂姐,咱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打扰人家了?”

这些公子小姐们每个人都表现地神神秘秘,看到三人上楼之后,立刻不言语,其中一定有什么猫腻,而且这茶馆太坑爹,一下子就吃进去三十两银子,还让她们自己动手沏茶,连个伙计都没有。

“听听说什么不就知道。”

被众人盯着看,莫青菊倒是不惊讶,还冲着众人一笑,礼貌地道,“各位公子小姐,我们是从京都回来的。”

“京都,真的吗?”

其中一位小姐瞪圆了眼睛,张着嘴巴,片刻之后反应过来,觉得自己的表情有些夸张,“两位小姐,你们从凤阳到京都要多久?一个月够不够?听说在凤阳周边有山匪,山匪们喜欢砍手,这是真的吗?”

“是啊是啊!”

沉默片刻之后,众人立刻活跃起来,还有看着机灵一些的小公子围拢过来,“两位小姐来茶馆,是想加入我们吗?”

青璃揉揉额角,什么乱七八糟的,加入什么?搞得和非法传销一样,一下子问了这么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好,她略微思索下,这才道,“从京都到凤阳,一路上不多耽搁,有一个月的时间足矣,还有,路上的山匪已经被解决了,你们不知道吧,我们也是昨夜才回来,还碰到山匪,突然出现了一个貌若天仙的侠女。”

“山匪被解决了,真好!”

众人欢呼,然后立刻围坐成一圈,不理会青璃,青璃的脸色黑了黑,这些人能不能抓住重点?重点是她就是那位貌若天仙的侠女,这群人竟然不闻不问,真是浪费她感情。

“麦芽,沏茶。”

青璃瞪了众人一眼,这才找一处清净的地方坐下,她看了一眼莫青菊,疑惑地道,“堂姐,你到底卖什么关子啊!”

“啊,不好意思,先生刚才留我们几个问课业,我们来晚了!”

青璃话音刚落,楼下传来蹬蹬地脚步声,又上来七八个书生装扮的人,青璃和他们面对面,看到衣衫上面绣着的小字,“岐山”。

“原来这些书生是岐山书院的啊。”

青璃抿了一口茶水,后上来的人也看见了青璃,听众人说她们是刚从京都回来的,全部围上来,问这个问那个,主要打听出远门必须要带什么东西。

“你们是要赶考吗?”

青璃寻思,看这些人年龄不大,不能是考上举人了吧?看着不像,不过也不能小看,岐山书院是北地里面最好的,有这些少年英才也说不定。

“这位小姐,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是怎么上的二楼?”

其中一位书生还用看异类的眼神看着青璃,说道,“不过也好,你们三个就是三十两银子,这下我们去京都的费用更宽裕了。”

青璃眨眨眼,顿时明白过来,她就说嘛,不可能要这么多银子,原来是区别待遇,这些书生们不用交纳十两银子,可是这些人去哪里关她什么事,堂姐知情,所以才来赞助的?

“哎呀,说那废话干什么,我们赶紧研究一下路线,赶在一个月之内见到子归师兄!”

“是啊,子归师兄在国子监吧!一定给我们北地争光!”

“那是当然,我们要去支持他,不然他自己多寂寞,我们得让他知道,他有我们这些强力的后盾!”

众人又围坐在一团讨论,青璃呆若木鸡,没有听错的话,那个子归师兄,就是他的大哥莫子归吧?岐山书院,在京都,进国子监,这些都没错,没听说有第二个子归。

“你知道不?子归师兄做的诗句,我每天都要临摹一幅,然后用绕掉的灰和蜂蜜一起冲水喝,希望能有子归师兄的诗才,就是一半我就满足了!”

有人大喊,众人跟着附和,然后说自己是多么崇拜子归师兄,有人说家里已经给子归师兄设上了牌位,每天供上三炷香,那些女子稍微矜持一些,就说在自己的帕子上绣上莫子归的名字,每一首诗词都在睡前默默朗诵一遍,表示她们真的很仰慕他的才学。

“当年和南边的书院诗词比赛,若不是子归师兄,我们就输了!”

“是啊是啊,子归师兄一个人连续做了七首诗,震惊北地!你知道吗,南边书院也有人仰慕我们子归师兄,这次也要进京,我们可以在京都碰面!”

青璃沉默,专心听那些人讲话,原来自家大哥还有这段光荣的历史,一个人连续赋诗七首,战胜那边书院学子,为北地争光添彩,还有这等事迹。不过也对,发生在自家大哥身上,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可是,那些人是不是有点太过了?用纸张燃烧的灰烬加水喝,怎么和神婆让中邪的人喝符纸水一样,还有那个给自家大哥立牌位的,大哥还好好的在京都,这样不太好吧?

“小妹,这次你知道了吧。”

莫青菊是偶然之中得知茶楼的情况,这是她第一次来,茶楼也是岐山书院的学子们出银子合开,目的就是为众人赚取路费银子,众人也有个集合的地方,在一起交流偶像的消息。

这些人在一起聊的很热闹,正要组成大部队,去京都看望自家大哥,并且还准备了贴心的小礼物,是一本古籍,青璃满脸黑线,想不到古代也有这种追星人员,这完全是脑残粉的节奏啊!

“小姐,奴婢看,咱们还是回去吧。”

麦芽弱弱地倒了最后一杯水,这些人不时地看过来,有人问莫子归的成名诗作,三人回答不出来,一直遭受若有若无地瞪视,让她微微不自在,可是都是小姐大哥的爱慕者,她也不能说什么。

“恩,走吧,堂姐。”

青璃如坐针毡,拉着堂姐莫青菊和麦芽赶紧出了茶楼。这些人太过狂热,从凤阳到京都,千里之遥,他们为了出行,做这样那样的准备,连一些蚊虫的药粉都考虑周到,也只不过是为了到京都去见大哥一面,这种心思还是挺让人感动的,虽然她不赞成这些人组团去,大哥的人气,原来是这么火爆啊,听那些人说,这只是他们其中之一的据点。

不能小看这些粉丝的力量,她想如果在茶楼说大哥一句不好的话,那些人能扑上来把她撕了,她到是可以迅速遁走,自家堂姐和麦芽一定要遭殃。若是有这么多各地的书生联合在一起,支持南边沐阳和北边平阳的战事,那该多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