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7章 喜相逢(打滚求月票)

得知爷奶,爹娘他们已经到达京都码头的消息,整个忠武将军府沸腾了,各个院子都挂起了红灯笼,管家正在监督下人,灯笼稍微歪一点,都要重新扶正,府上张灯结彩,一片忙乱。

青璃四下看看,具体的都已经安排下去,每个院子都配上了一个婆子和一个小丫鬟,方便服侍,家里这次出行,只带了丫鬟二妮一个人,还是那丫鬟死活要闹着来的,说这么多年学会很多美食,想要做给四小姐,二姐青蔷就勉强答应了。

厨房里,几个灶上的婆子已经开始忙开,摩拳擦掌,想要好好的表现,主厨是青璃四叔身边王二的媳妇,地地道道的北方人,老家也是凤阳的,距离莫家村有几十里地远,两边习俗基本一样。

青璃总觉得,到了京都之后,再没吃过地地道道的北方菜,就算是北方厨娘做出来的,也不是那么原汁原味,归根结底,应该是水土的问题,还有蔬菜本身,这边的气候炎热,蔬菜的生长周期短。

“小姐,时辰还早,不若您休息一会儿吧。”

香草刚从护国将军府传话回来,文氏也得知了消息,还说等安顿下来,在过府上探望,现在护国将军府刚出事不久,总要低调几天,不是走动的好时机。

“恩,传话过去了?”

爷奶年岁大,肯定是怕热,她又让管库房的婆子去冰库看了一下府内的库存,盘算着不够用还要找采买的下人去准备一些,天气越热,冰块价格越高,以京都的气候,要热到农历八月以后,还有三个月,耗费是大量的。青璃默默的记下各项事宜,这才抬头问话。

“恩,小姐,奴婢传话的时候,在前院还看见了文夫人身边的仙草姐姐。”

香草搓了搓衣摆,一个是香草,一个是仙草,都是草,却不同,不过她很喜欢自己的名字。仙草人还不错,还送了她一个荷包,回来的路上,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副金色的丁香花耳坠,做工精致。

“恩,那就好,你和杜鹃,于嬷嬷说了吧,反正她们也是护国将军府出来的,也有亲人,姐妹在,这次就当放假几天吧。”

天气很热,太阳火辣辣的直射,透过窗纱照进了内室,青璃并不喜欢关着窗子,就在窗户前面放了一扇四扇的山水花鸟屏风挡光,月事的第二天,还是不太舒服,喝了茶,躺在床上,她激动的手脚冰凉,四年多了,再见到亲人,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忐忑。

闭上眼睛,青璃还是难以抑制加速的心跳,这么多年,爷奶,爹娘他们在她眼里,都是曾经的样子,离开莫家村之前过年时候,欢欢喜喜的一家人,大雪封山的莫家村,热气腾腾的农家菜,每当想到,都眼里含着泪水。

京都生活好,有马车代步,可以去书院里修习,接触的不是官家小姐,就是豪富人家的小姐,也得了几个知心的姐妹,可是,还有很多暗地看不到的黑暗,当初有赵晚晴,后来有何云,于菲儿,都是那么心机深沉,不自觉的就会得罪到人,被人暗地里使绊子的事也不是一次两次,她要赚钱,要开铺子,要管理府上的事务,有时候看似悠闲,实则忙碌,没有二姐青蔷在身边,早上大喊大叫的让她起床,也没有大哥在节日贴心的送她礼物,没有小弟缠着她一起,没有三哥和她抢吃食,即便是有四叔四婶的疼爱,总是觉得不是那么的自在。

回忆是一件很费脑子的事,青璃想了一会儿,身心疲惫,慢慢的睡了过去,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香草已经站在屏风前面,手里捧着一套淡紫色的牡丹花衣裙。

“小姐,奴婢正要叫您起身呢,刚才府里有人过来回禀,说是老太爷他们已经到了京都的城门,您赶快换套衣裙,梳洗打扮一下吧。”

天气热,青璃睡了一觉之后,觉得精神好了不少,但是身上还是出了些许薄汗,她站起身,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腰,这时候麦芽也端着水盆进来,服侍青璃洗漱,又换上了这套紫色的牡丹花的衣裙。

这套衣裙是文氏前几天让人送过来的,那会正要去皇家狩猎场,骑马,穿的是骑装,衣裙不方便,她就放在府上,也忘记了这茬。

“小姐,您可真美。”

麦芽上下打量了一下,护国将军府的针线上人们绣工不错,大朵的牡丹花显得富贵,配合青璃灵动的气质,更出彩。一般人是都穿不起在的衣裙,淡紫色本来就非常挑人,何况是富贵的牡丹,不合适,会把人显得低俗,生生的老了几岁。

“红豆,你给我看看,哪不合适?”

青璃很紧张,对着铜镜照了照,又回忆起四年多以前的样子,光是身量就高出很多,她的下巴已经没有了婴儿肥,只能隐隐约约,才能辨认出曾经的模样。

“小姐,奴婢看您就戴上一支简单的镂空玉兰花簪吧。”

红豆跟在后面看了一下,本来裙子的样式就有点花,头上更不能满头珠翠,越是简单清雅越好,她说的玉兰花簪,青璃记得,是四年多以前,文氏送给她的礼物,当年戴着去阮府参加过一次诗会,后来就再也没有戴过。

“好,那就这样。”

青璃又转过身看麦芽,这个丫鬟几乎是她到了京都之后就跟着,所以她有些纠结,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出口,“麦芽,你看我和四年以前,模样变化大么?”

青璃说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麦芽,眼中带着期待之色,因为她真的很怕亲人们不认识自己,这说起来还是很尴尬的,让人有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小姐,您要是四年前的模样,打死奴婢在街上也是不敢胡乱认的。”

麦芽这丫鬟心直口快,从来不撒谎,也不够圆滑,没什么心眼,青璃就是喜欢她这点,才留在身边,但是麦芽也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这样的脾气在后宅行不通,容易得罪人,所以每次青璃去参加聚会,麦芽都会主动要求留下来看屋子。

青璃很怜惜这个麦芽这个丫鬟,但是如今,看麦芽很不顺眼,都说实话很伤人,现在青璃才是真的体会这样的感觉,这么一句话,看似是夸奖,却让她心里冰凉。

“小姐,您打扮好了,就去看看夫人吧。那边应该也得到报信,起身了。”

香草虽然不太了解自家小姐四年前的变化,也不能体会她此刻的心情,但是觉得气氛有一瞬间到了冰点,所以赶紧岔开话题,看天色已经快到了申时,马上就是晚膳的时辰。

“恩,快走吧。”

青璃点点头,随手抓起在梳妆台上的扇子,快步走出院门,正好和四婶陈氏在院门口处碰到,陈氏睡过一觉之后,精神了点,换了一套青色的衣裙,脸上也抹了点面脂,让桂圆和淳于谙派来的老嬷嬷扶着,正往这边走。

“璃丫头,快点,我们去府门外等着,你爷奶他们马上就到了,可不要迟了才好。”

陈氏火急火燎的,快十年没到见到亲人,此刻比青璃还激动,紧抓着帕子,平日温吞的性子完全不见踪影。

“四婶,您还是就在二门等吧,万一被车马冲撞了呢?”

四婶前些日子差点流产,最近一直保胎,青璃是让她一个月不能下床的,但是吃药几天之后,发现效果比想象的好,就允许四婶可以在府内散步,看看花什么的,毕竟孕妇生产需要体力,总不运动也不科学。

“那怎么行啊,四婶没事,你小弟乖着呢。”

四婶抚摸了一下肚皮,脸上露出柔和的微笑,两人结伴往二门处走,已经让管家怕人把正门敞开,四婶一边走还一边和青璃闲聊,“璃丫头,四婶太不中用,本想打理一下,结果睡了过去,不过睡觉之后,倒觉得舒爽了些。”

“四婶,天气热,还是多睡睡好,您有身孕呢,哪能和我一样,而且我下午也睡了会,府中有管家在,不用操心。”

青璃换过桂圆,扶着四婶一起穿过垂花门,来到前院,马上就到达正门处。忠武将军府是一个长方形,并排的院落很多,但是前院和后院之间并不远,后来时疫之后,府上也往两边扩散了一下,过了二门到达后院,中间来隔着一个湖泊和一个花园,景色十分怡人。

两个人说说笑笑,其实都很紧张,青璃握着四婶的手,也发现手心也都是冰凉的冷汗。已经到了申时,府上门前的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忠武将军府坐落的大街上比较寂静,两旁的邻居也是官家,几乎不走动,也只有几个闲散的人路过,看到大门敞开,疑惑了一下,一般府邸的正门,都是接待贵客的时候打开,平日不管身份高低,关系好的,私下做客都走侧门,打开正门太正式了些。

申时的太阳火热,青璃眯了眯眼,用扇子遮了一下眼前的刺眼的阳光,和四婶一起站到门边的暗影里,青璃盯着门口的石狮子,耳朵却认真聆听官道上面的马车声。

大概等了不到一刻钟,前面的街道上传来马蹄的声音,大概有好几辆马车,青璃用手顺了顺胸前,她都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你这个死丫头,你说你这个不省心的,这么多年,让娘想的啊!”

马车刚刚停下,从第二辆马车之内,首先跳下来一个妇人,约莫有三十来岁,穿着一身秋香色的衣裙,很素淡,身上没有什么装饰,皮肤白皙,眼角几乎看不到皱纹,面容很慈爱,只是一下车,就抹着眼泪叫喊。

“你看你,又哭什么,咱们路上不是说好,不说璃丫头,当年她是被掳到京都,还不是你没看好。”

很快,马车上又跳下来一个中年男子,留着胡须,看着斯文俊逸,人到中年,更有一种成熟的魅力,身上带着书卷气。

青璃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就哭开了,快步跑下台阶,直奔二人,一边跑一边哭,“爹,娘!”

“呜呜,你这个死丫头,你让娘操了多少心啊!”

刘氏仔细拉着青璃看看,然后又用手点着她的头,说道,“你这个丫头,京都好,然后就不想回家了?你说那地龙翻身,你也是报喜不报忧,我们是一年多以后才知道的,呜呜……”

“好了好了,孩她娘,你也不看看场合,好日子哭什么。”

莫如湖还是如往常一样,疼爱的摸了摸青璃的脑袋,一边赞赏的说道,“我闺女就是俊,这要是回到莫家村,还有谁敢说我我闺女是丑丫,一定找他拼命去!”

“就你能耐!”

娘刘氏瞪了一眼爹莫如湖,然后破涕为笑,用帕子擦了擦眼泪,拉着青璃的手,“你二姐,你小弟可是比娘都想你,这一路上念叨没完,你小弟总想给你买好吃的,可是这天热,带到京都都放坏了,这小子尝试了几次之后,失落了好几天呢。”

当年青璃离开家,小弟子喜只有三岁多,小小的一个娃,开始的时候,刘氏和莫如湖都骗他说青璃在外婆家住一段时间,他就信了,可是左等右等人不回来,某天这小娃非要赖着和爹娘睡,半夜不睡觉偷听爹娘说话,才知道四姐被拐子卖了,哭了一个月,人都瘦了好几圈。

后来莫如湖接到青璃派小灵送的信,子喜才好点,用心学认字,也是想能早点看懂青璃写的信,有时候,也会给青璃写回信,说说莫家村的事,家里没时间养鸡,爹娘多半时候都在镇上,他自己在村里和东娃上学堂,有时候也会去菜地捉虫,喂大伯家的鸡鸭。

马车上的人集体沉默,等到青璃和爹娘叙话完成之后,哗啦一声,这才都下了马车,走在前面的是爷爷莫福来和奶奶李氏,老两口相携而来,爷爷还好,面带笑容,奶奶已经红了眼睛,用帕子不停的抹眼泪,看她走路的姿势,和健壮的成年人都没分别,头发上一点白丝都没有,原来脸上的褶皱都少了很多,青璃一边哭一边寻思,这灵泉,还有返老还童的功效?

“璃丫头,四年多了,奶真怕这把老骨头见不到你啊!”

奶奶走了几步,就挣脱了爷爷,快速的把青璃搂在怀里,激动的直掉泪。原本青璃见到爹娘没对自己有任何的生疏,还和四年前一样,稍微放下心,已经不哭了,这会被奶奶一说,想到当年奶奶坐在大伯家土房的火炕上,不能下地,每次见到她来探望都开心的样子,有点好吃的自己也舍不得吃,都藏在箱子里,想到这些,眼睛又湿润了。四年之中憋着的眼泪,都要在今年一起流个痛快。

“奶,说的什么话啊,您身子骨硬朗着呢!”

青璃也搂着奶奶,眼泪噼里啪啦的掉,很快的,润湿了衣领,她拉着奶李氏的手不放,摇了摇说道,“奶,我是不是好看了?”

“我孙女差不了,就是个美人。”

奶李氏不住的点头,一旁的爷爷莫福来也忍住泪水,笑的开心,今天是个吉利的日子,他看了一眼门边走下来的陈氏说道,“老四媳妇,你站着吧,咱们早点进去,你可累不得。”

“爹,娘!”

陈氏是用尽全力才喊出的这句话,喊出来之后,顿时觉得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这声呼唤只能是在梦里的,有快十年了,当年出嫁,她是个小孤女,本来是嫁不到好人家的,但是莫如海看中了她,青璃爷奶也就没反对,他们都是老实本分的庄户人家,不兴欺负儿媳那套,何况青璃的奶奶就是苦过来的,对她好的和亲闺女一样,这么多年一直在外,一点没尽到孝道,现在见到人之后,觉得激动还有点愧疚。

“老四媳妇啊,你看你,大着肚子出来迎接什么,万一染上暑气呢!”

奶说着,又用帕子的一侧擦了擦额角上的汗,一路走过来,越往京都越热,这才走了几步,又出了一身汗,也算长了见识,以前都是听人说南边如何热,这次来之后,发现真是一点不夸张。

“娘,如海他……”

陈氏觉得难以启齿,这样相聚的情况下,不应该说出来,但是如果不说,又不能解释,莫如海怎么没过来迎接。

“这个我们知道,稍后再说吧。”

爷爷莫福来点点头,家里人一路赶过来听说出征的事情,本来前几天就可以到达京都的,特地在莫如海的必经之路上等了一天,就是为了见一面,结果这可倒好,老三家的莫子松和林风澈非要一起去,两人习武多年,总有干一番事业的心里,而且青璃的三哥莫子松考上了秀才之后就不再考试,更喜欢舞刀弄棒,最后家里人一商议,也就同意了,二人年纪也不小,出去见见世面也好。

“璃丫头。”

莫青蔷见众人都在叙话,这才上前了几步,拉着青璃的手不放,青璃曾经想过很多次和二姐见面的情形,或是对着她怒骂,或是上来掐她耳朵,或者哭哭啼啼,可是此时相见,莫青蔷都没有,甚至没有流泪,只是一脸欣慰之色的看着她。

“二姐,呜呜。”

二姐青蔷这样,青璃又哭了起来,直接搂住她,这么多年,二姐已经不是曾经的干瘪豆芽菜,已经变成了一个凹凸有致的美人,清秀的眉眼,让人看着格外的舒服,脸上的皮肤也是白皙的,没有涂抹脂粉,却如雨后荷叶一样,给人一种清新之色,她穿着最喜欢的淡绿色衣裙,一颦一笑,都已经有大家闺秀的仪态,青璃都有些疑惑了,这是自家的母夜叉二姐吗?

“你这个笨丫头,都能让人掳了去,还有脸哭!”

片刻之后,青璃打消了刚才的想法,因为二姐青蔷的眼泪一发不可收拾,还在不停的用小拳头捶打她的后背,让她想,二姐这些年还在操练棍棒劈柴?手劲真是一点没小啊,家里有银子,不用这么拼命吧。

“小妹,你真是变得我快认不出了,真漂亮!”

莫青菊站在旁边插不上话,等到青璃和青蔷姐妹话毕,这才跟着说了一句,她比青璃大二岁,也已经十四了,眉眼间也长开了些,圆圆的脸,开始有了少女的风姿,穿着一身绣着小菊花的衣裙,挥舞的小手帕,一脸羡慕的看着青璃。

“青菊堂姐!”

青璃上前拉着她的手,眼睛却在瞄着自家大哥的身影,大伯一家,二伯一家,等人都从马车上下来,大哥和李墨轩这才慢悠悠的下车,两人都是青衫的书生装扮,大哥的身量要更高一些,这么多年过去,在大哥身上,更多了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李墨轩还好,很符合才子的形象,才十六岁就中了举人,整个大周也没几个,可算是少年英才。

“四姐。”

小弟子喜有点纠结,当年青璃离开的时候他还小,不太记事,脑子里也都是当年青璃的相貌,后来青璃就送过一次画像,也没有变化太多,现在面前站着一个淡紫色衣裙,擦着眼泪的美人姐姐,他差点不敢认。

“小弟,你不认得四姐了?”

一大家子,几乎全到齐了,青璃拉过子喜,几年不见,长高了个子,还是白嫩的小脸蛋,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从曾经的小奶娃,变成了小正太。

“好了,我们进去说吧,这天头太热了!”

爷爷莫福来擦汗,然后回头招呼,大家跟着前前后后的进了府邸,一直穿过前院,家里的丫鬟婆子只能从年纪分辩青璃爷奶,见到之后也问候,“老太爷,老夫人。”

说话间,一行人直接奔着正院的偏厅,偏厅很大,平日也用来招待人,丫鬟婆子们搬着椅子,还有沙发,一行人或坐或站,满满一屋子,刚才青璃看了一圈,发现少了几个人。

“二伯,二伯娘,我青黛堂姐怎么没有来呢?”

青璃二伯家没有男丁,只有莫青黛,已经出嫁,还招了镖师的上门女婿,二人感情不多,过年那会爹娘在信里还提了一句。

“你堂姐原想着跟来的,但是你姐夫出去走镖,半年没回来,眼瞅着回来了,得见上一面。”

二伯娘为人爽利,脸上带着笑,这么多年家里有了银子,对青璃也是感激的,老莫家出了这么一个宝,富贵命,老和尚都那么说,可不咋的,过去了七岁那个坎,家里人都跟着飞黄腾达,当年青璃过了年之后就被人牙子掳了,也跟着着急上火的睡不着觉。

“你这丫头,也太多灾多难了些。”

“二伯娘,现在好着呢,会好起来的。”

青璃擦了擦眼泪,家里的女眷基本都哭了出来,就是大伯,眼眶通红,没有哭,不住的点头,一大家子人,总算是可以团聚,虽然有点缺憾,人没有全部到齐。

天气热,丫鬟婆子端着冰盆进屋,青璃站了一个稍微远些的地方,大伯娘,二伯娘和自家娘亲拉着四婶叙话,说道这么多年来的事,小子禄才睡醒,睡眼惺忪的就跑过来,一见到一屋子的人,也傻眼了,从没想到自家亲戚有这么多。

“小弟,你过来,这你是小堂弟,子禄。”

小弟子喜自从见到青璃之后,就拉着她不放手,眼睛一直盯着她,就怕一闭眼,四姐又不见人影,一等又是漫长的四年多,刚才青璃为了躲避冰盆,换了一个地方站立,小子喜迈小步,很快也移动了位置。

“子喜哥哥,我知道你。”

小子禄眨巴眨巴黑溜溜的眼睛,也不怕人,拉着子喜,非要一起分享玩具,因为青璃曾经说过,那些玩具,小弟子喜都没玩过。

“子禄,你不是整天念叨你爷爷,伯伯伯娘,还不赶紧的过去认人!”

四婶把主位让给青璃的爷奶,然后自己坐到下首,挨着冰盆附近,喊过子禄,把家里的亲人们一一介绍,这次除了堂姐莫青黛之外,大伯家的二堂哥莫子华也没来,应该说已经跟着来了,但是刚走出不远,二堂嫂就发现有了身孕,于是众人觉得她不能经受车马的劳顿,又让人折回去。

大堂哥莫子冬,可是拖家带口的,除了大堂嫂之外,还有三岁多的小娃莫重远,和小女儿穗穗。穗穗话还都说不清楚,此刻正在呼呼大睡,莫重远是莫家第一代的重孙,也才三岁多,比四婶家的子禄大上几个月。

大家聊的欢畅,主要是陈氏说,说了当年来到京都之后,和四叔莫如海的苦难日子,那会家里没有银子,她给人缝补,洗衣裳,四叔就出去给人去做苦力,有时候帮着拉马车,去码头扛包,也能赚点糊口的银子,但是京都租房子很贵,他们也是在大杂院住,省下银子也想着寄回去,却不知道托谁帮忙,也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莫如海救了护国将军夫人文氏,于是,才有了后来的际遇。

“唉,老四当年就是一把子力气,也不喜欢在家种地,经常弄点山货出去贩卖,也就是咱家没银子,不然也能弄点小本的买卖。”

爷爷叹口气,说了很多当年之事,青璃认真听了半天,家里当年分家,不是因为不和睦,就是太和睦了,一家人供养自己的爹爹考秀才,真是无怨无悔,很少有妯娌能做到大伯娘和二伯娘那样,把亲人当做一家人,一点也不眼红,青璃觉得,这应该就是聪明人,他们厚道,没有坏心眼,所以如今得到回报也是应该的。

“爹,你说当年的事干啥啊,说说路上的吧,这一路走才知道,南边可比咱们凤阳繁华多了。”

大伯接话,平日他都闷头不吱声,说到南边的风土人情,脸上也有了神采,“南边真是好啊,我们路过好几个城,出门的时候凤阳还在下雪,越往这边越热,走了十来天,就发现春暖花开了,我看那庄户人家都已经开始耕种。”

“是啊,京都气候热,都是一年种两茬稻米。”

陈氏原来也生活在村里,对这些庄户上的事不陌生,爷爷和大伯一听,立刻询问种田上的事,青璃捂着嘴笑一下,还是红豆这个小丫鬟机灵,原本还不知道送大伯什么礼物,她这一提醒,一定送到大伯的心坎上。

那边,子禄带着小弟子喜,小侄子莫重远,三个小娃一起出了偏厅,子喜走之前还对青璃恋恋不舍,青璃安慰了几句,说刚到府上,应该走走参观一下。

偏厅内,一家人正在说路上的事,一般都是爹,大伯他们觉得有趣的,青璃不太关注,她看大哥走出了门,和李墨轩打了一个招呼,这才慢慢悠悠的也晃了出去。

“大哥,一晃又是四年多,我在京都过的很不容易。”

虽然大哥身上有种生人勿进的气势,但是青璃对大哥仍然不陌生,或许就是她被宠爱,总觉得大哥才是最值得信任的,有什么不能开口的话题,都可以告诉大哥莫子归,大哥常常沉默,但是她觉得,他就是理解她。

“小妹,这些年,你成长了不少,大哥很欣慰。”

莫子归背着手,站在阳光之下,面前是一丛美丽的蔷薇花,刺眼的光照在他的身上,却丝毫不给人炎热的感觉,他没有流汗,背着手站着,听到身后青璃的脚步声,这才转过头,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意,眼底深处划过一丝宠溺之色,瞬间又消失在乌黑的瞳孔深处。

“大哥,你终于来了,现在的京都快变天了,我觉得自己要挺不下去了呢。”

青璃盯着对面的大哥,她就是觉得大哥身上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气势,即使他在笑的时候,眼神也是冰冷的,不带丝毫温度。

“怕什么,有大哥在。”

莫子归轻笑了两声,揉了揉青璃的头发,不是当年莫家村那个黄毛的丑丫头,黑缎一样光泽的秀发,摸上去光滑的很。

申时正,眼光还是很刺眼,青璃和大哥两个人在府里闲逛,她自己念叨这么多年的事,还说了近期京都的情况,淳于谙遭人陷害,四皇子耶律楚阳昏迷不醒,而后耶律楚仁也被刺伤,弘德帝焦头烂额,南边小国联合进犯,四叔出征,北边大秦蠢蠢欲动。

“对了,大哥,怎么没看到三哥呢?”

青璃眼底带着失望,兄妹几个人的感情不错,三哥是个吃货,两个人才像真正的兄妹,这次她都想了很久,三哥来京都之后,就和他一起,吃遍京都的小吃。

之前家里人送信的时候,随行人员还有三哥莫子松和林风澈,二堂哥是因为堂嫂有了身孕,中途返回的,但是没听说三哥和林风澈中途回去,怎么家里人都来了,这两位却没在马车上。

“子松和林风澈在一起,随着四叔去了南边。”

“啊?”

大哥一句轻飘飘的话,让青璃吓的不轻,二人学武最多五年吧,就是个半吊子,怎么能去战场,那可是要出人命的,真刀真枪的干,“这事爷奶,爹娘他们知道吗,你们怎么在路上就得到四叔出征的消息了?”

“恩。”

莫子归从容地摘下前面开的最美艳的一朵蔷薇花,给青璃戴到了侧边的发鬓上,顿时看着人又水灵了不少,只是青璃无心欣赏,追问道,“爹娘能同意?不会是偷偷跑的吧。”

爹莫如湖和娘刘氏都是疼孩子的,不可能为了建功立业,就把三哥往火坑推,没一点打仗经验的人能上战场吗,而且南边的形式不好,现在还缺粮草和上药,虽然她都能补给上,但是怎么都不能放心。

“不是,我们在路上得到了消息,然后特地在必经之路等了四叔一天。”

莫子归对这个事情没什么反应,男子汉总要有点成就,莫子松之前一直在凤阳城,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也该出去见见世面,况且现在的世道,正是一个好时机,不说能建功立业,长点见识也好,再说师父算命说,子松的寿数可是长的很,轻易死不了。人的命都是有定数的,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这么说,是见到四叔了。”

青璃抱着胳膊,受不了刺眼的光,退回到游廊下面,她用扇子扇风,奇怪的发现,大哥身上一点汗都没有,还是那么清清爽爽,坐了这么久的马车,发丝都不乱。

京都现在的气氛低迷,弘德帝接下来还不一定出什么幺蛾子,好在大哥已经到了京都,她不在是一个人,也有了主心骨,什么事不能办,直接推给大哥,也不许要操心这些事,感觉真好。

莫子归看着青璃,四年没见,已经长成了大姑娘,那相貌,怕是京都里面就找不出来几个,一颦一笑眼波流转,有一种灵气,这么美好的小妹,可不能让人轻易得了去,京都是他的天下,所以他回来了,以后,京都也是莫家的一片天下,无论是官家公子,还是王孙贵族,就没看出来谁能配得上她。

------题外话------

月票,今天明天一起感谢,到时候见评论区,因为没有置顶位置,总被评论刷下去~(>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