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100章 二伯一家

腊月里真是一天冷过一天,村里的河都冻上了厚实的冰,平日没有水井的人家都是用大盆装满雪,放在灶间里,等着雪化了之后,烧热水喝。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多亏这个时代没有污染,雪也是洁净的,游记里记载过,北边有一些大户人家的小姐,还专门采集梅花枝头上面的落雪,用来煮茶喝,说是茶叶里带着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真是讲究的很。

在莫家村的大路上,也时常可见盛开的梅花,不过都是白色,被雪压过之后,也看不出来什么,完全没有书中说的那种美景。青璃也曾去采集那些落雪煮茶喝,还因此被三哥莫子松嘲笑很久,说她就是矫情,穷讲究。

事实就是,游记上的东西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梅花的香气,只不过枝头的落雪能比地上的干净些而已。

虽然天气寒冷,仍然抵不过要过年的喜悦气氛,家家户户无论条件好坏,都在门口挂上了红色的灯笼,特别是在晚上,那些红红的烛火映照着满山村的白雪,带给人的不是寒冷,而是一种温馨。

这两天大伯娘经常来自家窜门,冬日里没什么活计,家里有了勤快的儿媳付彩云,猪杀过之后,每天她都闲的无所事事,就来和娘刘氏两个人一起做些针线。

昨天小姑莫桂兰被从镇上刚做工回来的小姑夫接走了,还赔了半天的不是,爹也给没他好脸色,按规矩来说,出嫁的闺女是不能在娘家过年的,除非被休或者和离,小姑的婆婆为人抠门刻薄,但是小姑夫不错,憨厚老实,人也厚道,都是偏心的爹娘闹的,让他在家也不得重视,小姑也跟着倒霉。

娘刘氏给小姑也准备了不少吃食,青璃发的豆芽菜,腊肠,熏肉,冻鱼,还有几包冻豆腐,另外花生干果家里留下的多,每样也包了不少,让小姑夫更加的羞愧。

今儿是腊月二十二,也是镇上最后一天的集市,今天过了之后所有的铺子都正式歇业,要等到正月十五过后才能开,家里人为了赶集早早的就做了准备,爹娘都要去镇上,先把二妮送到镇上的院子,让她留在那里过年,还要给张伯张大年他们分发红包,布料和棉花早就给了众人,过年穿的新衣裳应该早早的做好了。

青璃昨天又收到赵晚春的礼物,她,二姐青蔷和堂姐莫青菊都有礼物,但是这次并不一样,给堂姐莫青菊的是一副绣的牡丹花开图,二姐青蔷的是一对绞丝银镯,做工精致,送她的是一小箱子的吃食,全是知府家厨子做的糕饼。因为又送了东西,娘刘氏因为回礼还为难的很,最后青璃把编织的喜鹊登枝的络子放了进去,又送了自家的一些土特产,各种山货,也不值钱,就是个心意而已。

早饭刚过,富顺就驾着马车过来接人,要过年,家里也没人出门,只吩咐他大年初二早上来一趟,娘刘氏要带节礼回娘家看看。今天爹娘也要进行最后的采买,把他们在镇上卖东西赚的银子花出去,青璃让娘买一些带肉的大骨头和排骨,家里都是五花肉,这种不多,现在酸菜已经腌渍好了,炖点大骨头,加上冻豆腐,天冷在坑上放上一个炕桌,喝点热乎乎的酸菜汤,这是青璃很久以来的愿望。

爹娘刚走不久,院子里又传来响动,二姐青蔷看了看在炕上趴着不动的青璃,摇摇头,自己下了地。

“小舅,你咋来了?”

“哈哈,这不过来送银子的!”

小舅刘广仁搓了搓手,被二姐青蔷领到堂屋,青璃一听小舅来了,赶忙下了地,去沏茶,还把自家做的香辣花生,江米条等小吃拿出来几样招待。

“这天可真冷啊,冻掉下巴。”

小舅用手捧着热茶杯,缓了缓,那风和刀子似的刮人的脸皮,让脸都有些僵硬,说话的时候嘴都不会动了。

“小舅,你这时候来,是不是货都卖完了?”

明天开始已经没了集市,所有村子的人都正式的猫冬,连货郎也不会在这么冷的天来村里叫喊,忙了一年的人们都要在过年的这几天好好的休息,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享受天伦。

“可不,这次可托了你和山子的福,货全卖完了,原本旧年积压下来的存货也卖了个精光!”

刘广仁心里高兴,做货郎见天的跑不容易,要是进的货不好,卖不出去就会砸在手里,也没银子周转,赚不到钱更没银子进货,成了恶性循环,这次因为他的东西新鲜,在青璃和莫子山这拿货的时候没给银钱,所以有了更多成本进货,再加上样式新奇,寓意吉利,在凤阳城卖的顶顶的好,昨天全部卖完,他为了省一天的住宿银子,赶了夜路,这才到莫家村,已经冻的哆嗦。

二姐莫青蔷又去拿一个炭盆,放上多多的炭,知道小舅还没吃饭,又让崔奶奶帮着下了一大锅的热汤鸡丝面,放了点家里种的绿油油的菠菜和发的豆芽,冬日里看着这颜色都心情舒畅。

“小舅,你赶紧吃点热汤面吧,咋不在凤阳城住上一晚呢,就为省那十几个铜子儿,再染了风寒,这大过年的可不划算。”

莫青蔷给小舅端了面条,又把家里的辣白菜切成丝上了一小碟子,后来想想又加上一个冒油的咸鸭蛋。

“住上一宿我到这可就下晌了,明儿可是二十三,得祭灶。”

小舅直直的看着面前冒着热气的面条,肚子响亮的叫了一声,有些不好意思,露出一口白亮的牙,说道,“这面闻着就香,这是菠菜吧,这个时节咋还有这个呢?”

“还不是璃丫头捣鼓出来的。”

二姐青蔷指了指桌上的辣白菜,“这也是她不知道从哪听的方子,做出来还真好吃,现在我爷奶都靠这个配粥,说比自家腌的咸菜疙瘩强多了!”

“是吗,那小舅可不客气了,先吃上了!”

刘广仁一夜都在赶路,急匆匆的,归心似箭,现在看到这么热乎的细白面面条,更加觉得整个肚子都在咕咕叫着抗议。

“小舅,你先吃吧,慢慢吃,别着急,灶间还有呢,不够再添。”

青璃说着,还拿着一个小瓷杯给小舅倒了二两酒,这酒是她在空间里倒腾出来的,为了怕太引人注意,还在里面搀和不少一般的散酒,即便是这样还让大伯连连的称赞,平日里也经常过来吃饭,其实就是为了蹭酒喝。

趁着小舅吃饭的工夫,青璃去了一趟莫六婶家,在半路上碰见了莫子山,他正要来她家找李墨轩识字,听说青璃小舅过来还挺高兴,他做的那些木偶,套娃在镇上卖的极好,这段时间赚了三两银子,他家一年靠着种地只能糊口,完全没有结余的,这三两银子可是好大的一笔了。

“小妹,你上次做的豆芽真好吃,我家就加了点蒜末子清炒,味道不错。”

莫子山说起前几天青璃送的豆芽,他家下热汤面条也放了一些,比大白菜还好吃,他根本没看出是黄豆泡发的。

“就是在冬日里新鲜一些,我家又泡发不少,你走的时候想着点,带回去点留着过年炒肉吃。”

这豆芽用一把黄豆就能泡很多,也就是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感觉多个新鲜菜,实际青璃并不是很爱吃,只是逼得没办法,村里过冬就那么四五样菜,来回的换,有些人家基本就是白菜酸菜,吃上一个冬天。

青璃带着莫子山回家的时候,小舅刘广仁刚好吃完了面条,用帕子正在擦嘴,还不时的和二姐青蔷说卖货时候遇见的事。

“山子,你来了,这个是给你的。”

小舅刘广仁递过去一个沉甸甸的荷包,说道,“那些小篮子我都是五文钱一个卖出去的,就算你成本三文,里面有个小册子记着数量,听说你也识字,你自己核算一下。”

“小舅,这可使不得,那篮子我在镇上就买三文,咋还能三文卖你呢,而且那些都是送给小妹的,说好了不要银钱。”

莫子山连忙推拒,把钱袋放在桌子上,他确实很需要银子,但是有些银子不能要,当初说好了的,这是他做人的原则。

“山子哥,小舅给你,你就拿着吧,小舅也是赚钱了的,我也给他出力做了不少绢花,他还要给我算钱呢。”

青璃劝说着,把钱袋塞给莫子山,这又不是一次的买卖,以后还要合作,不能总是不要银子吧,而且这是他应得的。

“那我也不能要这么多,那些蒲草也都是不值银子的。”

莫子山还要拒绝,被青璃打断,“这是第一次合作,也是赶上过年才能卖高价的,以后未必有这个价钱。”

“是啊,山子,就是借了过年的光,所以你那些香楠木的簪子都卖出去了,也让我赚了不少,该你得的你就得收下。”

小舅摆起长辈的谱儿,对莫子山进行一番的说教,这才让他点头。

看着眼瞅要到午时,刘广仁觉得身子也暖和一些,就要急匆匆的赶回家去,走之前二姐莫青蔷又给他装了不少家里的吃食,还把蒜苗和菠菜都摘了一把,用稻草都包好,外面套着棉布袋子,防冻。

“这些都是从凤阳城带过来的,这个叫乌鸡,最是滋补,你们留着炖汤喝。”

小舅从牛车上抓下来几只活的乌鸡,几只鸡都在笼子里,也是冷的哆嗦,依偎在一起,被抓出来还挣扎了一下,掉了不少毛。

“呀,这鸡长的好看。”

二姐没见过,见到乌鸡欢喜的不得了,可是自家有牲口棚子却没有鸡窝,她又去铺稻草,准备把几只乌鸡放在牲口棚子养。

下晌的时候爹娘才回来,又大包小包买了不少的东西,晚上爷奶,大伯一家人又过来凑在一起吃饭,崔奶奶,娘刘氏和大伯娘又做了不少好吃的,明天就是二月二十三,不但要祭灶还是传统的小年。

家里有了新的活物,小弟子喜和东娃又出动,在后院的牲口棚子看乌鸡,一看就是半个时辰,小脸儿都冻的通红,直到天黑下来,这才恋恋不舍的回来,娘刘氏给他用热水擦脸洗脚,早早的就让他上炕睡觉。

每个晚上,青璃躺在炕头上都能感觉到冷风顺着窗户纸刮进来,她比家里的任何人都怕冷,每天都龟缩在炕上不想动弹,娘亲看她这样还冒着寒冷又给她贴了一层窗户纸,暖和不少,但是透光度却差了,所以白日她都挤到自家二姐的屋子练字绣花。

等到全家人都熟睡的时候,青璃偷偷的跑到后院,把几只乌鸡收到了空间,她记得乌鸡蛋也是好东西,这几只乌鸡舍不得杀,能多下点乌鸡蛋也好,小姑有孕,初二回娘家的时候带回去点也不错。

“小妹,这么晚不睡?”

青璃偷鸡归来正准备进屋子,就看到自家大哥穿着一身蓝色的袄子站在家院子里的雪地上,抬头正望着天上的月亮。

月色把他的侧脸照的更加清冷,身长玉立,在这冬日的夜里站在农家院里是那么的违和,可是却让人有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青璃从来没有看透过自家大哥。

“大哥,你不也没睡吗。”

青璃有一种做贼心虚之感,她也跟着大哥的姿势抬起头看天上了月亮,缺了一半,夜凉如水,山村的雪夜,无比的寂静,没有狗叫声,也没有小娃的啼哭声。

“过了年之后,我可能要离开家一段时间。”

莫子归低下头,看了看青璃,摸摸她的脸蛋,说道,“小妹,你脸上的疤痕都看不到印记了,其实我觉得还是有疤痕才好,这样能安全一些,我是想等你十四岁在帮你祛疤的,是大哥想错了。”

“啊?”

大哥不简单,青璃早就知道,她还纳闷为什么大哥那么疼自己没有帮助她早点祛疤,原来竟然是这么想的,“大哥,你说离开一段时间是什么意思?”

“就是要去京都一趟,上次刘小花一家去了京都,刘大牛现在已经参军了。”

这还是大哥莫子归第一次对青璃说关于刘小花一家的安排,青璃更加怀疑大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大哥,那你去京都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放心,考秀才之前我肯定回来。”

莫子归蹲下身子摸摸青璃的头,眼波里流动着暗芒,“小妹,大哥走之后,由你告诉爹娘吧,还有,你不要惹事,也不要怕事。”

青璃和大哥说了几句话,什么都没问出来,看着大哥回屋之后,她也进了屋,开始用意念联系在许府八卦的小灵。

“主人,什么事?”

“小灵,你回不回来了?我大哥说过年后会离开一段时间,你能不能跟着去看看他干什么了。”

青璃越想越不对,能把大牛哥安排到军营,大哥是什么身份,这也太不简单了吧,上次的淳于魔头好像就和军队有关系,大哥不会有一个**oss是想推翻朝廷的吧?

“行,等他走了你再告诉我。”

小灵正看戏看的意犹未尽,这许夫人真不是省油的灯,找了两个美貌的丫鬟服侍许老爷,现在正上演三人大战,它看的正在兴头上被主人打断,就断了一部分,现在许老爷已经被光溜溜的绑在床上,一个轻纱遮体打扮娇俏的丫鬟在挥舞着小皮鞭,咯咯的笑,另外一个拿着桌子上的红烛往许老爷身上滴蜡油,许老爷一脸的享受,发出满足的呻吟。

——

这一个晚上青璃都没睡好,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不过她仍然起了个大早,把四只乌鸡和下的四只蛋扔进了牲口棚。

早饭的时候青璃偷偷观察自家大哥,发现他还是和往常一样,一点都看不出要离开的样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发现青璃偷看他,还给了她一个淡淡的笑。

腊月二十三,祭灶,也是莫家村的小年,爹莫如湖在灶间用糖瓜供奉灶王爷的画像,让他老人家甜甜嘴,还不停的念叨,“好话多说,不好话别说。”

民间传说,腊月二十三这天,灶王爷要专门上天告人间的罪恶,一旦被告,大罪要减寿三百天,小罪要减寿一百天,所以在祭灶的时候都要打点一下灶王爷,求他高抬贵手。

在古代人们迷信,非常注重祭灶这一活动,而且祭灶一般都是一家之主,女人是不行的,传说灶王爷是个小白脸,怕女的祭灶,有“男女之嫌”,不过青璃看自家灶间的画像,怎么都觉得灶王爷长的像现代版的包青天。

今天是小年,晚上家里不开火,都到大伯家去吃,娘刘氏也只是拾掇东西,琢磨的晚上添点什么菜色,青璃忽悠着要把大骨头和排骨都带过去,早点炖上,到下午吃晚饭的时辰也能炖的软烂,肉块成了脱骨的状态,喜欢吃重口味的可以沾点酱油。

“娘,四姐,咱家的乌鸡下蛋了,能不能不要杀啊!”

一大早上吃过饭,小弟子喜和东娃先去了青璃的屋子逗弄一会小黑,然后又结伴去了后院的牲口棚子看乌鸡,崔奶奶正在拌着鸡食盆,听到之后也快速的去了后院。

“这么冷的天还能下蛋,真是好鸡!可是这蛋小了点!”

“这是乌鸡啊,最是滋补的!”

爹莫如湖见多识广,认识乌鸡,娘刘氏知道是自家弟弟拿来的,青璃表嫂又有了身孕,一定是为她补身子的,她还要盘算回娘家的时候送点什么补品。

“先攒着吧,这乌鸡蛋最好,等到桂兰回来的时候带回去几个。”

娘刘氏也想带回娘家,但是这路程太远,万一半路马车颠簸容易打了蛋,想想还不是带这种易碎的东西。

“三叔,三婶,爷奶让你们快过去呢,二叔一家回来了!”

莫子冬是跑过来的,在大门处扶着门框气喘吁吁的,脸上带着喜气,今儿正好是小年,二叔一家从凤阳城回来也是赶了夜路的。

“青黛堂姐回来啦!”

最高兴的是莫青蔷,她和莫青黛只差两三岁,平日里莫青黛很少能回来,但是每次回来必给她带好东西,绢花,绣帕,荷包,都是在凤阳城大户人家做工得的打赏,有一次得到了一对梅花样式的银耳环,自己舍不得戴,送给了她,两个人向来亲厚的很。

“二姐,你……”

青璃看到自家二姐转身就回了屋子,她也跟着进了屋,看到二姐正在翻箱倒柜,片刻之后准备了一个大盒子,里面装的东西零零散散的,有绢花,头绳,梳子,小铜镜,还有她攒下的络子,绣工精致的帕子,里面还有两颗珍珠,一对银耳钉。

“这是我给青黛堂姐攒下的。”

二姐青蔷抱着盒子翻看了一下,然后喜滋滋的和青璃介绍,还说哪款花色是莫青黛喜欢的,唠叨的没完没了。

“璃丫头,蔷丫头,走吧。”

娘锁好了院门,一家人浩浩荡荡的往大伯家走,期间还遇见几个出门的村民,大家都带着笑,说着吉利话,盼望来年能有个好收成,吃饱穿暖。

崔奶奶带着东娃也跟在后头,她要做活,心里也有些忐忑,现在莫家的人差不多都见了个遍,不知道青璃二伯一家什么样,就怕瞧不起她这个帮工的。

“轩子哥,我二伯一家在凤阳城大户人家做工。我还有个四叔,不过他常年在外头奔波,已经很多年没回来过。”

青璃和李墨轩介绍自家的情况,这种年节,应该是他最低落的时候,就算爹娘对他很好,他也不会很快的融入这个家,总是觉得有距离感,想到李伯母,去年过年还在一起,今年阴阳两隔,恐怕更不好受吧。

“小妹,你不用担心我。”

李墨轩笑了笑,最近他已经想通很多,心里也没那么愤恨,人是要有仇恨,心中也要有信念,他欠青璃的太多,没有理由自暴自弃,娘的仇会报,他也会好好的生活。

很快到了大伯家,二伯正在院子里等着,看到先跑进门的青璃说道,“哎呀,我们璃丫头真俊!上次你爹娘说你得了祛疤膏,还真管用,过来让二伯看看,二伯在凤阳城给你带了桂花糕,老字号的,你最喜欢吃的!”

二伯拉着青璃还掐了她一下嫩嫩的小脸蛋,言语中带着喜悦,“以后谁敢说我们璃丫头是丑丫,二伯和他理论去!”

莫青璃的二伯人看着比大伯精明一些,也灵活,没有自家爹那么儒雅,长期在大户人家做工,混的也算如鱼得水,很会说话,但是对自家人的感情却是真的。

“胡说什么,这大过年的,小子喜,璃丫头,想不想二伯娘?”

二伯娘听到声音也从屋子转了出来,她从兜里掏出一把糖块,给了青璃和子喜,看到子喜旁边跟着东娃,就知道是自家三弟家帮工的小孙子,看着白净的讨喜,也给了一把糖。

青璃的二伯一家都很好,唯一的遗憾就是二伯娘生了青黛堂姐的时候难产伤了身子,一直都没有孕,家里也没有男丁,总觉得抬不起头,但是爷奶都是开明的人,没有男丁也没关系,自家不缺男孙,以后互相帮扶也不会没人养老,再说闺女也一样,在莫家虽然男人分量要占一大半,但是对比其他家可是好太多了,基本实现了平等,男娃女娃都一样,青璃觉得她比自家的兄弟更得爷奶的喜爱。

二姐莫青蔷和二伯,二伯娘打了个招呼就钻进堂姐莫青菊的屋子,大堂嫂付彩云已经和大伯娘在灶间忙活,家里人口多,要做上不少的饭菜才行。

“大冷的天,都在外头杵着干啥,赶紧进屋来暖暖!”

爷爷拿着大烟袋抽了几口,喊了一声,娘刘氏提着东西和崔奶奶去灶间里帮忙,余下的众人都进了屋。

“这不,过了腊月我们就和主家辞工,但是当时人手不足,主家非扣我们月银,让我们再等几天,都没赶上冬子成亲,冬子,你可别怪二伯啊。”

二伯莫如河说着,还给莫子冬作揖,吓的大堂哥莫子冬赶紧都椅子上跳起,就好像屁股底下着火一般,青璃突然就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神舟某号的运载火箭,点火发射的瞬间,捂着嘴笑了半天。

“老三,行啊,终于过上了好日子,咱娘还靠你医好了病,我这做二哥的却没啥贡献。”

“二哥,你说啥外道话呢,当年要不是你和大哥还有四弟那么死命的做活,寒冬腊月去给人盖房子,就为了让我考秀才的时候能多有几个铜板傍身,我能有今天吗?”

兄弟两个人说着以前的苦日子,又不停的唏嘘,二伯一家在凤阳城做工几年,也没攒下多少银钱,二伯娘的爹身子不好,自家奶也卧病,赚的的银子都给了两位老人抓药,孝顺的很,真是自己一点都没留。

“都是亲兄弟,说那干啥,你写了信让我们辞工,这不,我们辞工回来,恐怕以后还要三弟照拂。”

“二弟,你自己说都是亲兄弟,那你还这么客套干啥?”

大伯是实在人,不兴那文文邹邹的,想什么说什么,直接的很,让二伯和自家爹乐的咧了嘴。

爹说了一些最近家里的情况,也说年后开饭铺的事,家里有不少新鲜菜式,前段鸡蛋布丁还赚了个五十两银子,饭铺启动的资金肯定够用的,伙计账房掌柜,后厨,家里人都能胜任,到时候赚的银子就分成,因为要奉养爹娘,就给大伯家四成,青璃家和二伯家分三成。

“这,老三,我们就出点力,给点铜板就好,咋能拿分成呢。”

二伯连连摆手,亲兄弟也不能占自己弟弟的便宜,大伯更是不愿意,他一个做大哥的除了有把子力气,没什么出息,还要靠弟弟操心,冬子的亲事,三弟就出了不少力,也没少破费。

“大哥二哥,饭铺还不知道啥样呢,你们就别推脱了。”

莫如湖说着,就转移了话题,问了问二伯一家在凤阳城的情况,谁知道二伯叹了一口气,语气充满了惆怅,这大户人家里啥人都有,做奴才的都是逢高踩低,他家只是帮工又不是死契的奴才,不太得主家的喜欢,好在孩子娘的厨艺不错,在灶间也能勉强过的去,青黛这么多年一直在灶间打杂,眼瞅着都要过了成婚的年纪,还没着落呢,自家也心急。

“青黛性子好,又能干勤快,要什么样家找不到啊,别担心,年后我们就托人打听打听。”

莫青黛生日很小,在腊月,所以现在才刚满十五周岁,不求大富大贵,在附近找个殷实人家还是有的,其实之所以没找到合适的,也是古代的人挑剔一些,觉得莫青黛没有亲兄弟帮衬。

“璃丫头,过来上这屋呆会!”

屋外,二姐站在院子中喊了一声,青璃本来还想听听凤阳城的风土民情也被硬生生的打断,只能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摸了摸头,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遁走。

“我就说吧,那个神医的祛疤膏真的不错,就是贵了些,这些年我也存了一点的铜板,可是离一百两还差的老远,我们璃丫头真是好运气,遇见了贵人。”

青璃一进屋,堂姐莫青黛就拉着她坐到炕上,仔细看她右脸上的疤痕,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线,不仔细看一点都明显,约莫再抹上几天就更看不出来。

青璃寻思,她用的可不是普通的祛疤膏,那是真正的神医出品,并且她也是真真的见到了那个桃花眼的神医,不过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

“堂姐,这次你回来就不会走了吧?”

“是啊,爹娘和我都辞了工,打算在村里扎根。”

莫青黛家村里也是有屋子的,和爷奶家离的不远,那屋子有快一年没住人,前几天大伯娘和自家娘还带着崔奶奶去打扫了一回,烧了两天的热炕,去屋里的寒气,还把被褥都换了新的,家里的用具也都给补齐。

“咱村挺好的,青黛堂姐,我为过年准备很多吃食呢,哈哈。”

莫青黛长期在大户人家做工,见过世面,给人感觉一点没有小家子气,人也很好,她在凤阳城把自己的积蓄花了个干净,给姐妹几个人买了很多玉石的珠子,想得空穿手串和项链,自己买珠子穿要比买成品几乎便宜一半。

“是吗,我也会做很多小糕饼和点心,你想吃随时给你做。”

“堂姐,你不用惯着她,璃丫头都快成精了,前段魔怔一样整天研究吃食,别说还真研究成功好几样,还被点心铺子买走方子,家里更不拘着她了,整日的得瑟。”

二姐莫青蔷虽然这样说,但是眼里带着得意,为自家小妹而骄傲,青璃才七岁就能为家里赚钱,谁家的丫头都比不了的。

“我听说家里有好吃食,这过年也要在家好好享受,以前都是伺候人,吃的都是主家赏的,和吃自家的饭不是一个心情。”

莫青黛跟着感慨了几句,回到莫家村就有亲切之感,又能见到姐姐妹妹,大家在一起,无比的热络,恐怕过个一年半载她就要出嫁,以后都会想念这个时候的时光。

“你们认识的赵晚春小姐是凤阳知府的嫡女,她还有一个亲哥哥才十八岁就考上了举人,好像也有庶出的哥哥。”

“春儿姐姐是嫡女啊。”

青璃之前一直以为赵晚春是庶出,但是看气质不像,一般庶女要么心机多,要么苦大仇深的被主母欺负的要死,春儿姐姐是温柔善良,也不会显得畏畏缩缩的,只有嫡女才能养成这种通身的气派,秋景那个会武功的丫头不简单,只有大家族才会请的起。

二姐青蔷就把认识赵晚春的过程说了一遍,堂姐补充了一些,在上香回来的路上遇见黑衣人的事谁也没提,压在心里,现在回想仍然觉得毛骨悚然。

晚饭的时候,青璃终于如愿以偿的吃到了酸菜炖大骨头,自家人多,爹爹带着大伯他们男人在一桌,奶带着女人和小娃坐一桌,因为只有帮工崔奶奶带着东娃,也就没单独的分桌。

凤阳城属于大周北边,这里的习俗是在腊月二十三这一天吃饺子,家里只包了素馅的萝卜饺子,但是配菜很多,酸菜大骨头,炒的土豆丝,豆芽炒肉,又加了一个菠菜鸡蛋。

大伯娘看到青璃家的暖房蔬菜不错,也仿照着种了一些,青璃偷摸的也加进去一些空间的浮土,现在涨势也都不错,她自家又种了点西红柿和茄子,现在长的挺快,这几天就要挂果子了。

全家人都坐在一起,吃的热火朝天,酸菜锅里不但加了不少的大骨头和排骨,还切了一些五花肉,冻豆腐,因为二伯一家回来,怕不够吃,大伯娘还把家里的五香花生米也拿出来一些,让男人们下酒。

“真是痛快,好久都没在一起吃过一顿饭,这酒真不错啊,啧啧,我在凤阳城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

二伯一边吃着饺子,温着小酒,不时的还夹块肉,不停的赞叹,这酒开始喝上没什么劲,之后在感觉到绵长,回味无穷,粮食的香气太浓郁了,恐怕不便宜。

“我也是,总去三弟家蹭饭蹭酒。”

大伯举起杯,和二伯莫如河喝了一杯,还不停的劝他多吃些,现在家里人就差四弟一家,不然真是齐了。

一顿饭热热闹闹的吃了一个时辰,饭毕之后,青璃也帮着捡碗筷收拾,还得了二伯娘不少的夸奖,二伯娘在凤阳城也给她买了一块料子,想给她做一身开春穿的衣裙。

“二嫂,你每次回来咋都买这么多东西,这次带口信不是说了,家里不缺啥。”

娘刘氏拿着青璃二伯娘给带回的东西,有吃食和布料,还给小弟子喜买了一个银项圈,得知自家认了一个干儿子,也买了一块砚台,让娘刘氏感动的很。

“三弟妹,我们一年才回来一次,爹娘都靠你们照顾,我和你二哥心里也过意不去,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娘身子好些,咱家的心事就去了一大半。”

二伯娘拉着娘刘氏的手小声的嘀咕,说了一些在大户人家做工的事,大伯娘忙着刷碗,也说上一句。

大堂嫂付彩云真是一个勤劳肯干的,把灶间打理的井井有条,东西该放哪全部归位,麻利的很,自从她和莫子冬成亲之后,大堂哥就整日都带着笑脸,刚刚问青菊堂姐,也说付彩云是个实在人,没有什么歪心思。

对青璃来说,家里的四叔是比大哥更神秘的人物,人在哪,在干什么,谁也不知道,青璃只知道他已经有三四年没回家,想着他可能在外面一直闯荡,更难得的是,爷奶虽然也时不时的念叨,对四叔莫如海很放心,并不担心他出事,就是到了过年全家团聚的日子,总是有点缺憾,缺了这么一个人。

那边,娘刘氏正在和大伯娘,二伯娘商量给小姑送点什么,成亲两年多,好不容易有了身孕,作为嫂子也要表示一下,不过大年初二,也都要回娘家,可能见不到,需要提前准备出来。

“带些吃食回去,恐怕也进了那老婆子的肚子,我们就给凑合点傍身的银子吧,不过我家冬子刚成亲,手头也不太宽裕,恐怕不能给太多,就出个一两银子。”

大伯娘手里确实没有什么银子,要见了底,原本定好卖猪的,也因为成亲的席面没有买成,剩下的肉分了分留着过年的时候吃,少进项了好几两银子。

“我看不如过年后把小姑子接回来,在娘家肯定吃不上好的。”

二伯娘对给银钱没意见,但是还觉得孕妇行动不方便,有了银子也没地方买东西,没分家,吃点什么也会被发现。

几个人商量小姑莫桂兰的事情,奶就站在灶间的门口,全听在耳朵里,她偷偷的抹了一把泪,这年头哪有嫂子贴补小姑子的,就算做爹娘的补贴点,家里的妯娌知道都要闹翻天的,哪像自家,都是为对方考虑的周到,根本不担心自己吃亏。

一家人许久没有见到,坐在一起聊个没完没了,直到夜深了,这才浩浩荡荡的各回各家,青璃洗漱完毕之后赶紧进了空间,这两天心绪不稳,轻身术和神识攻击已经进入瓶颈,唯一的办法就是多看书,所以她来到空间的书房,把有用书找了很多堆在桌子上,一本一本的看,像海绵一样吸收知识。

腊月二十三一过,就是二十四扫房日,青璃家是新居,简单打扫一下就好,二十五,磨豆腐,自家不会,都去隔壁村做豆腐的人家买上一块,二十六,去割肉,家里有,就炖肉吃,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每天都有说道,过年的气氛越来越浓,爹已经整理出的新对联等着大年三十早起贴上,他还要带着大哥莫子归,三哥莫子松和小弟子喜去莫家村的祠堂祭祖,家里准备几个大菜,祭祖完毕和村里的莫家族人互换菜色带回家。娘刘氏也准备好了一些纸钱和供品,等着三十那天带着李墨轩去他娘的坟头烧些纸钱。

------题外话------

拜谢各位给力的小主,(^o^)/~

推荐一个np好文,《懒女倾城之夫君盛宠》有喜欢np美男的小主可以去看看

本文喜剧,搞笑,腹黑,各色美男齐聚,np(女主虽然懒的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绝对不是无良女!当然,也绝对不会是小白类型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