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99章 莫子冬成亲

这几天又下了一场大雪,雪深将近一尺,青璃在自家院子里走上一步,雪都快要淹没小腿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好在大伯家的房子修缮的进度很快,不然赶上这场大雪,恐怕还要停工很久。

天也冷的怕人,只要出门呆上一炷香的工夫,人都可以冻成冰棍,家里的屋檐底下都是很长的冰锥,有时候她会拿着棍子把它们都打碎。

因为天太冷的关系,已经没有村民在外头晃悠,堂姐莫青菊也在陪青璃一起刺绣了几天之后,正式的猫冬。

前世青璃没感受到过这种刺骨的冰冷,这满世界的银光素裹,已经失去的别的色彩,平日家里人都各自的在屋子里的火炕上,厚棉被搭着腿,用红泥小火炉煮上点热热的茶汤,配上点糕饼点心和干果,一边聊天,一边做活。

小姑的到来,让家里热闹不少,青璃有的时候也会缠着小姑,和她一起做针线,打络子,让莫桂兰原本的愁苦去了很多,人也恢复的和从前未嫁的时候一样。

其实小姑莫桂兰是爷奶的老来女,今年才十八岁,最是娇花一般的年纪,因为这两年出嫁生活不如意,总是皱眉头,在眉头处有深深的印记,看上去生生的老了几岁,吃喝上被婆婆克扣,还要干全家的重活,脸色蜡黄清瘦的。

前几天大堂哥莫子冬和富顺一起驾着马车去接人,小姑的婆婆开始还死命的不放人,其实那贼溜溜的小眼睛乱转,就想占便宜,还跑到马车上,把原本刘氏让富顺采买的一些吃食抢去不少,大堂哥为了接走小姑,也没理论,但是这种极品做法让青璃的爷奶气的跳脚,娘刘氏认为损失点东西不值什么,人接来了就好,等到过年之后就去给小姑子做主,议分家。

冬日的生活有些枯燥,青璃每天上午固定要绣花和练习写大字,中午午睡一个时辰,带着小黑去外面跑一圈,回来也差不多晚饭的时辰,小姑,娘刘氏,外婆,这三个人的手艺都不错,各有所长,虽然蔬菜匮乏,每天也都变着花样的做吃食,青璃灌了不少的腊肠放在灶间,为灌这个腊肠还费了不少力气,主要是肠衣不好买,还特别找了杀猪的屠户,折腾了两三天。

青璃制作的辣白菜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已经做好,她切了一些放在小碟子里,得到家里人的一致赞赏,想不到还能这么做,做法和工序都很简单,留着配粥吃清爽可口。

“山子,快进来,这大冷的天,你咋没多加件衣裳呢?”

爹受不得寒气,娘刘氏在院子里扫着积雪,虽然穿的很多,还是不住的双手呼出一口呵气,然后趁着稍微有点热乎劲,捂住冻的通红的脸颊。

莫子山就穿了一身袄子,底下穿着木头制的木屐,快步的走进青璃家的院子。

最近雪大,天寒,由原本的李墨轩上门,改成了他,反正他也是庄户人家的小子,身子也皮实,不怕受寒。

“三婶,我来习字的,这个不能停,最近学学的有些上瘾。”

莫子山最近和李墨轩学习认字,原本他是有些基础的,以前莫家村也是有个教书的先生,他跟着学了几天,后来因为年老体弱,那个先生过世之后,村里的小子想求学的都要去镇上,不过庄户人家,也不重视这个,只有他心里憋着一股劲,现在好不容易得了机会,可不能放弃。

“山子,你也来了啊。”

青璃的小姑莫桂兰和李墨轩还有青璃三个人都呆在一个屋子,青璃正雷打不动练习大字,小姑正在炕上裁剪布料,这马上就快要到腊月,莫子冬成亲,家里人都要穿上喜庆的新衣裳,光靠青璃大伯娘和娘刘氏忙不过来。

“恩是啊,我来学字的。”

莫子山进门之后感觉暖和了不少,他搓了搓手,接过青璃倒的热茶,说道,“小妹,你这字是越练越好了!”

青璃其实也没练习多久,还是靠前世的一些底子,加上在空间练习功法有精神力,臂弯的力量控制的恰到好处,所以写出来的字很方正,最近临摹一些字帖,也找到一些门道。

“山子哥,我每天都要写上一个时辰呢!”

青璃看了一眼沙漏,一个时辰刚好,她放下了笔,把毛病用水冲洗一遍之后放进笔筒,和小姑去了另个屋子,不打扰两个人的学习。

“璃丫头,你发的这个叫什么的豆芽的已经好了,满满的一大筐,咋这么多呢,这东西能放吗?”

娘刘氏给灶间里加了柴火,又拿了不少炭进屋,现在小姑莫桂兰有着身孕,最怕着凉,时不时的还要给她冲一个红糖水鸡蛋补补身子。

“娘,那东西一炒就缩水了,能放几天,我今天再发上点,晚上咱家就吃豆芽炒肉吧。”

青璃前几天研究的豆芽也都发出来了,炒肉,炒饭,做汤都不错,还能在面条或者疙瘩汤里放,好吃的很,颜色也黄黄的,看着鲜亮,正好莫子山在,等他走的时候给他带上一些豆芽和那一小坛的泡菜,也是个新鲜的吃食。

因为孕妇不能吃太过寒凉的东西,红果子恰好是其中之一,所以原本想做的红果子糕就一直没做,青璃想着等小姑离开再说,怀孕初期的人必须谨慎再谨慎才行。

“山子哥,你要回去了吗?”

青璃听到屋门口有动静,赶紧穿鞋下炕,正好看到莫子山从李墨轩的屋里出来。

“是啊,这就回去,又下了这么场大雪,家里的柴火都被雪埋了。”

“我和你一起出去,我要去大伯家,山子哥你等我一下。”

青璃说着,回屋去取了兔毛斗篷和手套,去库房找了两个篮子,里面都放了豆芽和一小坛的辣白菜,她还和莫子山说了豆芽菜的做法。

小黑看到青璃出门,也跟在后面,屁股一扭一扭的,还摆着尾巴,最近晚上他都在空间陪着青璃练功,还是不是的得到青璃奖赏的肉块和骨头,又长大了一些,毛发也亮堂的很,走起路来威风凛凛的,渐渐的更有了气势。

村里的路上还是覆盖着皑皑白雪,走上一步之后,脚要抬的很高才能出来,多亏青璃有工夫在身,施展起轻身术,表面上看着还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实际上根本不费力。

拒绝了莫子山要相送的好意,青璃提着篮子加快速度,要是不懂的人看还以为她在雪地里跑。

大伯家新修的院墙很高,新房也修缮的妥当,大堂哥莫子冬和二堂哥莫子华很勤快,两个人正在院子里扫雪,已经扫出一大片的空地,中间放着两个食盆,让鸡鸭出来觅食。

“小妹,这大冷的天,你咋自己来了?”

大堂哥莫子冬先看到的青璃,他扔掉扫帚,快走了几步,把青璃的手机的篮子接过来,带她到正屋去。

“你这丫头,看这小脸冻的,你娘咋不来呢。”

大伯娘看青璃冻的鼻涕都出来了,拿着帕子帮她细细的擦拭,用手给她暖脸,堂姐莫青菊去灶间煮姜片红糖水,要给她去去寒气。

“大伯娘,我娘准备晚上的吃食,我自己来的。”

这一路也不远,就是下雪路不太好走而已,平日里青璃也经常自己一个人过来,她指着自己带过来的豆芽菜和辣白菜和大伯娘交代了吃法。

“璃丫头就是有主意,我们家晚上正愁吃什么呢,这辣白菜切了,炒个豆芽,再做个鸡蛋汤,蒸上点玉米饼子就挺好。”

大伯娘大刘氏说着,摸摸青璃的头,堂姐莫青菊也煮了一碗姜片红糖水,味道还好,青璃吹凉了些,一口气全部喝下,额头都见了汗。

大伯娘又问了一些小姑莫桂兰的情况,青璃一一回答,聊了几句,她见天色不早,就赶着回家。

“让你大堂哥送你回去。”

“大伯娘,不用,大堂哥送了我还要折腾一次,我带了小黑,我们很快就回去了。”

这天冷的要命,还是不要来回的折腾,再过一个月大堂哥莫子冬可是要做新郎官的,总不能在这时候感染上风寒。

青璃带着小黑出了门之后,小黑就有些反常,它围着青璃身边不停的转圈,一双黑葡萄一般的眼珠水汪汪的,鼻子里还冒着白色的热气。

“小黑,你这么看我干啥,不想回家?”

青璃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小黑,它好像能听懂一样,竟然往反方向跑,前面就是莫家村是大山,这个时节山里的野兽都在忍受饥饿,万一惹怒几个冬眠的熊瞎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汪汪!”

小黑在前面跑的飞快,已经距离青璃很远,她喊了几声没有效果之后,只得加快速度在后面追,一人一狗就在这种天气进了山。

大雪封山,山体上根本没有别的颜色,树上挂着一层白茫茫的雪,青璃根本分不清楚方向,她对山里不那么熟悉,转眼间,小黑就不见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小黑要回家?本来也是大堂哥在山上捡来的,应该有爹娘的吧?

青璃有些落寞,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山上也没有人,既然来了,就把最近练习的轻身术和瞬移巩固一下,她还没有什么机会在外面练习。

反复的在山上施展轻身术和瞬移,她用空间里的竹子做标记,这一施展就能跑的很远,周围的景色变了又变,树木变得更浓密,应该已经进入后山的地界。

这里就是传说野兽扎堆的地方,当年还有一个村里的猎户有去无回,可是她连一只鸟的影子都没看到,青璃正准备按照原路返回,前面的雪地里传来咯吱咯吱的声响。

“野猪!而且是两只!”

大雪封山,两只野猪找不到食物,正在原地乱转,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活物,褐色的小眼带着凶狠的光芒,前面的獠牙弯着,像一把刀一样,两只野猪一前一后,把青璃围在中间。

平心而论,这野猪长相不怎么样,肉可真香,炖出来都带着天然的红色,常年在外跑,肉质紧实,青璃吃了一次野猪肉之后一直很馋,无奈她没机会进山,也碰不到野猪。

“呵呵,野猪还讲究战术。”

青璃抱着胳膊嘲笑了一下把她围在中间的野猪,正好最近神识攻击有点成就,攻击一头小小的野猪,就是秒杀的事,不费吹灰之力,还能用这肉补补身子,马上快过年,家里的饭桌上又多了一道菜。

“汪汪!”

关键时刻,青璃正准备轻松秒杀两头野猪,小黑不知道在哪窜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匹灰色的狼,那狼和野猪差不多高,长长的毛发,长的雄壮威武,还嘶吼了一声。

“小黑,你刚才上哪去了?一直在找你!”

小黑听到青璃的话,眨眨带着雾气的眼睛撒娇,又摇着尾巴抱着青璃的大腿。

两只野猪的智商果然不低,看到出现了一头狼,两只猪成两个方向飞快的逃命,青璃见那只狼去追赶其中的一头,她连忙飞起来追赶另外一头,一个精神攻击,野猪躺倒,直接死翘翘,小黑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迅速上前用爪子扒拉一下野猪,在它的脖颈上补了几口,顿时鲜血横流。

很短的时间,那头狼已经成功猎杀那头野猪,用狼嘴叼着一只猪腿在雪地里拖行,看伤口也是在勃颈处,一击致命。

那只狼不复刚才凶狠的眼光,用爪子拍了拍小黑的头,然后指了指青璃,小黑汪汪的叫了两声,用头蹭蹭狼的肚子,恋恋不舍的看着狼远离。

青璃通过仅有的知识判断这只狼应该是狼王级别,和小黑长的很相似,就是毛发不太一样,那只狼临走的时候还深深的看了青璃一眼,应该是让她好好照顾小黑。

“小黑,我们回去吧!”

青璃把小黑和野猪都收到空间里,然后把附近的血印子盖住,这才飞快的施展轻身术下山,现在已经到了晚饭的时辰,一会儿天色暗了娘亲找上门之后看她不在会担心的。

快到山脚的时候,青璃从空间小黑放了出来,并且又放出来一头野猪,在它的两只猪腿之上分别穿了根尖锐的竹签子。然后和上次一样下山找二位堂哥抬野猪。

“什么?遇见野猪?”

大伯娘吓的不轻,最近长有村民说在附近看到野猪,这野猪攻击人的时候最喜欢用獠牙拱人,就算是不去了半条命也得见血。

“是啊,大伯娘,那野猪受了伤,被小黑咬死了。”

青璃尽量把现场做的缜密,才带着两位堂哥去抬野猪,就在大伯家不远处,两个人在雪里拖行一会就拖了回来,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村民,谁也没看到。

因为多了一头野猪,一家人欢喜的很,野猪留下让大堂哥莫子冬和二堂哥莫子华烧水剃毛,她带着小黑迅速的回了家。

捡到野猪虽然算是幸运但是并不稀奇,隔壁村的有人去山里砍柴,还捡到一只死去的豹子,卖了很多的银两,那一张皮就值百两银子,可是野猪比不得的。

“现在天冷,山上没食,都下山来了,以后你出门时候要注意,没啥事就在家呆着吧。”

娘刘氏没深说,要真的那么倒霉赶上野兽进了村里,村里的家家户户大半都要遭殃,就那种篱笆墙根本挡不住野兽的攻击,但是在村里住了十多年,还没听说哪个野兽下山来,除了爱破坏庄稼的野猪。

虽然大雪封山,每天到夜里都要忍受寒风的呼啸声,但青璃着实过了不少天的好日子,每日里练练字,绣绣花,她又研究不少的新吃食,还让莫子山给她打了几个的木头箱子,里面放了从雪下挖出来的冻土,加上少量空间里的浮土,她种了蒜苗,还种了绿油油的菠菜,晚上就把这些蔬菜都放在闲置屋子的土炕上,随时的注意温度,可能是空间的土起很大的作用,这才几天的工夫,蒜苗都长了很高,菠菜也冒出了头,爹娘也跟着新奇,想起大户人家也有暖棚用来种珍贵的鲜花,她家是用暖房来种菜吃。

刚到腊月,爷奶就带着大哥莫子归三哥莫子松还有二姐青蔷,小弟子喜坐着马车回来,同样跟过来的还有崔奶奶,东娃,以及非要跟过来伺候人的二妮。

进了腊月就等于过了年,镇上学堂停了课,要到正月十五之后才恢复,青璃的外公外婆也在前两天挑了个好日子,被富顺用马车送了回去,走的时候娘又给老两口置办不少年货。

青璃的小姑莫桂兰婆家却一个来接的人都没有,也没表示,爹娘心里生气,索性回去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不如就在家里过了年。

爷奶只在青璃家住了两天,就回到大伯家,说是村里人都是老大奉养爹娘,不能让别人戳脊梁骨。爷奶就是这样,不偏不向,还很会为别人考虑,离大堂哥成亲也就剩下十几天,家里忙的团团转,都要操持起来。

“四小姐,还是村里好,真真热闹!”

最近家里人都到齐了,小弟子喜和东娃每天的疯玩,不是去莫子山家看雕刻,就是去大伯家看鸡鸭和猪,比在镇上还欢实,两个小娃不怕冷,每天都是欢笑声,让小姑也是见天带着笑脸,平日两个小娃都跟着小姑在一起,换了粘人对象。

“是啊,不过咋把你爷爷丢在镇上了。”

青璃没想到二妮非要跟着回来,在镇上过年也很不错,有张伯张大娘和林风澈,她爷爷王老汉,也不会太冷清。

“我和我爷爷说了,我来村里呆几天伺候小姐,等到快过年我在跟着富顺哥的牛车回镇上。”

二妮笑的一脸天真的说道,“听说四小姐的大堂哥要成亲了,我也想过去看看呢,不知道和我们那边一样不一样。”

二妮虽然有点实心眼,但是她来到莫家村之后,青璃成了直接的受益者,这丫头的对厨艺有很高的天分,青璃说一些吃食,在指导指导她就能做出来,不但模样好,味道也不错。

青璃提了几样吃食,例如江米条,二妮做的很好,每一条都很匀称,过了油炸之后滚上糖霜,一点都不油腻,小弟子喜最爱吃,说是比镇上糕点铺子做的都要好。

在发现了二妮这个优点之后,青璃就和二妮霸占灶间的一个灶口,两个人每天都在研究怎么做好吃的,连以前青璃在现代常吃的怪味花生,香酥花生,麻辣花生,挂霜花生,花生酥全部都做了出来,而且好吃的不得了,送到大伯家一部分,结果第二天大堂哥亲自上门来讨要,说做的太好吃,爷奶都把这个当成了零食。

反正家里的花生多,青璃空间里也不缺这个东西,她就提议多做上一些,到时候去镇上卖。

腊月里基本上每天都有大集市,在附近的村口,镇上都有,百姓们勒紧护腰带一年,到了过年的时候都格外的舍得花钱,这种小吃食在过年的桌上必不可少,来了亲戚朋友串门,都是要抓一把的,畅销的很。

爹也忙碌起来,裁剪了不少红纸,带着大哥,三哥还有李墨轩三个人一起写对联和福字,二姐忙着打络子,青璃看就自己没事,抓紧时间打络子做绢花,小姑忙着帮家里人做衣裳,崔奶奶和娘整天倒腾着新菜,每个人都显得忙忙碌碌的,唯一两个清闲的娃,就是小弟子喜和东娃。

“四小姐,明天就是腊八了,今儿晚上是不是要熬腊八粥?”

“恩,腊月初九咱家就去赶集,你那花生多做些,我怕不够卖,就算卖不完咱自己也可以送人。”

“我晓得。”

二妮初到凤阳城对一切都很好奇,她家那边腊八都要做菜粥的,用青菜混合在一起,这边这个时候不长菜,难怪都说是苦寒之地。不过腊八粥却更讲究,要用小米,江米,花生莲子,条件好些的还放上一些板栗仁,核桃,果脯等等,看着各种颜色,很丰盛。

青璃对这个时代习俗不了解,但是讲究很多,娘从进了腊月就开始念叨,每天都在忙个不停,包着豆包,说这些要吃上一个月,有崔奶奶帮衬,还好上一些。

大伯娘已经好几天没有上门,过几天大堂哥莫子冬就要娶新媳妇,她还在忙着蒸馒头,花卷,这两天还要杀猪宰鸡,就为了办上一顿好席面,绞尽了脑汁,就因为大堂哥之前被退婚,这也一直是她的心结,做爹娘的可是牟足了劲头。

腊八一大清早,青璃在自己屋里都闻见腊八粥的香味,昨夜小火慢慢熬了一夜,今天喝起来暖融融的,可是自家人却不能先吃,要放在碗里给相熟是亲人和邻里。

青璃家的几个人基本都出动,给大伯娘家,莫六婶家,族长家,还有邻居王大娘家等几个相熟的人家,也收到了同样的回礼,大家都放在一起,还在品评,谁家做的好,谁家用料多,谁家是偷工减料糊弄的。

青璃家的食材是最舍得的,但是她觉得因为东西放的太多太杂,反倒不如莫六婶做的好吃,那一碗都被她差点吃了干净,还是娘刘氏制止,说是剩下的一些要抹在树枝上,柴垛上,篱笆等地方,用来祭祀五谷之神。

腊月里,腊八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节日,娘刘氏还买了腊八豆腐,腊八蒜,配着腊八粥一起吃,全家人商议明天去镇上卖东西的事。

腊月初九是一个大集,往年的时候家里也会在这个时候卖上一些对联,赚的银钱不多,刚够过年用,今年家里多了几个项目,不过刘氏还有些担心,村里人家,家家都不缺花生,自家都炒炒就可以吃,不知道人家愿意不愿意花钱买。

“娘,他们不买咱家自己留着吃呗,左右花生都是自家的,成本也不高。”

这么好吃的东西,卖上十二文钱一斤根本不贵,青璃只是把滚上芝麻的糖霜花生提上去两文,卖十四文,其余的怪味,香酥,香辣等全部十二文,就算买生花生也要四文钱一斤,她这是看在很多花生来自空间出产的情况下,给的良心价,成本也要七八文钱。

腊月初九是个好天气,早上阳光明媚,气温难得的高了不少,娘刘氏带着大哥莫子归,三哥莫子松,二姐青蔷,青璃还有帮工崔奶奶一起去镇上的赶集。

众人出去的早,又有富顺驾着马车来接,几个人都到的时候人还不多,他们选择了一个靠在中间的地方,一般卖东西在头和尾巴都不好,在前面,问的人多,往往都不会买,需要货比三家,等到后面,基本已经买完了,青璃最是熟悉购买人群的心理。

青璃家的摊位卖的东西很丰富,地上摆了一块长长的布,上面有各种络子,绢花,还有对联,福字,旁边崔奶奶还拿着小秤,称量花生用。

集市上很热闹,是一条很长的长龙,有不少附近的村民都来卖自家的土特产,卖鸡鸭的,鸡蛋的,自家熏的腊肉,搓的麻绳,小篮子,木盆,也有货郎过来卖胭脂水粉,绢花等杂物,不少大姑娘小媳妇都围着,过年都要买朵像样的花戴,但是青璃摆的绢花问的人却不多,一个时辰只卖出去两三朵,倒是爹莫如湖的对联福字卖了个干净,花生也有不少人围观,众人都抓几个品尝,之后或多或少也买上一些,城里有钱的殷实人家不少,花生一买就是十斤,现在也剩下的不太多。

“二姐,我的绢花卖不出去啊。”

青璃很苦恼,因为料子选择的比较好,做工又细致,问的人不少,一听要三十文都纷纷的摇头,三十文买普通的绢花能买三朵换着戴了。

“没事,卖不出去给小舅。”

莫青蔷比较淡定,她的络子卖的很快,有三文的五文的,不少妇人喜欢新鲜样式也买了回去,对比一文钱一个的市场价,已经算是贵的了。

快到午时的时候,家里其余的东西都卖了个干净,娘刘氏也收获了一大袋子的铜板,对比家里花钱的速度来说,赚银子慢的多,现在家里就是循序渐进,年后饭铺才会正式开张。

众人准备回去的时候,来了一个穿着绸缎袄子的中年人,看着像大户人家的采买,身后跟着手里拿不少东西的跟班,在青璃家的摊子前停下。

“这绢花不错,多少银钱?”

“大叔,三十文一朵,您也看到了,这是我们下了血本做的,都是好料子。”

青璃赶紧搭话,务必要抓住这最后的一个机会,虽然她一点也不在乎这点银钱,但是自己赚的银子和空间白拿的不是一个心情。

那个中年人蹲下身子,每朵绢花都看了看,不住的点头,脸上也露出满意之色,青璃就觉得有门。

“大叔,这一共四十朵,您要多少?”

“全买下,便宜?”

中年人看了看青璃,有些诧异搭话的是个小丫头,旁边的大人就看着,不说话。

“不能便宜,但是我们还剩下三个络子,本来要五文一个的,是新鲜样式,可以送给你,我们这是着急走。”

青璃又把地上剩下梅花样式的三个络子给那个大叔看,等待他的答复。

“三十文,倒也不贵。”

那个大叔很爽快的付了银子,青璃拿到手里之后兴奋的很,她又想起进山采野菊花卖了铜板的时候,每个铜板都那么珍贵,得空她都要细细的抚摸,然后放在破瓷罐里,自从有了空间之后一切都成了理所当然,已经好久没享受到赚钱的喜悦。

路要脚踏实地的走,就算给淳于魔头提供药材没少赚,那个是提着头的买卖,让她平淡的生活充满了未知和血雨腥风。

东西都卖了出去,爹娘很高兴,原来赚银子也没想象的难,对未来的小饭铺也多了一份信心,娘刘氏又在镇上采买了点红纸,众人就赶回莫家村。

每天忙忙碌碌,时间就过的飞快,最近天天都有集市,家里也去卖了不少东西,吃食的种类从花生又加了几种,江米条,芝麻条,青璃指挥二妮做出来的鸡蛋布丁,只放了鸡蛋糖和白面,却出乎意料的松软好吃,最近很是畅销,还有点心铺子的掌柜过来想要买方子,最后家里人商量之后,觉得自家暂时也做不上糕点的买卖,以五十两的高价卖了出去。

今天是腊月十七,也是家里最忙的日子,明天大堂哥就要娶亲,已经通知村里的乡亲,付彩云和家人也已经被接到镇上,想从青璃家镇上的院子发嫁。

很多菜式要提前做好,光是鱼就要过油二十条,等着明日在喷上糖醋,还有四喜丸子的肉馅,炒的菜都要提前的切好,拔丝红薯也要先切块炸出来,明天简单的回锅,就为这些,大伯娘从早上忙到下午,连口水都没喝。

自家大哥三哥也去帮忙,李墨轩因为他娘新丧要守孝,不便参加仪式,成了全家最闲的人。

青璃也跟着忙了一天,不时的盘点借来的碗筷,都坐好标记,等着喜宴结束之后还到各家手里,还要跟着娘一起布置新房,把四周都拉上窗花,炕上也要全换上了细棉的红色被褥。

付彩云家条件不好,基本没有什么嫁妆的,但是她爹娘是厚道人,也疼闺女,基本上莫家送过去的东西都给当成嫁妆带了回来,她爹娘即使身体不好,也没留一点银钱傍身。

晚上,青璃在空间里盘点她的财产,主要是年节要到了需要送赵晚春年礼,左看右看都觉得空间的东西太珍贵,拿出去扎眼,别的又不知道送什么,真是绞尽脑汁,最后没办法找了空间图册上一个比较难的络子,喜鹊登枝,她虽然会编,一个络子那么繁琐,也要编上个把时辰,问题是这个图样根本没地方买去,贵重不贵重不说,光是心意就难得了。

一夜很快就过去,腊月十八这天,有些阴森森的,一大早就冷风刺骨,风不大却阴寒,顺着袄子棉花的空隙钻到肉里,冻的青璃直打哆嗦。

一大早,大堂哥就带着二堂哥莫子华,大哥莫子归和三哥莫子松过去迎亲,原本要回来的二伯一家因为要辞别主家,耽搁了,还托人捎来一根银簪子,一对银耳环作为给新妇的见面礼,青璃的爹娘准备的是银钗和银镯,正好给凑成一套。

家里人都是草草的吃了一口饭,李墨轩在家看门,其余人都去大伯家帮忙,连爷奶都在屋里坐不住,时而的在门口晃悠一圈,大伯家的院子大门敞开着,门上贴着喜庆的对联,门口挂着一对红灯笼,树上挂着红色的鞭炮,代表主人家有喜事。

不少来的早的乡亲们都在院子里三五成群的聊天,上热茶的换成了二姐青蔷和堂姐莫青菊,在人群中穿梭个不停。

青璃主要的任务就是管碗筷,她先去灶间盘点一下,没有缺少和损坏的,就跟在娘刘氏的身后,进了喜房。

喜房的门口也同样的挂了红灯笼和一对喜联,进了堂屋之后高悬着一方彩灯,上面写着吉利话,“鸾凤和鸣,送子观音,合家欢乐,吉祥如意”等字,香案上一对硕大的红烛,墙壁四周贴着字画,都是喜庆的福娃,四周拉着红色的大绸布绢花,窗户上也贴着大红双喜字,四角剪贴着红色的蝴蝶图案,炕上的家具都是新打出来的,有两个炕箱,炕下也有一人高的衣柜,梳妆台,桌椅板凳齐全,娘刘氏铺着被子,在上面撒了不少花生桂圆莲子,意味着新娘子要早生贵子。

青璃对这些习俗完全不懂,之前听二姐念叨一次,还说不能给新娘子送梅花的事物,因为“梅”和“没”同音,寓意不好,好像在诅咒人家无子一样。于是,她又对古代人的迷信有了一个深层次的了解。

吉时已到,屋外传来了阵阵的唢呐和鼓号声,奏喜乐,放鞭炮,新娘子在炮竹的声音中走过正门,跨过火盆,也是去晦气的意思。

拜天地就和电视上看的一样,没什么新意,新娘子盖着盖头,青璃看不清楚她的脸,两个人夫妻对拜的时候因为太紧张,还碰到了头,发出好大一声响,周围的宾客都捂着嘴,带着善意的笑。

古代婚礼上有很多的说法,青璃就看到刘小花被开脸儿,用线绞着脸上的绒毛,脸都红红的,还要哭嫁,走的时候有个老妇人跟在后头用簸箕撒着谷豆,意为辟邪。

大伯家昨天已经把养了将近一年的大肥猪杀了,加上剩下的野猪肉,准备了不少的肉菜,比青璃家前段乔迁新居摆酒的时候准备的还多上两个,主厨里多加了一个崔奶奶和二妮,分工合理,一切都井然有序。

大堂哥莫子冬被众人笑着打趣,他挨桌敬酒,天冷,不少人就是奔着喝酒来的,可是灌了不少酒,青璃看自家大堂哥要喝多的节奏,可不能把美满的洞房花烛错过,就赶紧端了一碗解酒汤,让二堂哥莫子华陪着众人喝。

家有喜事,气氛热热闹闹的,青璃很为大堂哥莫子冬高兴,虽然经历了一些小挫折,但是生活哪有平顺的,总有那么一个人在等着你,两个人简直就是天作之合,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一声顺遂。

“丑丫头,你家发达了?”

现在青璃在村里地位很高,因为她家盖新房有了点银钱,不少小丫头想和她一起玩,不过她没什么兴趣,古代的人也没那么单纯,见到自家好了就来抱大腿,实际还不是想占便宜或者打自家两个哥哥的主意,门都没有!现在能和她说话是这种酸溜溜的口气,只有族长的孙女莫青素。

“丑丫头,青素问你话呢!你哑巴啊!”

莫青素身后,总有几个忠实的粉丝,这次竟然也带来,找她的不痛快,大喜的日子,她懒得计较,但是还回了一句,“你说谁丑丫头,你眼睛瞎?你看看我这皮肤嫩的,光滑的很,你看看她。”

青璃说着指了下莫青素,“啧啧,还不到十岁吧,脸就和猪皮一样,这种姿色还好意思说别人是丑丫,看来你注定要顶着这张陈年的猪皮一直到出嫁了。”

青璃说完之后觉得挺爽,原来毒舌是能给人快感的,看来以后她也要好好的培养一下,对这种总找麻烦的要给以猛烈的回击。

莫青素简直是不可置信青璃会这么说话,她摸摸自己的脸,是没青璃看着光滑,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并且爱美,听青璃说顶着猪皮出嫁,顿时哭了起来。

“你可以告诉你爷爷,到时候你别怪我说出去,全村都知道你是个猪皮脸。”

青璃抓住莫青素的死穴,威胁着,不是爱美吗,总爱说别人丑丫,这回栽了吧。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一个人再美丽也会有点缺陷,达不到完美,随身空间又不是大白菜,想有就有,青璃觉得自己就是人品感动了老天才有了这么逆天的神器,但是美貌也不是一朝一夕塑成的。

“素丫头,你这是咋了?”

旁边有村民看到莫青素含着眼泪,疑惑的问了一句。

“没啥,我就是太冷了。”

莫青素终究爱面子,没把话学出来,但是她眼底带着怨恨的瞪了青璃一眼,这梁子是结下了。

院子里依然热闹,虽然很冷,但是人们的兴致丝毫不减,已经进了腊月,大家都没有吃肉,等着小年才开始动荤腥,想不到参加一场席面,吃了个痛快。

大伯娘是个实在人,在席面上也不偷奸耍滑,土豆炖红烧肉,红烧肉的数量明显多于土豆,绝对不会用土豆凑数,四喜丸子不是面疙瘩做的,是纯纯的肉馅,该有的鸡鸭鱼肉都有,小娃来还给糖块,每个人都吃尽兴,想着可能比自家的年夜饭还好。

大堂哥在喝完醒酒汤之后就进了新房,挑了盖头,青璃跟着过去看了一眼,新娘子付彩云长相不算多出众,是个细高挑,面容清秀,看一眼就觉得很舒服。

“大堂嫂,我是青璃,莫子冬是我大堂哥。”

“我知道,璃丫头,你小时候去你外婆家,我还带你玩过,不过你可能不记得。”

付彩云说着,脸上挂着温柔的笑意,和莫子冬对视一眼,彼此都带着满足,她能嫁到这样的家里真真是有福气,出门子前,她爹娘还嘱咐她要好好的孝顺公婆,不能闹腾挑事。

“是啊,那会我太小了。”

青璃给付彩云拿了一块枣糕,“大堂嫂,你吃点东西吧,听说新娘子出门前都要饿着肚子,这席面结束还得有一会儿呢。”

付彩云从衣兜里拿出一个红包塞给青璃,脸色红红的,对着青璃谢了又谢,其实她心里还是挺忐忑的,临出门之前问了下,村里给小娃的红包最多包二十文,她就包了二十文,可到镇上知道子冬三叔家条件那么好,顿时觉得这些有些拿不出去手。

青璃接过红包很高兴,作了一个揖,蹦蹦跳跳的出门去,心里想着还是小娃的生活好,过年也会有红包,在现代的时候,她自从上了高中之后就没收到过这个东西,过年也没有新衣服穿,就是一家人吃上一顿饭,听着鞭炮,看着乏味的春晚,一年又一年的过。

等到席面结束的时候天色已经昏暗下来,娘刘氏带着家里人收拾桌椅板凳,把碗筷都归置好,统一洗过之后,明天再还给各家,来吃席的人酒都没少喝,最后每个人都有些晕乎乎,也没了闹洞房的心思,让莫子冬心中窃喜,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应付那些幺蛾子百出的人,竟是一些刁钻的问题。

奶对新娘子很满意,不住点头,直夸娘和大伯娘眼光好,这一天跟着操心也觉得疲累,早早的就歇下了。

一夜无话,腊月十九,青璃一家又早早的到了大伯家,新娘子正在灶间忙活,这边的习俗就是新娘子要做新婚后第一顿早饭,婆家人要考验她的手艺,看看是不是个巧手贤惠的。

付彩云的表现很赞,她手脚麻利的摊了很多葱花饼,昨日的剩菜,又加了一些新菜进去,又成了一道美味。

饭后,认亲仪式开始,先是新娘子改口,爷奶,大伯大伯娘和自家爹娘,小姑都给了红包和礼物,二伯一家没到,礼物也送到,付彩云的回礼都是自己做的针线,看上去针脚细密整齐,还算不错,她的笑意夹杂着羞涩,大堂哥莫子冬却是神清气爽,青璃猜想他们昨夜洞房花烛应该很和谐。

认亲仪式结束之后,新媳妇付彩云闲不下来,帮着大伯娘刘氏去灶间拾掇,青璃盘点了一下碗筷,带着二堂哥莫子华挨家挨户的送。

“华子哥,下一个成亲的就是你了。”

青璃看着二堂哥莫子华,和自家大哥差不多大,人看着灵活,也是个勤劳肯干的,谁嫁了他们莫家的男人,都是有福气的。

“子归也到了年纪吧。”

“我爹娘让我大哥考上秀才在考虑亲事。”

青璃有一种预感,自家大哥肯定不会那么早的成亲,想着他和村姑在一起,怎么想都觉得别扭,气质上完全就不是一路人。

“还得找个知书达理的。”

莫子华表示认同,他也觉得十里八村恐怕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闺女来。他和青璃一个想法。

两个人闲聊,挨家登门送碗筷,借了碗筷的人家都得到一包糕点的谢礼,让不少村里人都竖起大拇指,莫家厚道的很。

青璃发现她和二堂哥莫子华也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关于饭铺,他也能提很多意见,还有上次吃是烧烤,对孜然这种东西上了心,最近去镇上采买也一直打听这种调味品,自家买的再多也有用完的时候,他能提早想到真的很细心。

只是买这样的孜然还是要找上次调料铺子的掌柜,他能进过来说明也是有渠道的,至少在别的地方,孜然是被当做一种调料认可。

------题外话------

昨天求了评价票,感谢那几个投票的小主,莲非常感动,但是为什么又有一个三分,客户端请选【经典必读】,嗷嗷,潇湘系统默认是3分,~(>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