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96章 落雪,买马

日子过的很快,一晃过去了十多天,自从淳于魔头走了以后,青璃的生活又恢复平静,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绣花,练大字,被二姐青蔷拘在家里,哪也不能去。

“唉,真想出去转转啊。”

这天早饭之后,青璃自觉的带着针线篮子,来到堂姐莫青菊的屋子,抱怨道,“这都十多天了,我还没去集市上溜达过。”

李墨轩的娘亲下葬之后,他就一直在莫家村守丧,有大伯一家和莫六叔一家照顾,她也不用担心,倒是方老爷带着家丁上门找了几次,可李墨轩不在镇上,也无可奈何,加上小寡妇赵氏纠缠,积极的帮助他找通房丫头,方老爷让李墨轩认祖归宗的心思就淡了一些。

“集市上也没有新鲜玩意,卖的东西就那么些,你咋总想着出去呢。”

莫青菊拈着针线,抬头看了青璃一眼,“小妹,你的绣活这两天有进步,看这叶子都能绣到完整的一片了!”

青璃闻声低着头,看到自己绣的叶子,欲哭无泪,她就是为了练习精神力,把这绣活拿到空间做,绣上一会就觉得身上哗哗的淌汗,这不仅是技术活,更是体力活,好处也是大大的有,她现在精神攻击至少能秒杀一头野猪。

最近为了练习绣工,晚上睡的也比平时少,但是她竟然不是很困,每天都觉得精力旺盛,就想出去溜达,可能是最近在镇上经常出去,被关了十多天,感觉和坐牢一样。

“堂姐,大堂哥昨儿来说我家房子就快盖好了!到时候我可能就要回村。”

昨天莫子冬来镇上采买青璃家用的瓦片,还特地上门说了一声,村里的房子没有盖的特别气派,没弄成两三进的院子,主要也是爹娘想低调一些,不好超过族长家,断断续续的将近两个月,终于要完工了。

这十几天,莫家村家里的地收了白菜,娘回去腌渍了几坛子酸菜,一想到这个,青璃就很想流口水,但是辣白菜没人会做,还等着她回去忙活。

“就不知道爷奶会不会跟着回去,镇上虽然好,可这晚上没有热炕真是太冷了,我都觉得那被子往里头灌风。”

农历十月初,已经到了冬天,就在这几天,青璃家镇上院子的树叶都差不多落了个干净,只有几颗松柏还绿着,显得院子不是那么的凋零。

晚上睡觉的时候青璃都是关好门进到空间里躲着,在南方来的二妮更受不了这种寒冬,早上穿的少来伺候青璃洗漱,感染了风寒,还是她从空间里准备了几样药材,熬了汤药,现在也没好利索。

“是啊,镇上没有热炕头,屋里也应该烧炭盆了。”

为了节约炭火,镇上的百姓都要等几天才能用的,一斤炭不便宜,买那种稍微好些的也要十几文钱,不像村里,在山上捡树枝烧火,没什么成本就能过一个冬天。

青璃喝了一口热茶水,现在屋里还不算太冷,到了晚上她都觉得手指是僵硬的,真不知道堂姐是怎么克服这一点的,起早贪黑的刺绣。

“刚刚吉祥布庄的伙计又来了,抬过来一个大箱子放在门房呢,你俩跟我去看看!”

二姐青蔷掀开棉门帘,就感觉直接进来一股冷风,她快步走了进来,说道,“这不,人刚回去,你说我们回礼才没几天,东西咋送的这么快呢!”

前几天姐妹几个人准备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是几个姐妹写的书信,唠叨一些在镇上发生的事,也提了小寡妇赵氏如何嚣张,青璃偷摸在里面加了几个空间出来的刺绣,堂姐也绣了一个荷包,实在是不知道官家小姐平时都喜欢什么,只能算是尽心。

“又送东西了啊?”

青璃和堂姐莫青菊放下针线,和二姐青蔷一起出了屋子,这外头可真冷,天色阴暗,约莫这几天就要落雪,娘一大早带着富顺去采买家里需要的炭盆和炭,说是要给富顺一家也预备点,他在家里做帮工,勤勤恳恳的,很得家人的喜欢。

门房处,张伯已经穿上了新做的棉衣,和王老汉两个人一起唠叨着天气,别看王老汉和自家爷爷差不多年岁,身体还不错,比他孙女二妮更有抵抗力,到现在一场病都没生过,看不出有什么水土不服的症状。

来到青璃家之后,主家和蔼,他又吃饱穿暖,每天的活计也不多,悠闲的很,还能和张伯,青璃爷爷三个老的一起下棋,品茶,聊天,没有哪个大户人家的下人能过的这么滋润,他内心是充满感激的。

“四小姐,菊小姐,你们来了啊,这个大箱子还挺沉,所以就放在门房,我们两个老的没抬进去。”

张伯笑呵呵的从椅子上站起身,还不停的搓手,“看这天有点悬乎,晚上没准要落雪。”

家里的木质椅子上都配着厚厚的棉垫子,这是青璃要求的,仿照现代的垫子,有的里面放着棉絮和碎布头,就因为她一时兴起,张大娘,崔奶奶两个人忙了好几天,其实她还想做厚实的床垫,但是家里人实在是忙不开,这个计划已经夭折。

“恩,我娘去采买了,晚上咱就能用上炭盆。”

青璃接过热茶,没有喝,只是用手摸着杯壁暖手,刚刚走了

这么几步路,都觉得耳朵冻的通红,这才只是农历十月初而已,要是寒冬腊月,真不敢想。

“哇,这么多的皮毛!”

二姐打来箱子,看着里头好多张摞在一起的兔子皮吓了一跳,在北方虽然皮毛多,但是价值一直不便宜,村里人最多是能有一两张兔子皮,在棉袄的衣领和袖口加上一圈毛,防止灌冷风。

赵晚春送的兔子毛皮都是整整的一大张,没有一点破损,有白色的,灰色的和黑色的三种颜色,还有几张漂亮的狐狸毛皮,这种毛皮就算是很难得了,想不到竟然这么大手笔。

“这是什么东西啊?”

“是手炉,专门用来暖手的。”

张伯在大户人家做下人十几年,还伺候过举人老爷,对大户人家用的东西也不陌生。

在皮毛旁边还放置着三个八角形铜制的小手炉,上面的炉盖镂空雕刻着花鸟鱼虫,打开炉盖,里面还有专门放置炭的地方,外面还有防止烫手的布套,看着很精致。

“春儿姐姐有心了。”

青璃叹了一句,心里对赵晚春的印象更好,没有哪个官家小姐能这么为她这个村里丫头着想的,只是见了堂姐莫青菊一次,就次次送礼物都不落下她。

“信在这里!”

二姐青蔷拿着一个上面带着梅花的信封,和青璃,莫青菊招手说道,“她说收到我们的礼物,让我们以后不用那么费心,写信就好,还说天冷,准备了点毛皮,让我们做个斗篷穿也好,要注意身体。”

赵晚春的字字句句都体现出对姐妹几个人的关心,让青璃心里觉得美滋滋的,有时候人的缘分就是那么奇妙,如果她不来镇上,如果不是进到吉祥布庄,可能这辈子也不会遇见如春儿姐姐一般美貌又和善的官家小姐。

“这下面还有几张羔羊皮,春儿姐姐说做羊皮小靴子最好,省的下雪天走路容易湿了鞋。”

二姐青蔷翻出最下面的几张皮,看了又看。这个时代的鞋主要都是布鞋,下雪天出去走上一圈,回来脚上就沾着雪花,一进屋遇到热气,雪化了就会打湿了鞋,所以村里人有时候用木头做底,下雪的时候出门穿,就是太滑太硬,穿着不舒服。

看完春儿姐姐送的毛皮,二姐青蔷去了奶的屋等候医女上门,青璃和堂姐莫青菊也回了屋,这风凉飕飕的,吹的人头皮都发麻。

“堂姐,我家房子盖好了,你会和我一起回村吗?”

青璃接着刚才的话题说,屋子盖好之后,还要翻修大伯家的,爹的意思是把院墙圈起来,用上好的石头垒,大伯家就在山脚下,防止过冬的时候,山上有野兽下来觅食,不过特别大型的村里人没见过,只说野猪不少,有时候还拱倒了院墙。

大伯家的院墙都是泥坯子围的,风吹日晒雨淋,也斑驳了,什么也挡不住,现在家里有了银子,年前大堂哥还要娶媳妇,爹莫如湖就说索性推倒了重修,屋子的瓦片都要换上新的。

这天越来越冷,要不是村里人闲着没事也不愿意接活,大家都是怀着希望,吃上几天的苦头,手里头银钱松快一些,也能过上一个好年头。

“我想回去,家里就我娘自己,但是咱家谁留在镇上呢?”

“我爹说受不得寒,要回村休养,我娘应该也会回去,我二姐应该能留下来吧。”

二姐莫青蔷和医女学习浅显的医术,应该不会舍得回村,小弟子喜和东娃玩的好,娘想着让崔奶奶跟着回到村里,张大娘他们还留到镇上。

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什么绿色蔬菜了,黄瓜,茄子,豆角,韭菜全都没有,只有点大白菜,还有能放的土豆,洋葱和萝卜,每天就那几样菜换着花样的做,但是青璃还吃的有点腻味,这两天她在倒腾豆芽,都怪以前的世界太发达,发豆芽都有专门的豆芽机,不用这么手动,搞的她现在还要研究很久才行。

空间里很多绿色的蔬菜,这个时节全都拿不出来,她想着赶紧回家研究研究冬日能不能出产点绿色蔬菜,一冬天靠这几样支撑还是觉得匮乏,不像现代的蔬菜大棚,吃什么有什么。

巳时末,二姐送走了医女,也过来拿着针线一起做活,医女又带来了镇上一些八卦的消息,都是许家和方家的。

“许猪头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儿,许老爷基本放弃他了,翠纹对外说怀了身孕,许老爷把她当宝贝一样。”

翠纹被许夫人灌了太多年的避子汤,身体已经毁了,根本不可能有孕,她就是故意放出了消息膈应许夫人,这许夫人也心知肚明,她如果捅破了,会被人说道,要是不揭穿,那么以后也要防着被翠纹陷害。

“那许夫人能忍受?”

一手把持许府那么多年,就没有见过一个有孕的小妾通房,这种狠毒手段的妇人眼里不揉沙子,她一定在等待机会。

“许夫人以翠纹有孕安胎不能伺候许老爷为理由,给许老爷找了好几个貌美的通房,都是在人牙子手里买的死契丫头,卖身契握在手里也不怕丫鬟不听话。”

二姐青蔷找了装干果的匣子,打开放到桌上,抓了一

把五香的瓜子,一边说一遍磕。

“这大户家是非太多,那许家就是报应,方家呢?”

青璃更关心李墨轩的渣爹方老爷,因为爹娘和爷奶商量着,等到房子落成摆酒请客的时候,正好正式让李墨轩认亲,也要有个名正言顺的机会让村里人都知道。

“方家?还不是那个小寡妇赵氏,不知道打哪请了个神婆,说是他死去的儿子上身,说李墨轩命中带煞,克爹娘,所以李氏刚生出他就身子一直不好,现在回到方家也会克死方老爷。”

对于此类的说法,方老爷还真有些信了,不然的话怎么李氏原本好好的身子,在生下李墨轩之后卧床不起,差点去了,他好好的小儿子也突然得了急症一命呜呼,没准说的都是真的。所以原本让他认祖归宗的心思也淡了很多,最近都没来莫家要人。

“真真荒唐!”

青璃听了生气的很,最烦的就是相克这一说法,村里就有一个女娃定了娃娃亲,结果没等过门,对方就得了急病去了,愣说这个女娃克人,在村里闹了很多天才平息,而这个什么也没做错的女娃,现在没人再敢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都怕她克死自家儿子。

“人在做天在看,这两家都快成了绝户,有什么可说的。”

二姐青蔷有时候这么想,就不会埋怨老天不公平,她爹娘都是好人,家里还能突然暴富,在家坐着都能天降横财,也绝对是老天的赏赐。

快午时的时候,娘带着富顺采买回来,牛车上放了一车的炭,还有几个新买的炭盆,天儿冷了,这炭的价格也上涨不少,多亏家里有银子,只是这样一直只出不进,还真不是个办法,刘氏采买的时候看着银子花出去也心疼,不过这都是必要的东西。

富顺忙前忙后的,把一车的炭放在灶间后面的库房里,家里人用就去那边取,晚上就可以暖和一些。

“这天真是太冷了,我让你张大娘晚上炖点热汤的,不然这菜炒出来就凉了。”

娘刘氏看了三姐妹一眼,最近大家都在前院吃饭,不然用食盒送到后院也会变的温热,不那么好吃,晚上饭就炖上两条鱼,喝点新鲜的鱼汤。

青璃打起帘子,看到富顺在忙活个不停,现在他早晚都要在莫家,只等着天黑下来才回家,每天这么折腾,家里人出门都要坐牛车,慢的很,青璃特别想拥有一辆马车,不然落雪的时候,牛就不爱动,从村里到镇上这段路要耽搁好久。

“娘,不如咱家买辆马车吧?等下雪路就不好走,牛车真是太慢了!”

青璃偷看一眼自家娘的表情,见她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就觉得这事有门,再接再厉道,“有了马车,咱家去哪都方便,就算去凤阳城也不会耽搁很久,娘你去外婆家也快上不少。”

“咱家一直想买上一匹马,在托人打后面的车厢,不过你爹说咱家盖新房就够扎眼了,再买马车的话,在村里……”

刘氏有些犹豫,自家还是很想低调的,毕竟有了不少银钱,也怕被人惦记,那么多的珠宝首饰,随便拿出去一款都要值百两千两的银子。

“娘,咱家在镇上有新房,以后还要开铺子,早晚被知道,所以低调也没用,已经很显眼了,反正他们也不知道我们家这么回事,不如就说在山里挖到一颗野山参,卖了很多银子。”

村里的山上都是宝贝,也有人参等一些值钱的药材,村里人也采到过,不过就是几十年生的,也买了十几两的银子,大的他们没见过,但是真的有的,这就是个借口而已。现在主要研究的是买马车,并不是村里的山头有没有成了精的野山参。

“这借口可以,我去问问你爹,我想着咱家还真需要马车。”

刘氏点点头,飞快的掀起门帘去后院找爹莫如湖商量,二姐对着青璃竖起一个大拇指,说道,“小妹,家里就你主意多。”

“嘿嘿,二姐,我可不想坐牛车,实在太慢,牛车上只有个棚子,这冬天太冷,根本不挡风。”

青璃又列举了一系列马车的好处,自从坐了几次马车之后身子也娇贵了,对慢悠悠的牛车嫌弃的很。

也就过了一会儿,娘亲又急匆匆的过来,一脸的笑意,两手放在一起搓了搓,“你爹同意了,说咱到时候坐车马车回去,明儿一早就去牛马市挑选。”

二姐青蔷见娘冻手,也倒了一杯热茶,还把赵晚春送来的皮毛的事说了一遍,里面有三个精致的手炉,加上点炭火就能暖手。

因为晚上要喝鱼汤,张大娘早早的拿着网兜就要去后院兜鱼,娘喊住她,让他多捞上来一条,给富顺带回家去,今天家里没啥事,让他早点回家。

窗外的冷风刮2着窗户纸沙沙的响,这也就十几天的工夫,温度都快降到零下,小凤县的冬天才是一个开始就格外的熬人,青璃现在就想回到空间里不出来,在空间里的药圃旁边种上点蔬菜吃,偶尔打打牙祭也好。

小灵整天都没有事,在空间里吃了睡,睡了吃,它现在喜欢上了肉食,整天不是要吃酱肉就是喊着吃鸡腿,空间里的存货所剩不多,她要在最近两

天琢磨着出门一趟,采购一些必备的物品,省的回到村里,想吃什么买不到。

晚上这一顿饭吃的全家人满头冒汗,喝上几碗鲜嫩爽滑的鱼汤,在吃张大娘做的麻辣豆腐,爷爷还喝了一点酒驱寒,现在奶整天都在床上和屋里,已经不出门了。

“娘,村里的屋子要盖好了,不过你这针灸还不能拉下,医女说还得一个来月,暂时还不能回村,孩子娘今儿买了炭盆,晚上不会这么冷。”

爹莫如湖看到奶奶穿上了厚厚的棉衣,人老了就很害怕冷,晚上也是手脚冰凉,他不放心,这才接了一句。村里太远,就算多给银子医女也没时间上门,还得在镇上呆上一段。

“没啥,我现在铺了厚厚的褥子,还有羊皮做的热水袋,晚上放在脚下,也没那么冷。”

这一个多月的治疗已经有了很大的成效,虽然多年的病症治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现在能下炕,时不时的还能出去走走,不用整天让人伺候吃喝拉撒,已经知足了。

“恩,娘,我还得买上一些棉花,家里房子完工也缺新被褥,到时候在置办几床。”

娘刘氏和奶絮叨着今天出去采买的东西,还说到家里想要买一辆马车,牛车太慢,有时候很不方便。

奶不是一个霸道的人,也不会干涉儿子家的生活,买马车的事她没有意见,只要家里银子够用就行。隔壁刘家一家搬走,原本订制的家具也被许家那群狗腿子给砸坏,青璃家又找了邻村的木匠重新做的,也差不多快完工了。

这日子过的真快,离到腊月也就两个月的时间,现在村里的人都拼命的干活,男人们出去做活,妇人们就在家里打络子什么的,做点杂活换上点铜板。

入了冬,天黑的就很早,等大哥和三哥下了学,天都已经黑的看不到人影,青璃家的游廊上也挂上了灯笼,她早早的洗漱完毕,等着张大娘进来送炭和炭盆。

“四小姐,这炭盆我给你点上了,等睡觉前在放一次就成。”

一会张大娘就进屋,把炭盆放好,又给了她一个羊皮的热水袋,让她放到棉被里,晚上好暖脚。这么冷的天,按理说两个人挤在一起睡才不觉得那么冷,可是青璃要半夜进空间,所以拒绝了自家二姐好几次,最后二姐和堂姐莫青菊一起睡的。

张大娘走后,青璃灭了油灯,听着外头呼呼的风声,浑身发冷,虽然有炭盆,还是觉得发寒,没有暖气没有空调的时代,温度和前世东北一样的气温,窗户还没有玻璃,这些古代的人民是如何忍受的。

麻溜的进了空间,这温度实在太舒服了,青璃脱了棉袄棉裤,在空间里溜达一圈,去小山坡的果树下找小灵。

“小灵,你说我空间什么时候还能再次升级?”

果然,小灵又在苹果树下,它刚吃完一个苹果,现在正用爪子摸着自己的肚皮,悠闲的半靠在树干上。

“按照主人那个速度,猴年马月吧。”

小灵抬起鸟头,乌鸡眼鄙视的看了一眼青璃,这都这么久了,瞬移还没学会,就没见过这么笨的。

“明年就是猴年。”

青璃撅嘴,故意和小灵贫嘴,一人一兽耍宝半天,她这才在空间里劳作,又练习了很长时间的刺绣,等到眼睛觉得累了,才放下手里的活计。

空间里的鱼生长的太快,就这速度都快长成鱼精了,每一条都快有好几斤,她还时不时的往家里的池塘扔几条大的,再把稍微小一些的换到空间,即便是这样也太逆天。

这一觉又睡到天亮,一大早就听到二姐那屋传来的惊叫声,青璃快速的穿好衣裳,换上了一双厚底的鞋,打开门一看,游廊下都落满了雪。

“哈哈,下雪了!”

二姐青蔷在茶水间找了一把扫把,把游廊上面的落雪都扫到台阶下,青璃看着满世界的白,心里觉得格外的豁然。

这个时候没有污染,雪也是干净的洁白,她快速的跳下台阶,从院子里疯跑上一圈,雪有一脚深,上面是她的小脚印。

“小妹,你疯跑什么!”

二姐虽然是这么喊,也跟着在后面跑上一圈,还竟挑青璃没踩过的地方。

落雪后的早晨并不冷,空气新鲜,让人觉得呼吸都通畅很多,病了两天的二妮也坐不住,她是南边来的,还第一次看到雪,就觉得新鲜,蹲在地上抓了一把雪放在手里,捏成了一团开始把玩。

“二妮,你身子好了?赶紧回去,别过两天还得喝药,让别人伺候你。”

青璃看到二妮也是小孩心性,对雪喜欢的不得了,小手通红也不在乎,说了她几句。

“四小姐,我是出来扫院子的,现在我都好了呢,也穿的厚。”

二妮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找了一把大扫把,能到这样的主家真是福气,棉袄早早的就发下来,她现在穿在身上暖和着,生病了还有药喝,四小姐怕她喝药苦,还给她不少的干果蜜饯,她可不能偷懒,做主子都在扫雪,她一个丫鬟哪能歇着。

早饭张大娘做的白面疙瘩汤,里面放了不少瘦肉片,还有

白菜丝,配着一叠咸菜,每人半个腌渍的出油的咸鸭蛋,吃的热热乎的。

这鸭蛋是青璃家鸭子下的,因为太多,娘刘氏都腌渍出来,前两天大堂哥莫子冬来的时候还特地送来一趟,说是给家里人都加菜,不够再来送,现在天冷,村里的母鸡都不太下蛋了,自家的鸡鸭还维持每天下一个的量,可乐坏了大伯娘。

早饭过后,富顺上门,在张伯的门房处喝了一杯热茶,听说主家要买马车,他有点失落,就怕主家有了马车就不用他。

“富顺小子,你可别多心,这马车将来也是给你赶。”

张伯刚吃过早饭,见富顺这么早的赶着牛车上门,脸都被风吹的通红,赶紧给他倒了一杯茶水,还端过来点糕饼点心。

再也找不到比莫家更宽厚的主家了,以前的时候张伯还时常担心,现在那是放一百二十个心,哪有谁家的奴才整天茶水点心伺候,和主家吃一样东西的,也就只有莫家这样。

“张伯,别忙活,我是吃了早饭来的。”

富顺知道自己的小心思被张伯看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莫家买的炭还分了他家不少,这一冬天都不用愁,爹娘和爷奶感动的不行,让他好好干,不然惹怒了主家,回去也要挨爷爷的大鞋底。

“张伯,就是主家太好,我才怕失去这份工。”

富顺说了下内心的忐忑,张伯安慰了几句。早上娘要去牛马市看马,青璃非撒娇要跟着一起,刘氏想着自家闺女也十来天没出去转悠,等到家里的房子盖好,回到村里,来镇上一次也不容易。

富顺赶着牛车,青璃靠着娘的身上,牛车只有上面有个棚子,四面都漏风,还是二姐临走的时候抱了一床旧被子,让青璃盖着,也能暖和一些。

牛马市在镇西的一块比较宽敞的空地上,地上都钉着很多木头桩子用来拴着待出售的牛马,牛和马都在各自的区域里。

因为昨夜落了雪,早上来的人不太多,三三两两的,有的正在讨价还价,卖家正在口若悬河的忽悠自家的牲口是多么好,买去是多么的合算,牛能顶壮劳力,能拉车还能耕种庄稼,所以来买的更多一些。

“那边是马车,我们过去看看。”

富顺找个地方停了牛车,给专门看管牛车的人两文钱费用,他在前面领路,娘刘氏拉着青璃在后面跟着。

这个年头,马绝对是奢侈品,基本就是大户人家赶车用,所以交易的人不多,几个马贩子都闲着,看到青璃几个人上来,立马围了过来。

“夫人,您是要买马不?过来看我家的吧!我家的马,你看看,壮实的很,拉车去凤阳城只用两个来时辰!”

一个长的强壮的汉子首先过来招呼,把几个人往自己的马那边带,还不停的吹嘘,说自家的马多好,都说老马识途,也是认识路的。

这汉子家的几匹马都还不错,都是成年的马匹,刘氏的意思是想要一只性子温顺的母马,也好驯服,听话一些,有些烈性子的马动不动的就撒欢,可苦了坐马车的人。

“娘,我喜欢这匹马。”

青璃指着一只黑色的马匹,那匹马的毛皮很亮,眼睛水汪汪的透露着温和,青璃踮起脚尖,摸着它脖子侧边的软毛,那匹马也转过去,慈祥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别的动作,可见这匹马很通人性。

“老板,这匹马啥价钱?”

青璃就那么上前摸马可把刘氏吓了一跳,生怕她被马蹄子踩了,结果,那匹马还是很温顺的任由自家闺女抚摸。

“这位夫人好眼力,这是匹成年的母马,温顺,跑的也很快,原本我是想介绍您买那匹公马的,没想到您相中了这匹,这匹母马我是不太想卖的,因为你看那边有个半岁的小马驹,是它的孩子。”

马贩子不想拆散这两匹马,想卖到一家去,刘氏懂了之后也犹豫,自家就想买一匹成年马,可没准备买小马驹。

“娘,要是价格合理不如都买了吧。”

那匹小马驹黑色的毛皮,四蹄踏雪,让青璃不由自主的想到初见的时候淳于魔头那威风凛凛的坐骑,对小马驹很是喜爱。

“这样吧,夫人,您要是能都买下的话,我就收您五十两银子如何?不信您打听一下,一匹成年的马也要四十两的,这匹小马驹十两给您,绝对是良心价。”

卖马的汉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那表情就像赔了很多银钱一样,来之前他们已经打听过,一般的成年马也就三十两多一点就能买到手,小马驹一般也就十多两,算一起也差不多是这个价钱。

“夫人,这个价钱还可以。”

富顺走到母马那看了一眼,马身匀称,胸腹直而突出,又掰开嘴看了下它的牙口,转过头同样看了小马驹,对着娘刘氏点了点头。

最后刘氏一咬牙,就一起买了下来,小马驹以后也会长大,家里也能用的上。

回家的时候娘刘氏带着青璃步行,马贩子帮着把马赶到街道上,富顺牵着马先回去,一会儿还要折腾回来取牛车。

“璃丫头,你有啥想吃的吗,娘

带你去买,顺便也溜达溜达。”

刘氏拉着青璃,两个人往回返,娘又想买上点棉花,弹几床厚厚的被子,要去布庄看看。

“娘,你去吧,我在外头等你,保证不乱跑。”

青璃和娘保证之后,看娘进了布庄,她快速的跑到旁边一个卖糕点果脯的铺子。

这里面的东西算是镇上比较全的,除了各式点心糕饼之外,还有果脯,核桃,松子,榛仁,板栗,杏仁,瓜子,还有各种花生,带皮的不带皮的,甜的辣的,价格也公道。

青璃一样都买了很多,还让掌柜的送了一个篮子,她把东西放在篮子里,上面盖了一块布,出门的时候用意念放到空间里不少,只留下两三个小包。

隔壁铺子是卖熟食酱肉的,猪耳朵,肘子,酱板鸭,鸡腿,青璃同样买了几样,心里还是觉得不过瘾,和娘一起出来总是拘束,要是她自己还可以买的更多。

过了一会娘才从布庄出来,又买了几匹厚实的布料,留着做被面,看到青璃的篮子里都是吃食,也没说她,以前家里穷,亏着闺女的嘴,现在只要是适当的都可以满足,等自家回到村里,就不可能天天吃上点心糕饼。

家里有了马匹,一家人都觉得新鲜,自家爷爷兴奋的和小孩子一样,不停的摸着马头,还唠唠叨叨,说自家一定会好好的待它,可算是来对了地方。

家里有放牲口的地方,之前一直空着,王老汉也进去打扫了一下,里面铺着很多厚厚的稻草,还准备不少草料喂马用。

“车厢还没做呢,还得找人,咱们得做一个舒服些不颠簸的。”

爷爷兴奋的和爹莫如湖说道,“镇上哪家的手艺好?”

“我坐过秦中人家的马车,挺不错的。”

春儿姐姐的马车太奢华,但是秦中人家的马车还不错,外观看着简谱,内里五脏俱全,朴实无华,坐着还算舒服。

“等你大哥回来让他打听一下,咱家也照着做。”

莫如湖点头,这两匹马五十两银子不算贵,价格还算公道,这马不是顶顶好的,贵在温顺,不能像许家的马车一样,抽几鞭子就发疯的跑,踩死了人可是要摊上人命官司的,所以他很满意。

“四姐,我能摸摸吗?”

家里有了新鲜的事物,原本在玩雪的小弟子喜和东娃也蹦跶过来了,对着比自己高上很多的大马,眼里带着畏惧还有一些好奇。

“就你这身高只能摸到马腿。”

青璃看着小弟子喜一个小豆丁,还想着摸马头上的鬃毛,就不厚道的笑了几声。

“来,小弟,二姐抱着你摸。”

莫青蔷瞪了青璃一眼,然后抱着子喜上前,摸摸母马的头,母马温顺,没有其它的举动,东娃羡慕的看了小弟子喜一眼,也想摸摸从来没有见过的高头大马。

“二姐,东娃哥也没摸过,可不可以抱着他摸摸?”

小弟子喜回头看了二姐一眼,小心翼翼的提要求。难得小弟和自己亲近一次,莫青蔷当然不会拒绝,放下小弟之后,又抱起了东娃。

马匹是买了,还差马车,也就是几天的光景,青璃就等着坐车马车回村了,众人还围在马周围指点,也不怕冷,她缩了缩脖子,直接回到后院进了空间。

空间里,原本被丢进来的纸包,已经被小灵整理妥当,其中一个装猪耳朵的油纸包被打开,里面的猪耳朵已经被消灭的大半,不用想就知道罪魁祸首是谁,那只傻鸟吃饱喝足之后,悠闲的在空间转悠消食。

“主人,这猪耳朵还不错,想不到这么好吃。”

小灵看到青璃进了空间,用爪子指着那个纸包说道,“就是买的太少,空间食物不变质,主人怎么不多买些。”

青璃翻了一个白眼,傻鸟以前虽然傻点,但是实在,现在变成了吃货,什么都闹着要尝上一口,胃口已经和人类接近,淳于魔头走了之后没它什么事,整日在空间无所事事,肚子都大了一圈,青璃都担忧它吃的太肥还能不能飞起来,决定还是给傻鸟找点活干,晚上派出去到许猪头家打听一些八卦也好。

------题外话------

客户端坚持签到的小主们,快去抽奖吧,百分之百中奖,最末等的是5张月票,(^o^)/~星星眼,打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