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95章 离别

聊完自己的事,娘刘氏又说了很多关于李墨轩的,他娘明天安葬,已经请了敲锣打鼓吹唢呐奏哀乐的,又买上一些纸钱,准备一些铜板,这一路到莫家村的距离不近,找抬棺材的一个人一两银子,好说歹说,人家才答应。

“明天早上天不亮就得过去,所以璃丫头你要是想跟着去就早点睡。”

娘刘氏还特别看了一眼青璃,说道,“你李伯母在生前对你很不错,人不在了,你也应该送送,我答应认轩子做干儿子,以后他就是你哥,我们就是一家人。”

“唉,轩子是不错的娃,可是他毕竟有爹,这事怕是掰扯不清楚。”

奶李氏就是担心这个,怕李墨轩的爹找上门来闹,听说他的小儿子得了急症去了,家里不还得指望轩子继承香火,再加上那个歹毒的后娘,还不一定怎么折腾。

“那也没办法,已经断绝父子关系,姓都改成了李,那也是李家的子孙,和方家没有关系。”

娘刘氏也为难,但是她在李氏临终前答应的好好的,这事总不能变卦,方家李墨轩回去也不会有好,那个小寡妇赵氏不是省油的灯,青蔷和青璃用棒子打了她,到现在还没找上门,很可能是赵晚春舅母出了力的。

“你们这两个丫头啊,咋那么冲动呢,这万一有个好歹的,可让你娘咋活!”

大伯母大刘氏听说这小寡妇赵氏有这么强硬的后台,还被自家两个侄女给打了,也吓的不轻。多亏是认识贵人,不然的话这顿官司是避免不了,家里的银子全送上去都不知道够不够放人的,听说县丞黑心的很。

“大伯娘,我们就是运气好,认识春儿姐姐,那赵氏也不能怎么样。”

青璃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她最终的筹码绝对不在赵晚春身上,而是自家神秘的大哥,她相信大哥既然能那么说就是胸有成竹,恐怕认识更大的人物。

晚饭很丰富,张大娘和崔奶奶做了十多个菜,又把青璃买回来鸡切好端盘,有肉有菜,一家人吃的很香,大伯娘和大堂哥赶早出门,早饭只喝了一碗粥,现在早就饿的饥肠辘辘,边吃还不住的夸赞张大娘的手艺。

“那你就时不时的来镇上吃上一顿。”

奶给大伯娘碗里夹了一块鸡腿,让她多吃点,做爹娘的不容易,年轻那会家里家里条件太差,吃不上几顿肉,大伯娘进门的时候很苦,家里所有的银钱都给老三莫如湖去念书,作为大嫂她没一句怨言,相反还很开明的支持,一直到分家,也没过上一天清闲日子。

“那家里的鸡鸭,猪狗可咋办,老三家的鸡鸭也在我家养着,我就怕孩子爹喂不好。”

家里的猪可是家里最值钱的物事,现在已经被她喂的白白胖胖的,过年前后就能宰杀,得上几两银子,全家人过年也能吃上几顿肉,可是盼了足足有一年的。

“孩子娘,你放心,我喂的精心着呢。”

大伯平日里少言寡语,喝上二两酒,脸色就比那猴屁股都红,酒后话就多,“那猪白白胖胖,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到时候留些肉办冬子的酒席,肯定在村里头一份的!”

“行了你,喝上点猫尿你话就多。”

大伯娘嫌弃的嗔怪了大伯几句,这才转移话题,本来不放心家里是想提前回去的,华子一个人在家看着呢,但是明个李墨轩的娘亲要安葬在莫家村,她想着也帮个忙。

“三弟妹,明天那丧事都安排妥当了吗?”

听说那李氏是被休的妇人,能在莫家村选个风水不错地方安葬的话很不容易,族长不是个开通的人,对被休的妇人还存在不小的偏见,真不知道是怎么说通的。

“没问题,只是天不亮就要过去。”

青璃心不在焉,她对这个世界的丧葬不太了解,在现代的时候只有电视里才能看到棺材,都是火葬居多,她以为至少要停灵七天,没想到明天就要安葬,那么早上不能去赁住的小院,淳于魔头的早饭怎么解决,还有他需要的衣裳。

“小妹,你咋不吃了呢。吃块鸡肉。”

二姐青蔷就坐在她的身边,看青璃自己在那愣神,给她夹了一块鸡肉,还念叨着,“平日不是挺能吃的吗,今天是咋了?”

“我吃了不少点心,不太饿。”

二姐在家,不用想,应该是没有出去的机会,就算她想出去,二姐青蔷也会跟着,这都怪那个医女,上次来非说镇上有不少女娃被拐的事,说什么调教几年就被远远的卖到大户人家做使唤丫头,签了卖身契就是人家的奴婢,逃奴罪行很重云云,结果二姐听后上了心,对她看管很严厉。

“点心不能当饭吃。”莫青蔷又给青璃夹了几筷子的菜,对她进行说教,“以后吃饭之前不许吃点心,不然你又吃不下饭菜,晚上饿还得靠点心充饥。”

家里以前穷的很,想吃一次点心都要等爹爹从镇上回来,才可能买上几块桂花糕,都是有数的,尽管家里人都让着青璃,她也吃不上多少,现在却不一样,点心铺子的伙计每天都会上门送点心,屋里好几包不重样的,光吃这个也管饱。

一顿饭吃了很久,直到天色昏暗下来,二妮又围着青璃转悠,说是要伺候她洗漱,还想在她屋子的外间搭个木头板子,说是大户人家的丫鬟都要伺候小姐的,夜半倒水,伺候小姐起夜什么的。

“二妮,你那衣裳做完了吗?你去做衣裳吧,不然你去我二姐那看看有什么帮忙的。”

青璃对这个死心眼的丫鬟很无奈,现在还没来得急调教,现在就是一个跟屁虫,走哪跟哪,对这丫鬟本质工作充满了热情,青璃要如厕,二妮要跟在后递她厕纸,就是这么周到,让她十分的不习惯。

“可是四小姐,二小姐说她不用人照顾,你比较小。”

二妮用手摆弄着衣角,一脸的纠结,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不讨喜,内心又有些不安。

“二妮,我家的规矩没那么严,你现在已经成了我家的下人,那么就要听话,不要觉得没有尽到本分。”

青璃怕二妮再跟着,又说了几句话开导她,让她快点把衣裳都做好,这样才能陪着她一起出门而不给她丢人。

打发走二妮,青璃进屋之后就躺倒在床上,这一天又过去了,看似没干什么,但是就觉得很累,可能是小娃不适合操心太多,她躺着就不想动,真想安安稳稳的好好睡上一觉。

“主人,现在晚上了,我可以出去看看。”

空间里,小灵吃饱喝足,又美美的睡上一觉,觉得自己已经解乏,“我最快明天早上就能找到,如果他们在镇上的话。”

“去吧,小灵,注意安全。”

青璃终于知道小灵的重要性,对它那是和颜悦色的,这只傻鸟虽然也会掉链子,关键时刻还是能派上用场的,上次她和淳于魔头能安全逃脱,全靠小灵掩饰血迹。

二姐青蔷在门口喊了两声,让青璃早早的睡觉,明儿穿上一身素淡的衣裳去李家,得到青璃回应之后也回到自己的屋子。

又是一个漫长的夜,青璃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她跑到空间里去仔细的照镜子,自己脸上的疤痕越来越淡,可是最近家里人竟然谁也没发现这么明显的变化,事情太多,都有些忽略她,其实镇上也没什么好,还不如回到村里,现在少了一个小伙伴刘小花,隔壁的刘家也空旷,有时候这样想,就会觉得凄凉。

还有三个月过年,过年后她就八岁了,男女七岁不同席,八岁就是个大丫头,村里八岁的丫头定亲的也不算少,二姐就十四,再有一年及笄,就可以嫁人,也不知道爹娘会给自家二姐说上什么人家,有时候很烦二姐这种霸道的性格,可是真要离开,那样她也会失落好久,刚开始穿越过来正赶上农忙,那会她整天昏昏沉沉,都是二姐照顾她,还经常背着娘抹眼泪。

青璃胡思乱想,越想越睡不着,把穿越以来大事小情都寻思了一遍,她从空间出来,换上了一件深色的衣裳,用帕子遮脸,偷偷的出门直奔自家赁住的小院。

夜凉如水,街道上寂静的很,出了巷子拐弯不远处,一户民宅也在大门处挂着两个白色的灯笼,里面的烛火摇曳,随风摆动,加上外面惨白的外皮上那个刺眼的“奠”,有些渗人。

青璃缩了缩脖子,又想起前世看到的电影《聊斋》,一个无头人打着惨白的灯笼在街上走,她快速的跑过去,小心脏还扑通通的跳。走着走着,突然刮来一道冷风,夹杂着寒气,天空中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下起雨来。

淳于谙站在院子里,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的雨丝,冷硬的五官终于有了一丝动容,只是这深夜掩盖了一切,没有人知道他心中所想。

“少主,我们赶紧走吧,别让白公子久等。”

院中站着一个黑衣人,他也是淳于谙的侍卫之一,得知少主失去联系,内部出了奸细,他是奉命从京都过来寻人的,结果晚到一步,只能来得及解救在打斗中的白公子和一干侍卫,少主却不见了踪迹。

“恩。”

淳于谙的眸色暗了暗,他回头看了一眼青璃家的屋子,第一次来镇上不久,就在这院子的大树下吃了一顿饭,那是他第一次去用别人家的碗筷,受伤之后,这个小院给他一点温暖的感觉,很安静,不想表面平静却波涛暗涌的京都,这次离开或许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回来,以后这段记忆也要深藏在心底,他很想和小丫头告别,告诉她不用来做早饭,告诉她不用买衣物,因为他,要走了。

“少主……”

侍卫欲言又止,脸上带着疑惑,自家少主怎么变得拖拖拉拉的,白若尘白公子还在马车上等着出城,耽搁一天,就会多一份风险,听说三皇子耶律楚仁已经带着侍卫残影微服出行,那些来劫杀的黑衣人有一大半的可能是他派来的。

“我们走吧。”

淳于谙最后回头又看了一眼,他本来想留下点纪念,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罢了,就这么走吧,字条还是不要留下,万一官差上门巡查,还是不要给小丫头找麻烦的好。

“你,这是要走吗?”

青璃站在远门外,看着院中几个黑衣人,看样子应该是淳于魔头的侍卫,脸生,之前没有见过。

“恩。”

淳于谙想不到在走的时候还能见到青璃,他想说一句谢谢,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两个人陷入了沉默。

“少主?”

黑衣人侍卫看着凭空出现的小丫头,怪自己的警觉性太低,这丫头走路为什么没有声音?呼吸声也很低,完全像是一个练家子,这是下雨的关系吗?而且看样子是相熟的,到底用不用杀人灭口,自家少主的行踪必须不能透露出一点风声。

“我是想来做早饭的,因为明天要去送葬,很早就要起来,恐怕没有时间,你让我早点来的。”

青璃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雨落在她的衣裳上,冷风一吹,是刻骨的寒意,但是此刻她是高兴的,因为淳于魔头终于要离开了!

“下雨了,你早点回去吧。”

淳于谙仔细的看了看青璃的小脸,脸上的帕子被雨水打湿已经掉落了一半,右脸颊上的疤痕只剩下浅浅的一道,她的小嘴抿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格外的明亮,看着她,那句谢谢怎么也说不出来。

“走吧。”

雨越下越大,雨水敲击着窗棂,发出啪啪的响声,不知道哪来的夜猫发出凄厉的尖叫,树叶也随着风扑簌簌的,让这个原本寂静的深夜多了很多声音。

淳于谙向前走了几步,和青璃擦身而过,她是那么小,只到他的腰身,小小的一个人,就那么沉默的站在那里,她的救命之恩,若有机会,再回报吧。

青璃看着淳于谙和侍卫几个闪身就跳到浓重的夜色里,不见了踪迹,她的心突然长出一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地,她抿着嘴才能强迫自己不笑出声来。

屋里,一切都已经整齐,床上还残留着一件红色的丝绸喜袍,青璃收拾了一下残局,把喜袍扔在了空间里,然后关好了院门,又顺着原路返家。

“小灵,外面下雨了,你在哪里,快回来吧!”

回到家里,青璃迅速的进到空间去换下湿衣服,然后跳到二楼的温泉池子里泡澡,还不忘记呼唤小灵。

“主人,我找到桃花眼神医和方脸儿了,他们就在离城门口不远的马车里。”

小灵找了一个屋檐下避雨,乌鸡眼紧盯着对面的马车,这个姿势已经持续了一个时辰,周围还有不少戒备森严的黑衣人,看样子是在等人。

“我知道,你回来吧,淳于魔头要走了!”

“主人,我还是等等吧,等他们出城之后我再回去。”

看来淳于魔头不但是青璃的心病也是小灵的,他在镇上一天,小灵都觉得不得安生。

“那好吧,明天早上回来直接进空间。”

青璃打了一个呵欠,心里包袱没有了,人也觉得疲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小妹,该起床了!”

天还没亮,就听到二姐的高分贝嗓音,青璃打了一个呵欠,睡眼惺忪的开门,还想继续躺回床上睡上一会。

“二姐,让我再睡一会儿吧,大不了我不吃早饭。”

青璃困的迷迷糊糊的,看二姐都是两个人影,她揉了揉眼睛撒娇道。

“你赶紧起床,爹娘都拾掇好了,全家就你起来的最晚。”

莫青蔷招呼门口的二妮,用温水透了个帕子,就在青璃的脸上擦,让她原本的睡意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姐,全家怎么是我起来的最晚?小弟他保不准还没起呢!”

青璃发出不满的抗议,但是被二姐直接用帕子堵住嘴,“你就这点出息是吧,痛快的起来,张大娘都做好早饭了,吃了好赶紧走!”

最后青璃是坐着闭着眼睛,衣裳鞋袜都是二姐青蔷和二妮帮着一起穿的,整理妥当之后,青璃这才睁开眼睛,被二姐拉着去前院吃早饭,之前她讨厌丫鬟粘人,现在感觉被人伺候起床真的不错。

前院,大伯,大伯娘,大堂哥莫子冬都已经准备妥当,加上爹娘,还有她一起去,大哥三哥,林风澈都在李家的小院没回来,堂姐莫青菊又被留下来招待医女。

天还不亮,李家的小院已经来了不少人,其中有富顺的爷奶和爹爹,还有隔壁的寡居大娘,剩下的基本都是请来抬棺椁的,还有吹着唢呐奏哀乐的。

李墨轩披麻戴孝,又恢复了死气沉沉的样子,一脸的麻木,他手里拿着他娘刘氏的牌位,面无表情,青璃却从她的眼睛里看到深深的沉痛,有时候伤心到极点是哭不出的。

一路上浩浩荡荡,都要步行去莫家村,青璃不知道李墨轩为什么紧抓着牌位不放,还是三哥小声的告诉她,因为被休的妇人牌位不能进方家祠堂,能有一个地方埋葬就很好了。

“墨轩,墨轩,先别走,别走,这是要把人抬到哪去?”

送葬队伍已经走上了镇上的主要街道,这个时候天才蒙蒙亮,从前面来了不少的人,为首的就是方老爷,他一边急匆匆的跑,还不停的用帕子擦汗,嘴里念叨,“幸好赶上了!”

“这位老爷有事吗,可不能耽误了李家妹妹的送葬时辰,有什么话不如等轩子回来再说吧。”

爹莫如湖身体没好利索,但是他不放心也跟过来看一眼,等走上回村的路他就回家,现在看到方老爷,也假装不认识。

“墨轩是我儿子,你说我有没有事?”

原本方老爷的长相还是很儒雅的,但是说话暴露了他的气质,他口气不好,瞪了爹莫如湖两眼,那意思是说爹是外人,没有说话的资格。

“轩子哥,他是你爹吗?”

青璃也瞪了方老爷一眼,然后问李墨轩,她最讨厌这种没品的渣男,儿子死了现在才想起有亲生儿子,续弦寡妇害死自己的原配,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难道以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

“不认识。”

李墨轩摇摇头,眼里一潭死水,他说道,“请让开,不要打扰我娘,让她走的安心些。”

“墨轩,只要你答应改回方姓,我就让你娘的牌位进方家祠堂怎么样?享受方家人的祭拜,难道你想让你娘成为孤魂野鬼?”

方老爷使出杀手锏来,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很孝顺,不然当年也不会放弃方家跟着李氏一起被赶出门,那会也是他贪慕赵氏的花色,昏了头,以为靠赵氏的关系,怎么也能搭上知府大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也没什么起色,人家亲戚那么多,也未必记得这么一号人,只是在镇上有些面子而已。

“这是你的意思?”

李墨轩看了看娘亲的牌位,然后抬起头看了下方老爷的表情,对方一脸肯定的点头,说道,“我就能做主。”

“可是当初赵氏赶我娘出来,你说你不能做主。”

李墨轩的口气很轻,不仔细听都不知道他说了什么,这声音只有冷漠,颇有些哀莫之心大过于死的之感。

“这……”

方老爷理亏,这李氏常年卧病在床,一副病怏怏的样,看着时间长了就有些厌烦,男人总是贪慕美色,他没有做错,只不过就是不应该让赵氏做了当家主母。

“墨轩,当年爹也是有苦衷的,你知道你她的堂哥是知府大人。”

方老爷说的她,指的是小寡妇赵氏,为了求得李墨轩的原谅,方老爷苦口婆心,为自己找理由辩解,做出一副被强迫的模样。

“现在她的堂哥也是知府大人,所以不必为难,我娘不想和您有什么关系。”

李墨轩听到这些话是彻底的死心,原本他真的很想让娘的牌位有一个能供奉的地方,可是他也知道,娘不在乎这些,活着的时候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被休的妇人,哪有什么名声,死后也不会逆转,等他有了成就那一天,他一定要为自己的娘亲建一座祠堂。

“墨轩啊,你和爹回府吧,你娘的棺椁也可以葬在方家的祖坟。”

方老爷见李墨轩无动于衷,心里更加着急,现在他都已经到中年,身子不算多好,以后有没有子嗣难说,总不能让方家绝了后。

“老爷,老爷,呜呜呜呜,今天是我们儿子走一个月的日子,我请了得到的高僧做法,想超度一下,让他下辈子能投生在好人家。”

小寡妇赵氏听到风声也带着丫鬟从大宅里跑出来,她必须阻拦,千万不能让李墨轩那个小崽子回到方家!

最近她的运气真是背到家了!被两个死丫头打了一顿,告官差才得知这两个死丫头正是知府嫡出的千金赵晚春小姐的好姐妹,县丞的意思这事让两家私下解决,官差不参与。开玩笑,那她不是白被打了!

报仇的时机肯定会有,目前唯一一件大事就是阻止李墨轩那个小崽子回到方家,这绝对不允许!那样的话他还是正经的嫡出少爷,以后就算给老爷找的丫鬟小妾生了儿子,养在她名下,也是挂着嫡子牌子的庶出,哪能继承多少家业。这次被打之后府里的不少丫鬟婆子都没有原来恭敬,那些蹄子,一个个都是贱骨头!早晚有一天,这方家都是她一个人的,到时候把她们都卖去花街柳巷!

“呜呜,老爷,难道你不想看咱们儿子最后一面吗?来了一个神婆说是可以上身的!”

赵氏花了不少银子请了一个神婆,其实就是个骗子,两个人商量一出好戏,就是在超度的时候假装她死去的儿子上身,说点感动的话,再说他不喜欢李墨轩那小崽子,两个人相克,让老爷打消他回府的念头!

“你怎么来了,还嫌不够丢人?”

方老爷看到赵氏之后就紧皱眉头,上次她被打的伤还没有好,脸上青紫一片,就算罩着面纱也能看出来,嘴角还有一大条的印子,五官扭曲,晚上出来一定很吓人。

“呜呜,老爷!”

赵氏这次用的是悲情政策,她哭着哭着就靠在方老爷身上,不停的说着自己儿子的事,可是眼角的余光却死死的盯着青璃和青蔷。

“又是一出好戏。”

被毒蛇盯上的感觉真不舒服,青璃小声的在二姐边上叨咕几声,看到二姐蠢蠢欲动的四下张望,这是想打人的前奏,二姐青蔷一般习惯性的用棒子。

“别耽搁了时辰,大家继续!”

娘刘氏是在看不下去,大街上,在别人送葬的棺材面前就能表现出一副亲亲我我的浪荡相,真是给人添堵,不要和一个小婊子上位的贱人讲什么脸面,对方不要这个东西。

吹着唢呐的继续,还有敲锣打鼓的,众人绕过还在和赵氏撕扯的方老爷,快步的往前走,要把刚才耽搁的时辰赶回来,几个抬棺材的看到刚才那一幕也隐约明白,心里对李墨轩多了一份同情,也更卖力。

到达村里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雨后天气不错,太阳升的老高,娘刘氏给李墨轩娘找的墓地是一处朝阳面的小山坡,上面也有零星的墓地,都是村里过世的外姓人家,莫家有自己的祖坟和祠堂。

入土仪式办的很郑重,青璃就看到李墨轩一直不停的磕头,旁边还有几个带着白花的大娘唱着哀伤的小曲,青璃又跟着掉了几滴眼泪。

洒过水酒,摆上供品,众人蹲下来烧纸,还上了一捆香,这一耽搁就到了午时,娘刘氏给这些来帮忙的人结算了银子,还多给上一些,按理应该招待一顿饭,可是自家盖房,忙的不行,多出几十个铜板,足够可以吃上一顿,来帮忙的都带着笑意离开。

“轩子,按理说入土需要在这边守丧三天,学堂那让大小子帮你请几天假。”

刘氏这样说是的确有这个习俗,也想让李墨轩在村里呆几天,省的到镇上在被方老爷缠上,毕竟是亲爹,自家也不太好掺合。

“三弟妹,你放心吧,这几天轩子就住我家,我们照顾。”

大伯娘很喜欢李墨轩,也同情他的遭遇,今天正赶上碰到他那拎不清的爹和恶毒做戏的后娘,心里也是憋着一口气。

“主人,淳于魔头已经出城了,看样不会再回来。”

小灵已经回到空间,它喝了一些水,把青璃买的剩下的鸡腿酱肉吃了个干净,觉得还是人类的食物好,比干吃生白米强的多。吃饱喝足之后,小灵在树底下打了几个滚,四脚朝天舒服的睡了过去。

青璃内视看了空间一眼,见到傻鸟不雅的姿势,这次她没有嘲笑,觉得它还是有可爱的地方,至少很敬业,也就没打扰它休息。

“小妹,你回村了?”

莫子山正在青璃家帮忙盖房,看到她进了院子,脸上带着笑说道,“你看这屋子都差不多盖好了,再等个十来天,你家就能住进来了!”

“山子哥,回来是有点事的。”

青璃拉着莫子山说了点李墨轩的事,只说他现在没有爹娘,又是爹的学生,他娘葬在莫家村,最近守丧,让莫子山看着点,怕李墨轩不吃不喝,能劝劝也好。

“原来这样啊。”

莫子山表情沉重的点头,心里想着,如果没有青璃,现在他娘说不定也已经不在,那么在莫家村祖坟里守丧的可能就是他,想到此后,就对她更多了一份感激,只是他嘴笨,每次吞吞吐吐就是表达不出来,憋红了脸,还被青璃误认为他尿急。

“六婶最近身子咋样?”

“我娘好多了,现在下地干活都没问题了,你看我家以前都不养鸡鸭,现在都养了好几只呢!”

莫子山家以前也是养过鸡鸭的,在莫六婶身体最差的时候都卖掉换铜板买药了,后来家里一直没养,有时候也需要喂一点粮食,自家都吃不饱,哪得闲养那些畜生。

“那就好,最近天凉的很,镇上没火坑,我就睡不惯,家里房子盖好了之后我就可以回来了!”

在镇上住了一个月的时间总是有各种事,青璃有些腻味,她突然很怀念在莫家村鸡飞狗跳的日子,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去河边假装钓鱼。

“小妹,你脸上的疤痕都快没了!”

莫子山几天没见青璃,第一个发现她的变化,脸比原来白嫩的多,在村里的丫头中应该是最白的,灵动的眼眸,鹅蛋小脸儿,长大也是个小美人。

“恩,在镇上认识了一个姐姐,送我的祛疤膏。”

有人夸自己变漂亮,青璃很高兴,在村里憋屈的太久,那顶第一丑女的帽子扣下来,砸的她没翻身的机会,等以后祛疤之后,估计就要逆袭成第一美女,族长孙女估计要哭了,哈哈。

“你家种的白菜不错,看日子也该收了,到时候我来帮忙。”

莫子山说的是青璃家菜地里的大白菜,让她浇了一些稀释的灵泉水,长的特别好,没有虫眼,而且都长的很大,北方到冬日里几乎没绿色的蔬菜,就指望这个白菜过冬。

“小璃,你咋这么快回村了?”

狗蛋从里面正干活,听到熟悉的声音就探出半个身子,看到青璃之后欣喜若狂,立马搭茬。

“恩,我和娘,二姐,大哥三哥一起回来的。”

青璃和狗蛋没那么熟,也就没解释什么,看到他又一副抓耳挠腮的样子,不停的搓手,看样子是想去见自家二姐,她决定以后还是看着点,都是邻居,被传出什么闲话对二姐名声有影响。

“其实狗蛋哥人还不错,干活也卖力气。”

莫子山看着狗蛋的背影,意味深长的和青璃笑笑,两个人很熟悉,彼此都当做亲人,也没有那么多隐瞒的。

“我二姐还没开窍呢。”

青璃小声的嘀咕一句,原本自家营养跟不上,二姐十三岁胸部还扁平的,最近才来的月事,身体也有了曲线,才有一些少女的样子。她不说话的时候看着温婉可人,青璃就曾经被二姐在镇上后院凉亭托着腮思考的表情惊艳到,不过一说话立刻破功,活脱脱一个女汉子。

“山子哥,你也快十五了吧,六婶没给你定亲吗?”

青璃猛然想起来,莫子山年纪也不小了,在村里这个年纪的男娃,没成亲也都开始相看婚事,但是六叔家还没动静。

“你也知道我家以前的条件,现在还欠着我爷爷一千个铜板,那是他棺材本儿,怎么也要还过去的,家里没啥银子,咋成亲。”

莫子山从来不觉得自家条件不好就很可耻,他说的很坦荡,从不觉得丢人,只要没偷没抢,靠自己的手艺致富就很好,他之前卖玩偶得的银钱把家里多年欠债都还清,现在只有一点点,等帮着青璃家盖房子到结束,也能凑合够,到时候他在去镇上卖一些套娃,木雕,还能过个好年。

“山子哥,你没去镇上卖套娃吗?”

这是青璃提供的主意,能卖多少她心里没底,但是肯定比三文一个的玩偶多。

“我做了几个,在家呢,还没得闲去卖,我想等着过年之前卖呢,做上一对的吉祥福娃,也图个好彩头!”

“山子哥,你这个想法好!”

青璃对莫子山的生意头脑啧啧称赞,她只是说了两句,他能有那么多的想法,还会自己推陈出新,绝对是个难得的人才,以后自家做上生意,要是缺人手,一定要把山子哥拐进去。

二姐莫青蔷从前院气呼呼的走了进来,青璃一看二姐脸色不对,心里疑惑,难不成是那个狗蛋说了什么过分的话让二姐反感了?看他那样应该不会吧,最多是傻笑,磕巴的说不出话,二姐不至于这么生气。

“二姐,你咋了?”

“哼,还不是大哥和三弟,要去山里,我说我也想跟着,竟然不带我,嫌弃我碍事!”

莫青蔷脚尖踢着石头,撅着嘴,她也想去山上捡些蘑菇木耳,可是大哥的话她还是不敢不听的,家里她不怕爹娘,就怕大哥。

“大哥和三哥去山上干啥了?”

青璃一听顿时也动了心思,看着二姐说道,“不然我俩去?”

“你敢不听大哥的话?”

二姐青蔷抬起头看了青璃一眼,抱怨道,“还不是你说喜欢吃野鸡,大哥说难得他回来一趟,就带着三弟进山了,说是你最近都瘦了,要好好的补身子。”

大哥最偏心,眼里只有小妹,小妹说什么都记在心里,她就是个被忽视的小透明,虽然心里也会有不满意,但是青璃也是她疼到骨子里的。

瘦了?青璃摸摸脸颊,是有一些尖,她一直注意脸上的疤痕,忽略了别的,原本还觉得家人最近不够关心她,听了二姐的话后,高兴的不行,大哥果然还是想着她的。

“哼!就你是他亲妹子,我就是捡来的!”

二姐看到青璃得意,翻了一个白眼,嘴里还嘟囔着道,“小弟也和我不亲,难道我真是捡来的?”

“二姐,我和你亲就行。”

青璃拉着二姐青蔷的胳膊,不停的说着好话,二姐青蔷的个性她已经摸的清楚,就是吃软不吃硬的,哄哄她,这事就算过去了,都是有口无心。

就在娘刘氏准备要回村的时候,大哥莫子归带着三哥莫子松终于下山,身后挂着一串的野鸡和野兔,能有十多只,三哥不停的夸赞大哥,说他敏捷的很,跑的也够快,他们联合起来把兔子和鸡追到有陷阱的地方,一举擒获,同样的办法抓到这么多,可惜都死了,没有活口。

青璃心里暗笑,就自家大哥那功法还用的着把野鸡撵到陷阱吗,多半是做给自家三哥看的。

“这么多,你给你大伯家留上几只,送山子家两只野鸡,剩下的都拿回镇上吧,张大娘做兔肉是最好的,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

刘氏笑眯眯的,分派之后,富顺驾着牛车也赶回来了,之前他还送爷奶和他爹回镇上,又再次返回接几个人回去,青璃坐在牛车上,靠着二姐身上慢慢的睡过去。

------题外话------

入v第一个月,今天是最后一天,真的没想到有这么多的月票,衷心的感谢各位小主,月票数目一直在五十名左右的成绩,这对莲来说基本就是个奇迹了!真开心!

感谢默默支持我的各位,深深的鞠躬拜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