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94章 难伺候

原本的一顿饭最后变成了家庭会议,莫如湖趁机说了王老汉和他孙女二妮的事,又引来众人的唏嘘,以前的就是家里穷一些,因为这个,爹莫如湖都没去考举人,家里实在是出不起笔墨银子,还有赶考的路费,一般考生都是要提前过去几个月,赁个小院子苦读的,也要结交一些同年考生,这去哪里都要花银子,青璃觉得在这个时代,读书是相当奢侈烧钱的行为,也难免都认为读书人清贵,还是有道理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人都找上门来,咱们也不能赶出去,只是老三你也得心里有数,咱家就是一个农户,咋能用的起这么多的下人。”

奶李氏说的有道理,过段时间就会回村,天冷,镇上没有火坑,她不太习惯,到时候也不用什么下人伺候,也是要养上闲人了,家里虽然有点银子,但和真正的大户没办法比,要不是她身子不好拖累着,家里有张伯和张大娘两个人都忙的过来。

“娘,我想过了,这王老汉和二妮都是老实本分的人,又没有亲人,也是苦哈哈的,这开年咱家还要开饭铺,王老汉也能跑腿,看看院子,二妮手脚麻利,也能帮衬,富顺可以送货,到时候让冬子和华子管账,咱家都不用请伙计,他们二人想签死契,这样以后咱家有点什么佐料秘方也不怕暴露。”

家里的下人还是死契用着称手,在大户人家,死契的才能进到内宅,得到主家的信任,一般的帮工只是扫院子或者在灶房烧火,干些不起眼的杂活。

“我看行,左右不过是两张嘴,一个老的和一个丫头,也吃不了什么。”

爷莫福来很高兴,家里多个王老汉,走南闯北这一路艰辛赶到这边也见过不少世面,下午的时候,加上张伯,三个人聊的开心,王老汉可是个老庄稼把式,对种地也很有经验,和他有很多共同的话题。

留下王老汉和二妮,家里人一致通过,然后又商议了一些关于开饭铺的琐事,这一说就没完没了,饭后众人又聚集在厅堂,喝着茶水,热火朝天的讨论。

“大哥,你又要出去吗?”

青璃看到大哥换了一身衣服,看样子又打算出门,昨夜到现在他应该没睡觉,又跑了一个下午看铺子,竟然看不出一点的疲累。

“恩,过去帮衬一下,今晚有富顺,我能睡一会儿。”

莫子归蹲下身子,摸摸青璃的头,说道,“小妹你别怕,那赵氏不会来找你麻烦的。”

看着大哥清瘦的背影,青璃心里的疑惑更深,大哥到底是什么来头,隐藏的太深,比淳于魔头还让人费解。

空间里,小灵睡的正香,它用翅膀挡着鸟头,拒绝一切的光线,时不时的还动动爪子,翻滚一下圆润的身子,它的身边放置着一个空碗,里面的鸡汤和鸡肉空空如也,只剩下被啃的干净的鸡骨头。

“恩,主人,你来了,这鸡汤炖的不错。”

小灵打了个呵欠,抖了抖羽毛,抻了一个懒腰,又在原地转了转僵硬的脖子,瞪着乌鸡眼问道,“那个淳于魔头回京城了没有?”

“还没有,节外生枝。”

青璃把下午去武馆送暗号差点被人发现的事情说了一遍,拍拍胸脯自豪地道,“对亏了你家主人机灵,不然的话现在可遭殃了!”

“看来是淳于魔头队伍里出现猪一样的队友,是吧?”

小灵眨眨显得无辜的乌鸡眼,用鸟头蹭了蹭青璃,一脸的讨好。

“咳咳,算是吧。”

青璃用手抿了抿嘴,小灵最喜欢学习,是个有名的考据党,当时她曾经说过许家的许三就是猪一样的队友,被小灵听到觉得新奇,就记住了这个词,现在终于能派上用场。

“也不知道神医和方脸儿在哪里,挂了没有。”

青璃自言自语一句,这三人组没聚头,淳于魔头一个人走的可能性及其的小,他留在镇上,她就要去送饭,像个使唤丫头,伺候大爷一样的伺候他。不过他也有一点好处,就是不挑食,给什么吃什么,好养活。

“主人,等我今天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就能帮你出去寻寻看,万一找到那二位,那个淳于魔头就能走的远远的,省的留下来祸害人。”

小灵打了一个呵欠,这两天看管淳于魔头太伤神,几乎是两只眼睛不转的盯着,连撒尿都要比平时快上一倍,它得提醒自家主人,以后放人进空间的事不能做,想进也可以,除非不是活人。

一天的精神都高度紧张,青璃的小身板也吃不消,她先泡了温泉,在空间劳作一番,然后就去了地下室库房,寻找点不起眼却新鲜的小玩意。

这空间的珠宝首饰真是太多,光是箱子就堆的很高,青璃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移动下来一个箱子,打开一看,整整齐齐一个箱子的刺绣,有荷包,帕子,扇面,络子,还有不少大福的观音,山水,花鸟,裱起来加个底座都可以做屏风。

刺绣她懂的太少,都不算入门,但是以她的眼力看的出来,上面的绣法是各式各样的,双面绣都有不少,看着活灵活现的,随便拿出去一副都很稀有。

珠宝太过珍贵会引人怀疑,但是刺绣不会,这只是一门手艺,只要找不到那个手艺人,一切都白搭,只要不是失传的绣法,就没有任何危险,送礼送这个还体面。

青璃找了几个绣工精致的荷包和扇面,准备送给赵晚春做回礼,这都是南边常见的绣法,但是这出神入化的绣工绝对能让人赞叹,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现代也有刺绣好的手艺人,可是功利性太大,完全缺乏应有的灵气。

空间里也有介绍刺绣的书籍,大部分都是以前有名气的绣娘留下的手札,里面介绍刺绣的一些经验,都是白话,浅显易懂,青璃看过之后受益匪浅,原来拿针的姿势,手劲大小都是有说法的,绣鸟怎么才能看着灵活,花草如何配色沟边,都有详细的教程,绝对是前人留下的智慧结晶,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

一夜好梦,青璃睡的很踏实,早早的就睡醒,青璃打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二妮正端着水盆站在门口,不时的搓手跺脚,早晚天气寒冷,呼吸都能清晰可见白色的雾气。

“四小姐,您起来了,奴婢伺候您洗漱。”

“你就自称我吧,不用说什么奴婢。”

青璃带着二妮进屋,觉得这奴婢奴才的听着不顺耳,等以后万一自家有了钱财,更发达一些,那个时候下人多了,也要找个管家统一培训一下,到时候在立规矩。

“二妮,你下次不用起来这么早,去茶水间等着就行。”

青璃指着厢房旁边的茶水间,那里能烧火,也会暖和一些,二妮从南边过来肯定受不得北方的寒气,估计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冷的天儿。

“是啊,四小姐,这天太冷,我们那里冬天都比这暖和的多。”

稍微熟悉一些,二妮也显示出活泼的本性,她伺候青璃梳洗,“我就觉得说话嘴里都冒着白雾。”

“这才九月,你等过了十月都要结冰了,呆会你找张大娘要一杯姜汤喝,可别感染风寒。”

青璃说着看了一眼二妮,气色也比昨天好一些,可能是对以后生活有了希望,脸上也笑盈盈的,青璃的带着补丁的衣裳穿在她身上并不突兀,很合适。

终于有丫鬟了!青璃感叹,前天晚上的时候还想求个聪明懂得眼色的丫鬟,想不到送上门这么快,这个二妮看着资质不错,本性也可以,可得好好培养。

不过看她穿着带补丁的衣裳,青璃都觉得刺眼,自家已经没人这么穿了,连大伯一家都做了好几身新衣裳,自家的下人出去还穿这种,也是丢她的脸。

“二妮,你会不会做衣裳?”

家里最近事多,娘刘氏还在忙活李伯母的丧事,又要看铺子,崔奶奶和张大娘每天都不得闲,没时间做衣裳。

“我会,以前和娘学过,我们那边很小都要学女红的。”

“那敢情好,家里的布料很多,你挑厚实的自己做衣裳吧。”

青璃看到二妮低垂着眼帘,话中带着淡淡的失落,心里也幽幽的叹口气,无论在什么时候,没娘的娃都是很可怜的,李墨轩是,林风澈是,二妮也是。

“四小姐,不用的,这身衣裳已经很好了!”

二妮一听要给她做新衣裳,立刻抬起头,眼里带着不解,新衣裳,在她的印象里只有小的时候过年才穿过,后来都是捡娘剩下的,改小一些就可以穿。

“这身带着补丁,跟着我出门很丢人的,你自己得空做上两套,换着穿。”

镇上的人比村里的要势力的多,家里都是能请得起下人,还让下人穿带着补丁衣裳,这也不像话,显得她家很抠门小气。

早饭张大娘和崔奶奶做了卷饼,炒了几个素菜,配上每人一大碗的粥,热乎还管饱,吃过饭以后,二堂哥莫子华不放心,得去看着青璃家盖房子的进度,大伯留下来等着大伯娘和莫子冬。

时辰还早,爹莫如湖觉得身体还算硬朗,拿着王老汉和二妮的卖身契去衙门上档子,娘刘氏带着二姐青蔷要到李墨轩家看看,然后让大哥带着去看铺子,堂姐青菊等会还要接待医女,只有她一个闲人。

因为今儿大伯娘带着大堂哥回来,奶从早上就开始念叨,张大娘已经和崔奶奶一起去集市上采买,要多做几个菜,因为亲事成了,也要庆祝一下。

“二妮,你不用跟着我,布料我都给你了,你趁着现在没什么事赶紧把衣裳做了。”

青璃马上就要出门给淳于魔头送早饭,也不想身后有这么一个尾巴,找了点借口就打发二妮。

“四小姐,我可以晚上做的,这样不耽误事。”

这大户人家的丫鬟不都是要伺候主子的,哪能像她大白天的自己做衣裳穿,显得太不懂事,爷爷教育她说以后就是莫家的丫鬟,要事事以主人为先。

“你快点做吧,不然我怎么带你出门。”

青璃指了指二妮身上的衣裳,说道,“你虽是穿了我的,但是你腿稍微长些,裤子还有点短,还有鞋,做的话来不及,我去给你和你爷爷买上几双现成的。”

见二妮又要感动的掉眼泪,青璃连忙摆手,说了几句,赶紧晃悠出家门。

大清早有不少店铺还没开门,卖早饭的只有外面的小摊子,有菜肉包子,花卷馒头,馄饨各种热汤的面条,水饺,还有豆腐花,油饼,青璃是想买上一碗热汤面,但是还要准备碗和食盒,太麻烦,所以她只买了几个包子。

去赁住小院的路上,青璃就祈祷能得到一个惊喜,她一开门,发现淳于魔头已经离开,那样的话她一定要买上两挂鞭炮,去去晦气,顺便庆祝一下。

小院的院门虚掩,里面静悄悄的,青璃打开了门,在院子咳嗽了一下,这才进屋,淳于谙坐在椅子上正闭目养神,看到进来,漫不经心的扫了她一眼。

“这个是早饭,因为在家里不方便,给你买了包子。”青璃说着,把手中的油纸包放到桌上,“这里面有肉的,还有大白菜的,萝卜的一共三种,每样都买了两个,应该够吃。”

“喝粥。”

“啊?”

青璃没明白淳于魔头的意思,“有卖粥的,可是需要碗,要不我出去买上一碗?”

“你做。”

淳于谙看了青璃一眼,他对食物其实很挑剔,本人也有严重洁癖,别人用过的碗筷不管洗的多干净他都不愿意在用,所以很少去酒楼吃饭,家里人都知道他对这方面要求相当苛刻,吃饭也从不用丫鬟伺候,青璃做的饭菜虽然粗糙,味道是很好的,昨天的鸡汤一锅全部进了他的肚子。

“我做?”

青璃瞪大了双眼,片刻才反应过来,淳于魔头是对她买的早饭不满意,天啊,她昨天还觉得他不挑食好养活,今天就被彻底的打脸,以后绝对不能轻易下结论。

“咳咳,那好吧,只要粥?”

“玉米饼,再加上两个菜。”

第一次在青璃家的小院,就吃到了玉米饼,这种粗糙的粮食还是他第一次吃,从小到大都是吃的精米细面,偶尔换换口味,玉米饼香甜,吃了意犹未尽。

青璃翻了个白眼,心里默默的骂了淳于魔头几句,吃白面包子还不行,非要吃粥配着玉米饼,这是大户人家的少爷没见过小老百姓的吃食觉得新鲜?还要再加上两个菜,咸菜行不行?

好吧,赖着不走的人总是有道理的,青璃认命的点头,然后和淳于魔头打了招呼,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她要出门采买。

这个时间店铺都没开张,她只能去集市上转悠,还要祈祷不会碰到娘和二姐,空间里除了原本的米面,一些蔬菜,上次采买的肉食,点心全部都用光,也要买上一些做存货。

“主人,我醒了,你现在周围乱七八糟声音,你在集市呢?”

空间里,小灵才睡起来,它跑到灵泉池子里喝了不少水,把池水当成镜子照了照,这两天为了看着那个淳于魔头,一直没睡觉,看着身上的毛都暗淡不少,肚子也要瘪没了,主人应该好好犒劳它一下。

“恩,来买东西的。”

空间里米面蔬菜都不缺,青璃要买鸡蛋,再买点肉,其实要是有卖腊肉的更好,到时候切了直接炒菜也很香。

“主人,你多买两只**,我想喝鸡汤。”

“鸡汤?还要吃鸡肉吧。”

青璃一脸黑线,原本小灵也是很好养活的,吃点空间的白米,喝点灵泉水就行,最多再加上点果子,现在咋也学的这么挑剔,开口点名就是鸡汤。

青璃是看到有卖鸡的,但是没有杀完的鸡,买了之后要杀死,热水脱毛,还要掏出内脏,很麻烦,上次她买鸡是找专门的人帮着杀好的,为了图省事多掏了十文钱。

“恩恩,主人,我吃饱喝足才有力气去帮你找那个方脸儿和桃花眼。难道你没看出来我这两天都瘦了一圈吗,下巴都尖了!”

小灵在空间里扑扇着翅膀蹦跶,还不停的撒娇卖萌,“我这种憔悴,是用祛疤膏都难以弥补的。”

“祛疤膏不能弥补,脱毛膏可以。”

青璃用内视鄙视的看了一眼蹦跶正欢的小灵,真想一巴掌拍下去,这扁毛畜生什么时候学会讽刺人了,不就是说她脸上有疤痕这事,现在用神医给的祛疤膏,已经好上很多,只有浅浅的印子,要是能擦上一层厚粉,应该都看不出来。

“给你用脱毛膏,然后等着你的毛新长出来,就会比现在顺滑,还能有光泽。”

青璃坏心的忽悠小灵,只不过小灵学的太精,一听脱毛就跑的远远的,那鸟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乌鸡眼里也带着控诉,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最后青璃还是买了两只大公鸡,让卖鸡的人帮着杀掉脱毛,省的买活的在空间乱窜,又象征性的买了一些鸡蛋和肉,她要尽快回去给淳于魔头做早饭,顺便晚饭一起做上,今儿大伯娘带着大堂哥回来,家里人应该都会早早的回家。

“小璃!”

青璃听到又人叫他,急忙回头,定睛一看,“呀?狗蛋哥,你来赶集吗?”

狗蛋生的高大壮实,带着憨厚的笑,每次说话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摸头,他左右看了一下,奇怪地问,“我听说你家搬到镇上,怎么就你自己来买东西,莫三叔和三婶呢?”

“我爹娘忙,所以让我跑腿的。”

青璃说着,在狗蛋的眼里看到一抹失望之色,他这个人直接,也藏不住心眼,每次见到二姐青蔷都紧张,说话有时候还磕巴,憋的脸通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害羞。

“哦,你拿这么多东西,不如我帮你送回去吧。”

狗蛋搓了搓手,显得很殷勤,很可能是想见自家二姐一面,青璃对他的印象还可以,总体评价就是,是个老实人。王大娘在他家的隔壁,家里有牛车,在村里就算殷实人家,如果自家不是现在这个条件,二姐嫁过去真是不错的选择。

“这个……”

遇见熟人就是麻烦,面对面带着希望的狗蛋,青璃真的不忍心拒绝,她一个小丫头也不能挑明了说,再说自家二姐应该对他没意思。

“狗蛋哥,我现在不回家,买完东西要给一个相熟的亲戚送去。”

青璃绞尽脑汁也只想到这么一个不算借口的借口,有时候注定没有结果的事,就不能给人希望,因为不拒绝有时候才是残忍,这古代最是讲究门当户对,高门嫁女,一般都要找比自家条件好的人家,爹娘应该不会想着高攀,但是关键要二姐喜欢。

“这样啊,那小璃你注意一些。”

狗蛋低着头,搓了搓手,看上去手足无措,他想说什么,但是又欲言又止。

“我家房子盖好,我们就回村。”

青璃和狗蛋道别,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让狗蛋瞬间就挺直了腰板,精神不少,脸上又重现笑意。

拎着两个大篮子回到赁住的小院,青璃把东西放到灶间,然后发现家里没了柴火,只有一些木头板子堆放在院中,熬鸡汤煮粥都很费柴火,只剩下点散碎的不够用。

“喂!”

青璃走进屋子,看到淳于谙还是刚才那个姿势,坐的身子笔直,闭着双眼,剑就放在桌上,时刻保持警觉。

“家里没有柴火,需要劈柴,我人小拿不动斧头。”

劈柴这事有现成的苦力,青璃可不要做,把这事全部推给淳于魔头。

“那你是怎么拿得动银子的?”

淳于谙只是坐在那里,气场就强大到让人不能忽视,好像这屋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陪衬,他说过话之后,嘴唇立刻又抿成一条冷酷的唇线。

“我拿银票。”

青璃装傻,她知道淳于魔头说的那天晚上在许府的事,时间地点都很巧合,她又在许府里逃跑,淳于谙有理由相信是她偷走银子。

淳于谙淡淡的看了青璃一眼,眸光深邃,片刻之中他站起身,来到院中,青璃跟在他身后,只来及看到他满天飞舞的刀剑的残影,从他的动作透过黑衣看到很多紧绷肌肉线条,这一幕快的让她不敢直视。

“好了。”

青璃捡起散落的柴火,基本大小一致,切口处整齐,原来的整块木板瞬间就成了柴火,淳于魔头的刀工真不弱。

有柴火,有食材,青璃很快做好了早饭,一锅大米粥,一盆玉米饼,炒了一盘鸡蛋,配一碟加了芝麻油的小咸菜,凑合两个菜,端给淳于魔头。

“晚上吃什么?我晚上不能出来,做好温在锅里。”

这淳于魔头真难伺候,青璃有些抓狂,真想早早打发了他,现在每天看到他真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随便做上三个菜吧。”

淳于谙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他慢条斯理的喝粥吃着饼子,等到一顿饭结束之后,还用水洗手漱口,等一些列动作完成,才回了青璃一句。

随便做上三哥菜,果然是有钱人家出来的,不知道百姓疾苦,一个人能吃三个菜也不嫌浪费?青璃决定做上一个土豆丝,一个红烧肉,剩下的用一盘酸辣萝卜条顶。

因为买菜耽搁,眼瞅着要到晌午,青璃着急回家,手上加快进度,把五花肉切成大块,放到水里洗了又洗,然后搁在锅里用大火爆炒,等到肥肉炒出了油花,再加上水炖,里面放了一块姜和八角,佐料简单,等到肉炖的软烂,里面没汤的时候在放上少量的盐和酱油,加上白糖上色。炒土豆丝比较简单,毫无技术含量,炒熟就行。

“明天早点来,还有,我还需要几身衣物。”

淳于谙基本每天都要换一次衣裳,穿了过夜的衣裳总会觉得身上有不少的灰尘,不太舒服。

“好。”

青璃已经没脾气了,又耐着性子问问淳于大爷有没有别的要求,见他摇头,这才如释负重的跑出门去,生怕被他叫住。

“小灵,鸡汤我没时间炖,先欠着,我一会给你买点酱肉怎么样?或者鸡腿?”

青璃用意念联系空间中的小灵,略带着讨好,赶紧去把方脸和桃花眼找回来吧,然后他们就能回京城了,她发现淳于魔头冷硬的外表下有一颗傲娇的心,真是难伺候的很!

“都要可不可以?”

“好。”

银子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青璃无视小灵的趁火打劫,在路过熟食店的时候买了不少酱肉,还买了两只熏鸡,几只鸭腿,熏鸡就拿回家去,晚上做个加餐。

“主人,你要给我准备一个漂亮的盒子。”

空间里,小灵正对着掉落的一根羽毛叹息,乌鸡眼中带着落寞,它用爪子抓着那根羽毛左看右看,就是舍不得丢掉。

“要盒子干嘛?”

空间里除了珠宝,最多的就是装珠宝的盒子,很多都是珍贵木材做的,上面不是雕花就是镶嵌宝石,美的不得了,青璃都舍不得拿出来,让人看见可是会眼红的。

“我要装我掉落的羽毛,留个纪念。”

“你脱毛?可是我也没给你用脱毛膏啊!”

青璃趁机内视了一下空间,看到小灵正对着一根羽毛,眼里带着沉痛,那表情就好像遭遇天大的打击,一蹶不振。

“都是主人把那个淳于魔头放进空间,我太累,才会这样的,我们灵兽的羽毛……”

“好好好,空间里的珠宝盒子你随便挑,看上哪个都行。”

每次小灵提这事,青璃都觉得理亏,这种小要求不过分,完全可以满足。她回家的路上路过鞋店的时候还按照王老汉和二妮的尺码各买了两双,他们两个的鞋前面都破了洞,家里最近事情杂,也顾不过来。

“四小姐,您回来了!”

“恩,张伯,我大伯娘回来了吗?”

“还没有。”

家里静悄悄的,除了堂姐莫青菊坐在树下的板凳上绣着花,小弟子喜和东娃围在她旁边看,爷奶都在歇晌。

“小妹,你咋才回来,去轩子哥那了?”

青璃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含糊的点头,子喜看到青璃回来,迅速的跑上前围在她左右,用手拉着她的衣摆说道,“四姐,我和东娃哥说咱村里的事,他说村里比镇上好,因为村里玩的地方多。”

“那小弟你喜欢在村里还是镇上?”

青璃摸摸子喜的头,最近都是爹爹带着他和东娃一起识字,不像以前那么粘着她,她还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镇上吧。”

小子喜想了一下,才道,“在镇上有爹,有大哥和三哥,能在一起。”

以前在村里的时候,爹大哥和三哥在镇上,一家人十天半个月才能团圆一次,小子喜也是想家人的。

“四小姐,菊小姐。”

二妮从屋子出来,她现在暂时和崔奶奶住一间屋子,一上午的时间都在裁剪布料,想了又想才敢下剪子,就怕糟蹋了好布料,这么细软的棉布,她都没穿过,青璃还给她一匹白色的细棉布,留着做亵衣亵裤。

“恩,这个是给你买的鞋,这个是给你爷爷的,你去试试,让后也给他送过去。”

青璃说着,把布包递给二妮说道,“你看你鞋面上都是补丁,纳鞋底时间太久,就买了现成的。”

二妮接过鞋,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从来没有被这么重视过,就算以前有爹娘在,什么也都是可着她的哥哥的,到她那里所剩无几,这才来青璃家里一天,不但有了新衣裳新鞋,还能吃到肉,虽然卖身做了下人,但是主家并没有人看低她,相反还处处照顾,她真不知道怎么报答。

“四小姐,我……”

“你不用说了,你看我们家的下人都是这个待遇,只要你能守住本分。”

该说还要说,青璃抓住机会教育了二妮几句,她自己编出几条家规,无非就是要勤快,不多嘴多舌,守住下人的本分等等。

打发二妮去送鞋,堂姐莫青菊说了点医女带回来的消息,因为她也去方府给小寡妇赵氏看伤,听说伤的不轻,至少要在床上躺一个月,方老爷无视她的哭闹,这次是铁了心让李墨轩认祖归宗,必须把姓给改回来。

许府更是一团乱糟糟,翠纹那个得宠的丫鬟正和许夫人斗的凶狠,许老爷对翠纹这个新晋小妾宠爱的很,原本医女是去看许夫人的,半路被翠纹的人截了过去,说是想让医女帮着调养身子,想尽快为许老爷开枝散叶。

“就这些啊?翠纹不简单,这么快就占了上风啊。”

这个翠纹就应该加把劲,把这个小三上位的许夫人打倒,让她尝尝被小三的滋味,当年做过那么多的坏事,出来混的迟早都要还的,能平安活了这么多年已经是造化了。

“可翠纹这辈子都不能有孕,她以前好像被无意中灌过很多次的避子汤,许夫人对身边的丫鬟可防的紧呢。”

青璃对这些大户人家的阴私很腻歪,这之前没有一点苗头就成了许夫人的假想情敌,现在翠纹知道真相还不把许夫人恨到骨子里,她等着许府波澜再起。

青璃陪着堂姐练习了一会刺绣,前院就传来开大门的声音,她估计是大伯娘和大堂哥莫子冬回来了,大门开,这是让牛车进门。

果然过了片刻,大伯娘和大堂哥一脸喜意的进门,两人风尘仆仆的,看着却极其有精神。

“大哥,恭喜了!嫂子就快进门,我听说嫂子是个麻利人。”

莫青菊几天没看到娘和大哥,很高兴,站起身把二人迎进爷奶的正屋,二妮也跟着进去忙着端茶送水。

“是啊,你那未来嫂子不错,能做活,性子也好。”

大伯母大刘氏对付彩云很满意,奶一直都是听人传话,这次来了正主,也要好好打听一下。

“我知道那丫头人好,我就一直说,不能因为人家闺女不当地主小妾被人诋毁,咱就薄待人家,关键还是看冬子。”

奶笑的眯缝着眼睛,看了一眼莫子冬,他虽然表面看着大方,脸色还有些红,青璃想起小灵传来的八卦,什么大堂哥和付彩云在月夜下牵手,想想还挺浪漫。

“是啊,家里也想翻修屋子,等着娶新妇进门。”

大伯母大刘氏和奶报告情况,“原本付家想要在年后成亲,我合计这年后两个人也都十八,拖不起了,就定在年前,现在看来也有点赶,没几个月时间。”

“咱家不缺啥,就是等着修葺屋子。”

奶和大伯娘又在一起说了成亲要准备的物事,这付家条件太差,恐怕也拿不出什么嫁妆,大伯娘也不想委屈她,想自家贴补一些,至少把新房的家具都填上,按理说这床,衣柜,梳妆台等都是女方出的。

两个人正在闲聊,娘刘氏带着二姐青蔷也进了门,说起看铺子的事,大哥莫子归说的铺子离自家特别近,拐上几个弯儿就到,那位置真不错,左边是杂货铺子右边是粮铺,铺子前面不算大,也能摆几张桌子,后堂不错,院子不小,在后院也有小角门,都能进个牛车,院子里有水井,一共三间正屋还有两间库房,五百两银子出兑一点都不贵,要不是秦中人和自家相熟,这个便宜怎么也捡不到的。

家里正好有银两,今天付了订银,约好后日去衙门过户上档次,再结清余款。

明个是李墨轩的娘出殡的日子,刘氏要去帮忙,跟着棺椁回莫家村,她已经和族长说好了,把李氏安葬在莫家村,就因为这个还没少送礼,最后族长才勉强答应。

“三弟妹,你家咋又多了一个丫头呢?”

大伯母刚才一直和奶说着大堂哥的亲事,过后才反应过来一直给她倒茶水的丫头有些眼生,等着二妮去灶间沏茶,这才问出口。

“这还不是孩子爹好心……”

娘刘氏把王老汉和二妮的事说了一遍,大伯娘点头赞道,“这好人有好报,福气在后头呢,以后开了饭铺也是需要人帮忙的,有死契下人更放心。”

“是啊,要不咱们庄户人家的,被人称作夫人,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慢慢就习惯了,我也希望人家称呼我夫人呢!”

大伯娘和娘打趣,逗的奶一直笑个不停,莫子冬对饭铺的事很上心,问了地点之后也觉得不错,自家不是开大酒楼,就是卖上一些小菜,也可以打包带回去,卖给学堂的学子还有周边的殷实人家,这镇上食堂做的东西及其难吃,青璃三哥就经常抱怨,很多读书的都是有钱的人家,平日也经常下馆子的。

冬天青菜的种类少,自家就以肉为主,烧烤也是很好的选择,但是那东西容易凉,不如做上点炖肉,鱼汤,热乎着吃了也暖胃。青璃家里后院的池子鱼产量太多,张大娘时常去看,池子里黑压压的一片都是鱼,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越长越大,现在家里吃鱼直接拿网一捞,很方便。

“还要采买一些烈酒,冬日里过路人都会喝一杯。”

小凤县的冬天绝对是滴水成冰的,能在外面晃悠的有不少都是过路人,喝点烈酒身子才暖和,不然还真的不能抵抗这种严寒,青璃已经打算好如何猫冬,到时候家里有火炕她就不下来了,还要准备点炭盆取暖,晚上就进到空间。

“咱铺子在年前未必能开上。”

现在家里盖房,莫子冬还要成亲,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琐事,家里人都腾不出来工夫,这铺子也要重新翻修一下,后院也要整理,厨娘还没有请,很多事情还要做。

“等老二一家从凤阳城回来再商量,前几天老三媳妇说在镇上遇见咱们在凤阳城的同村,已经托他带了口信,不然的话冬子要成亲也要去凤阳城采买,顺便捎信也成。”

青璃二伯娘就是灶上人,做菜手艺不错,有她在就不用请厨娘,这个小铺子集合一家人的心血,生意一定要红火才行。

------题外话------

加快进度,(^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