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89章 突变

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又坐在一起,张大娘看到娘刘氏和二姐青蔷赶回来,带着一脸的喜气,就知道莫子冬的亲事这是成了,不用等奶吩咐,就多加了几个菜。

上次赵晚春从和悦楼给青璃她们叫了一桌子的席面,这里面就有一道招牌菜酱香肘花,张大娘尝过之后也赞叹,说是和悦楼这道菜在凤阳城都是小有名气的,只是之前没机会吃,吃过之后琢磨下味道,加上青璃提供的佐料,也自己做上一回,没想到很成功,色泽鲜亮,肥而不腻,几乎入口即化,得到全家人的赞赏,这一大盘的肘花,才上桌不久,就被吃光光。

因为莫子冬的亲事有了眉目,这饭桌上,奶就没断了话,不停的问娘定亲都准备了什么,说是怕银子带的不够,去的时候只是说相看,没想到这么顺利。这可是莫家长孙成亲,也是近年来的第一件喜事,一定要重视,家里的房子也要重新的翻修,不然这冬日里大雪压了房顶,可是要受罪的。

“娘,你放心,咱家东西准备的全乎,这布料首饰,糕饼茶叶,几坛子酒,还有鸡鸭鱼肉都有,这就是在村里,也是头一份的,把老付家激动的不得了,没想到咱能这么对待他们闺女。”

刘氏一边吃饭,一边和众人说起提亲的情况,当天提亲,地主家的家丁还闹了一次,最后看没有作用,这才又灰溜溜的走人。

“我就是想着,闺女性子好,这远嫁也不容易,咱得多体谅一些,这成亲的银钱,老大家是攒出来的,我们两个老的也有一点点的压箱底,虽然少,却也不偏心,你们这几个男娃娶媳妇儿,我就一人给上一点,算是尽心。”

奶李氏和爷爷对看一眼,在饭桌上把事情都说了个明白,虽然老三家条件好,不会惦记那么点银钱,但是做爹娘的也得一碗水端平了。

“娘,看你说的,这冬子也是我侄子,我这当叔叔的也得尽心,翻修房子的银钱就我们家来出,正好回村里,你们和大哥一起住的话也能舒服些。大哥家房子前两年才修过,左右不过就是外层重新的涂抹一下,顶上换上新瓦片,里面也抹一些白灰,置办几样新家具,再把窗户纸重新的糊好。”

自己家住了青砖瓦房,大哥家还住破屋烂院,莫如湖也不是很舒服,旧年大哥大嫂为了供自己念秀才可是吃了不少苦,都没有一句怨言,就是帮大哥家重新盖房都使得,只是看日子有些来不及。

“这亲事定在十二月十八,这要赶上大雪,恐怕都进不去村。”

爷爷也说了一句,家里人是真着急,按理说定在腊月里成亲的不多,因为这边天气太冷,要是赶上大雪,有半尺深,马车都不是很好进村,所以一般在腊月之前,村民们都采买完毕,把家里过年吃的肉食都准备好,放在外头的大缸里,能保存一个冬天。

“大嫂心急,想着赶在年前让冬子成亲,开年就十八岁了,也不想拖着,找人算了下,这几个月就这么一天好日子。”

刘氏解释着,最近黄道吉日太少,就九月十五是,可是这成亲是大事,不能这么匆忙,该有的,该准备的都得有,不能因为自家急就亏待人家闺女。

“这满打满算也就三个月时间,咱家该准备的太多,本来应该是我们老的去操心,这老胳膊老腿的还动弹不得,越发的娇贵,老三媳妇,可是辛苦你了。”

奶李氏说的很诚恳,绝非场面话,对自己的儿媳,她是心存感激的,这么多年在家里任劳任怨,又孝敬老人,这村里都找不出几个来,说到莫秀才的娘子,人人都竖起大拇指,她每次听到也是不住点头,心里乐开了花。

“娘啊,你就不用操心,这孙媳妇娶进门,管保满意。”

刘氏和二姐青蔷一大早就赶路,现在饿的饥肠辘辘的,每个人都吃了两碗米饭,奶又问了一些刘氏娘家的情况,知道那边二老身体都好,也就放下了心。说是等家里房子盖好,也请亲家过来常住段时间,也来享享女儿的福。

“娘,我走这几天,咱家没啥事吧。”

实际上,刘氏也不放心,这孩子爹身体还病着,也怕万一有什么意外情况,她又不在,照顾不到,所以娘家那边解决的差不多,就赶紧带着莫青蔷往回赶。

青璃一边吃饭,一边分心听着众人聊天,见娘亲这么问,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想打岔把这个话题圆过去,但是显然,奶比她回答的更快。

“咱家是没大事,但是村里有啊,你家的邻居刘家可是出了大事,就是那个刘木匠家。”

“他家能出啥事啊?”

刘氏很惊讶,连忙追问,而二姐青蔷也竖起耳朵,等待奶回答。

“这,这可从哪说起的好,就是前段时间,传闻镇上许家闹了鬼,许家少爷受了惊吓高烧不退。”

“这我知道,不就是许家烧死了一个丫鬟,听说是被许猪头踩死的,所以冤魂回来索命,许猪头吓的三魂丢了七魄,这都是报应,和刘家有什么关系,八竿子也打不着啊?”

莫青蔷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刘家谁和许家沾边,就算是刘大牛在镇上打铁铺子上工,也挨不上许家吧,更别提这个许猪头。

“唉,是挨不上边,可是这许家少爷被传说要不行了,许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许老爷许夫人着急,就找人来算,说是要找个六月初六辰时生的丫头冲喜,这哪那么好找的。”

奶叹了一口气,莫青蔷立刻反应过来,声音也提高了好几度,有些尖利地问,“所以这是找上了小花?”

“唉,也是个苦命的丫头。”

见奶点头,莫青蔷瞪大了双眼,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瞪了青璃一眼,问道,“选了哪天?”

“就是昨个,九月十五。”

“这么说,小花嫁了许猪头?可是小花才十一岁啊!”

青璃见二姐尖叫,用手揉揉太阳穴,就知道瞒不过去,到底也是来了,这还不知道这么解释,二姐肯定会怪她隐瞒的。

“咳咳,二姐,你先别急啊。”

青璃狗腿的给莫青蔷倒了一杯水,然后道,“小花姐家里本来不同意的,但是许家让官差抓了大牛哥威胁,不过好人有好命,小花姐在出嫁那天跑了,刘家全部都跟着搬走。”

“昨天你回村了?”

“恩,和大哥回去的,小花姐还托我带给你她编的络子,说是你一直想要大一些的挂在墙头,我也把你攒的绢花和一些小玩意给她,算是留纪念。”

出乎意料,二姐没有发飙,只是忍了忍眼泪,还摸摸青璃的头,“小妹,你做的好。”

刘氏也跟着感叹了几句,真是世事无常,祸从天降,原本好好的孩子爹,也不是被许家的马车踩成这样,这身体啊,表面上看着没问题,内里还是亏损了的,这许家这么作孽,早就该得到报应。

饭后,青璃被二姐直接拉到后院,又详细的问了问刘小花的情况,这次二姐终于没控制住,眼泪也哗哗的流下来,她就这么一个相处的好的小姐妹,刘小花是个老实人,两个人有什么说什么,经常坐在一起幻想以后的生活,还说尽量嫁到一个村,那样以后也可以时常的走动。

刘小花不小气,有什么自己用的好的都会拿过来一份,她在家里是最小的,也挺受宠,得了好吃的也会来,次次不忘了青璃,现在她遭遇这种事,当时还不一定多害怕多绝望,这种时候,就算她莫青蔷不能宰了许猪头,不能做什么,至少也能和她抱着一起哭,能为她分担一点痛苦。可惜,她不在,就这么错过和刘小花见面的机会,她去了京城,这路途千里,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交集。

“二姐,小花姐他们去了京城或许能过上好日子呢,一家子手艺人,就算没有地,也能过的下去。”

青璃见二姐哭的伤心,赶忙劝了又劝。在她的印象里,二姐是坚强的,要是受了气直接都能取菜刀拼命,这么哭的次数不多。

“我知道,我就是想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莫青蔷说着,拿着帕子擦了擦眼泪,好在小妹送过去她攒下的东西,留个纪念也好,这样小花才不会忘了她,忘了她们曾经一起快乐的日子,一起洗衣服,一起去山上采蘑菇木耳,一起打络子……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刘小花和家人去了京城,或许比在莫家村过的好,青璃看二姐哭的凄凉,打趣说道,“二姐,这京城达官贵人多的很,小花姐没准在街上走,就被贵人看中做了媳妇儿呢。”

“你这个丫头,胡想些什么,贵人是那么好遇见的?”

莫青蔷擦了擦眼泪,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被青璃劝说了几句,也宽心了些,她就是希望刘小花生活的好,就算没冲喜嫁给许猪头,这被无赖许家盯上也会不好,走,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那咋不能,小花姐长的有福气,人家都说京城贵人多,一个牌匾掉下来砸到几个人,最小的不是七品官就是七品官的亲戚,这在天子脚下,说不定还有机会见到皇上。”

青璃见二姐情绪比刚才好了些,继续再接再厉,京城生活没有什么不好的,还可以见见世面,就不知道在北边生活久了,到那里会不会水土不服。

两姐妹说着话,莫青菊也端着茶水过来,又说了一些许家在冲喜那天发生的倒霉事,冲喜不成,许夫人被气的吐血。

“真是活该!”

听到这个消息,莫青蔷觉得格外的解气,还诅咒道,“这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早早的下了地狱最好!”

“对了二姐,你走这几天,可还发生一件事,怪盗一枝梅现身了!”

刚才莫青菊的一句话倒是提醒了青璃,刚才光顾着说伤心事,还有许宝珠丢了大脸的事没有提,于是又把肚兜,艳诗,许三不懂装懂闹出来的乌龙说了一遍。

“一枝梅干的好!哈哈,。”

莫青蔷止住了眼泪,说道,“就这名声想抱县丞的大腿,估计也是被嫌弃的。”

青璃撇嘴,想到小灵偷回来的书信,心里敲响了警钟,怎么才能让许宝珠不再打自家大哥的主意呢?除非许宝珠或者自家大哥成亲,不过以许宝珠那种不要脸的性格,还是让她成亲更靠谱,某种意义上,怪盗一枝梅虽然替青璃报仇,也给她找了麻烦,这不能给县丞做小妾,不是更盯着大哥不放。

莫青菊还是对付彩云好奇,所以二姐又转移了注意力说了一些付彩云的事,期间娘刘氏还担心二姐,在屋门口瞅了好几眼,见三姐妹聊天,也就没进来。这一聊到很晚,三姐妹各自洗漱,然后进屋睡觉。

离约定的时辰还早,青璃在空间里睡了一个时辰,然后又泡了个舒服的温泉,研究了一下功法,见时间差不多,这才出了空间。

屋外,黑绒布一样的天空挂着一轮显得清冷的明月,树枝被风吹的轻微的晃动,天越来越冷,这晚上的寒气很大,隐隐像披了一层雾气,诡异的很。

时辰太晚,镇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家家户户一片的漆黑,这个时候都在沉睡,通往学堂的路上,只留下青璃一个娇小的身影。

富顺很准时,看到青璃还在学堂旁边的大树下,地上放置一些麻袋,他帮着一一抬到牛车上。

去往城西贫民区的路上,富顺小声的和青璃聊天,“璃小姐,我爹娘和爷奶都让我感谢您,他们得了那么多的东西,还有药材,总觉得心里不安,我又没能帮到您多少忙。”

“那都不值什么,你好好干,以后能有更好的出路。”

这路太漆黑,牛车并不平稳,青璃的心里还有小小的紧张,如果再次碰到官差应该如何应对,这一次可以,两次在深夜碰到同一拨人,难免惹人怀疑。

“可是,我也没干啥,得了那么多的东西……”

“别这么说,你做的很好,富顺,轩子哥应该都和你说的清楚,只要你能一如既往,我和我们家都不会亏待你。”

青璃说的一本正经,其实说白了,主要是给她办事,自己家里无非就是需要一个普通的车夫,谁都可以做,可是做青璃的下人,不是那么简单的,第一点就是不能多嘴多舌,这是本分。

富顺心里明白,也没有多说,心里却下定决心办好差事,不能问的坚决不问,管好嘴。

很快就到了上次那个地方,这次一路上很顺利,但是青璃还是怕掉以轻心,就和富顺说还是在上次的屋子等一宿,天亮在回去,原来的李墨轩母子住的小院虽然没人住,但是打扫的还算干净,屋里有被褥,这种寒冷的天气有个歇脚的地方不会被冻到。

看到富顺走远,青璃这才拿出铃铛,轻轻摇晃了几下,这次黑衣人比上次更利落,悄无声息的抗走了药材。

“小丫头,跟我过去一趟。”

青璃就知道马上回家不现实,这不,方脸侍卫又出现,她只好认命的跟在后头跑,好在最近功法没耽误,轻身术使用的不错,已经能跟上方脸的速度,并不觉得多累。

方脸侍卫在前面跑,却有些心惊,他为了测试青璃,中间偷偷提速了好几次,青璃都是紧紧的跟着他,中间的距离不远不近。

“呜呜呜,小丫头,你可来了,赶紧给我做饭啊,我快饿死了,人家还受伤呢,小谙谙都不给吃的,饿的我头晕眼花,我想吃肉。”

房间对面的树下放置了一个躺椅,白若尘正半靠在上面,身上还盖着一床薄被,他露出的手臂缠着厚厚的白布,看来小灵说的在许府受伤的黑衣人就有他一个。

“让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来做饭吧?”

青璃指着自己的鼻子,眼里流露出不可置信,这是什么逻辑!

“不是我。”

青璃听着声音忘过去,月夜下,淳于谙还是一身利落的黑衣,黑发用一条黑色的丝带束在脑后,他单手提剑,整个人散发着和他的剑一样冰冷的气质,如利刀雕刻而成的五官,薄唇好看的抿着,深邃的看不到底的黑眸没有任何的情绪。

青璃撇嘴,这淳于魔头是黑色控吗,这见面几次,从来没换过颜色,好好的人,这么穿硬是老气了好几岁,看着像一个饱经风霜洗礼的人,身上还带着一种煞气,这让她想起在茶棚碰到的蓝衣人,同样有强大的气场,只不过人家是贵气多些。

“哇哇哇,小谙谙,是你说让我叫人做的,我能叫谁啊,你干嘛不承认?”

白若尘说着,假装抹着眼泪装委屈,时不时的还假装偷看一眼淳于谙和青璃,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这桃花眼是傻鸟流落在民间的亲戚,动作都那么一致。

“你还是不饿。”

淳于谙看了一眼白若尘,说话简短而有力,实际上他的意思比较好理解,青璃翻译了一下,就是如果饿的话没有力气说这么多的废话。

这句话真的说到了点子上,白若尘立刻闭嘴,眼泪汪汪的看着青璃,还指了指受伤的手臂。

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做一顿饭也不是不可以,况且她已经跟过来,但是也不能这么容易,要为自己多谋求一点福利,所以她没有说话。

“咳咳,小丫头,我身上也没有什么,银子都给你了,还有两瓶药,一瓶是毁容用的,就是抹在脸上会长红疙瘩,但是药效只有几天,过后就会恢复,这只是引起过敏的一种药物,并不能真正毁容,还有一种就是迷药,粉状,只要闻到一点就会昏迷过去,至少几个时辰不会醒,对身体都无害的,别小看这瓶迷药,这是我研究了好几年的,只有这么一瓶,而且只有一点点,比那祛疤膏珍贵的多。”

白若尘说着,用没受伤的手从衣兜里掏出两个瓷瓶,眼巴巴的看着青璃。

“恩。”

青璃觉得桃花眼的性格不太靠谱,所以她转头去看淳于魔头,见他点了头,这才上前接过,揣到怀里,实际是用意念扔进了空间。

收了东西,青璃抓了方脸儿做壮丁,去厨房切菜,这方脸儿一脸的苦色,见自家少主竟然什么也没说,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进了厨房。

“我说方脸儿大叔,你那是切菜还是砍人脑袋,有你这么切的吗,你得一手扶着菜,一手切。”

青璃见到一根好好的黄瓜,被方脸侍卫躲成了块,赶紧指导他,本来是想用黄瓜片炒鸡蛋的。

方脸侍卫倒是很虚心,听了青璃的指导,也学会了切菜的基本姿势,但是就是每一刀下去都很用力,还是切的很厚重,最后她无奈地道,“切菜不用你,你还是来烧火吧!”

于是,片刻之中,厨房里冒起了黑烟,呛的青璃不停的咳嗽,让方脸当帮手真是一个错误!难怪桃花眼宁可饿着都不让他做饭,青璃很不给面子的直接把他撵了出去,隐约听见白若尘在外面的嘲笑声。

主食是一大锅的白米饭,青璃看到吊篮里有一条新鲜的五花肉,她做了一个红烧肉,一个黄瓜炒鸡蛋,一个肉末豆角,三个菜,两个灶轮着,也就约莫不到半个时辰。

“饿啊,这几天都没有吃好,还好没放辣椒。”

白若尘此时的动作真看不出身上有伤,他快速的坐到桌子上,淳于谙没理他,自己盛了一碗饭。

“啊,小谙谙,你没说你饿啊,你怎么能和我抢?”

白若尘一脸惊讶的看着淳于谙,说道,“肉是我的,是我的,你少吃点,哎呀,你怎么开始吃上了,也不等等我!”

白若尘见淳于谙已经从容的夹菜,他也飞快的盛好饭,坐下来开始吃,一边吃一边还夸道,“小丫头手艺不错,我下次还找你,也不算白费我那两瓶神药。”

“小丫头,你那酱肉和大饼哪里买的?还有鸡腿,真好吃!”

“我都想吃好几天了,但是白天又不太出门,你知道我这容貌,天生就英俊潇洒,这到哪里都有大姑娘小媳妇盯着我看,真真是太惹眼了些。”

“我要是长成方脸儿那样,或许就能上街买肉吃。”

白若尘一边吃,还拉着青璃说个不停,但是吃的速度丝毫不慢。

“闭嘴。”

食不言寝不语是大家族从小吃饭的习惯,就算闲聊几句,嘴里也是不能有食物的,这是基本的礼貌,正不巧淳于谙有洁癖,他忍受不了白若尘的聒噪,终于说了一句。

“小谙谙,你让人家把话说完,这不上不下的很难受啊。”

“三。”

见淳于谙又开始倒数,白若尘识相的闭嘴,又低头继续,青璃见二人吃上了饭,不远处还站了几个黑衣的侍卫,这里应该没她的事,她把脸上蒙了一个面巾,准备回家睡觉。

就在这么一个瞬间,四面八方突然涌现不少的黑衣人,他们手里都握着明晃晃的刀,在这死寂的深夜,显得格外的阴森。

白若尘放下筷子,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姿态,只是桃花眼里多了一抹神采,他不住的摇头说道,“就不能晚点进来?这饭还没吃完,小丫头做的红烧肉真好吃的紧,恐怕要浪费了。”

淳于谙飞快的站起身,黑夜里,他的眼眸如黑曜石一般耀眼,闪着凛然的英睿之气,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眸,配在一张宛如雕琢般的深邃轮廓的英俊脸庞上,更显得气势逼人,充满了危险性。

这些冲新来的黑衣人仿佛都和说好了一样,一起朝着桃花眼和淳于魔头围了过来,正在他们不远处的青璃满头的黑线,她这是又得罪了何方神圣,原本以为今天会顺利,谁想到突然出现更大的危机!

“过来,到我身边!”

淳于谙看着青璃说了一句,但是她假装听不见,这种时候淳于魔头就是被围攻的炮灰,她要是和她在同一战壕,明显不可取。

院子里,刀剑碰撞的清脆响声格外的清晰,黑衣人化为一条条凌厉的黑影,毒舌一般向几个人劈头砍来,青璃也不能避免,她手里没有家伙,只得从桌子上扔过去一个碗,又用了精神攻击才险险的躲过一个黑衣人的攻击,气的她想骂人,这冤有头债有主,淳于魔头和桃花眼都在,来欺负她这么一个手无寸铁的小丫头,这像话吗。

“靠!”

青璃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这些黑衣人根本是见到不是同类就砍,她转身想跑才发现后路已经被堵死,无奈之下,青璃掏出桃花眼给的瓷瓶倒了半天,只出来一点的迷药粉,只有一个黑衣人倒下,却有更多的黑衣人见到情况扑了过来!这是什么运气,又生生的成了被牵连的倒霉蛋。

黑衣人身形如鬼魅一般,招招狠毒,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就算身上被砍了刀口也毫不在意,就和机器人一样继续挥舞着刀剑,和淳于魔头的人厮杀在一起。

“小心!”

青璃正在溜号之中,白若尘喊了一句,电光石火之间,青璃的身后一个黑衣人突然跃起,从她的头顶上飞了过来,一把剑夹带着冷风,重重的向她胸口袭来,后面不远处还站着一个黑衣人,她已经来不及后退,马上这把剑就会穿心而过,除非进到空间,不然青璃可以想到自己的下场。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迅速上前,飞快的把青璃带入到怀里,用胳膊生生的挡下那一剑!

“淳于,你受伤了!”

白若尘愤怒之下连砍了两个黑衣人,可是还有更多的黑衣人围上来,招招狠毒,对方的人太多,若是这样下去,体力不支就更加凶险。

“少主,快走!您毒素未清,现在还受伤,快走!”

方脸正在和黑衣人厮杀,好不容易杀出来一条血路,分神一看,自家少主已经受了伤,胳膊被砍了一剑,正汩汩的冒血。他赶忙跳过去,为淳于谙掩护。

青璃闭上眼睛,自认倒霉,在这么一刹那,其实她是很到空间的,可是自己是活了,可以躲过此劫,家人怎么办?有这种绝世无双的神器,是谁都想占有的吧,她不能那么自私的让家人陷入危险之中,就算没有人知道空间的存在,也会把她当成妖怪烧死,死就死吧,或许醒来之后还能回到现代去。

“恩。”

听到一声不合时宜的闷哼,青璃迅速的睁开眼睛,此刻她已经在淳于谙的怀里,他的胳膊上往下滴淌的血,已经浸湿她半个衣袖。

“你怎么样?”

就算再笨,青璃也明白发生了什么,刚才的剑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的,她听到剑刺进皮肉的声音,可被刺的并不是她。

“没死。”

淳于谙的眼眸暗了暗,他抱着青璃迅速跳过了围墙,身后传来的厮杀声音更加惨烈。

青璃被抱在怀里,对刚才的差点丢了命心有余悸,想不到淳于魔头竟然能为她挡那一剑,说是感动吧,还有些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总之,她欠了他的,恐怕要还的。

“放我下来,我能跑。”

青璃轻轻的说了一句,这种情况,桃花眼和方脸儿应该抵挡不了多久,现在两个人必须远离这个地方,而且淳于魔头受了伤,还在流血,一路上的血滴就是最好的标志,能准确的找到两人。

这次淳于谙没有扔了她,把她放在地上,青璃心里绷着一根弦,却故作镇定地道,“有伤药吗?”

“没有。”

本来淳于谙有些伤药,但是白若尘受伤,都给了他,剩下青璃给的那部分都远远的运了出去。

“你没有我有!”

青璃顾不得那么多,从怀里掏出一个纸包,还是上次帮林风澈买伤药的时候剩下的止血药,抓了一把粉末直接都撒在刀口上,又撕下自己的衣摆,快速的帮助他包扎。

“小灵,小灵!”

“主人,外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空间里,小灵正急的团团转,它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但是青璃不在就看不到情况,又不敢随便出去,它刚才用意念竟然没有联系上青璃。

“小灵,这事说不清楚,你出来,看到血迹就帮我用土埋上,务必让别人看不出来!还有这血腥气,最好也能除掉!”

青璃这次是真着了急,她想不到别的办法,只能把要紧的事交给小灵来做,心里盘算要和淳于魔头逃到哪里。

太远的荒山野岭肯定不行,这血腥之气容易招惹野兽,再说淳于魔头受伤严重,恐怕也没有体力,要是近距离的,家里?那肯定不行,青璃想了又想,发现这条路就是去往学堂的地方。

“我们去哪里?”

“哇……”

淳于谙刚想回答青璃的问题,可是突然觉得胸闷,一口血就喷了出去,他的身体有些站立不稳,刚刚已经是他的极限。

“糟糕,你还中毒呢!”

青璃看到淳于谙嘴角的黑血,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毕竟救了她一命,她不能放任不管。

“去我家之前赁的小院!”

房子空着,到年底才到期,最近又没人住,青璃只能想到这么个地方,而且屋子里什么都有。

在青璃的搀扶之下,两个人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淳于谙再也挺不下去,失血过多加上之前的余毒未清,他又吐了一口血,直接的晕了过去。

“还真是重啊!”

青璃好不容易把淳于谙抬到爹爹原来的屋子的床上,探了下他的鼻息,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这才放下心来,她出去转了一圈,把院门锁好,门口附近的血迹也清理好。

这种时候,青璃不敢点灯,只能摸黑去找到木盆,注入一盆的灵泉水,然后借着屋外的月光,把刚刚包扎的伤口拆开,这伤药不算好,作用不大,血还是流个不停。

灵泉水擦拭过之后,感觉到这血流的稍微缓慢,按理说这么深的伤口应该用缝针,可是她不懂,手都在哆嗦,只能在空间搜寻着止血药,全部的抹上去。

咦?怎么裤子处还有湿痕,难不成是尿了裤子?青璃从空间里点了一根蜡烛,仔细一看,上面开了一个口子,原来他的腿也受了伤!

这部位在大腿处,还真是有些尴尬,青璃纠结了一下,还是用剪子剪开,想不到淳于魔头的身材这么好,双腿都是肌肉,小麦色的皮肤带着光泽,在往上她也不敢看。

这空间出品果真不凡,抹上之后,外面的血液就快速的凝结住,青璃在空间翻找出一条新的棉布,又给他的伤口包好,心里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窗外依然寂静,小灵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完成的怎么样,就目前看来还是安全的。

淳于魔头的呼吸渐渐的沉重,他的脸色苍白,皱着眉头,紧咬牙关,额头还带着汗珠,显然是在忍受疼痛的折磨。

罢了,这人虽然给她找了不少麻烦,但是关键时刻却救了她一命,正好空间里有那么多的解毒丹,也不知道有没有过期,青璃取了一粒,撬开他的牙齿,灌了水,强行送服。

“主人,血迹都掩盖好了。”

“你有没有看到在许家受伤的黑衣人?”

青璃知道小灵的识人本领,就是不知道桃花眼和方脸侍卫现在怎么样,在关键时刻,至少提醒了她,还掩护淳于魔头带她一起逃走,不管怎么说,这又是一份人情。

“主人,我顺着血迹找到了打斗的院子,来了不少的官差,看着都不像是镇上的,地上有不少黑衣人的尸体,他们在收尸,没有看到那个黑衣人的影子。”

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估计桃花眼和方脸儿应该还活着,这次突来的黑衣人和上次截杀桃花眼的应该是一伙,看着招式套路都是不要命的打法,完全有可能。

这次的突变让青璃越发明白自己的弱势,和普通人比她可能有无尽的优势,但是遇见凶残的死士,她就没有办法,还是因为她的功法修炼的不到家,就皇后手札上记载,精神攻击到大一定程度,只要看上一眼,千军万马在她面前都动弹不得,虽然觉得有些夸张,但是那种强大确实是让人向往的。

“主人,不好了,官差又在巡查,现在正挨家挨户敲门呢!”

“真是糟糕,这些官差应该又是找人,恐怕会对淳于魔头不利。”

青璃揉了揉发胀的额头,这一晚上发生太多的事,现在官差又巡查,她必须在检查到她家的时候回家,不然的话家里人恐怕比发现个黑衣人还要受惊吓。

“小灵,你先回来。”

青璃用灵泉水洗了脸,尽量让自己冷静,片刻之后,小灵回到空间,青璃问,“小灵,一般的药物对你有效果吗?”

“主人是什么意思?”

小灵扑扇几下翅膀,在空间里飞了一圈,乌鸡眼带着不解。

“就是比方迷药,对你有效果吗?”

“主人,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我可是灵兽,体质比人强的多,除非是神药,其他的当然没效果。”

小灵鄙视的看了青璃一眼,脸上带着得意,灵兽当然是最特别的存在。

“那就好。”

青璃点点头,把桃花眼给的药瓶打开,迷药粉直接扬了过去,小灵开始还笑嘻嘻的,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它就眼冒金星,直接四脚八叉的仰倒在地上。

“原来这是神药啊。”

青璃念叨了一句,刚才给黑衣人用上一点,现在所剩不多,为证明药效,只得找小灵做了试验。确定了药效,她把药粉给淳于谙鼻子上抹了一点点,感觉到瞬间他的呼吸都平稳不少,已经进入深度睡眠的状态。青璃把他直接移动到空间,然后把屋子打扫还原,这才回到家里。

刚换好了衣裳,门口处就传来大力的拍门声,青璃还揉了揉头发,装成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她在二姐的怀里,假装惊恐的看着乱翻的官差,神识早就进到空间,这次这么做完全是有风险的,她必须注意淳于魔头的情况,不过看到小灵还是那个姿势,睡的和死鸟一样,受了重伤的淳于魔头应该没那么快醒来。

------题外话------

拜谢几位娘娘赏赐的月票评价票,男主又出来露脸了,~(>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