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82章 冲喜

青璃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可是她始终觉得有险恶用心的人比鬼更可怕,许家着火之后,烧死了一个通房丫鬟翠珊,这没过几天,鬼怪马上就出来作祟,是不是太巧合了一些,她觉得这应该也是人为,许猪头的人命官司那么多,应该很多人盼望着他死。

“主人,你打算怎么办啊,这可没有几天的时间,不能真让刘小花嫁了吧,这胳膊可拧不过大腿,许家势大,你是没看到许家家丁那气势啊,进门骂骂咧咧的就开始砸东西,脚上踩着刘木匠给主人家雕刻的雕花大床,还拿起斧头都劈了个稀巴烂,主人……”

小灵见到青璃从二楼下来,立刻扇着翅膀迎了上去,一直不停的围在青璃身边咯咯咯的叫,就好像唐僧念的紧箍咒一样,青璃本来就没有想好,被她这么吵,更觉得烦,话说当初怎么就没觉得这只傻鸟还是个热心的话唠呢。

“我也没有想好,总之还有两三天,总会有办法的。”

青璃来到一楼的闺房,坐在梳妆台上照着铜镜,虽然照着脸上都黄黄的,但是疤痕还是那么明显,她拿出之前神医给的祛疤膏,涂抹在脸上,为了不显得太突兀,她都是从两边开始,现在疤痕明显的缩小,原本边缘浅显的疤,已经消失,皮肤也变得更细嫩,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全部消失的,这玩意儿真好用,要是再能有一瓶就更好了。

“主人不把这件事告诉大哥吗?主人的大哥好像和刘小花的大哥刘大牛关系不错吧?”

这只话唠的傻鸟对刘小花的事情很上心,也跟在青璃屁股后面问来问去,但是她没有告诉大哥的打算,这或许就是自私吧,刘小花的事她再关心也比不上自家大哥,以大哥和刘大牛的交情,或许真的会杀了许猪头,许猪头该死,可是她不想结果他性命的人是大哥,不想让他手上沾染鲜血。

“你让我想想再做决定。”

青璃实在被傻鸟吵的头疼,直接出了空间,关于怎么处置许猪头,顿时又没了主见。

这一夜青璃没有睡好,脑子中不停的冒出很多个想法,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否定,最后她什么也不知道的就迷迷糊糊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饭,青璃和堂姐吃的很沉默,奶奶李氏看到二人不对,还主动问起缘由,“璃丫头,菊丫头,你们俩今儿又是咋了,一直喝粥呢,这菜也没吃上两口,来吃个煮鸡蛋,咱家的鸡下的蛋都比镇上买的好吃。”

奶李氏说完,大哥莫子归也轻描淡写的看了青璃一眼,然后主动夹了个鸡蛋给她,但是并没有说话,三哥看到大哥的动作,也夹给莫青菊一个。

“大哥……”

青璃看着自家大哥欲言又止,有时候,她对大哥感觉到很心疼,有秘密,却不能说,或者是没有可以诉说的人,一直默默的保护着家人,为此应该放弃了很多东西,现在他好友刘大牛的妹妹刘小花遇见这样的事,她不主动说,还想着怎么隐瞒,或许自己觉得好的,并不是大哥想要的。

大哥一些事情好像都在掌控之中,每次都带着自信,她应该相信他能处理好,想到此,青璃就不才纠结,面上也比刚才好了几分。

“奶,我这是懒的,昨夜没太睡好,所以早上就没精神,一会儿接待医女的事就交给青菊堂姐。”

青璃说着,把已经剥好皮的鸡蛋用筷子在中间扎了一个洞,放在嘴里咬着吃,青菊堂姐嫌鸡蛋这么吃没有滋味,她都是沾着辣椒酱一起,配着清粥,小咸菜和花卷,这一顿早饭算是不错。

“大哥,你等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青璃看到大哥莫子归已经吃好,正准备回屋整理书箱,她快速的跑了几步跟了过去。

“恩,小妹,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这么白?”

莫子归的眼里快速的划过一抹关心之色,他拉着青璃坐在椅子上,耐心地道,“有什么要和大哥说的?”

“大哥,是许家的事,许家上次着火,许少爷用通房丫鬟垫脚想要逃出去,最后丫鬟没救出来,惨死。”

青璃这么说是想告诉大哥,不必为上次放火的事有什么负担,这翠珊说不定是被许猪头先踩死的,就许猪头那重量,绝对很有可能。

“这我听说了,然后呢?”

“然后许家少爷一直发烧,说是要找六月初六辰时生的女子冲喜才成,许家就找到了小花姐,还威胁三天之内必须嫁过去。”

青璃一口气把事情说完,然后抬眼仔细观察大哥脸上的神色,奇怪的是大哥并没有表现出惊奇,愤怒或者是不解,他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然后问道,“小妹,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

一句话,青璃大脑迅速当机,刚刚这些她纠结了一个晚上,堂姐莫青菊知道前半部分,但是找刘小花冲喜的事,堂姐还不知道,她却提前知道,这个不太好解释。

“是昨天,我去吉祥布庄回来,感到口渴就在茶棚……”

青璃把许家的家丁的行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然后说他们谈论冲喜的事情被听到,其中就提到了小花姐,是六月初六辰时生的,她说的这些都是转述许家家丁的话。

“恩,这样啊,那么我知道了,小妹不用担心。”

莫子归站起身,摸了摸青璃的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命运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是什么意思,是小花姐的命运就得嫁许猪头吗,还是说许猪头的命也要到此为止了?这模棱两可的话,青璃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的医女来的早一些,给奶针灸按摩之后又带来新的消息,说的就是许家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只是那个丫头才十一岁,正好是青璃家的同村,莫家村的,姓刘。

“难不成是刘小花?”

莫青菊睁大了眼睛,她只想到这么一个人选,因为莫家村外来户不是很多,其中这么大的丫头也只有青璃家的邻居刘小花一人。

这刘小花的爹娘都是厚道人,在村里人缘不错,加上又是个木匠有手艺活,还有人家的闺女已经看上了她哥哥刘大牛呢,想不到遇到这种倒霉的事,真是祸从天降。

“你们认识?那这闺女可要倒霉喽,这冲喜,冲好了还能过上好日子,但是许家那少爷什么人物,院子的通房小妾那么多,怎么能瞧得起村里出来的小丫头,还乳臭未干的,最多就是能吃上一口饱饭,要是许家少爷不幸一命呜呼,不还得说是这丫头克死的?这许家怎么能善罢甘休!”

这医女常年出入在大户人家,也有见识,一语就道破了其中的真相,无论冲喜成功与否,进了许宅就是去了半条命。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除非举家搬迁,躲的远远的。”

这是莫青菊唯一能想到的不算办法的办法,这样许家也没辙,只是刘家在这边生活了十多年,已经融入了莫家村,搬走真的是故土难离,再说这世道,能去哪生活,人生地不熟的,两眼摸黑。

“这倒是好主意。”

青璃认同的点点头,她不是古人,没有那种落叶归根,故土难离的情节,刘家虽然在村里生活的时间很久,但是毕竟是外来户,家里在村子没有田地,只有赁来的两亩薄田,刘木匠还会手艺活,家里有点资财,还不至于去别的地方就饿肚子,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为刘小花舍弃那么多。

“你这两个丫头说的轻巧,这故土难离,至于因为这么点事就全家逃离吗?虽说是冲喜,跳进了火坑,但是至少能保证家人无忧,这要是不从了许府,那许府的手段,啧啧……”

医女跟着感叹了很久,她还是这个时代女人的思想,男尊女卑,丫头是赔钱货,这年头卖了丫头换银子给儿子娶亲的有的是,一点也不稀奇,这也是刘家疼闺女,当个宝,不然也不能这么纠结,可是要涉及到儿子的利益,闺女也就成了被舍弃的对象。

青璃想了想,如果事情放到自己身上,要冲喜的是她的话,爹娘一定会放弃莫家村这片故土,带着她远离的。

医女又坐了一会这才离开,倒是青菊堂姐有些魂不守舍的,刘小花她也认识,虽然不算关系有多好吧,眼看她要掉进许家那种火坑,心里也不是滋味。

“小妹,你说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哪有啥办法,谁让咱们都是小门小户的,你也听说了,许家可是马上巴结到了新任的县令,这小凤县都能做主,别提一个小花姐。”

青璃觉得这个问题不能继续说下去,反正还有三天,不然的话这几天都要处在低落之中,二姐青蔷跟着娘去了外婆家,回来之后知道还不一定怎么伤心,没准操家伙杀到许宅,一棍子敲死许猪头。

奶李氏不知道情况,只是在刚才的时候听到个音,问明白之后直说造孽,可是都是庄户人家,没银子没靠山,还能咋办?

“菊小姐,四小姐,外面来了一个小丫头,正哭着呢,我让她在门房那等着。”

张伯拄着拐杖,这还是青璃偶然的在镇上的杂货铺子看到的,想着家里张伯腿脚不方便,有了这个能省力很多,至少不会摔倒,张伯收到之后笑开了花,用了几次发现可以借力,走路都稳当很多。

“小丫头?”

青璃眼里带着疑惑,镇上也不认识谁,赵家的春儿姐姐已经回到凤阳城了。

“恩,圆脸,小眼睛,还有些塌鼻子。”

“小花姐?”

青璃连忙站起来,往门房跑,身后还跟着堂姐莫青菊在不住的喊着,“小妹,你等等我!”

青璃来到门房,看着刘小花正坐在椅子上抹着眼泪,抬起头,眼角还红红的,她哭的有些哽咽,“璃妹妹,这是菊妹妹吧。”

“小花姐,你咋来了?”

“我是通过大哥留下的地址找到的,知道你家暂时都搬到镇上来。”

刘小花用手帕擦了擦眼泪,想微笑一下,结果只是僵硬的勾了下嘴角。

“那小花姐,到底是怎么了,你哭什么啊?”青璃明知故问,“我二姐和娘去外婆家了,没在。”

“呜呜呜,小璃,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才来的。”

刘小花想到昨天晚上的事,觉得一直以来的幸福突然被崩塌,她的世界来了个逆转,真的要嫁给活死人做冲喜娘子吗,可是她才十一岁。

“发生了什么事?”

刘小花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还补充几个细节,原本昨天晚上商量的结果就是,她娘在家拾掇,赶大早的时候,她爹刘木匠来镇上找大哥刘大牛,然后几个人直接出城,离开莫家村,爹娘都心疼她,不可能为了一个生死不知的人出卖她的后半辈子,除了远走他乡也没有别的办法,她娘说这样的事村里人都看到了,以后名声也不会好,这就算是个污点,索性走远点重新开始,家里人都有手艺,去哪也饿不死。

“那小花姐,你是来和我二姐告别的吗?”

青璃觉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也是不错的决定,也难为刘小花的爹娘这么为闺女考虑,连以后说亲的事都想的周全,这个世道就是不公平,就和彩云姐一样,被地主看上想要纳了做小妾,她即使不从,也是坏了名声,这都十七岁还没有嫁出去,想提亲的都知道她曾经被地主惦记,心里不会舒服,可能也怕得罪了地主。

“呜呜,原本是的,但是我可能走不了了。”

刘小花用帕子使劲的抹了抹眼睛,她哭的说不出话来,青菊堂姐看到这样的情形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水,又出去打了一盆水供她洗脸用。

洗过脸之后,刘小花平复一下情绪,又喝了一口水,这才又道,“早上我和娘来镇上找大哥,可是大哥他……”

“小花姐,你别着急,慢慢说,大牛哥咋了?”

“昨天许家家丁到我家闹过之后还去打铁铺子威胁我大哥,我大哥气不过,就和他们打了起来,被官差抓走了,呜呜。”

“这么说,许家是用大牛哥威胁了?”

“恩。”

刘小花点了点头,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充满了绝望,那群人渣还威胁她说,如果她想寻死,就让她一家一起陪葬,她可以不活,可是爹娘,疼她的大哥二哥怎么办呢,她是真的一点主意都没有,才跑来找青蔷姐的,谁知道她还不在。

“许家这帮杂碎,真该都下地狱!”

堂姐莫青菊一直是个好脾气,此刻也被气的脸色通红,咬牙切齿半天,只憋出这么一句话。

“小花姐,你别急,还有两天,我们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

青璃虽然是这么安慰着,但是心里也没谱,如果只是私下的都还好办,这一涉及到官差就复杂很多,远水解不了近渴,这要是求助春儿姐姐应该也来不及,到时候生米都煮成熟饭了。

“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想到自家疼爱她的大哥,刘小花怎么也忍不下心,她不能那么自私的只想着自己,爹娘养大她已经很不容易,就因为她的事,昨夜爹一宿没睡,早上起来都愁的白了半边的头发。

“小璃,菊妹妹,我先回去了,娘还等着我。”

“小花姐,你呆一会吧,我们好歹也能想想办法。”

青璃赶忙挽留,这刘大牛也出了事,这真是祸不单行,她能想到自家大哥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

“不了,璃妹妹,只是青蔷姐不在,怕是不能看到我出嫁,之前一直说好的了,我出嫁的时候她会去送我,到时候怕我饿肚子,还买糕点给我吃。”

刘小花想到和莫青蔷一起笑闹的日子,说的那些知心话,她们也讨论过嫁人之后,是不是也要生好几个孩子,然后做家务,带孩子,就这么过一辈子,那种贫穷安稳的生活,现在看来只不过是泡影而已。

青璃被刘小花说的心酸,看到她的背影又无可奈何,心里更加诅咒许猪头早死,最好马上见了阎王,这可是省很多事。

申时末,大哥和三哥准时归家,晚饭之后,青璃拉住想回后院的大哥,把上午小花姐来的事说了一遍,还特别指出刘大牛现在已经被官差抓紧的衙门。

“小妹,这不是你小丫头该担心的,担心长不高。”

莫子归蹲下身,又揉了揉青璃的头发,小妹的发质越来越好,原本一头黄黄的毛发,现在也开始变黑,变得光滑柔顺,这脸上的疤痕越来越小,祛疤膏还是有一定的效果,将来也是个美貌的小丫头,以后也不会带着丑女的名声,村里人一定会对她刮目相看,要说族长的孙女,那相貌还自称是莫家村第一美女,以后在自家小妹面前也会难堪的。

“恩。”

青璃点点头,心里疑惑,到底是什么才能让大哥变了脸色,似乎只有第一次在镇上碰到淳于魔头,她差点被马蹄子踩到的时候,还有爹爹在医馆吐血的刹那,平日大哥的情绪隐藏的太好,黑眸如水一般清澈,在他的眼底,没有波澜,什么都看不到。

看样子大哥应该有自己的打算,青璃想先观望看看,她回屋练习了一会大字,却始终觉得静不下心来。

“主人,我想出去溜溜。”

空间里,小灵无所事事,跳到树上用爪子摘了一个苹果,自己啃了半天,没有其它的灵兽,也没有作伴的,主人还不进来,她自己一个人很寂寞。

“恩,吃饱了吗,吃饱了去我外婆那看看,我大堂哥和那个彩云姐姐见面了没有,这亲事到底能不能做成。”

“那我去了。”

听到有八卦,傻鸟小灵抖了抖羽毛,精神不少,可算是多了一项娱乐活动,都来不及和青璃说上几句话,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这傻鸟虽然唠叨点,智商低点,但是她得承认,还是很有价值的。

九月十三的晚上,凉风习习,月亮已经慢慢的有了圆形的模样,天幕就像一块巨大的黑绒布,远远的,衬托着月色格外的皎洁。

夜深人静,青璃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大哥房间有开门的声音,她快步走到门口,把门开了一个小缝隙,只来得及看到一个黑衣的背影,如松竹一般,她肯定是自家大哥。

月色正好,青璃都能听到爹的呼吸声和三哥莫子松轻微的呼噜声,三哥最近要去学堂,饭后还要和林风澈一起习武,每天都累的满头大汗,她都觉得自家三哥那跳脱的性格坚持不下来,可是他却反常的一直咬牙挺着。

“小丫头,你还没睡啊,正好,你家有没有什么吃的?我快饿死了!”

青璃正在凉亭里站着观赏月色,就听到这么不合时宜的一个声音,一个黑影从半空中迅速落在她的眼前。

青璃刚才就听见声音,对此有准备,可还是吓了一跳。

“都怪小谙谙,画的是什么路线图,害的我多跑了一大圈,又消耗不少体力。”

青璃翻了个白眼,这白衣风骚的神医这次怎么改穿了黑衣,可是说话还是拿腔拿调的,这半夜听着也起鸡皮疙瘩。

“大叔,你咋来了?”

“我来当然是有事,正好你还没睡,快快快,去取吃的,吃完之后再说。”

上次青璃给的药材都非常好,根本就不用炮制可以直接入药,但是给淳于谙解毒的时候发现少了最重要的一味,天山雪莲,听说许府有这么一盒的收藏,他准备填饱肚子之后去看看,要是可以的话就顺来配药。

他来找青璃也是为了药材,上次那些伤药如果有的话还需要一批,另外听方脸儿说上次许府丢了东西的时候,半夜正好看到青璃从里面出来,但是白若尘觉得青璃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只不过是得到高人的指点有那么两下子而已,天山雪莲这种珍贵的药材是可以续命的,那个许老爷都没给自己的儿子用,可见有多宝贝。

“我说神医大叔,你上次的祛疤膏还有没有?”

青璃不着急去准备吃的,反正饿的又不是她,她眼中一转,先讲好条件再说,吃货在饿着肚子的时候,是什么都可以妥协的,这神医一看就和她是同道中人。

“有是有,那玩意儿,谁没事总带在身上,都留在京都了。”

白若尘的桃花眼闪了闪,心道,“好精明的小丫头,这是绝对不吃亏啊。”

本来这次是想拐着淳于谙一起来,结果他突然吐血,毒素还没清除,现在急等着天山雪莲,许府之行势在必得,可是他不熟悉,一会还得和这个小丫头打听一下才好。

“那好吧,你可以欠着,不过你身上有没有一种药,就是喝过之后,人就会悄无声息的死去,不留一点痕迹?”

青璃相信,神医的医术这么高明,不可能没点独门的药方,她是想,若是有了这种药,她可以考虑给许猪头下点,让他悄无声息的死去,这样也赖不到别人的头上。

“小丫头,你要这种药是害谁用?”

白若尘翘着二郎腿晃荡了几下,然后脸迅速的贴近青璃,桃花眼闪着兴奋的光芒,一看就是为了听八卦。

“你不吃饭了?”

“吃,吃,你快去,有肉最好!”

一提吃的,白若尘又捂着肚子哀嚎,一副几天没有吃饭的模样,见到青璃走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拍了拍脑袋,小声喊了句,“不要辣的!”

青璃假装去了茶水间,实际是从空间取了点吃的,这些都是前两天买的,放在空间里不会变质,她预防深夜时候饿的只能吃干巴巴的点心,所以酱肉,炸鸡腿买了很多,还有两张油汪汪的千层饼,上面还撒着芝麻。

神医虽然人不靠谱,这性情也有些奇特,但是祛疤膏是真的很管用,青璃为了答谢,把酱肉和鸡腿准备了两盘,把千层饼切了一大盘子,还准备了茶水,最后还从空间的苹果树上摘了苹果和梨。

“好吃好吃!”

白若尘是真的饿了,他用千层饼的夹层卷着酱肉吃,时不时的还咬上一口鸡腿,说话也口齿不清晰,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主人,你睡了吗?”

“废话,我要是睡了也被你吵醒。”

青璃翻了一个白眼,用意念和小灵交流,结果被白若尘误会以为青璃嘲笑他的吃相,这才收敛不少,细嚼慢咽,用餐得体,瞬间摇身一变,又有了贵族式的气派。

“主人,我这不是着急和你报告情况嘛。”

那边,小灵正在扇着翅膀,乌鸡眼流出满足的光芒,小眼睛在这夜里格外的闪亮。

“那你怎么不早报告,非要到现在这个时辰?”

“那是因为主人的大堂哥和那个彩云在一起诉衷情,两个人早就爱慕者对方,这个彩云说因为名声不好,怕连累主人的大堂哥。”

青璃眼睛一亮,相互爱慕,这可是好姻缘啊,就是不知道这个付彩云人什么样,不过能说出这样的话也是个胆大的女子,在这个时候已经算是个奇葩。

“然后呢?”

“好像主人的大伯娘很满意,要商量提亲的事,说是趁着这次来一起置办一下,所以可能还要多留上几天。”

“我二姐呢?”

“主人放心,你外婆家的人都很好。”

青璃心里替大堂哥莫子冬高兴,终于要苦尽甘来,这算是天大的喜事,她和小灵交待了一下,白若尘也在,让它回来的时候悄悄的,不要惊动了人。

这边白若尘已经吃饱喝足,他还拿起了一个苹果咔嚓一下咬了一口,慵懒地道,“小丫头家的苹果都香甜的很。”

“说吧,大叔,来我找什么事?”

“大叔?你这个小丫头,我有那么老吗?以后叫我哥哥,白哥哥就行。”

桃花眼吃饱了之后,脑筋灵活不少,听到大叔这个称呼,嘴角抽了抽,立刻跳起来更正青璃的失误。

“上次你在许家是不是偷了什么东西?别的我都不要,有没有一株天山雪莲?”

此时的白若尘郑重不少,眼睛里闪着认真的神色,他紧盯着青璃的眼睛不放,眼里散发着幽光。

“天山雪莲?没有!”

说起上次去许家偷东西就觉得比较悲催,差点被关在里面出不来,青璃的脸色变了变,说道,“我不否认我是去偷东西的,但是那天……”

青璃把许府那天的经历说了一遍,进入密室她也说了,可是她改了一些,说是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这么说许府是故弄玄虚?”

白若尘听到青璃说的密室,在心里记好,他摩挲着下巴,猜测天山雪莲存放的位置。

“说不准,许家肯定是得到风声,官差都在府里早早的做了准备。”

青璃当时还不知道许府怎么就算计好了有人会偷窃,原来一切还是和解毒的天山雪莲有关,官差应该是得到了上面的指示,现在看来许府也不那么简单,很可能是某个势力的爪牙。

“药材还需要一些,你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到时候我们的人联系你,你放心,绝对不差银子。”

白若尘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沓的银票,直接塞到青璃手里,对着她说道,“你说的那种药,的确有,但是我此行来的匆忙,没有随身携带,我会写信回去,等过几天我们的人过来,我把欠你的一起给你。”

看到白若尘几个纵跃消失在原地,青璃认命的收拾盘子,然后悄悄回了屋子,她心里想着淳于魔头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刚才神医说的天山雪莲,空间里有,但是上次从许府搜罗来的东西里面,绝对没有这么贵重的。

还是神医有钱啊,随便掏出的银票就有万两,还都是汇通钱庄通兑的,青璃把这些银票叠整齐,和之前淳于魔头给的都放在了一起。

糟糕,青璃感叹自己的记性,她忘记了一件关键的事,在茶棚的时候,遇见了蓝衣人和他的随从绝对不简单,还不着痕迹的打听消息,很有可能是找淳于魔头的,本来呢,这也不关她的事,但是收了这么多的银票,提供点消息是应该的。

“主人,我回来了。”

“小灵,我还有事想求你帮忙。”

青璃想了想,神医去许家偷天山雪莲,这自家大哥没准也在,两个人碰上,产生误会,万一打起来,这可就不好了。

“主人你的意思让我去许家?”

“恩,你要是累的话休息一下,然后再去。”

青璃觉得自己还是个很人性化的主人,对待小灵不能一直使唤,时常也要关心几句,给点好处才行,这灵兽的智商就这么高,很好忽悠。

“主人,我不累,我喝点水就去。”

对这么一只时而抽风,时而懂事,时而龟毛又时而话唠的灵兽,青璃还真狠不下心,她发现渐渐的已经喜欢上这个小家伙。

月色正浓,大哥还没有归来,青璃也睡不着,她跑到空间去整理之前的药材,然后练习功法,今天看到白若尘的轻功很是羡慕,这一飞就好几米,她现在只能在原地蹦跶,还差的很远。

“主人,我到许家了。”

青璃刚练习了一会儿,就被小灵传来的意念打断。

“许家现在是什么情况?”

“有些诡异。”

小灵在院子里窜了窜,这许家很大,刚才它在后花园一路过来,总觉得这气氛有些奇怪,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差到哪。

“主人,在一个院落,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姑娘在烧纸钱,一边烧纸一边还在念叨。”

“恩?烧纸?许家又有丧事?”

人命官司多了,到处都是冤魂,可能在许家死去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还有之前的许夫人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要是冤鬼索命,那为什么现在这个小妾上位的许夫人还活的好好的。

“她念叨说对不起翠珊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天是她给翠珊喝了药,其实是想让她流掉孩子的,可是没想到,竟然起了大火……她说没想害翠珊性命。”

青璃挑挑眉,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个内情,最近大户人家的肮脏事她听了不少,这些深宅的女人,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双手挥挥,谈笑之间就能谋害人的性命。

“不要关注她说了什么,看看我大哥在不在,许猪头在二进的院落。”

“主人,我知道哪里不对了!”

“哪里?”

青璃做着指示,等待小灵随时的转述许府的情况。

“在暗处,藏了很多人,虽然他们控制好了气息,但是我是灵兽,还是被我发现了!”

“很多人?”

青璃想起白若尘说的天山雪莲,这些人不会是派来等着他自投罗网的吧?这倒霉蛋可不要牵连自家大哥。

“恩,树上,草丛里,房顶上,很多。”

“有没有看到我大哥?”

“主人,许猪头的院子里没什么人,也没发现主人的大哥,我说的是在后花园和前院。”

小灵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我感觉前院有响动,好像是有人又进来了。”

青璃扶额叹息,这不是吧,神医这一趟恐怕不太容易,黑衣人肯定想瓮中捉鳖,但愿他不要有什么事,不然她想要的那些药就要泡汤。

“有什么动静吗?”

“现在没有,但是许家今日有些奇怪,那些值夜的丫鬟婆子家丁一个没有,反倒有个小姐的院落还掌着灯,不时的有人影晃动,这许家小姐还没睡,我看到一个黑衣人进了她的院落!”

“恩?”

青璃想着许小姐不是马上要许配给县丞,怎么还有黑衣人进去,这不能也是有了别的情人吧,她撇撇嘴,觉得以许家人的作风上来看很有可能,一面喊着爱慕自家大哥,另一方面和别人打的火热。

“你先继续监视着。”

青璃躺到床上,因为他听到脚步声,很轻很快,这是属于自家大哥的,然后是轻轻的推门声,青璃虽然看不到大哥屋内的情况,但是听到声音是他在换衣服,没有听到包扎伤口或者换药的声响,大哥的呼吸也清浅,所以她判断大哥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

“主人,这许府又来了个黑衣人,但是没有主人的大哥。”

“那肯定,因为我大哥回来了。”

看来今天对许府来说是一个不眠之夜,各路人马汇集在此,就是不知道这里面的黑衣人能分出多少派,目的是否一致。

“主人,许家小姐灭了灯,黑衣人在里面没有出来,我暂时还没有听到声响。”

青璃脸上挂了几条黑线,这灵兽真够猥琐,就习惯关注这种事,还报告的很详细,之前在外婆家的时候还看了大堂哥和彩云姐的花前月下,回来念叨了半天,把每个细节都描述的无比的细致,说二人坐在一起,大堂哥的手先碰了付彩云一下,见她红了脸颊,但是没有拒绝,这才骨气勇气,握住她的手,通过小灵一描述,她顿时就能脑补出很多的镜头。

“你别关注许家小姐,她不是主要人物。”

对于这种三更半夜约会的戏码,本来她是比较感兴趣的,但是恰好今天有别的事,她就转移了注意力。

“小灵,你去看看许猪头,还活着没有。”

大哥出去这一趟到底去了哪里还是个谜,如果去了许家,在不惊动外围那么多黑衣人的情况下解决许猪头,这应该不太可能。

“主人,我进不去,但是听到里面有丫鬟在抱怨。”

“恩?”

“许猪头现在发高烧神志不清,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刚才丫鬟还进去伺候了一次,她说被摸了屁股,这许猪头都病成了这样还不忘记本能,真是色胚。”

“噗嗤……”

青璃在空间里笑出了声,这许猪头真是死性不改,完全是靠条件反射吧,神志不清还能占丫鬟的便宜,小灵也是,学话要不要这么彻底,活灵活现的。

“小灵,你多留一会儿,观察一下有没有黑衣人发生冲突,有的话你在叫我,要是没有的话你呆会就回来吧。”

青璃打了个呵欠,昨夜就没睡好,她现在实在是挺不住,从空间出来,倒在房间的床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题外话------

各位女神的月票,已经把我吓哭,之前还想着这月能破到一百,结果马上就被超额完成了任务,这绝对是大神作者才有的待遇,我太激动了,(^o^)/~,都没脸偷懒,

下面推文:《废柴杀手妻》—慕君非白

一朝穿越,做了修真世家的废柴小姐。

被抢了嫡小姐的位置,抢了未婚夫,抢了进传承之地接受传承的资格,她都不恼,只要不欺负到她眼前,她乐得过悠闲的日子,只是有些人啊,自己作死,那也不能嫌她心狠手辣。

人人皆知,夜家大小姐,貌若无盐,天生绝脉,嗜酒如命,又贪吃好美色,还有养僵尸的爱好,好巧不巧的处了对象,还是个双腿有疾、男身阴脉,还瞎眼的独眼龙,实在是绝配、绝配。

夜绝欢冷笑,丑女配瘸夫?丫丫的,真是个废物,能压住劳资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