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81章 茶棚奇遇

“老奶奶,刚才那群人吃馒头为啥不给银子呢?”

青璃假装疑惑的问了一句,她就是想多知道点许家这些狗奴才的恶行,做个评估,到底怎么收拾的好,要是别人这样,她很可能不会管闲事,但是许家是个例外,现在已经稳居青璃仇人榜第一。

“唉,那群人是镇上许记珠宝的家丁,整日里无恶不作,偷鸡摸狗的,就欺负我们这些无依无靠的可怜人,真是作孽啊!”

老婆子稍微健谈一点,也拉着凳子坐在青璃的对面,看她吃的香甜,这才扬起了笑脸,还嘱咐道,“这不是细白面,你慢点吃,就着茶水,可别噎到啊。”

“恩。”

青璃听话的点点头,放慢了速度,刚才去了三个地方跑腿,这一路下来,确实感到有些饿。

“那为什么不报官呢?”

“报官?许家想要把女儿送给县丞送小妾呢,我们这些平头百姓能斗得过县丞大老爷?”

说话的是旁边卖糖水的小贩,他卖的单一,也没啥东西,难怪刚才许家的家丁没找他的麻烦,此刻他听到青璃发问,就接了一句。

送给县丞做小妾?许家好像就许小姐一个女儿,不提她那脾气秉性,至少五官还算出彩,如今十四五,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外面一直传言说许家抱上县丞的大腿,看来是真的,许家的确有这个意思。

“世风日下,官商勾结,谁还会在意咱这些做小买卖的,不求赚大发,能糊口就不错了。”

老头子佝偻着腰,拾掇着地上的狼藉,一边叹气,一边接了一句,看他说话那神情,应该是对这个世道很绝望。

天高皇帝远,老百姓在市井中挣扎,想要糊口都要起早贪黑,结果还被这些地痞流氓欺负,血本无归,状告无门,这苦果子只能自己掬一把辛酸泪,慢慢咽下。

“老大娘,你刚才听到了没有,许家少爷这是不大好,听说起火那天家里死了一个丫鬟,死的冤枉,三更半夜的回来找他偿命,他这才吓的高烧不退,整个人神志不清的!”

卖糖水的小贩见许家的家丁们已经走远,这才放心的过来,也拉着个小凳子坐在青璃旁边,小声神秘地道。

“这个许家少爷,就是活该,前段马车在镇上横行,踩到多少无辜路人,就是镇上学堂一个秀才,还被牵连,这可是咋办,又没地方说理,咱们这些做小买卖的,最多就是赔上点银钱罢了,好歹性命无忧。”

老婆子接了话,说起最近镇上的事,青璃不禁咂舌,原来消息传的很快,自家老爹已经浑不知的上了新闻头条。

“唉,那还能咋办?那秀才运气好,正好在医馆附近受伤,被卿和堂的老大夫救了回来,好像家中还是有些银钱,医治的起,就我们家隔壁的吴老二,那可是真真的悲催啊,被马蹄子踩后吐血不止,家里又没几个大子儿,现在还浑身发抖呢!”

卖糖水的小贩也在共享消息,一个劲的叹气,那吴老二也是个可怜人,不幸中的万幸,最近官府下了个通告,只要登记就可以免费拿药,不然的话,就得一直这么瘫痪着,这常年喝药,许府给不赔钱,寻常人家也负担不起。

“那是有什么后遗症吧。”

青璃一边吃一边听,这个许猪头现在已经成了镇上百姓公敌,但是就没有那么一个人能收拾的了他,但愿阎王早点收了他去。

已经到了午时,镇上的行人也变得越来越少,茶棚摊子的老两口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卖一天的馒头都被许家的家丁吃的吃,剩下的毫不客气的装走,现在也不剩下什么,有很多赶路的人来都是要买馒头的,还不如早早的收摊回家。

青璃喝了茶水吃了馒头,也不能一文钱不给,按理说茶是一文钱一碗,她喝了三碗,馒头是一文钱一个到两个,给十文肯定够。

“小丫头,你这是干啥,这点吃食不算什么,是我们老两口给你吃的,咋还能要钱呢。”

老头儿见青璃掏钱放在桌子上,连忙制止,再说十文也太多,这不是欺负小娃么。

“老爷爷,我吃了东西就得给钱,这是爹娘教我的。”

青璃摇摇头,一脸的坚决,最近她好事没少做,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心软,有了圣母的倾向,可是她知道自己不是,本质上她就是个自私的人,帮助人也是看会不会有利益,或者会不会给自家带来麻烦,这是前提,如果都满足要求的话,帮帮也无妨,天底下穷苦的百姓那么多,她也没那个能力。

不远处的街道上,嗒嗒的马蹄子声格外的清晰,带着一阵风,由远及近,三匹骏马很快到了小茶棚。

为首的男子二十岁左右,乌发束着白色的丝缎,一身明蓝色绸缎,腰间一条白绫长穗绦,上面系着一块上好的羊脂玉。他的面目轮廓很突出,眼睛的眸色很深,细长的眼角却微微上扬,显得有些妩媚,高挺的鼻梁,薄唇淡漠如水,他的身量修长,后面跟着两个穿着普通但是气质硬朗的男子,对他毕恭毕敬,看着像是他的随从。

小镇上何时又出现这么一号人物?糖水摊子的小贩最会察言观色,一看来人就不简单,原本八卦着的嘴也立刻闭上,变得毕恭毕敬起来,连茶铺的老两口,也都盯着三人,还显得有些放不开,这个为首的男子确实在不经意之间就能给人压力,这绝对是天生的气场。

“还没有茶水?我们一路策马,风餐露宿的,现在感觉到很口渴。”

为首的男子没有说话,身边的长相普通的黑衣随从接了一句,然后自觉的把其中最好的一张桌子让出,间歇还瞟了青璃一眼。

看她干什么?青璃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可是她除淳于魔头和桃花眼神医,还有春儿姐姐,似乎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好在她已经习惯了淳于魔头的气场,对这个妖媚的男人和随从已经免疫。

“几位客官,老婆子这里条件简陋,现在只有粗茶了。”

老婆子定了定神,不安地回了一句,“馒头都已经卖光,不过几位客官需要的话,老婆子可以帮着跑腿,前面不远就有馒头铺子。”

“无妨,出门一切从简。”

为首的蓝衣男子说话声音是低沉但是清澈,嗓音带着磁性,他只是摆摆手而已,青璃却在这举手投足之间看到了一丝贵气,猜测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最近这小镇风起云涌,汇集很多大人物,她得躲的远远的,好奇心害死猫。

“我们要十个馒头,再要上一盘酱肉,一盘青菜就可以,剩下的就当打赏。”

黑衣下人打扮干练,面容普通,他掏出一个小银锭,至少有五两重,让老两口有些惶恐,连连道,“这不妥,这太多了。”

“无妨,我们主人不差银子,快去快回。”

“这……好好。”

老婆子腿脚要比老头儿利索一些,她拿起桌上的银子,就往市集上跑,也来不及和青璃说银钱的事。

“那个小丫头,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赶紧过来给我们主人倒茶!”

“我?你是说我?”

青璃指着自己的鼻尖,瞪大眼睛,似乎还在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

“不说你说谁啊,你看这还有别的小丫头?”

黑衣下人不耐烦的撇了青璃一眼,青璃无语,这是什么情况,她本来只是一个茶客,这是被当成童工了?

“我来倒茶,我来。”

老头儿还没在刚才五两银子的巨大惊喜之中走出来,这买上馒头和酱肉青菜,也就三百文足够,剩下的四两多的银子都是打赏,摆了这么多年的摊,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贵人。

“就让这个小丫头来吧,您老也不能总是惯着孙女。”

“客官,她……”

“快点,小丫头,手脚要利落!”

老头本想解释青璃的身份,被黑衣下人打岔,青璃撇嘴,她每次遇见黑衣人都要倒霉,对这个颜色的衣服真心无爱,这次原本好好的茶客,被当成帮忙的丫头。

“知道了。”

为了不让老头儿为难,青璃还是给三人分别倒了茶水,反正也不费什么力气,万一得罪了人,刚才给的打赏要回去咋办,本来老两口不容易,还被许家家丁欺负,这赏赐的银子足够弥补许家那帮败类造成的损失,倒茶,就当刚才吃馒头和茶水的费用好了。

“小丫头,一看你就不常做活儿,你看倒茶都能倒的这么满,我们要是端起来,手一抖,这都要洒了,不是要弄到袖子上。”

“这是看到壮士你手脚麻利,才这么倒的。”

青璃一本正经的回答,心里想着,这个下人不能这么缺心眼的听不出讽刺吧,刚才他一直说青璃手脚不利落,她这是小小的回击一下。

“壮士?哈哈,本……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称呼你,你以后就改了名字,叫大壮吧。”

“主人,这……”

为首的蓝衣人挑了挑眉毛,轻勾下嘴角,眼里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但是两道浓密的剑眉,使他看着有些邪魅和狂妄,和桃花眼神医不同,他的气质有些阴冷,即使面带笑容,还是让人脚底板发寒。

大壮?青璃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飞快的捂住嘴,这不是张氏那个姘头,两个人还一起游街,她没想到随口一说,就害得黑衣下人被改了名字。

就在黑衣下人还要做垂死挣扎的时候,茶铺的老婆子买了馒头和菜回来,为了怕这三位贵客嫌少,她还自作主张的添了两个菜。

“小丫头,你就站在这伺候着吧,见到茶水没了续上,一会儿有你的赏银。”

蓝衣主人说着,先动了筷子,两个随从这才跟着,三人吃的都不快,蓝衣人的架势太优雅,就好像享用美味珍馐一样,下人是不敢吃的太快,多少有些拘束。

谁也不能和银子过不去,青璃忍了,她心里想着这位蓝衣人是什么身份,到底和淳于魔头谁地位高,现在她就帮着倒水,客串下丫鬟的角色,有银子拿不算太亏。

为首的蓝衣人喝水不多,但是刚才被起名叫做大壮的黑衣下人心有不甘,他稍微呡了几口水就会看青璃一看,那意思就是,麻溜的倒茶。

这一顿饭吃了有将近半个时辰,青璃倒茶无数次,在心里鄙视这个新出炉的大壮,心里变态,自己是个奴才秧子还折腾无辜的小丫头。

“小丫头,你这个手串多少银子,我买了。”

青璃倒茶的时候袖子往后收了一下,正好露出那串笨重的手串来,这还是刘氏花了五十文买给她的,那时候遇见了个大忽悠,非说这个手串是京城某个大寺庙求来的,不过刘氏也不是信,就是觉得只要能为青璃挡灾的东西她都会买回来。

“恩?这个不能卖的,是在京城大寺庙求来的。”

青璃语气带着自豪,自家娘就是把她疼到了骨子里,家人也都让着她,从来没和她抢过什么,有什么好东西也都是第一个送到她这来。

“噗嗤……”

“小丫头,你仔细看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珠子旁边有一朵雕刻的花朵,这花朵的花瓣处,应该有几个字的。”

另一个没张口的黑衣人笑了起来,大壮也抻着脖子低头看,边看边还念叨,“这手串我怎么看着眼熟啊。”

“情系可心。”

这几个字隐藏的可真是够深,青璃仔细找了半天还发现,她轻声的念了出来。

“想不到小丫头你竟然还识字。”

另个黑衣人给了青璃一个大拇指,这才对着大壮说道,“哈哈,这是老于雕刻的,给他心目中的女神的,为了这么一串玩意儿,他可是用了两个月。”

“可心,莫非是京城四美之一的白可心大小姐?神医白若尘的妹妹?”

“不然呢,还有谁?这是他自己偷偷雕刻的,听说白家小姐要去寺庙上香,准备送上心意,结果那天出了点事,这个手串就丢失了。想不到这么有缘分,竟然在这种不毛之地发现,这可是远隔千里!”

青璃听着两个人念叨,蓝衣人一直是邪魅的轻笑,只是提到白若尘的时候,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幽光。

白可心,白若尘的妹妹,难道桃花眼的妹妹竟然是京城四美之一?不过看他的长相,他妹妹应该差不到哪里去。

“一口价,五十两银子如何?”

蓝衣人终于开了口,他看了看青璃说道,“小丫头,这是我手下做出来的,虽然不值钱,却也是送与心爱女子的心意,你戴着恐怕不合适吧。”

青璃本来也不喜欢这么笨重的手串,五十文买进的,转手就值五十两,这还真是赚翻了天,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娘的心意,那时候家里根本没有银子,五十文绝对是个大数目。

但是花瓣上确实有那么几个字,看来他们说的没错,一个男子送给心爱姑娘的礼物,她以前不知道就罢了,现在知晓,感觉怪怪的。

“怎么,嫌少?”

大壮很不耐烦,轻蔑的眼神看着青璃,都怪这个小丫头,不然自己也不能得了这么个充斥着乡土气息的名字,这要是在镇上或者村里喊一嗓子,估计有很多人答应,原本他的代号叫残影的好吗,从残影到大壮,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这……”

青璃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但是她想娘知道这手串原来是这样的话也会归还的,而且肯定不会要这么多银子,不如见好就收,想到此处,她才点了头。

大壮给了青璃一张五十两的银票,把手串结果揣到怀里,说道,“小丫头还不认识银票吧,不如给你的爷奶保管吧,这是汇通钱庄的,通兑。”

“客官,这个小丫头可不是我们的小孙女,其实她只是来喝茶的,刚才……”

“这么说是我们误会了吗?”

为首的蓝衣人打断了老婆子的话,给大壮使了一个眼色,对方立刻会意,有从兜里掏出一块约莫一两的碎银子,说道,“小丫头,这个是给你刚才倒茶的打赏。”

这话说的趾高起扬的,好像青璃就是一个丫鬟,让她及其不爽,原本她也不是差银子,本着多多益善的心里才卖出去手串,再说白吃了老两口的馒头咸菜,就当做工补偿而已,现在大壮拿这么一块碎银子做出高高在上的态度,顿时有些恼火。

“大叔,真是对不起,因为我的失误让你家主人给你改了名字,这碎银子就当给你的补偿吧。”

青璃昂着头,学着大壮的样子,手摆了两下,像赶苍蝇一样,口气也有些的不耐烦。

“噗嗤……大壮,还不谢谢小姐赏赐!”

另一个黑衣人正在喝茶,是在忍受不住,水都喷了出去,回头还和蓝衣人一个劲的道歉自己的失态。

大壮气的脸色通红,但是找不出什么毛病,便也坐下,喝着茶水,闷头不说话,期间还瞪视青璃好几眼。

“这位老伯和大娘,我们是从远处过来的,听说最近镇上不太平,官差每天都要夜巡,有这回事吗?”

另一个黑衣随从假装不经意的打探情况,这让原本想起身走人的青璃又坐了一会儿,她想知道来人是不是和淳于魔头有什么关系,听说话,都是从京都过来的,而且还认识神医的妹妹,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伙的。

“有有,有的。”

因为给的打赏丰厚,老两口一直拿着有些烫手,现在见到对方问起,赶紧捡知道的说,“最近说是搜捕杀人如麻的江洋大盗,已经夜里敲门检查过很多次了,镇上所有的人家都被检查了一遍,现在蔓延到周边的村落,说是有可疑人都要报官,官府给奖励。”

“现在医馆也不让给病人开止血药和伤药,都要去衙门上报备才行,然后由官府出银子统一领药。”

“哦,原来如此。”

蓝衣男子摩挲着下巴,轻飘飘说了一句,这才起身,两位随从赶紧跟着,三人没有打招呼,直接上了马,瞬间,马蹄子声音越来越远。

“小丫头,你咋这么和贵客说话呢,看穿着,他们可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啊。”

老头儿看到几个人离去的背影,这才松了一口气,擦擦汗,青璃刚才的大胆行为让他吓了一跳,那些人身上可是带着家伙的,这万一心血来潮的,刀剑可不长眼睛。

“老爷爷,您放心吧,我没事的。”

青璃和老两口打了个招呼,这才往家赶,她可不后悔刚才那么说,因为她并不想忍气吞声,那主仆三人来镇上一定是办事的,而且选择这种茶棚本身就是为了低调,不想引人耳目,吃东西是假,最后才是他们想问的,当然,手串的事完全是一个意外,她也没有想到会有此奇遇。

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崔奶奶,可算是解放了堂姐莫青菊,她一上午都没干什么活计,就是接待了医女,拾掇了一下屋子,然后就拿了针线坐到院子的大树底下,最近张大娘教会她几种绣法,她一有时间就会练习,现在是越来越熟练。上次青璃送了她那么多小玩意儿,她一直没回礼呢,想着等绣工有了点起色,先给青璃绣个荷包。

“青菊堂姐,我回来啦,画已经送到吉祥布庄了。”

送画的事情莫青菊知道,也出了不少力,青璃送完,也理应告诉她一声。

“这个竹叶绣的越来越好看了呢。”

青璃快跑几步来到堂姐青菊的身边,看她一针一线的绣着,针线浓密而整齐,已经初步有了模样。

“这还差的远呢,有时候绣法也会出错,小妹,不然你和我一起学吧,你七岁开年就八岁,也不算小。”

莫青菊盘算着,家里三叔日子过的越来越好,估计这以后都是要请丫鬟伺候的,那么青璃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现在识字,绣工最好也能培养一下,等脸上的疤痕消除,绝对能嫁个好人家。

“这,等我把大字练好的吧。”

青璃对古代手工相当感兴趣,但是她坐不住,所以一直没有学习的想法,现在见到堂姐学的起劲,隐隐还有种享受之感,让她也有些心痒。

“对了,小妹,今天我接待医女的时候,听她说起一件事。”

莫青菊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把针线送收到青璃送的小篮子里,扣上盖子,姐妹两人一起回到堂姐的屋子。

“青菊堂姐,这是又有新鲜事?”

青璃赶紧坐下,然后倒上茶水,等着听医女传过来的八卦。

“唉,是关于镇上许家的。”

“许家,是不是那个许猪头不好了?我在镇上的茶棚也听到有人在说,他就是活该!”

青璃想起许猪头,就一脸的嫌弃,此人吃喝嫖赌,没有什么是他不干的,还调戏良家妇女,许家也不清白,上梁不正下梁歪。

“他当然活该,可是又有人要倒霉了!”

莫青菊叹了一口气,许猪头死有余辜,可是死前还这么不消停,还得害一个黄花闺女陪葬,许家,真真是丧了良心!

“到底咋了?不说已经高烧不退了吗?”

上次医女来,讲了一些许家闹鬼的事,和当年的旧事,其中提到那天晚上见到女鬼之后,许少爷就神志不清的发起了高烧,许家请了许多道士做法事,貌似没有什么效果。

“恩,就是高烧不退,请了人算,说是死去的冤魂不愿意走,许猪头这条命就保不住,为今之计,死马当活马医,只能找人冲喜。”

莫青菊受到青璃的影响,许猪头许猪头的说的顺口,都这样高烧了几天,估计就算能醒来也会烧成傻子,就这样还要在搭上一个清白的好人家闺女,真是不值得,但是无奈许府家大业大,有的是银子,要是哪家闺女摊上见钱眼开的爹娘……

“找人冲喜?”

青璃喝了一口茶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冲喜这个只有在电视里经常看到,但是基本都没有效果,最后冲喜的闺女都成了寡妇,然后守节一辈子,抑郁而终。

“恩,说是要找个六月初六辰时生的,现在正派家丁打听呢,找到的话愿意出五百两银子的聘礼。”

“哦,难怪呢,我今天就看到许家的家丁。”

青璃把在茶棚的事多了一遍,堂姐青菊也恨恨的,这许家真真是地头蛇,谁也得罪不起,要是把许小姐送给县丞老爷做了小妾,那以后在镇上还有谁敢和他们唱反调?

“五百两绝对不算少,这要是有狠心的爹娘,唉……”

“那也是命吧。”

除非许猪头马上死,不然的话冲喜的事情许家绝对做的出来,就这么一根独苗,又不差银子,肯定会全力挽救。

“还有啥新鲜的事吗?”

医女带来的一般都是大户人家的消息,有些都是非常有用的,最近她还关心着方家的情况,自从上次出门和风骚的小寡妇碰见之后,她总觉得小寡妇不会善罢甘休。

“还有就是许小姐不愿意做小妾,见天的闹,天天抱病,医女上门去,看她也没有大碍,就是眼睛红肿了一些。”

听说县丞也有四十来岁,家里有妻妾不少,小凤县令要任期满了,会调到邻县任职,而县丞似乎花了不少银钱打点,马上就是新一届的小凤县县令,这许家也是看准了形式,抓紧抱上大腿,两家做了亲,许家才会得到更大的利益。

“谁愿意嫁给糟老头?”

青璃嘴里虽然这么说,却觉得这个安排不错,不然总惦记着她家大哥,就像是一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样,整天流口水的窥视,当然了,天鹅是自家大哥。

莫青菊不知道许小姐心系莫子归,此时的她愁眉不展,更担心别的,自家算是和许家有仇,如果许家真得了县丞当靠山,这以后在镇上为非作歹不是更没了禁忌,肯定还有不少无辜百姓跟着遭殃。

姐妹两个人感叹了一会,就揭过这个话题,家里没有六月初六生的女娃,别更说还要求了时辰,还有未嫁,这个条件叠加就无比的苛刻,在镇上也未必能找到。

“四姐,你回来了!”

子喜跑到屋子里,小脸带着笑,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身后跟着东娃,没有子喜那么活泼,有些腼腆,见到青璃和青菊还会脸红,低下头搓弄着衣角。

“璃姐姐,菊姐姐。”

“东娃过来,你俩又去哪疯跑了,看着一身的汗。”

莫青菊掏出手绢给东娃擦汗,青璃照顾着自家小弟,又给两人倒茶水,拿糕饼,这小娃喜欢动,跑上一会就觉得肚子饿,古代又只有两顿饭,午时还得吃点糕饼垫肚子。

“四姐,堂姐,我俩去池塘边上看了会鱼,又在凉亭里呆一会,还让爹教我识字,东娃也一起。”

子喜好不容易有了玩伴,显得很高兴,又是同龄的娃子,东娃不闹还很懂事,两个人相处的很好,崔奶奶做工也更卖力气,以前出门都担心东娃自己会害怕,有时候带着还不方便。

“你俩可得注意点,小娃要离的远一些,不然掉下去又不会凫水可是要命。”

“知道的,四姐。”

青璃又嘱咐两个人两句,给他们拿了点心,又和青菊堂姐打了招呼,这才回到后院,如往常一样,在饭前的一个时辰需要练大字,正好爹莫如湖在家养伤,闲来无事的也指导青璃,让她感觉进步很快。

晚饭,刘氏和二姐不在家,青璃和爹爹带着小弟在前院和爷奶一起吃,期间三哥一直蔫蔫的,不像之前那么跳脱,吃的也不多。

“三小子,你这是咋的了?这饭菜不合胃口?”

奶注意到莫子松状态有些反常,这才问了一句,要是平日早吃的喷喷香,还能吃上两大碗,今天沉默很多,整个人也显得没精神。

“也没有大事,就是想着开年大哥和轩子都能考秀才,要是考中我们以后就不能在一起读书了。”

莫子松垂着脑袋,说话也是闷闷不乐的。

“你大哥比你长几岁呢,轩子那是以前家里条件好,开蒙早,你努努力,等上一年考中了秀才,还能和你大哥一起念书。”

奶刘氏安慰着,爷也说不必有太大的压力,家里就是庄户人家,读书是为了让他们明事理,并不是一定为了考上进士做官光耀门楣,那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

古代科举制度比现代高考还要严苛,就算做官,朝中没人,也分不到什么好地方,穷山恶水的,三年都不动窝。

不过三哥以前不会想这么多的,现在也有了心气,不知道是不是许家的事情让他憋了一口气。

饭后,大哥读书,三哥和林风澈又一起习武,青璃本想和林风澈聊聊许家的事,但是见二人练习的认真,也就没有打扰,她回到自己的屋子,进到空间里,开始播种新买的草药种子。

“主人,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青璃正在埋头播种,突然接到小灵传来的意念,她集中精神,回道,“到底是什么事?莫非是娘和二姐在路上出了状况?”

“没有,她们很平安,我一路上跟着呢,现在已经到了主人的外婆家。”

“那就好。”

青璃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不好的消息,家里人应该都没事,难道是自家房子出现什么问题?那也不算是大事。

“是上次得罪主人的许家家丁,都奔莫家村去了!”

青璃有一部分的记忆可以和小灵共享,也是为了更好的使唤它,这次娘亲他们的路远,她还不放心,让小灵跟过去看看。

“去村里干嘛?难不成是找人冲喜的事……”

“对,他们进了主人家的隔壁。”

“哦?进王大娘家干啥,她家就狗蛋哥一个儿子,没有闺女啊。”青璃在空间自言自语,猛然想起,对,自家还有一个邻居,就是刘家,刘小花!

以前听自家二姐提过的,刘小花的生辰是在六月份,那会正赶上农忙,累的都直不起腰,她曾经和二姐抱怨过,说是家里那两亩租种的地全靠娘一个人打理,忙的没时间给她庆祝生辰,都是她自己下一碗细面条,卧个鸡蛋,有时候刘大牛还会从镇上买绢花给她。

不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吧,小花姐刚好是辰时生?可是古代女子生辰不都是比较保密的吗,这许家是怎么打听的呢。

“主人,你说对了,正是进了刘家。”

小灵在另一边报告情况,看着刘家院子一片狼藉,这可都是给主人家打造的家具,现在损坏的差不多,真是糟蹋了这么好的木料,这几个狗仗人势的家丁还在恐吓,闹的院子鸡飞狗跳,还传来刘小花母女的哭声。

青璃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刨了许家的祖坟,这本来许猪头要挂掉,没她家什么事,也算是报了仇,但是竟然闹出冲喜,这也没什么,狠心的爹娘不是没有,人家爹娘都愿意推闺女进火坑,她最多感叹一下,可是为什么这个倒霉被盯上的丫头竟然是邻居的小花姐?

刘小花人不错,青璃家和刘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好,还得到很多的照拂,二姐还和她是好闺蜜,如果青璃没记错的话,刘小花虚岁才十一吧?

威胁恐吓刘家,这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砸院子,而院子里正堆着刘木匠为她家新房赶制的家具,这是闹哪出?这许家是不是不斩草除根都不行了,一直不停的明里暗里找麻烦。

“现在什么情况?”

青璃平静一下情绪,问了一句,她相信刘家不会卖闺女的,但是奈何得罪不起许家,就算告官也无济于事,还会被板子打成重伤,现在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就是让许猪头马上咽气,青璃在考虑这个可能性。

“刘家不承认刘小花是辰时生的,非说是巳时,两方面正闹的不可开交,这群官差似乎是铁了心了要拿刘小花交差。”

“小灵,现在你有没有办法把这些家丁都弄走?”

“除非烧了房子。”

青璃翻了个白眼,心里鄙视这只没有节操的灵兽,这是二姐不在家,现在也没有可以商量的人,让小花姐嫁给许猪头这个下三滥,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许猪头这种常年混迹在窑子的,没准有什么花柳病,和这种货色同床,想想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真的没有办法了?”

“主人,许家家丁约好九月十五上门提亲,到时候直接一顶花轿接人过去。”

“还有三天。”

青璃在心里默默的盘算,这要是被花轿接过去,即使没拜堂,也说不清楚,不清白,以后亲事更难了,这都是老实的本分人,咋就遭了这样的罪。

就三天的时间,到底是让许猪头怎么死呢?是再放一把火,还是再闹一次鬼?青璃虽然不想手上沾染血腥,此时也有些动摇,或许杀了这种人也算是为民除害,许猪头手上的人命官司恐怕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主人,这刘小花正要扯绳子上吊呢,被她娘给救下来,现在两个人正抱在一起痛哭。”

小灵还在进行实况转播,外头虽然围观不少村民,但是没有人上去帮腔,因为这是莫家村,有莫家的族长,像刘家这种外来户,不归莫氏族人管,大家又都是小小的百姓,斗不过有钱的大户。

“行了,我知道情况,你还要在外面还是回来?”

青璃发问了几声,没有得到小灵的回复,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小灵直接出现在空间,它和空间有契约,进出都不用受到束缚。

“主人,你不会就这么放任许家吧?”

小灵先跑到灵泉池子喝了不少水,脑袋都差点浸到池子里,直到喝饱,这才抖了抖身上的毛,扇着翅膀,瞪着乌鸡眼,蹦蹦跳跳的围着青璃转悠,口里还振振有词的念叨。

青璃现在还拿不定主意,她打发了小灵吃东西,她去二楼温泉池子泡澡,左思右想怎么解决这个难题。

------题外话------

今天一看到月票,我就震惊了,女神们真的很给力,虽然比较高冷,(咳咳,不太搭理我,木有抱上大腿)但是给票票绝对不含糊,有些铜牌的作者还没有我多,感觉很幸福,(^o^)/~莲,拜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