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80章 新帮工

这一夜,青璃并没有睡,回到家之后就进到空间,先和小灵联系了一下,知道它没有什么安全问题,在外面玩的潇洒,这才放下心,她真怕这只缺心眼的二货被人当成野鸡宰了。

跳到温泉池子洗了个舒服的澡,青璃又打开桃花眼神医给的瓷瓶研究了一下,她可不敢随便往脸上抹,正好手上也有一块伤痕,是身体前主摔倒那次弄上的,但是过了这么几个月,已经很浅,青璃用手指肚沾了一点涂抹在上面,顿时热的火辣辣的,之后又丝丝冒着凉气,比赵晚春送的要强劲的多。

一会儿的工夫,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她不仔细看都看不出疤的痕迹,难道这个东西这么好用?瞬间她觉得心里狂喜,良心发现的觉得那顿饭有些对不起桃花眼。

早上吃饭的时候,青璃听到娘和爹念叨回娘家的事,说是不知道准备什么带回去,家里现在很缺人手,二进院子太大,要是夏天种的花草还需要人打理,冬日也要扫雪,烧炭,自家人都要回村,就张伯和张大娘两口子,加上林风澈也忙不过来。以前的主家可是有七八个下人的,回乡之前都遣走了,自家也需要帮工。

“帮工什么的最好找勤快的,不偷奸耍滑的老实人,不知根底的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莫如湖摇摇头,他一方面觉得自家现在就挺好,万一找了个多嘴多舌的帮工,整天道人家长短,自家又刚刚才发家,很容易被盯上,可是不找又觉得对不起张伯老两口,整日的操劳。

“孩子娘,你这次回去多带点吃食,布料,还有什么你看合适的,这旧年爹娘没少帮衬咱家,大老远的赶来送东西,吃不上一口热乎饭就要赶回去,现在咱家条件好些,也得回报一二,你带着块银子,到时候给二老点体己钱。”

爹莫如湖是个知恩图报的,家里人对他的好他都知道,全都记在心里,已经很多年了,本来前段时间要开口,结果他这身子还不争气,被马蹄子给踩了,差点丢上性命,如今他更珍惜亲人,也十分享受眼下的生活。

以前,他也是怨过的,他很小就被送去开蒙,先生很看好他,若不是家里的条件,现在说不定已经是举人和进士,对读书人来说,那是毕生的追求,可现在看来,哪有比眼下的幸福更重要的,这些年他常年在镇上教书,家里的重担都落在刘氏的身上,可是苦了她。

“娘,布料多带点吧,买点粗布和细棉布,细棉布就留着做小衣什么的,平日外公外婆还要做活儿,我们多买点粗布,给舅娘买碎花的。”

“恩,都买上一些吧,一会儿你跟我去看看。”

刘氏指了指二姐,又没有青璃啥事,不过她昨夜没睡好,此刻也没有精神,想在家里补眠。

“娘,你啥时候去看外公外婆啊?”

“怎么,璃丫头,你也想去?这路上太远,我们还得呆上个几天才能回来,我这次带你二姐去,你就留家里吧,你大伯娘明天带着你堂哥过来,一早儿就出发。”

刘氏看着青璃的眼睛,知道她想去出去看看,但是这次是有正经事,就拒绝了,反正自家盖新房暖房时候她外公外婆都会过来。

“瞧我这记性,咱家还得租辆车牛,不然一辆牛车不够坐。”

刘氏拍了拍头,看了一眼莫如湖说道,“孩子爹,镇上租牛车去哪方便?这次要去个几天,人家能愿意做这个买卖?”

“娘,我有人选!”

青璃一听牛车,立刻叫了一声,见爹娘和二姐都带着疑惑往她这看过来,这才讪讪地把如何认识富顺的事说了一遍,当然李墨轩家里的事情也没隐瞒,但是把昨夜的事情忽略。

“轩子可是个好娃,是个读书的好苗子,只要能好好培养。”

“唉,咋就命这么苦,摊上这种拎不清的爹,谁家不是把孩子当宝贝啊!”

爹和娘都在感叹,但是出发点不同,李墨轩是自家爹的半个学生,也是三哥的好友,平日都是经常登门的,不过大哥三哥去前院陪着爷奶吃饭,还不知道几个人说李墨轩的事。

“这个富顺还不错,没帮着那个小寡妇砸门。”

二姐也插了一句,要是人品不好的人也不敢用,这次去的路程远,还要在那边住上几天,要是有个车夫那倒是方便很多。

“那成,一会你抽个时间出门问问富顺愿意不愿意去,要是愿意最好不过,我可是省了不少心,当然银钱上不能亏待了。”

娘刘氏现在已经放心让青璃去办事,不像前几天那样,每次出门都要被嘱咐半天。

早饭过后,娘刘氏匆匆忙忙的带着二姐出门采买,青璃回到屋子又睡了个回笼觉,差不多快到午时,这才起身,去前院的时候医女已经走了,她陪着奶奶说了一会话,说自己现在识字好处很多,还能看懂游记,也能给小弟讲故事。哄的奶李氏很开心,直到有些困乏,这才睡了过去。

午时,是人最没精神的时候,张伯和爷爷在树下喝着茶,两个人说着年轻时候的事,每天都在聊天也不觉得腻味,这两个老头儿倒是一见如故。

打了个招呼,青璃准备去富顺家,昨天多亏了他的帮忙,要给他记上一功,这空手上门也不好,青璃就盘算着也拎着点东西,意思意思。

这个点集市上的人不多,青璃拿着个篮子,东瞅瞅西看看,拿不定主意,听说富顺家里爹娘身体都不好,娘更严重一些,卧病在床,还有年迈的爷奶,软和好克化的糕饼买一些,到时候从空间拎出去两条鱼,再买上一条子肉,吃不完也可以腌渍起来,用柏树叶熏制成腊肉,冬日里炖肉吃,也香的很。

那边的有卖干枣子的,不错,买上一些补气血,再来点红糖,还买什么呢?

“咦?小妹,你咋又自己一个人到集市上来了?”

“山子哥,好几天没见到你了!”

青璃正盘算买什么东西带过去表示下心意,听到有人喊自己,这才抬起头,看到莫子山正穿着一身新衣裳,一脸的笑容,原本看着黑瘦的脸也精神很多。

地上还是摆了很多小雕刻,还有几个蒲草编织的小篮子,看着很精致,寻常人家的妇人也在地上挑拣,买上一个放点络子,绣线之类的小杂物,很是不错,价格也不贵,三文钱。

“我最近经常来呢,小妹,我娘现在好多了,平日还能坐起来,有时候还出门走上一圈。”

莫子山很兴奋,最近家里的银钱多上不少,吃食也好上一些,娘休养的不错,气色都红润不少,也没有眩晕过,这还是得益于青璃家的帮助,他感激在心,就是嘴笨,每次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是吗?那太好了!我要是回村一定去看看六婶子。”

莫六婶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病,就是常年操劳营养不良,气血虚弄的,现在不是农忙,莫六叔给青璃家盖房子,现在都在村里,还能帮衬下家务,莫子山也找了个赚钱的门路,现在她是不用那么起早贪黑的干,想的开了,也恢复的很好。

“是啊,我娘念叨你呢,要给你做身衣裳,这不是不知道尺码,等你回去量呢。”

“六婶子真客气,她现在还没有大好呢,要多休息才行。”

兄妹俩就站着聊天,期间不时有人来打探蒲草的小篮子的价格,莫子山要的不高,眨眼就卖出去很多个,看样子很受欢迎,青璃很喜欢,也想要一个。

“山子哥,这是你自己编的吗?手艺真好!”

莫子山点点头,这些蒲草都是邻村的水塘里长的,坚韧的很,上次回村路过他就想着能不能利用一下编织点东西,回家试验了几次,编织几个小花篮,想不到比雕刻的小玩偶卖的好,而且也很省事,上次那小哥要大量的玩偶,提前几天就取走,还说要继续要,他答应人家也要做到,这也是刚腾下工夫。

青璃有很多想法,听说小舅是挑货郎,走街串巷卖点这个小篮子肯定好,关键是很轻巧,不占什么分量,穿成一串,好背好拿,她倒是想着帮着在莫子山这进货,可惜地上剩了没几个,时间上也来不及,明天娘就要回去。

“小妹,你喜欢哪个小篮子,你挑上几个。”

莫子山看青璃拿起来观察了很久,就指着地上摆好的一排说道,“随便拿,难得你有看的上眼的。”

“这三个,都归我了。”

青璃也不客气,随手挑了三个,最近堂姐莫青菊正在和张大娘学习针线,应该也用的上,这筐子上面还有个小盖子,不用的时候扣上,也不怕里面的东西掉出去。

“山子哥,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这个给你,帮我带回去给婶子。”

青璃说着从篮子里拿出一大条五花肉,这是刚刚给富顺家买的,她给了莫子山,想着一会顺路回去的时候再买就可以。

“小妹,你这又是干啥呢?”

莫子山急的脸色通红,他就送了青璃几个不值钱的小篮子,怎么又给肉呢,这庄户人家的,谁家不是一年半载的吃上一次,偏他家奇怪,自从和青璃家走动之后,都吃上好几次了,她娘每次感慨,让他记住这种雪中送炭的恩德。

“嘿嘿,山子哥,你可别见外,你知道我家条件稍微好点,我娘也一直念叨着六婶,前两天回莫家村正好赶上下雨,也就没去串门,所以啊,这肉你拿着,六叔帮我家盖房子不吃点好的能行吗?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以后多帮我编点小篮子就成,我小舅是挑货郎,我想着我家房子完工他能来看看呢,把这小篮子带走一些。”

“那没问题的,我回去就多编些。”

莫子山点点头,很高兴,觉得欠了青璃这么多,如今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告别莫子山,青璃又去重新买了一大条肉,卖肉的大叔已经和她很熟了,这次有额外的送了几根大骨头让她炖汤喝,这一路上青璃遇到杂货铺子,也零零碎碎的买了不少东西,干枣子,核桃仁,买了点果脯,红糖,又去糕点铺子提溜两封点心,这才直奔富顺家,到门口的时候还神不知鬼不知觉的弄出两条大鱼。

富顺家的院子离镇上河边很近,这里比较杂乱,算是平头百姓居住的,在这区域有很多做工的妇女,平日都出来接一些浆洗的活计,上次青璃在这边路过,就看到成群结队的浣衣女在河边,埋头洗着大篓的衣裳。

富顺家很好找,院子是胡同里最后的一家,门敞开着,院子不算大,只有几间正房和东厢房,西边放着牛车和一些杂物,此时老牛正低着头,悠闲地吃着地上的草料。

院子里静静的,悄无声息,青璃站在门口,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叫人,她应该是没有找错吧,古代就是这点不好,平日都开着院门,有些人不打招呼直接进去,只是在快进屋子门口的时候才喊一声,她感觉很不方便。

“璃小姐,您怎么来了?快进来!”

富顺出门,正好看到在门口的青璃,有些惊喜的喊道,昨晚青璃给了他一块银子让他去打牛车上的棚子,他不敢耽搁,在贫民区的小破屋子窝了一宿,天还不亮就往回赶,约定下午的时候去取,他拾掇了一下,正准备出门,刚和家里的爹娘,爷奶交待自己在方家的事,说又找了个工钱比较多的活计。

就在刚刚,他和爹娘说得罪了方家夫人被解雇的时候,一瞬间他看到了娘亲眼里的失望,不过片刻之后,爹娘却安慰他说没事的,家里还有点散碎的铜板,还够支撑一段时间,爷爷说家里有牛车,大不了跑的远点,去乡下接送人,这样能赚的多一些。

家里穷,爹的身子也不像早些年那么好,都是操劳的,就怕被人指着脊梁骨说偷懒,这才下了大力气,下了大雨也在雨中忙活,前几年有段时间关节疼,疼起来脸色发白,和要命一样,医馆的大夫说年轻的时候不注意,熬成这样的,要静养着休息,为了不拖累主家,爹才让他接替,还一个劲的教育他做人要厚道,不能干对不起良心的事。

现在,富顺始终相信,爹娘教育的对,好人有好报,就在昨天他以为要丢了差事,还不知道怎么和家人交待的时候,青璃给他抛出了橄榄枝,后来李墨轩又给他说了一些规矩,璃小姐不是一般人,银钱上绝对不亏待,一定要干好差事,不该说的别说,管好自己的嘴巴,他都深深记在心里。

“恩,我过来找你的。”

青璃进了院子,然后把篮子交给富顺,“也不知道你缺什么,这都是在集市上买的,昨天你做的很好。”

“璃小姐,虽然我还没签工契,可是已经是你家的下人,哪有主子给下人买东西的,这可怎么说的。”

富顺接过东西,脸色通红,有些惶恐,但是看这些东西都是家里需要的,这拒绝的话又怎么的都说不出口,只能一手不停的搓着衣摆,低着头。

“对了,工契。”

青璃想起来,要是没有这个可能富顺会心里没底,“这次找你是想让你送我娘和二姐去我外公外婆家,同行的还有我大伯娘和大堂哥,他们有另一辆牛车,不过这次去的地方有些远,我娘还想住上几天,所以你看你……”

“璃小姐,我可以,我和我爹娘他们说一下就行。”

出远门也不是什么大事,他身子壮,不耽误什么,现在做人家下人,这主子还来商量,真的是很通人情。

两个人说着,富顺的爷奶从屋子里出来,向外头张望,“富顺啊,这是谁来串门了?”

“爷,奶,这是璃小姐,我的新主家,她过来看看的,你们看,还带了这么多的东西!”

青璃带的东西算是十分丰厚了,这个时候年节也不一定能吃上那么多的五花肉,青璃一出手将近十斤,还有红糖,干枣,核桃,糕饼,空间的两条大鱼,要是再加上几个菜都能凑出来年夜饭,就是一般大户人家的下人也都是领不到这么多的东西的,何况青璃只是过来认门,不是什么正式的日子。

“这……这太多了!”

富顺的奶奶年纪有些大,满脸的褶子,还弯着腰,估计年轻那会没少操劳,也是个老实厚道的,看着这么多的东西还有些惶恐的推拒,倒是他的爷爷看着年轻不少,头发还没有全白,可能是总给大户人家跑腿送东西,也见过世面,说了很多感谢话,也是实心实意的。

原本富顺这娃说得罪了方家夫人他就心里一凉,虽说这小子说自己找了份新的差事,工钱不低,甚至比方家还好,但是家里的人都没有信,想着是他懂事才安慰他们这些老的,自己就想着以后早起一些,多多给人家跑腿,兴许还能多收点铜板呢。谁知道,富顺没有撒谎,这主家的小姐都找上门来,还送了这么多的东西,比一个月的工钱还多呢,这可算是找到了好人家。

“璃小姐,快到屋子里坐!”

老两口赶紧把青璃领进屋子,还让富顺去沏茶,一边还不好意思地说道,“璃小姐,家里穷,也没啥好的给你,就有点茶叶沫子是以前方家赏的,您别嫌弃。”

“奶奶,叫我璃丫头就行,富顺哥以后就在我们家做工,这工钱一定比方府高,逢年过节的另有封赏,还有伯父伯母要用的药材,回头给我个单子,以后这要喝的药我们家也给出。”

青璃是受了淳于魔头的启发,空间现在扩大不少,多种点药材不会错,万一什么时候官府又起了幺蛾子,家里有药材心才不慌,救急也好。

“这,这是真的?”

富顺的爷爷一直以为算是见过世面,但是也没想到能有这样的待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自家老伴对视一眼,看到她也点头之后,激动的站起来,就要跪下给青璃磕头。

自家这么多年过的紧巴巴的,肉都吃不上一口,还欠了不少外债,就是药材给闹的,现在主家说给送,这不是天上掉下了一块大馅饼?常年被贫苦和病痛折磨的老人禁不住落下眼泪来。

“爷爷,快起来,您这不是折我的寿,我们家可不兴这个,日子久了就知道了。”

一个老人给自己说跪就跪,还是吓了青璃一跳。其实她并不是那么热心的人,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帮助一些人而已,就当是多做好事给自己增加福报,毕竟从许猪头家顺走那么多的银子是不光彩的。

青璃又坐了一会儿,和富顺说了下这几天的安排,让他明天赶着牛车去她家门口等着,手里拿着药材单子,青璃这才起身,一直被富顺的爷奶送了很远。

——

“房东,我求求你,让我们祖孙再住上几天吧,我一定想办法交了房租。”

青璃正想准备去专门卖种子的铺子买上些药材的种子,看单子上面的药材都是常用的,应该也不贵,买上一些扔在空间两三天就可以出产一批。她正琢磨着,就听到前面有哭声,这声音还有些熟悉。

“老大娘,之前你拖欠了两年,我都没说什么,前段你突然有了银钱,就给我补上了,可这次真的不行,我儿子要娶媳妇,这房子真的不能租了。”

“可是我们祖孙能去哪哟,呜呜呜,前几天官差来搜查,把剩余的铜板都顺走了,家里都快没米下锅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正在低头抹着眼泪,声音里也带着哀求,似乎很是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好。

“璃姐姐,太好了,东娃又看到你了,谢谢你上次的包子!”

一个脏兮兮的瘦弱的小娃直奔青璃跑了过来,眼里还挂着眼泪,看样子刚刚才哭过。

“东娃,怎么是你,那边的是你奶奶吗?”

青璃想起来有一次去市集买东西,这个东娃就一直的看着她手里的铜板,眼里带着羡慕,没有贪婪,像极了自家小弟懂事的样子。青璃心一软,就买了好多肉包子给他和他的奶奶,又包圆了他奶奶做的鞋垫,这祖孙不贪财,不占便宜。

“恩,我和我奶没有住的地方了。”

东娃已经有五六岁的年纪,也还算懂事,见他奶哭,也跟着哭泣,但是他一个小娃,也不明白没地方住的概念,就知道下雨的时候要淋雨,可能和小乞丐一样去破庙里住。

“别哭。”

青璃从袖兜拿出一个手绢,给东娃擦擦脸,刚才那个房东的话她也听了个明白,人家也是厚道人,这是儿子娶媳妇,没办法才这样,而东娃奶奶也是无家可归还没有银钱。

早上吃饭的时候,娘还唠叨着想请一个帮工,怕不是知根知底的,青璃觉得东娃的奶奶不错,至少教育东娃不要随便占别人便宜这点就能看出来,年龄大些,身体看着还硬朗,平日还能陪着奶奶说说话,而东娃很懂事,正好可以和自家小弟作伴。

想到此,青璃过去扶起东娃的奶奶,说道,“奶奶,还记得我吗?我们家正好缺帮工,不如去我家吧,管吃住,东娃还能和我小弟作伴。”

“我姓崔,叫我一声崔婆子吧,你是那个好心的小丫头。”崔奶奶直起了腰,仔细打量了青璃几眼,这才几天不见,小丫头白净很多,穿着也更好了,要不是脸上还有块疤痕,是个俊丫头。

“这是真的需要帮工?”

“恩,早上我娘还在说呢,你和东娃可以住在门房,还有好几间的空屋子,里面家具什么的都很全乎。”

青璃和崔奶奶简单的介绍了一些自家的人口,又陪着她们收拾东西,真是破屋值万贯,崔奶奶看到什么都舍不得,还是青璃一再的表示,自家什么都有,被褥什么的都是新的,这才打消了崔奶奶要搬家的想法。

最后,祖孙二人只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就和青璃一起归家,崔奶奶心里忐忑,就怕被看不上,还得带着东娃和她吃苦。她是个命苦的,老伴去的早,东娃的爹娘也都先后的染病,丢下了这个娃,那时候他才不到一岁,还没有记忆,这么多年都说他爹娘去了很远的地方,祖孙二人苦哈哈的,靠着她给人缝补,卖鞋垫的银钱活命。

青璃带着祖孙二人来到家门口,崔奶奶在门外看到这种地方当时就觉得有些畏缩,这可是大户人家的住的地方啊,最少都是两进院子的,刚才青璃说家里就两个下人,所以她就认为是殷实的小户人家。

张伯应声开门,看到青璃回来,就笑着道,“四小姐回来的刚好,刚才夫人和二小姐刚进门,这可是采买了不少东西呢。”

“张伯,这是崔奶奶和东娃,我娘说你和张大娘太辛苦,想找个帮工,帮助干点做饭之类的活,也好让你们轻省一些。”

“老姐姐,以后就拜托你了。”

张伯知道是主家心疼自己老两口,这个老姐姐穿的破旧还带着个小娃,就知道是家里过不下去,又是四小姐心好,这才捡了回来的。

娘刘氏刚采买结束,这次可是发狠了,吃的用的,能买的能带的,瓜果点心,布料都没少买,二姐青蔷还准备了一份礼物给隔壁的付彩云。

青璃说了崔奶奶的事,刘氏很同情,又看到东娃这么小就很懂事,就多了一份喜欢,让她安心住下,以后就做个帮工,管吃住,每个月还有固定的银钱,东娃大些,还能陪着子喜一起识字。

崔奶奶本想下跪头,被刘氏搀扶着起来,又带着她去见了爷奶,奶奶见她穿的破旧,都是补丁,还把自己的新衣裳给了她一套,但是家里没有东娃能穿的,却是有不少布料,娘还准备拿出来让做上几身。

二姐青蔷还去后院带过来小弟子喜,给他介绍了东娃,两个小的没有什么隔阂,说着说着就玩到一起,子喜也不小气,给东娃抓点心,还让他看自己宝贝的故事书。

崔奶奶抹着眼泪,领了布料和新被褥,还有一些新的木盆,洗涮之物,简单的擦洗了下,换上新衣服,然后在厨房帮着张大娘收拾鱼,她手脚利落,两个人闲聊几句,发现彼此都是命苦的人,都很感叹对方的境遇,张大娘说了主家是多么好,也让崔奶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庆幸自己的好运。

晚饭有崔奶奶的加入,比之前还早些,大哥和三哥下学堂之后才看到家里又有了帮工,林风澈知道干爹干娘不用像之前那么操劳倒是很高兴。

饭后,刘氏清点着回娘家的带的东西,整个人精神的很,二姐青蔷倒是恹恹的,陪着娘逛了一天,看什么都买,糕饼买了几样还不知足,还想买猪肉,虽说是这天不会放坏,但是这个东西在外公外婆那也能买到,不是什么新鲜的,还用的着这么远的带着,最后在她的劝说下,娘亲改买了腊肉。

青璃很理解娘的心情,这么多年一直靠娘家贴补,虽说两位舅娘人宽厚,但是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儿子才是自家立门户的,心里没准也是有些意见的,以前家里是真的穷,供着两个娃读书,现在条件好了,有什么都多多的买上一些,有点荣归故里的自豪感。

晚饭过后,二姐青蔷在屋里拾掇要去外公外婆家带的东西,青璃坐在椅子上默默的看着,除了换洗的衣裳,还有一个比较大的木盒,就奇怪地问道,“二姐,你咋还带着个木盒,是给舅娘的的礼物?”

“这个可不是呢,给舅娘的礼物娘都准备好了。”

二姐青蔷说着,把盒子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全是颜色各异的绢花,最少有十几朵,做工一般,有些地方还略显得粗糙了一些,但是要比村里杂货铺卖的好上许多。

“这啊,都是给以前的相熟的小姐妹准备的,也都很久没见了,比我大上两岁的,可能都嫁人了,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呢。”

二姐青蔷说着,叹了一口气,一般村里的女娃在十五岁左右都会嫁人,然后生子,做家务活儿,就是这么一点点的熬过来的,她有时候也不想认命,不想嫁人,不过那只是想而已,现实中是不得不低头的。其实嫁人有什么好?要是摊上好人家,还好些,要是有那起子恶婆婆,媳妇不得脱一层皮。

“二姐,你这绢花多少铜板一枚?看上去还可以吧。”

青璃也不知道二姐叹气为哪般,怎么就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这一盒一百个铜板,也不算便宜,这还是娘买了不少东西,才便宜卖给我的呢。”

以前青璃给二姐买过类似的绢花,都是同等做工,要十文钱一枚,这次买了这么一盒子,才花了一百文,绝对算便宜的了。

“对了,璃丫头,这是我给春儿姐姐写的信,画已经让大哥帮着润色,你明天抽空裱好,然后放在卷轴里,去吉祥布庄送一趟吧。”

二姐要离家,这才和青璃交待一些琐碎的事,还有接待医女,家里也得有个人在才行,如果青璃不在家,就告诉莫青菊一声,两人换班来。

这一夜就这么快的过去,富顺来的很早,身上都带着早上的雾气,连头发都有些潮湿,问他吃没吃早饭,只说是吃过,娘刘氏觉得过意不去,包了很多崔奶奶包的大馅的包子,还带了瓜果点心和水,这一路上的行程不短,带好一些吃食,在路上也能充饥。

娘和二姐这么一走,青璃又变得无比的自由,爹在后院养伤,一般不到前院去,爷奶不管事,堂姐青菊不是帮着干活儿就是学刺绣,她倒是成了自由人,出门随意,只要和张伯说一声就行,张伯也就嘱咐几句的事。

富顺的爹娘用的药材单子还在她手上,抽出空,她去了一趟种子店,每样都买上了一些,又去裱画,最后去吉祥布庄送信,这一个时辰之内跑了三趟,累的青璃气喘吁吁的。

在街边有一个小茶铺,是一对年迈的老夫妇,卖一些茶水和馒头,时不时的还遇见地痞无赖,吃喝过后不给银钱,老夫妇也是无可奈何,只是皱着眉头,不停的叹气。

世道艰难,以前青璃在莫家村的时候一直向往到镇上,因为采买什么的都方便,要是有点银子,住的房子也好,独门独户的清净,现在觉得,如果没有谋生的本领,还是在村里更自在一些,靠天吃饭,至少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这,几位客官,老头子我只是小本买卖,这茶水和馒头都是有成本的,您几位吃了这么多,至少也得给点保本的银钱。”

“是啊,我们两个老的,无儿无女,就指望这个过活。”

茶铺的老两口不停的和几个家丁装扮的男人说好话,点头哈腰的,很是卑微,看来这种事是也是屡见不鲜,如果不能要来银钱的话又是赔本的买卖,这生意真是难做。

“老家伙,什么破馒头,这么硬,小爷我牙口不好,你这破馒头还要什么银子,保什么本!”

一个一脸流氓相的家丁,小眼睛泛着精光,歪着嘴,突然的站起身,一脚踩着桌子,一手叉腰,装腔作势地哼哼道,“这破茶叶都是沫子,还不如白水好喝!你们仗着年老就倚老卖老,这样不好吧?”

“就是就是,许三,这两个老家伙不知道咱们是谁吧?还敢要银子,要不是咱们着急办事,也不会吃这破玩意!”

青璃本来是路过,此时也停下脚步,这个许三她可是有印象,是许猪头坚定不移的拥护者和狗腿子,上次殴打林风澈也是凶手之一,这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这许猪头都要挂了,还放任这群恶狗蹦跶呢。

“可是,可是……”

“可是个屁!老东西!兄弟几个着急办事,没时间和你们磨叽,走!”

许三说着,身边的几个家丁都站起身,有的还用布包装了几个篓子里头的馒头,连桌子上的茶壶也不放过,直接顺走。

“唉,老婆子,咱今天又白做了。”

“作孽啊!”

老两口敢怒不敢言,看着地上一片狼藉,还有不少被糟蹋的馒头和咸菜,心疼的很,这也没办法卖给客人,只能拿回家去自己吃了。辛苦这一天,风吹日晒,来了一帮蛀虫,真是没地方说理去啊。

“老爷爷,我要一碗茶水。”

青璃正好感觉到口渴,又不能明目张胆的在空间取灵泉,这才坐到一个干净的桌子上,等着老两口上茶。

“小丫头,你咋一个人出来了?这世道乱的很,最近镇上有拐子,你可得注意啊,你家大人呢?”

老婆子给青璃端了一碗茶水,又问道,“小丫头饿不饿?还有两个馒头,你放心,是干净的,送给你吃吧,不要钱。”

说罢,还怕青璃不信,特地拿过来一个框子,里面只有两个颜色黄黄的馒头,似乎是玉米面和糙面混合做的。

最近在镇上,家里吃的好,也没有啥糙面,都是白面细面,这好几天不吃粗粮,青璃竟然有些想念这个味道,便也没有说什么,接过馒头吃了起来。

这馒头不算松软,里面是实心的,吃着管饱,可见老两口是实在人,也并不是像许家那些瘪三说的,什么硬的难以入口,此时还温热着,吃着有嚼劲。

“来来来,小丫头,这还有老婆子腌的咸菜疙瘩,配馒头最好不过了,你吃上几口,光吃馒头没味儿。”

青璃忙着吃,也就点点头,夹了一块小咸菜,又脆又甜,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是吃着舒心,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糙面有些粗糙,需要配合大口的茶水才能咽的下去。

------题外话------

(~o~)~zz,每次厚着脸皮要票都能得到女神们的支援,好感动,(^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