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79章 话唠的桃花眼

刚过了午时,大哥和三哥就背着书箱回家,说是先生家里有一些事,留了很多课业,让他们回家完成,因为镇上的学堂的先生有限,爹还受伤,所以一时的人手紧张。

原本青璃还想等晚点去找李墨轩,现下也坐不住了,和娘打了个招呼,娘刘氏正在忙着和奶研究大堂哥成亲的安排,这八字还没有一撇,两个人就准备上了,说的都是要给多少彩礼,准备多少桌酒席,新房如何修缮等,她一说想出门,刘氏摆了摆手,只是让她早点回来。

从空间里捞出三条大鱼,用草绳穿住腮绑在一起,青璃提着篮子很快的穿过两条街道来到李墨轩家的门口。

李墨轩家的大门紧闭,门口处还蹲着一个伙计手里拎着不少的东西,垂头丧气的。

这不是上次和娘在东街看到的和李墨轩的爹说话那个伙计?好像告诉他不要送贵重的,每天都要过来送吃食,看着篮子里还有不少青菜和一条猪肉,看来都是李墨轩的爹吩咐的。

“小哥哥,你在这干啥呢,认识这家的主人吗?”

青璃看到伙计,还是明知故问了一句。

“这是我们老爷让给夫人,哦是李家婶子送点东西,可是她拒绝着不收,我还不知道如何交待,小丫头,你也认识这家的人吗?”

伙计看到青璃也提着一个篮子,里面还装着大鱼,在门口停下来,眼里就带着希冀,“不如你帮我把这个篮子带进去好不好?我给你糖吃!”

说完,伙计和哄孩子一般从袖兜里抓了两块水果硬糖,上面还裹着糖纸,很高级。

“李伯母人很好,为什么不让你进去啊?”

“这……这其中是有些误会而已,小丫头,拜托你帮这个忙吧。”

伙计一手抓了抓头,说的含含糊糊,对一个小丫头,解释的那么清楚干什么,给上几块糖,好好的哄哄就成。

“小妹,你在外头呢?快进来!”

李墨轩在里头听见动静,这个伙计他认识,最近天天上门,他都看到好几次,每次一来,娘的心情更差,夜里也睡不安稳,不断的咳嗽,所以他对这个伙计没什么好脸色,却也不能大骂,只能无视。

门被推开了一个小缝隙,青璃灵活的闪身进去,可是篮子大,还卡在门外,最后青璃索性扔掉了篮子,直接提溜着大鱼进了院子。

“小妹,不是说不让你拿东西,你又拿。”

李墨轩一直不知道怎么称呼青璃好,要是称呼璃小姐,就会遭到怀疑,所以和莫子松统一称呼。

“上次在医馆门口,你不是说李伯母总是咳嗽,我寻思着还是鱼汤滋补,多喝点鱼汤,吃点鱼肉就能管饱。”

青璃没有提门口伙计的事,她直接进了屋子,看到李伯母正坐在屋子里绣花呢,不过一会的工夫就扎了两下的手,显得心不在焉,见到青璃来了,连忙站起了身,挂着勉强的笑意,说道,“璃丫头,你来了!上次听说你和你二姐过来,那天家里没人,让你跑了个空,本来想上门拜访,我这个身份又不方便。”

李氏解释了几句,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双软面厚底,鞋面绣着大红花朵的鞋,说道,“过来试试合不合脚,上次就给你做好了,一直没机会给你。”

“李伯母,你手艺真好!”

鞋底是加厚的不怕磨,踩到小石子儿也不怕脚疼,鞋面很软,大小正好,青璃换好之后,还在屋子里踱着小步,心里美滋滋的。

“璃丫头,你喜欢就好。”

李氏放下手里的针线,让李墨轩给她端茶水点心,“马上也快到晚饭的时辰,不如我去做饭,璃丫头在这吃吧?”

“不用啦李伯母,我就呆一会,我和娘说好了回家吃的,不过灶间我带了大鱼,你炖上一些喝点汤补补身子。”

“你这丫头,每次都不空手!”

李氏嗔怪了几句,往灶间走,青璃这才得着了机会,和李墨轩说租牛车的事,她晚上的时候要运一批东西,马车最好,如果没有,牛车也勉强。要求很简单,就是不该问的别问,运送到城西那边的贫民区就行。

最近官差似乎正在搜捕淳于魔头,镇上的富户夜晚都摸底夜巡了一遍,想不到他竟然能自降身份躲到贫民区,那地方青璃去过一次之后就不想再去。

“这好办,是今天用?不过什么时辰?在哪里?”

“恩,你不用跟着,让马车去接应就可以,在学堂门口吧。”

青璃说了个时间,那时候镇上基本没有人,在学堂门口放几个装药材的口袋应该不会被发现,为了保险起见,她还准备放上几袋子空间收获的花生,这样万一被拦下检查,也能及时把药材收到空间,用花生充门面。

青璃又坐了一会,这才站起身,她着急回家,怕刘氏担心,李墨轩非要送,但是考虑到没准出门会被那个伙计缠上,青璃还是拒绝了。

门口,那个伙计果然没有走,坐在院子对面的一块石头上,旁边放着篮子,正垂头丧气呢,听见动静,抬头看到是青璃,眼睛里就带着一抹希冀,“小丫头,你认识我们墨轩少爷?”

“你们少爷,你说轩子哥?”

青璃打量他一下,不想过多的交谈,李墨轩在院子都能听见,这是他自己的私密事,方老爷再不好也是他的亲爹,就算他不会回去相认,恐怕也是内心要有一番纠结。

“哼,真是笑话,我们府里是姓方,怎么成了你家少爷?你是不想在府里干了是不是?想另投主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个野种,也配称作少爷?”

街道上停下了一个四人抬的青色小轿,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被丫鬟搀扶着下轿,她摆着小手帕,晃动的臀部,迈着小步,因为扭动的幅度较大,走是完全是曲线,让青璃心里偷笑,因为她突然想到一句话,猫走不走直线完全取决于耗子。

“夫……夫人……”

小伙计赶紧站起身,拍了两下衣摆,然后快步走到那个妇人身边,低下头,磕磕巴巴的道,“小人都是听从,听从老爷的吩咐,来给前夫人,哦,是李氏送东西。”

此时小伙计真的很想自己扇自己一个巴掌,他到底会不会说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次要是不解释清楚,差事难保,他心里苦笑,顺从了老爷就会得罪夫人,到时候夫人闹起来要解雇了他,老爷多半还会妥协,这做下人的真难,可他家还有体弱的爹娘,年迈的爷奶,还指望着这差事糊口呢。

青璃仔细打量着这个夫人,就是传说之中二嫁又死了儿子再难有孕的小寡妇,确实是有点姿色,虽然人到中年,但是身段保持的很好,前凸后翘,体态风流,她上身穿着玫瑰紫缎子水红锦裳,绣了繁密的花纹,衣襟上镶嵌不少小珍珠和金线,下身着一条粉霞锦绶藕丝缎裙,发髻上一支金丝八宝攒珠钗闪耀夺目,另点缀珠翠无数,看上去一团的珠光宝气。

青璃暗暗撇嘴,看这妇人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已到中年,但是眼神还是时而迷离,水遮雾绕,散发着媚态,眉间还有一颗血红色的痣,轻轻一甩袖子,就有一种好闻的桂花香味。

“是吗?”

小寡妇此时换了一种态度,她轻轻一笑,慢悠悠的说道,“那么,就去给我砸门去,出了事情,有本夫人担着呢。”

一个小三上位的寡妇还能如此嚣张,死了儿子成了不下蛋的母鸡也是活该的报应,青璃对她很不齿,看她这样,哪有点大户人家夫人的端庄,浑身上下一股子风尘味道,不知道还以为是哪个狐狸窝跑出来的呢。

“大娘,私闯民宅不好吧,好像是可以报官的。”

青璃本来想回家,遇见这种事,不得不说了一句,李墨轩可是她的人,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这恶毒妇人,随便就要砸了人家的房子,还说的云淡风轻,她担着,她担的起么?比有钱?空间珠宝随便搬出来一箱子,就能砸死她!

“哪来的野丫头,有你说话的地方?我们夫人砸了她家是给面子,不然下次来的可不是我们几个丫鬟这么简单了!”

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奉献的女人,这点青璃理解不了,但是每一个恶毒女人的背后,都有那么几个谄媚的狗腿子,看看,这小寡妇没说话,丫鬟先抢先回答,这职业素养那是没的说,都赶上现在明星身旁的经纪人了。

“一边去,死丫头,关你屁事,砸的又不是你家,你蹦跶什么,难道野种找了你这个丑八怪做童养媳?”

另一个丫鬟也叉腰,指着青璃愤怒的骂,这让她原本就烦躁的心情更加的火大。

“奇花,异草,你们两个和乳臭未干的丑丫头计较什么,别忘了我们来的目的。”

小寡妇阴森森的看了青璃几眼,这才甩了下手帕,对着小伙计威胁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砸啊!不然我告诉老爷你勾引本夫人,你觉得……”

“啪!”的一声,院门被打开,李墨轩走了出来,先是看了一眼青璃,见她没有事后,这才放心。

“哎呦,小野种出来了?你那偷人的娘怎么还不出来啊,躲在里面算什么事?”

“是啊,我们夫人还要来这种破地方,回去新做的绣花鞋都不能穿了呢。”

叫奇花异草的两个丫鬟怪模怪样的讽刺着,一旁的伙计还算有点良知,他低垂着头,砸人家门这事他干不出来,反正这次被解雇是肯定的,得罪了夫人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偷人?野种?哈哈,真是笑话,这恶毒的寡妇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别的不说,李墨轩和方老爷可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有眼睛的人都明白怎么回事,睁着眼睛说瞎话到了这程度,真不是一般的无耻。

古人重名声,无论是未嫁的闺女还是已婚的夫人,把贞洁看的比名都重要,游记上记载,这是北方,民风相对开放一些,寡妇再嫁也不是稀奇事,但是在南方,都是要顶着贞节牌坊到死的。

她一个小妾上位的寡妇,夫君尸骨未寒就和方老爷有了首尾,赶着了原配和嫡子,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上门,污蔑原配偷人,这真真是天大的笑话,人至贱则无敌,她应该去许家做做小妾,尝尝许夫人的厉害。

李墨轩浑身颤抖,紧握着手臂,他的五指紧握,手背上都出现了青筋,可见他的愤怒程度,但是出乎青璃的意料,他只是淡漠的道,“这位大娘,你是想我回去认祖归宗吗?”

李墨轩的眼里就像一汪深潭,十二岁的年纪还是有些稚气,但是在他的身上却多了一分稳重,青璃看不到他的眼底,只是突然感到这个时候的他,很像自家大哥。

就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让小寡妇轻笑一下,回道:“你识相就好。”

然后摆了摆手,带着丫鬟转头就走,心里头盘算要尽快帮助自家老爷选个小妾,到时候有了儿子她就去母留子,正好记在她名下养活,她是看出来,那个李墨轩的小崽子可不简单,蹦跶这么多年过的越来越好,他的黄脸婆娘竟然也没有饿死,真真是得了造化,若是让他回到方府,这方家不是成了他们母子的天下?

“小少爷,对不起,你别怪老爷,当年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老爷知道误会了你们母子,这么多年一直很愧疚……”

小伙计拍了拍身上的土,把篮子放到地下,说道,“这就是老爷的一点心意,你就接受吧,毕竟是父子,就算断了关系断不了血脉。”

“你拿回去吧,就说我收了,你留着自家吃。”

李墨轩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小伙计听了很感动,他抹了一下眼泪,说道,“墨轩少爷,对不起,我也是被老爷派过来的,如今得罪了赵氏,我这差事是保不住的。”

“富顺,你的老子娘还卧病在床呢?”

“恩,墨轩少爷,您还记得我?我爹以前就在方家做工的,后来他身子不好,这我才接班的。”

李墨轩点了点头,这个富顺的爹人很好,为人忠厚老实,在方家的时候勤快,后来干了几年身子不好,就主动辞工,让自己的儿子来接班,就是这个富顺,他家里条件不咋好,爹身体弱,老子娘又卧病,还有年迈的爷奶,都靠他一个人这点铜板,如今丢了差事,还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把这些东西拿回家吧,还能贴补家里,恐怕也好久没吃到肉了吧,你娘身子不好体虚,也应该在吃食上多贴补一些。”

李墨轩说着,看了一眼青璃,然后小声的说了一些富顺家里的情况,末了还交待一句,富顺是个本分可靠的,人也机灵,关键是内心纯良,他家就有牛车,他爷爷时常干些苦力活计,拉着牛车给人家送货,赚上几个铜板。

“这敢情好,牛车虽然慢些,但是城西也不算远。”

青璃点点头,表示懂了李墨轩的意思,他对这个伙计印象也不错,没有那么谄媚的巴结那个小寡妇,让他砸门的时候也看到他内心的挣扎,这才真实。

他家里这个情况,他要是马上就拒绝小寡妇,青璃反倒认为这个人没什么价值,因为他失去这份差事很有可能让爹娘陪着饿肚子,人是正直,但是做事没脑子,那么直接,这样的人青璃也不敢用,所以,她现在对富顺很满意。

“富顺,方家这份工你不干也罢,年后我家会开饭食铺子,也招伙计,工钱不会比方家的低,你就来我家。”

富顺只是方家的伙计,没有工契,随时可以不干走人,所以不需要有什么顾忌,青璃又道,“你会不会赶牛车?”

“会,我和我爷爷学过一阵子,有时候都是我赶着牛车帮着送货。”

富顺点点头,不明白青璃是什么意思,这用伙计的事,她一个小丫头就能决定?

“那正好,你回去,晚上来把牛车牵出来帮我送一趟东西,这段时间我们家也要经常回莫家村,需要牛车,你暂时做我家车夫吧。”

青璃把事情交待了几句,先富顺还是一脸的不解,就送袖兜里掏出一块银子,大概有一两重,直接放在他手里,“喏,这是一个月的工钱,你拿着吧,但是给我送东西的事暂时保密。”

青璃不再理会富顺,因为这寡妇闹场,她出来有一阵子,现在着急回去,不然娘刘氏一定担心,下次她出门都不方便,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李墨轩来处理。

青璃回到家里的时候并没有人注意,娘刘氏正在奶的屋子里,两个人正聊的开心,娘还准备了笔墨,记录大堂哥下聘需要采买的单子,这双方还没见面,好像这亲事就真能做成了一样。

“这是个好闺女,咱得好好待人家,那些污言碎语的不能信。”

奶乐呵呵地重复了好几遍,说的就是付彩云拒绝做地主的小妾而被人污蔑的事,这同为女子才知道这个世道对女子多么的不公,就拿刘氏偷人的事来说,张家村那个姘头大壮,回去什么事都没有,偶尔还被调笑说好福气,这就是这个时代普遍男人的心理。

“可不是咋的,我也算看着她长大的。”

因为两家的邻居,娘了解的就比较多,付家人厚道,左邻右舍相处的都极好,当年付彩云的爹当猎户那阵子,时不时的还送只野鸡到刘氏娘家,这是真真的舍得。

“咱家啊,不图大富大贵,就图个和睦。”

说起这个,奶又笑眯了眼睛,她的儿女都不错,孝顺,娶的儿媳妇各个懂事知礼,大家谦让着不计较,这可都是亏的她眼睛亮,当年不怕路远,求了这么两个贤惠的媳妇,唯一有点遗憾的就是不省心的老四,也不知道现在跑到了哪里,只能偶尔托人捎信,也有个两三年没回家了。

“哎呀,娘,你就放宽了心,人是没的说,大嫂很乐意呢,就等着这个儿媳进门了!”

“那你们最近是不是要回去一趟,好好张罗下,去人家闺女家里提亲,咱这方面,可不能委屈了人家闺女。”

话说到这份上,两个人又乐滋滋的闲聊了起来,还自作主张的商量起了婚期,人家彩云姐那边还不知道情况呢,这边倒是先一头炕热。

家里上下有张大娘忙活,现在又多了个跟班堂姐莫青菊,可是解放了娘亲,现在她平日就拾掇拾掇屋子,手上原本裂开的口子都愈合上,已经长好了一些。

“璃丫头,你又出去晃荡,你过来看看我这个构图怎么样?”

二姐青蔷从一进的厢房里探出了个身子,冲着她招手,“我这一直都忙活画的事,你倒是清闲。”

“嘿嘿。”

青璃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坐下喝了一杯茶水,快到晚饭的时辰,她就没有吃糕饼,抓了一把瓜子嗑。

“二姐,这是你画的?”

二姐是用碳棒在一张麻纸上构图,后花园的芳草萋萋,赵晚春一身翠烟衫,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的倭堕髻上插着一根镂空的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她正被丫鬟推着荡秋千,一颦一笑都如此的动人,秋千边上还跟着二姐和青璃自己,几个人都笑盈盈的。

“是啊,怎么样?不过和大哥还是差的多!”

“二姐,你画的这么好,我怎么不知道?”

青璃惊呼,现在就差上好的白宣纸,上面点上一些水彩,这画能更动人,二姐竟然说这还没有大哥画的好。

“那时候你还小,我和大哥一起和爹学过两年。”

莫青蔷解释了一番,当时爹也夸她有天分,只不过她对作画不感兴趣,又不是大家小姐,需要琴棋书画,一个村里丫头,做这些显得矫情。

青璃顿时竖起大拇指,又重新认识了二姐,她觉得自己的书画水平越来越拿不出去手,被深深的打击。

吃过晚饭之后,青璃拉着小弟子喜在院子里晃悠,二姐去找大哥说作画的事,三哥跑到前院去找林风澈,说是非要习武,最近正在练习蹲马步。

青璃本来以为三哥就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坚持不下来,谁想到这都几天了,每天都和林风澈在一起,一蹲就是一个时辰,最后两个人身上都被汗水打湿,三哥仍然能咬牙忍着,刘氏心疼也说不出什么,毕竟强身健体是好事,莫如湖也很是支持。

张大娘每天晚上都要给二人再次开小灶,不是一热气腾腾的馄饨就是放了鸡蛋肉丝的面条,有的时候还能熬一些鱼汤,反正后院池子里鱼很多,吃都吃不完。

眼看着天要黑了,青璃不停的打着呵欠,二姐看她困,就让她提前洗漱好回屋睡觉。

青璃先进了空间,那傻鸟小灵去外头潇洒还没有回来,她只能自己一个人整理一番药材,找了不少的布袋子,一个一个放好,等着晚上的时候行动。

夜深人静,青璃估摸着时辰也该差不多,家里人应该也都进入了梦乡,她这才小心的推开屋门,然后几个快步的从后院围墙飞跃出去。

镇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没见到什么夜行的人,去学堂的路上,只听能到两三家的狗叫,和小儿夜晚的啼哭。

到了学堂门口,古朴厚重的大门紧闭,学堂外面还有一颗青松,青璃感应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把空间里的药材包裹都放到了树下,等着富顺。

远处传来噔噔的牛蹄子声,还有富顺的小声吆喝,青璃放下心,看来他很准时,李墨轩介绍的人不错,以后也可以多加培养。

“璃小姐,您等久了吧?”

富顺驾着牛车,看到青璃正靠在树干上,搓了搓手说道,“我早出来一点就好了。”

“没有,我也是刚到不久。”

青璃说着,指挥富顺把药材的包裹都搬到了车上,又给了他一块碎银子说道,“这牛车没有棚子,下雨下雪天不太方便,这个银子你拿去打个棚子,剩下的就是赏给你的。”

“好,我等天亮就去办。”

不知道李墨轩和富顺是怎么交代的,不该问的他一句都没有问,青璃坐在牛车上,直奔城西的贫民区,这一路上都很顺利,偶尔遇见几个醉酒胡言乱语找不到家的,还暂时没什么麻烦。

就在前方拐弯处快到达的时候,麻烦突然来了,不远处有官差几十人,正在城西这片挨家挨户的例行检查,似乎是刚刚完成,准备进行下一片地方。

“什么人,这大半夜的鬼鬼祟祟?”

“这位差爷,小的这是刚在村里接妹子回家。”

这些官差都很面生,和上次来青璃家搜索的不是一批人,所以对富顺的话青璃也没有反对,只是怯怯的点点头。

官差仔细打量了一下二人,穿的都不算好,一个小丫头,一个半大小子,看长相都不在众人的抓捕范围之内,也就摆摆手,但是还问了一句,“这牛车上面都装的什么东西?”

“是……是花生。”

青璃早就不动声色的换好了袋子,她为了证明自己还打开了两个布袋,然后磕磕巴巴地道,“大叔,这是俺爷爷给俺家的,今年新下来的,起沙,好吃着呢,要不您带走点尝尝。”

“不了,我们还要办差。”

官差说着,拎着火把和刀具向另一片进发,青璃暗道倒霉,牛车的目标太大,一会回去要是被官差看到就麻烦,好在李墨轩家在城西有个破院子,现在赁期还没到,青璃掏出了空间里削铁如泥那把小刀,斩断了门锁,让富顺在此地窝一个晚上,天亮在走,不用管她,对青璃的安排,富顺没有什么异议,这次出门是和家里打好了招呼的。

青璃把药材都堆在一个角落,然后按照约定,她取出了一个叮当,轻轻的摇晃了几声,这深夜里,这种声音格外的明显。

很短的一会儿,不少黑衣人都从四面涌了过来,然后没有搭理青璃,默默把药材袋子抗走,来去悄无声息,她被*裸的无视了。

这样就行了?青璃踢着地上的小石头,想着是不是要和方脸侍卫说上一声,药材还没有炮制的问题。

“小丫头,我就知道你有办法。”

片刻之后,黑脸侍卫这才现身,也是一身黑衣,脸上还蒙着面巾,只在眼睛上露了两个洞出来,有点像抢劫银行的犯罪分子那身装扮,想不到古代也流行头套,不过在这种深夜,见到这么打扮的一个人突然出现,实在不是件愉快的事,好在青璃有点心理准备。

“是啊,你来的正好,药材都是按照你的清单上准备的,但是都没有炮制,这个你们就得自己想办法,你知道现在风声紧,我这可是提着脑袋的买卖。”

青璃心里郁闷,原本这买卖可不是她想做的,这是完全被霸王硬上弓,被逼无奈之下,这银票只能弥补心灵上的创伤。

“这你放心,正好我们有人手。上次给你的清单呢,交回来。”

“啊?”

青璃想起来,那清单被李墨轩要走了,读书人,总是有些这方面的爱好,是欣赏上面的字。

“那是我们少主的墨宝。”

“我烧了,不留痕迹。”

青璃撇了撇嘴,随口胡乱的答上一句,解决了淳于魔头这桩心事,青璃现在就想赶紧回家睡觉。

“咳咳。”方脸侍卫轻轻的咳嗽了几声,然后道,“我们少主叫你过去问话。”

“他不会自己来啊?”

青璃翻了一个白眼,淳于魔头是方脸的少主,可不是她的,这么大牌,但是想起拿人的手短,上次勉强还算替她解决了个麻烦,这才跟在方脸侍卫的后面。

虽然约好是在城西贫民区见面,但是青璃跟着方脸侍卫实际跑了很久,马上都要出城,这才在一所民宅前停下脚步。

“到了?”

青璃累的气喘吁吁,不停的擦汗,虽然会点轻身术,但是毕竟是体力活,和常年习武的人比不了,她还是一个七岁的丫头,身体还没有张开。

“恩。”

侍卫说着,门口有人开门,他这才摘下头套,带着青璃进到院子里。

这院子的结构和自家镇上的宅子差不多,不过看不到后院的样子,前院没有门房,一进门就是三间瓦房和东西厢房,树上还挂着几个灯笼。

“你干的不错。”

淳于谙从正房里走了出来,即使是这种深夜,一身黑衣也掩饰不住他卓尔不群的风姿,浑身上下充满凌厉的王者之风,棱角分明的脸好像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的,冰眸幽暗深邃,顿时给青璃很大的压迫感。

“然后呢?”

青璃沉默一会儿,还是接了一句,这么远把她叫过来,不可能是为了这么一句表扬吧。

“然后没了。”

没了?青璃突然想起一个笑话,是说太监的下面,没了,结果淳于谙也这么说,她想笑又觉得气愤,脸上的神情一变再变。

“啊啊啊,是谁这么吵,我怎么听见有女人的声音?”

正房里又出来一个白衣男子,毫无形象的抻着懒腰,他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散乱着披在肩上,却有一种凌乱的美感,一双好看的剑眉之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沦陷进去,高挺的鼻梁下,薄厚适中的红唇却漾着令人炫目的笑容,此刻正慵懒的靠在门边,打量着青璃。

“小谙谙,她是谁,是侏儒吗?练习的缩骨功?啧啧啧,怎么脸上还有一条难看的疤呢?这是戴的人皮面具?”

青璃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心中有千万草泥马狂奔,这个桃花眼的娘娘腔是在说她?侏儒?人皮面具?

“咦,小谙谙,这面皮好像是真的,还有……”

白衣男子下了台阶走到青璃面前,低下头和青璃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一会儿,然后才和想到什么似的,瞪圆了眼睛,指着淳于谙说道,“你,你,你刚才和她怎么距离在三尺之内都没有事?”

“呜呜,小谙谙,我等了你这么久,这次知道你中毒还从京都不远千里的追来,路上被劫杀差点丢去一条命啊,我容易我么,你竟然选了个……”

桃花眼说着,从袖口里掏出一个小手绢,假装抹眼泪,还低着头小心的瞟了淳于谙两眼,见他没反应,上前凑上几步,大鸟依人的就要往他怀里钻。

青璃终于想起这个风骚的倒霉蛋是谁了,那次和赵晚春去上香,那群黑衣人就是劫杀他的,害的她这个无辜的路人差点成了炮灰。

“三。”

桃花眼已经靠在淳于谙的肩膀上,神色带着满足,淳于谙不动声色,只是嘴角轻微的抽搐的一下,这难得的镜头正好被青璃捕捉到。

“一。”

淳于谙话音刚落,一掌直接拍飞了桃花眼,直接把他甩到几米外的大树上,这动作绝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

“呜呜,小谙谙,你使诈!二呢,二呢?怎么直接就到一了啊,呜呜,你欺负人家!”

对面,桃花眼正以诡异的姿态倒挂在大树上,他不着急翻身,反倒是先控诉对淳于谙的不满。

“闭嘴!”

淳于谙用手弹了下被桃花眼靠过的部位,又用手帕擦了擦,这才觉得舒服了些,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呜呜呜,小谙谙,你毒还没解呢,随便动武当心毒素蔓延全身,哇哇哇,人家很受伤啊,需要安慰。”

桃花眼不停的耍宝,让青璃憋笑憋到内伤,这二人一黑一白,这深夜看着就像勾魂索命的黑白无常。

桃花眼见淳于谙没有反应,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也不气馁,直接从树上跳下,坐在树下的石凳上,敲着二郎腿,一脸的耍赖,“小谙暗,人家可是不远千里前来,怎么也要有点肉吃吧,鸡腿就好。”

“小谙谙,你成天板着一张脸,显老,不然我给你配点药膏抹抹?”

“小谙谙,你不能动怒,不然会毒发全身的。”

“三。”

淳于谙继续倒数,这次桃花眼是学聪明了,立刻住嘴,看着青璃,撩了撩头发,做了自认为潇洒的一个动作,脸上浮起一抹狼外婆的笑容,“小丫头,看看哥哥是不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快被迷倒了吧?”

青璃打了个呵欠,淡淡地道,“大叔,你今天喝药了吗?有病得治。”

淳于谙接过侍卫的水喝了一口,一面也好奇青璃的回答,白若尘就是个臭美的话唠,在京城有神医之称,而且白家家大业大,不少女子趋之若鹜,甚至不顾身份主动上门提亲,他说是来解救他,其实派人来也是一样,主要还是躲避京城的婚事。

“噗嗤……”

淳于谙实在控制不住,全喷了出去,仔细一看,冰冷的眼眸深处带着点点的笑意,似乎乐意见到好友吃瘪。

“现在小丫头都这么不可爱了。”

白若尘念叨了几句,讪讪的站起身,又开始勾搭淳于谙身边的侍卫,“我说方脸儿,你乐什么,小爷我饿着呢,这让你做点饭,差点把房子给烧了!”

这下轮到青璃笑,方脸儿,要不要这么有缘分,她和桃花眼起外号的水平竟然一样。

“小丫头会做。”

方脸侍卫把问题全部推给了青璃,自己溜之大吉。

“真的吗,小丫头,你给我做一顿饭,我送你祛疤膏。”

桃花眼白若尘对青璃抛下了个诱饵,他主动解释道,“放心,这是我们白家独门秘方,不是外头医馆有一百两一小瓶的残次品。”

啥?外头一百两一瓶效果已经很好了,青璃用了几天,已经看到疤痕变浅了一些,这还是残次品?

“恩。”

淳于谙见到青璃看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答了一句,这要是在平时,白若尘肯定会大呼小叫,此时他满脑子都是鸡腿,饿的没有力气,也顾不上这些,就寻思怎么忽悠小丫头给做上一顿饭。

青璃想了想,反正做上一顿饭也不值什么,还能得到好处,她拿到祛疤膏,打开一看,也是淡绿色的膏体,比较细腻,又闻了味道,确实比春儿姐姐送的浓郁很多。

“我要吃鸡肉,炖鸡汤太慢了,给我做个红烧鸡块吧,还有厨房有什么你看着做几样吧,动作要快,我饿的睡不着。”

白若尘用手捂住肚子,毫无形象的眨着桃花眼,一脸的无辜,青璃顿时觉得满头黑线,和这个矫情的娘娘腔保持一定的距离。

记得在游记上看过,京都的饮食偏清淡,达官贵人么虽然奢华成风,但是讲究养生之道,这个桃花眼自己说是来给淳于魔头解毒的,他还有祛疤膏,难道竟然是传说中的神医?神医不应该是仙风道骨的白胡子老头的吗,为什么会是这么个德性,青璃感到自己真相了,为此她很失望。

这个院子的厨房很大,灶口就有好几个,青璃利用一个灶口煮了一大锅的白米饭,因为也不确定多少人吃,方脸侍卫给她打下手,放了很多的大米。

“大叔,那个辣椒帮我切点。”

切辣椒容易辣眼睛,青璃故意使坏,指示方脸侍卫干厨活儿,结果这方脸侍卫拿刀杀人行,这切辣椒就成了菜鸟一只,手不停的哆嗦,几个辣椒切了一刻钟,还不时的用眼神和她求救,青璃心里记恨他威胁的事,假装看不见。

哼哼,京都不是喜欢清淡,那么她就多多的放辣椒,反正辣椒不是她切的,红烧鸡块没有,只有辣炒鸡块,辣炒土豆丝,辣炒大白菜,辣炒鸡蛋,全部都是辣。

一顿饭做了半个时辰,其实青璃可以再快一些,但是她就是坏心眼的不想让桃花眼那么快的吃到,本来还想耽搁一会的,但是出来这么久,再不回去,天亮了就很麻烦。

“哇,真的很丰盛啊!”

摆好了碗筷,白若尘第一个坐到桌子上,快速的盛了一碗米饭,然后夹了一个鸡块,放到嘴里,“唔……这么辣,这是放了多少辣椒?”

白若尘憋的脸颊通红,没头苍蝇一般的横冲直撞进到屋里,拿起茶壶,灌了一壶的茶水,这才摸着肚子,扶着墙走出来,颤抖着指着青璃,“你……你……”

“咦?不好吃?”

青璃无辜的眨眨眼,心里想着,这回桃花眼应该不会喊饿,刚才的一壶茶水,估计能喝个半饱。

这边,淳于谙看到白若尘的反应,他没有说话,只是也坐到了桌子旁边,从容的盛饭,夹菜,看不出什么表情,也没有表现被辣椒刺激到的样子。

这是没有味觉?青璃放辣椒比平时还多了不少,让方脸侍卫切的只是十分之一而已,这种辣她自己都未必能受得了呢。

“小谙谙,你现在有伤在身,不能吃辛辣刺激的东西啊。”

白若尘看到淳于谙竟然吃下这么辣的东西,一时间愣住,片刻之后才反应过啦,然后又开始围着念叨。

青璃见没她什么事,打了个招呼,迅速的遁走,心里默念着,解决了药材这事之后,但愿永远的后会无期,每次遇见淳于魔头都有点意外,来破坏她平静的生活。

------题外话------

咳咳,这字数,11111,原本的万更,已经超额完成任务,各位女神男神有票票可以砸过来,(^o^)/~,题目不知道起什么好,可怜的男主又被抢了风头,~(>_

下面推文,《锦绣人生之宠妻有盗》——七惰

她,沐胜岚,耶鲁高材生,自诩天生丽质,甚难自弃。回国路上竟被海盗凌辱致死,那时就许下血誓:若为重生,必将杀尽千万海盗以求公道。

只是命运捉弄,再睁眼,竟然穿越成了海岛小胖妞。

他,闾仁华,海盗大头头,世称嗜血阎罗,冰冷无情。打劫路上竟被小人偷袭重伤,昏迷之前,暗自狠狠发誓:若能活着,必将害他之人千刀万剐以解心头之恨。

还好老天开眼,再睁眼,竟然真的还活着。

只是,压在他身上的小胖妞是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