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78章 空间升级

掌灯时分,这雨又开始下了起来,夹杂着冷风,噼里啪啦的有渐大的趋势,这个时间,娘和二姐应该会留在莫家村,张伯又等了一会儿,这才关好了院门。

青璃洗漱的很早,一个人窝在床上,她很喜欢点着这种昏黄的油灯,这种暗淡的黄色把整个屋子笼罩起来,显得更加的古色古香,在这种冷雨夜,没有什么凄凉之感,反倒感受到一种家的温馨。

感受了一下气氛,青璃想进到空间去整理下药材,却听到有些奇怪的声响,接着是一阵的开门声,有什么人站在院子轻声的说话。

外面下着雨,现在已经是歇息的时候,到底是谁在院子里走动,难不成是进来了贼人?

青璃悄悄的下床,把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眼睛向外看,院中,站着一个人,身材高大,穿着蓑衣,又是背对着青璃,根本就看不清楚人脸,而他的对面,正是大哥莫子归,他就那么站在雨里,很短的时间,衣裳湿了个透,头发上还往下滴水,即便是这样,他的表情很是漠然,在听着对面男子说着什么,但是眼角的余光正打量着青璃这边的方向。

糟糕,不会是被发现了吧?她已经利用轻身术悄无声息的,应该没那么巧合吧?青璃心虚,不敢在看,又倒在了床上,滚了两圈,越发觉得大哥很有问题。

躺在床上,她仔细听外面的声音,奈何雨声太大,混杂在一起,听不真切,过了又一会儿,声音这才消失,院中又变得空无一人。她怕大哥过来敲门,所以老实的躺在床上,不敢进空间,心里却盘算着怎么才能把草药运过去,光靠她自己一个人肯定不行,除非利用空间,那样会暴露空间的秘密。

大概又等了一个时辰,这个时候家里人应该都已经熟睡,大哥不会在这个时辰敲门,青璃这才放心的进到空间,一颗悬着心暂时放下。

空间里又有了变化,青璃进去的时候,已经白茫茫的一片,空气的雾气夹杂着湿意,好像天空之中无数的小水滴,原本的地,灵泉池子和房子都统统的看不清楚,她只能通过神识还辨别方向。

在空间中呆了一小会,青璃就感觉到全身上下发热,连筋脉都开始膨胀,浑身上下汗津津的,她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汗水还是空气中的雾气,接着,整个空间像地震一样开始颤抖,青璃凭着神识感应方位,进了空间的青砖瓦房。

房间里没有摇晃,也没有雾气,还算比较正常,青璃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有些慌张,她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裳成条状挂在身上,露出来的皮肤上面还堆积着一层黑色的泥污,她忍受不了这种脏兮兮的感觉,赶紧到温泉池子里泡澡,还特意的用了点澡豆。

青璃感觉到自己下水的时候,温泉都变得的浑浊不堪,不过那只是短暂的,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的恢复澄清,这净化真是彻底。

从温泉池子出来,青璃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从内里到外都舒泰的很,用手摸摸脸,这皮肤比以往还要细腻润滑不少,照镜子却看不出什么变化,只是觉得眼睛比以前更明亮。

空间外面雾气淡了些,但是还在轻微的摇晃,青璃看不清也没办法收割药材,她只能就在空间里面临时抱佛脚,找着各种手札,仔细看才知道,这是空间初次升级的征兆,但是升级后变什么样,又没交待清楚。

迷迷糊糊,青璃睡了一觉,等她醒来推开门的时候顿时惊呆了,空间原来的灵泉池子大了一倍有余,灵泉也多了一些,原本还愁要再放出去一些鱼,这回完全的游的开。

空间里的土地比原来的也大上一大圈,在草药的外围,没有种东西,裸露着黑色的地皮,在远处,还多了一个郁郁葱葱的小山头,这让青璃激动不已,等她移动到山上,上面竟然长着几颗果树,苹果,梨和柿子树,虽然样式单一了些,上面可都是结着累累的果实,这让她迫不及待的施展轻身术,轻轻一踮脚尖,一个跳跃,直接坐到树杈上,摘下个又红又大还闪着黄泽的苹果。

青璃原本是想用袖子擦擦,这才想起空间升级之时,她的衣裳已经被绞成了布条,她还是*状态。

“咔嚓”一声,青璃咬了一口苹果,又脆又甜,汁水还多,好吃的不得了,镇上卖的苹果都长的比较小,吃着口感也不够好,她在前世也没吃过这么好吃水灵的。

青璃吃过苹果之后,直接把苹果核随便的扔到树下,正好砸在一只悠闲散步的野鸡的脑袋上,野鸡被来个突然袭击,顿时炸毛,咯咯咯的尖叫了几声,也飞到对面树上,和*的青璃大眼瞪小眼。

这野鸡很有趣,全身上下都是褐色的毛,体型不大,听那两嗓子喊叫,就知道是个傲娇的,此时它正闪着黑溜溜的斗鸡眼,带着好奇看着青璃。

“这空间还有许愿的功能?刚才还想莫家村山上的野鸡肉,这就多了一只,杀了拔毛,是烧烤呢还是炖汤呢?”

青璃托着腮沉思,这野鸡已经把她的*看光光,不管它是公的还是母的,她必定杀鸡灭口。

野鸡听到青璃的自言自语,扬着脖子,对着天“咯咯咯咯”的又吼叫的几声,然后用蔑视的眼光看了一眼青璃,对她的话毫不在意。

“这野鸡成精了!”

青璃感受到野鸡鄙视的情绪,心里也有些窝火,直接也跳到对面的树上和野鸡对峙,她准备伸手抓鸡的时候,野鸡的速度更快,挥着小翅膀,跳下大树,溜了!

“我还以为你能有多大的本领呢,也好,会飞的鸡杀了吃肉才更香!”

青璃跳下树跟在后面狂追,她都忘记自己是空间的主宰,可以用意念控制一切。

野鸡的速度很快,青璃用轻身术竟然还追不上,一人一鸡在田地的外围绕着圈跑,无论她这么提速,都差那么恒定的一小段距离。

“站住!”

青璃跑了十多圈之后,发现自己更饿了,也没了精神,这种裸奔的滋味可不好,这万一再让什么活物看到,就是名节不保。

野鸡听懂了青璃的话,这才慢悠悠的停下来,然后“咯咯咯咯”的叫了几嗓子,意思是,“你真是太弱了!”

“咦?又被看不起了?”

青璃奇怪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读懂了野鸡的想法,就指着它,颤抖的问道,“你……你……你莫非就是空间的灵兽?”

野鸡蹦跶了几下,然后非常人性化的甩了一下鸡头,“当然,人家有名字的,叫赤灵鸟,可不是你口中那种低贱的野鸡。”

“赤灵鸟,能干什么?”

“可以在空间耕种收获,还可以……出去空间,还能送信,日行千里。”

一人一鸟在空间用意念交流,青璃撇撇嘴,灵兽不应该都是白虎,麒麟,朱雀那种神兽的吗,为什么到她这就是一只极其自恋又长的像野鸡的傻鸟?

耕种收获,这个等到青璃的神识和空间的契合度高就是一瞬间的事,送信?说白了就是一只信鸽,这哪有灵兽的样子?那只傻鸟,这一会的工夫都摆了好几个poss了,一会弯腰,一会扭屁股的,还会用两个爪子捂脸,从爪子的缝隙瞪着乌鸡眼偷看青璃,左看右看,又表现出顿足捶胸之态,耷拉着脑袋,好像有青璃这种主人是一件丢人的事。

“喂,你有没有名字?怎么称呼?”

“等待主人起名。”

沉默了片刻,赤灵鸟终于认清了现实,“咯咯”的回了两声,叫的声音不是吱吱的鸟叫,真的和野鸡一样。

“那么,不如叫沙鸟怎么样?”

沙鸟其实就是傻鸟,青璃叫着顺口,开始忽悠这个空间升级产生的灵兽赤灵鸟。

“我是赤灵鸟,不是沙鸟,沙鸟比我等级要高。”

赤灵鸟抖了抖毛,用两只爪子捂脸,有些羞涩,它确实是等级最低的,在灵兽界没有什么名气。

“你的意思是,你比沙鸟等级还低,就是比傻鸟还傻?”

青璃此时是没喝水,不然非得一口水喷出去,她仿佛看到这只赤灵鸟羞红了脸颊。

“那好吧。”

青璃盯着赤灵鸟,盘算起个什么名字好,小黑?不行,这是家里小狼狗的名字,小花?不然旺财?

“那个,主人,你不穿衣服在空间里晃荡,又不像我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毛遮挡,这样真的好吗?”

赤灵鸟一脸的羞怯,看着青璃欲言又止,弱弱地传递着意念。

“你是公的?”

“你才是公的,你全家都是公的,你仔细看好了,老娘是母的,母的!”

赤灵鸟高昂的声音尖叫了几嗓子,然后四只腿全部的抬起,给青璃展示肚皮,然后还更加鄙视的看了她一眼,“你有的我都有。”

青璃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好吧,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还认为这只傲娇的傻鸟其实股子里还是个羞涩的雏,现在她决定把刚才的想法忘掉,就炸毛那姿势,像极了自家二姐。

“好吧,我知道你是母的。”

青璃出空间到屋子里换了一身新衣裳,看着外面的天色还没亮,这才放心的又进到了空间。

“你也不能没有名字,你就叫小灵吧。”

“感谢主人赐名。”

赤灵鸟又换了一副模样,这次说话又变得温婉有礼,和刚才完全不同,让青璃觉得是不是在她换衣服的工夫,被换了一只。

有了空间灵兽就是不同,虽然这个赤灵鸟也是糊涂的小白,但是青璃也打听到一些线索,和皇后所说的差不多,而升级的本质是封印,空间被封印,只有达到一定的标准,才可以开启,从而进行空间升级,不过越往后越难,可能会需要很久。

赤灵鸟属于灵兽,它喜欢吃空间里的各种作物,之前耕种收获下来的大米粒都吃的很香,喝点灵泉水就能管饱,典型的好养活。

有了灵兽也是有好处的,青璃多了一个劳力,比方她在外面想要找什么东西,就可以用意念传达,不用自己在进空间一趟那么麻烦。

青璃又和赤灵鸟交流了一会儿,这才出了空间。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雨过天晴,空气中还带着泥土和落叶混合的气息,天色蔚蓝,站着看一会儿就心情舒爽。

吃过早饭,大哥和三哥一如既往的背着书箱准备去学堂,青璃偷偷的观察大哥,发现他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根本看不出昨夜在雨里的人是他,这会连个喷嚏也没打,说话也没有沙哑。

饭后不久,娘刘氏带着二姐青蔷赶回家,二姐第一件事就是拉着青璃回屋,问着昨天医女到来的情况,“昨天医女给奶针灸之后留了一会儿没有?”

“恩,那会儿赶上下雨,她就避了会雨,我用春儿姐姐给的花果茶招待的,临走还送了她一小包。”

青璃看着二姐的嘴唇有些干,就给她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回自己的屋子把秋景送来的盒子拿了出来,摆到二姐的眼前。

“这是啥啊?”

莫青蔷连续喝了两杯茶水,才感觉到解渴,她用帕子擦了下嘴角,然后打开了盒子。

“二姐,你先看信。”

“这么说春儿姐姐已经走了?她送了这么贵重的首饰,我们姐妹怎么回礼呢?”

二姐把盒子里的珍珠钗拿出来赏玩,上面的大颗珍珠正是青璃送过去那几颗,颗颗光滑圆润,晶莹饱满,再配上一层密密的小珍珠,戴到头上不但显得灵动,还增加了少女的可爱俏皮,正合适二姐的年龄。

“二姐,你戴着真好看!”青璃赞美了几句,然后说了自己的想法。她家的情况赵晚春了解,就算送上能拿得出手去最好的,恐怕人家四品官家小姐也是看不上的,空间里的奢华珠宝很多,但是现在是拿不出去的,青璃想着不如画上一幅画,送给她。

“璃丫头,我咋没听说你会作画?你画的四不像咱也拿不出去手啊。”

二姐带着怀疑的眼光看着青璃,这璃丫头想的倒是好,这字还没认全乎呢,就想着作画,不过自家还真有人能帮上忙。

“你是说大哥可以?”

“恩,大哥书房里面的都是他自己画的。”

“这不好吧,大哥也不认识春儿姐姐,不如我们画出个大概,再让大哥帮着润色?”

最后姐妹二人决定回礼就送画,送一张那天她们初次见面的时候,在城东大宅,赵晚春在后花园荡秋千时候的那语笑嫣然的神态。

青璃见自己转移了话题,就主动和二姐说起医女讲的八卦,她也学着医女的样子,故作低沉,想制造点恐怖的氛围,可惜今天的天气实在太好,阳光透过高丽纸照到屋子里,姐妹的身上都暖洋洋的。

“哈哈,那许猪头不是吓的屁滚尿流?”二姐青蔷听的很高兴,一直捂着嘴巴大笑,只是说到翠珊那个丫鬟的时候,有一阵的沉默,那时候她每天就念叨着要去镇上做帮工,还真的差点进了许家,因为给的工钱高,一个月有五百文,她曾经想过,一年就是六两银子,还管吃喝,一年还有两套新衣裳,万一年节能拿到打赏,很快就很攒上一些,好给小妹买祛疤膏,这也就是一个多月以前的想法。

谁知道,还没等和爹娘商量,生活就来了个大逆转,家里突然变得富有起来,卖了珍珠,还在前院的树下发现了埋财宝的坛子,自家这才有银钱盖上新房,在镇上也买了院子,结交了天仙一样的官家小姐,小妹的祛疤膏也有了着落。

一个月的时间,改变她十多年的认知,现在家里有了下人,她也被称为一声小姐,每次都觉得有些不真实,昨天晚上在莫家村的大伯家睡了一宿,竟然有些失眠,不知道是不是住了几天镇上的气派屋子,竟然不喜欢这破屋烂瓦,变得娇贵起来。

她家条件好了,可是大伯家还住这样的屋子,莫青蔷心里有些难受,但是她知道自家的能力也有限,虽然还有点银钱,爹娘想在镇上租小铺子,大哥和三弟也要考秀才和童生,读书人金贵,却也烧钱,光是笔墨纸砚银子就不少,好在大哥和三弟对这并不挑剔。

青璃看到自家二姐托着腮,眼里没有焦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的事情都汇报完了,二姐还没说大堂哥的亲事怎么决定的呢,青璃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试图唤回二姐的注意力。

“恩,怎么了?”

莫青蔷终于回过神,心不在焉的问了一句。

“二姐,你和娘急匆匆的回村,不就是娘要和大伯娘商量子冬堂哥的亲事,是不是有了眉头?我听说有了人选?”

“你这个丫头,最爱听墙角,消息还挺灵通呢!”

莫青蔷轻笑了一声,看着越来越白净的自家小妹,觉得很可爱,就揉了揉她的头发说道,“恩,就是咱外公外婆他们村的,你可能没啥印象了吧,叫付彩云,和大哥同岁。”

青璃的外公外婆家离的有点远,在小凤县的另个方向,正好和莫家村相反,平时来往坐上牛车得个半天多的时间,要是不留宿也要赶夜路的。

以前莫家没有分家,爹莫如湖一直读书,娘忙里忙外的操劳,虽然和大伯娘是堂姐妹,但是两个人嫁到同一家成了妯娌,也都有各自的利益,还好爷奶不偏心,家里的人也谦让,一直和睦,就是那会困难了些,过年的时候路程又远,大雪封山出门不方便,所以初二的时候刘氏很少回娘家,都是外公外婆老两口想念闺女,这才坐牛车过来看看,送点吃食,青璃当时唯一没有补丁的衣裳还是小舅娘给做的,外婆也会给她做棉袄。不过当时家里的屋子紧巴,也没有住的地方,每次外公外婆还要赶夜路,娘刘氏因为这事没少抹泪。

在青璃的印象里,原主只在小的时候去过一次外公外婆家,好像院子很大,门口有一颗很高的枣树,那个时候舅舅家的表哥还爬到树上给她打枣吃,也不嫌弃她丑,对她很好。

“二姐,是不是大堂哥也认识彩云姐啊?”

青璃瞬间想到这个可能性,因为大伯娘的娘家和外公外婆家只隔了几间屋子,近的很。

“恩,可不是,大堂哥也送大伯娘回去过几次呢。”

说到此,二姐笑了笑,她估摸着这事有门,因为大伯娘提彩云姐的时候大堂哥脸红了一下,显然是很满意的,有彩云姐那么知礼贤惠又有骨气的大堂嫂,她也觉得高兴,最重要的是,大堂哥似乎有想法,但愿他能苦尽甘来。

青璃在二姐的笑意之中掌握很多消息,心下了然,看着意思最近几天娘应该回娘家一趟,这也是娘念叨好久的,之前家里一直忙,没抽的出来工夫,这次正好事情赶上了,青璃不知道能不能被带着一起,她也想看看外公外婆家的亲人。

“你这小丫头别瞎琢磨,这路程远,娘应该不会带你去。”

莫青蔷越来越喜欢青璃水嫩的小脸,她掐了一下,想着要是脸颊上没有那条疤痕该多好,自家小妹可是家里五官长的最好的一个,完全是继承了爹娘的优点。

“我还没怎么去过外公外婆家呢。”

青璃有些失望,不过以娘亲的脾气,还真的有可能不带她去。

“怕什么,咱家房子盖好了,有地方,会接外公外婆一家来住上几天的,到时候大舅和舅娘也会跟来,小舅一家没准也能过来。”

青璃外公外婆有两子一女,娘亲在中间,上面有一个哥哥,下面一个弟弟,都早已经娶亲,大舅刘广济家有两个儿子,刘林,刘森,刘林表哥已经二十出头,成亲也有个三四年,只得了一个女娃起名叫梨花,小表哥刘森和自家大哥同岁,生日上大了几个月,已经定亲。小舅刘广仁比娘刘氏还小上个几岁,家里有一儿一女,儿子刘沐十岁,女儿比青璃大一岁,叫银杏,八岁。

青璃从来对亲戚辈分这些都有些晕头,在现代她家的亲戚不多,只有表哥姐,偶尔还打个电话联系,在古代面对这么强大的亲友团,她就怕叫错了让人笑话。

青璃外婆家没有分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不过小舅是挑货郎,时常要在外头跑,风吹日晒,也能赚上点铜板,所以条件要比自家原来好上一些。

没有分家的人家,都有很多摩擦,兄弟之间也是相互算计。外公外家还算和睦,主要小舅娘是孤女,没娘家当依靠,真把外公外婆当成亲爹娘一般的孝顺,而大舅娘虽然爱占点小便宜,嘴皮子不饶人,但是心地纯善,她比小舅娘大上不少,所以也让着一些。

看着时辰差不多,二姐青蔷又洗漱了一下去前面接待医女,青璃不想去,在院子里溜达一圈,然后回到屋子里开始练习大字,现在天黑的早,晚饭后就要掌灯,在屋里有些暗,对眼睛不好,所以她打算把练大字的时间挪到上午。

刚写了一会,空间中那只不干寂寞的傻鸟就开始叫人,青璃只能停下笔,关好了屋门,然后进了空间。

空间里,原本被青璃胡乱堆在灵泉池子旁边的草药已经被傻鸟小灵细心的分类堆放好,剩下空旷的土地也被种上了不少,青璃头疼,她似乎没和这傻鸟说过要种什么,一定是它发现剩下种子而自作主张。

“主人,怎么样,小灵干的不错吧?”

傻鸟扇着翅膀飞到青璃的旁边,用鸟头蹭了蹭青璃的大腿,一脸的邀功状。

“恩,你做的很好。”

青璃还是觉得鼓励为妙,不然这只傲娇的傻鸟一打击,很可能罢工,撂挑子不干,想到此,她还特地蹲下身子,用手轻轻的抚摸了下鸟毛。

“主人,那我可不可以出去见见世面?”

“你想出去?”

青璃诧异,难怪这么勤勤恳恳的打理空间呢,原来是有事相求。

“是啊,想去见见世面。”

“我没意见,但是你可别被人当做野鸡抓到啊。”

小灵的速度很快,又是灵兽,肯定不白给,青璃倒是不担心这个问题,让它出门放风也不错,多认识下路线,以后肯定有用的着的地方,就比如现在,她就很想去找李墨轩,因为给淳于魔头送药材这事她一个人搞不定,要是自己去租牛车,显得很突兀,李墨轩的话,就完全没有这个烦恼,只是他现在应该在学堂,暂时联系不上,只能等稍晚一些去他们家。

青璃把傻鸟小灵放到了院子里,又试验了一下两个人的神识沟通,发现没有障碍之后,这才放心,顺便还嘱咐了她几句,不能在外面随便的吃东西,不能去人多的地方等等,最后小灵两个爪子捂着头,烦躁的叫了几声,立刻飞走,留下青璃一个人在原地目瞪口呆。

------题外话------

呜呜呜,没有凑合到万更,各位萝莉御姐正太大叔们,明天一定万更,捂脸遁走~(>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