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74章 路遇劫杀(二更)

因为约好一起去上香,赵晚春很守时,很早就来到青璃家门口,二姐提着准备好的水果点心,带着青璃和青菊登上马车,一旁还有丫鬟婆子伺候。

四品的官家小姐,即使低调,出行也有两辆马车,前面是一辆双架马车,两匹大马都是膘肥体壮,鬃毛亮堂的,车厢四周雕梁画栋,车顶四周垂着流苏,车厢之外罩着青色的厚厚绒布,看不出里面是什么光景,只觉得要比寻常马车大上不少,也显得古朴大气。

后面的马车就看着比较平常,也很朴素,没有多余的装饰花纹,所以青璃只是愣愣的站着,拿不定主意到底去哪辆马车上坐。

“璃妹妹,还愣着干什么,快上车!”

马车的帘子被卷了一个缝隙,里面传来赵晚春温和的声音,接着丫鬟春梅跳下马车,麻利地在车边放上一个小凳子,笑着道,“我家小姐今儿起来很早呢,就等着去上香,要是平日都要叫上几次的。”

“冬梅,就属你话多,快扶着几位妹妹上车。”

赵晚春轻笑,看着心情不错,他们主仆之前应该情谊深厚,说话之间就看出没那么多芥蒂。

青璃在冬梅的搀扶下上了马车,顿时觉得自己的眼睛不够用,车厢内里简直就是奢华贵气,四壁都是由紫檀打造,雕刻着不少的花朵,底部铺着一张厚实的毛毯,是火红色的狐狸毛,这种狐狸本来就稀少,还能拼成一张毛毯用来垫脚,真真是富贵。

中间是一张花梨木打造的小几,小几上放着一套青花瓷的茶具,底下有豁口,茶具成功的镶嵌在上面,四周还有换气用的窗户,是那种带拉门的,还罩着轻纱,方便探看外面的光景,不需要的时候拉上,外面根本看不出痕迹。

“这位就是菊妹妹吧,你和蔷妹妹,璃妹妹一样叫我春儿姐姐就可以。”

赵晚春穿了一件月牙白的裙衫,慵懒的斜靠在车壁上,原本的书卷气又多了妩媚的妩媚的风情,还不到十五岁就由此妍色,还真真是让人嫉妒。

青璃摸了摸脸上的疤痕,原本的凸起现在已经下去不少,这才坚持几天就能有这种效果,神医真是名不虚传。这次带着堂姐出来,怕她拘谨,没有说明赵晚春的身份,只说是在镇上的一个大户人家的姐姐。

“春儿姐姐。”

莫青菊叫了一声,然后呆呆的看着赵晚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人呢,看了一会之后才觉得自己这样很失礼,禁不住脸颊通红,羞涩的低下头去。

“嘿嘿,青菊堂姐,我第一次见到春儿姐姐也看呆了呢。”

青璃见到莫青菊不好意思,赶紧说了几句解围,又把在医馆门前遇见的晕倒男子的事迹说了一遍,逗的众人轻笑。

“哈哈,这是怕跳蚤?因为提到这个就晕过去了?”

赵晚春家教很好,即使很想笑,也是用手抿着嘴,冬梅作为丫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还拍着大腿,眼泪都快笑出来了。

二姐青蔷见气氛缓和,又和几人说起前几天官差上门来捉拿江洋大盗的事,还重点说了关于怪盗一枝梅的传闻,还是在镇上好啊,以前在村里,每天都是想着做什么活儿,剩下的时间是不是要打络子贴补家用,这种怪盗的传说只能存在话本里,可是还没有银子买,都是在洗衣服的时候听着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传外头的事,所以这次听到官差说,她也是半信半疑,当成了一件新鲜事。

这次跟着赵晚春出门的还有两个婆子两个小丫头,都在后面的马车上,前面的马车是几个人还有另个身强力壮的丫鬟,不过她不说话,对几个人的笑意置若罔闻,一直把视线移到窗外。

冬梅一边听着,一边拿起小火炉上的细嘴铜壶往茶壶里灌水沏茶,然后给几人分别倒了一杯,又拉出小几下面的抽屉,取出果脯蜜饯和糕饼点心。

“这一路不近,你们先吃点东西。”

赵晚春周到的给几个人都拿了点心,这才接着说道,“怪盗一枝梅,这个人可不简单,他可是还好很多事迹呢。”

“春儿姐姐,还有什么?快说说?”

二姐青蔷眼睛亮晶晶的,拉着赵晚春的手晃了几下,迫切地希望听到偶像的事迹,一边的青璃撇撇嘴,这是少女怀春的心里吗?不是说也杀人如麻,按心情来?怎么到二姐这全部都省略了呢。

“小姐,奴婢来说吧!”

冬梅快言快语,她先喝了一口茶水润润嗓子,这才神采飞扬的道,“这件事京城人尽皆知,我们小姐在京城有相熟的亲戚,也是听来的。”

“然后呢?”

二姐青蔷根本就等不及,眼睛紧紧的盯着冬梅,等待着下文,见此,冬梅也不再卖关子,继续说道,“要说这怪盗一枝梅本来就是一个小毛贼,说他奇怪也是他偷盗东西的时候,并不是一定要东西值钱,有时候可能拿走最低贱的,只要她看着顺眼,听说还曾经偷盗了我们小姐堂妹的荷包,那是她七岁时候的练手之作,绣的鸳鸯还不如水鸭子,为此我们小姐的堂妹还哭了很久,就怕被流传出去,被人说成女红不行,影响名声。”

春儿姐姐的堂妹应该也是官家小姐,对这些要求极高,青璃点点头,可以理解,可是怎么知道是怪盗一枝梅偷的?

“怪盗一枝梅每次偷盗过之后都会留下一首诗,这是他的习惯,而且据说字写的龙飞凤舞,可以和大家之作媲美。”

“冬梅姐姐,听说怪盗一枝梅,眉间有梅花,这个是真的吗?”

二姐青蔷之前已经被官差洗脑,现在见冬梅说的更靠谱,赶紧又抓紧问道。

“那是扯淡,坊间都是那么流传,实际上不是,要是真的眉间有梅花不是太好认了吗。”

冬梅摆摆手,不知道想到什么,先是自己乐了一会儿,见几个人都在带着希冀的目光盯着她,只好继续八卦道,“最有趣的不是这个,虽然每次题诗都很有才,实际还是被恨的牙痒痒,因为他每次偷盗之后都喜欢贴到闹市去展示,所以一时间京城人人自危,就怕被知道自己的*。”

“那最有趣的呢?还有是不是杀人也看心情?”

青璃托着腮,催促着冬梅,这种说话说到一半,不上不下的感觉真是不怎么好。

“京城有四美,其中有一个国公府的单小姐,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为人也比较高傲,才学曾经得到过当今圣上的夸奖,所以整个人的地位水涨船高,年轻才俊她都看不上,所以年逾二十还没有出嫁,真真是拖成了老姑娘。”

冬梅清清嗓子,见几人都听的认真,很有成就感,又继续道,“一次,她偶然之间看过怪盗一枝梅偷盗后留下的诗句,马上引以为知己,并在京城里放话,如果怪盗一枝梅能偷一张她的字画,她就下嫁!”

冬梅自己越讲越兴奋,“一时间,京城都炸开了锅,京城四美之一的单家小姐竟然要下嫁给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毛贼,这简直是天大的美事,人人都在等着看热闹,当然也有一些单小姐的爱慕者顿足捶胸,整日酒楼买醉。”

“那一枝梅到底是偷了没有啊?”

“听我细细道来。”

冬梅顿了顿,这才又道,“可是等了又等竟然没有消息,众人猜测一枝梅可能不在京城,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可是,可是就在那年的过年之前,一枝梅再次出现,并偷取了单家小姐的字画,挂在闹市!”

“那么,单家小姐是嫁给了一枝梅?”

二姐青蔷把手里的糕点给了青璃,她的脸红红的,眼神水亮,正在聚精会神的等待后续结果。

“如果是那样,我就不会说是趣事,而是美事,哈哈。”

冬梅摇了摇头,“怪盗一枝梅把单小姐的字画贴在闹市,上面还写了两句诗——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以老。”

“噗嗤……”

青璃正在吃点心,听到这句话差点喷出来,一旁的赵晚春赶快递过来一个帕子,嗔怪道,“冬梅,你看你把璃妹妹逗的。”

“哈哈,这也太……这是嫌弃单小姐老啊!”

二姐很快也反应过来,一旁的青菊堂姐也抿着嘴,低笑出声。

“是啊,所以啊,单小姐在京城可成了笑柄,老国公都觉得她丢人,火速的给她定亲,因为没了名声,高傲如单小姐,过的可是相当的凄惨。”

站在这个角度上来看,这个一枝梅还真够奇怪,做事情也比较阴狠,完全不给女子留言面,所以说杀人只凭顺眼不顺眼来决定,青璃表示,不管别人信不信,她是信了。

“别光顾着说话,吃点心,这个是厨娘新作的样式,核桃酥,还是不错的。”

赵晚春招呼着,还细心把盘子端到青璃身边,“喏,小馋猫,这个可是特地给你准备的,就属你爱吃。”

“谢谢春儿姐姐。”

青璃也不客气,早饭着急,她没吃饱,现在正好垫点,而话唠冬梅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怪盗的事迹,末了才想起什么的说了一句,“上次送过来的珍珠,我们小姐很喜欢,准备回去让首饰铺子打成钗环戴呢。”

“不值什么,春儿姐姐喜欢就好。”

二姐也跟着客气几句,因为有怪盗一枝梅作为铺垫,莫青菊也没有那种拘束感,几个人一路笑笑闹闹,时辰过的很快。

广济寺的位置比较偏僻,在小凤县的县郊,玉屏山的半山腰,马车一路上都走的官道,但是少有人烟,今天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来上香的香客明显的没有那么多。

山脚下,有三三两两的摆摊做小买卖的,都是一些绣品,平安结,还有买香火糕点的,小挂件,以备香客不时之需。

赵晚春带着青璃几个人下了马车,后面的丫鬟婆子跟上,几个人都站定,望着半山腰若隐若现的广济寺,从青璃这个位置,只能看到被参天古木遮掩的青灰色的殿脊。

“小姐,这广济寺不是很有名气吗?怎么人这么少,底下连个轿子都没有。”

冬梅看了一圈,就那么几个做小买卖的人疑惑的打量几人,她忍不住的抱怨,看着半山腰不高,这让小姐怎么爬啊。

“无妨,既然是来求佛祖庇护,就应该有些诚意。”

赵晚春已经戴上了帷帽,姣好的容貌被面纱遮掩,她语气淡淡的,看不出喜怒。丫鬟婆子见状,也只好如此,几个人跟在后面,冬梅搀扶她,向广济寺行进。

这一路上都是石板路,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半山腰,每个石阶都很高,所以走了几步回头向下望,觉得陡峭的很。

“小姐,我们不是找错地方了吧?不是说广济寺香火鼎盛,就算不是初一十五,也不会人这么少啊?”

“是啊,小姐,我们要不要打听一下?”

赵晚春自小在京都老宅长大,这才来凤阳城没多久,丫鬟婆子也是在京都跟过来的,对此地不太熟悉,舅母本来派了几个丫鬟给她,但是她嫌弃人太多烦乱,又打发了回去,此时见自己的丫鬟如实是说,脸上也带了疑惑,只好点了点头。

二姐青蔷提着食盒,她不好意思把这么沉的东西给赵晚春的丫鬟,毕竟不是自家的,用着不是那么称手,这才走了不到一刻钟,她就气喘吁吁,脸上也见了汗。

“小姐,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前方的转弯处有一个石台,冬梅见自家小姐脸上也见了汗,赶忙准备帕子,又让小丫头端过来一碗茶水解渴。

青璃倒是不觉得累,但是总觉得这个广济寺透露着神秘和古怪,给她玉佩的老和尚就是此地的,而且听说香火及其的灵验,每天都络绎不绝的人,如今看来不是这么回事。

正好此时,都山下走下来一个樵夫打扮的中年汉子,脖子上还围着一块棉布巾,身后还背着不少柴火。

“老伯,敢问山上面是广济寺吗,为何没见到有其它的香客呢?”

冬梅走上前去,礼貌的问道。

“几位小姐是从外地来的吧,广济寺最近都在闭寺,要等到九月十五的时候才对外开放,好像寺里的一个得道高僧圆寂,最近都忙着做法事。”

樵夫仔细打量几个人的装扮,看着不像的附近村里的,应该是从凤阳城等地赶来的。

“小姐,你看?”

冬梅耷拉着脑袋,要等到九月十五吗,那个时候小姐应该回凤阳城了,凤阳城也有不少寺庙,但是都没有广济寺有名气,这次小姐来是心心念念求姻缘的,马上及笄,婚事就快定下,也想有个好归宿,只能祈祷佛祖显灵。

“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去吧,有得到高僧圆寂,我们去也不方便。”

赵晚春用帕子点了下额角的汗珠,然后对着青璃几人道,“几位妹妹,都怪我选了这么个日子,让你们白跑一趟。”

“春儿姐姐,这怎么能怪你的,只是我们事先不知道罢了。”

二姐青蔷摇摇头,这事虽然有点遗憾,但是怪不到赵晚春那去,能这么说实在是官家小姐家教太好的缘故。

“这位大伯,我们家小姐说了,当结个善缘,这些瓜果和点心糕饼送赠送于你,虽然是在山下,也算沾染了一点香火气。”

冬梅听着赵晚春低声吩咐,这才把带来的一些瓜果点心篮子给了这个樵夫,二姐青蔷也有样学样,在樵夫的连声道谢后,几个人这才下山。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是青璃却觉得更轻松一些,二姐青蔷手里没有了重物,也走的很快。

“不如我们回到镇上好好逛逛吧,今天我做东,我们去酒楼吃上一顿。”

“好啊,春儿姐姐,我可是能吃的很。”

“你放心吧,冬梅银子也是带够的了!”

赵晚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青璃很投缘,在吉祥布庄的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她,小小的人儿,说话霸气的很,五十两的银子的素锦缎,非要做主买给姐姐,眼睛都不眨一下,才七岁,正是爱吃喜欢抢东西的年纪,可她却有些不一样。

“对了,过两天就是九月初九了。”赵晚春搭着冬梅的手下迈下石阶,和一旁的青璃说道,“这个时候啊,正是蟹肥时,喝上一些菊花酒,美的很,到时候我派人给你送一篓子河蟹去,你们家也蒸上来尝尝。”

“那就先谢谢春儿姐姐了,那个都是富贵人家的吃食,我们家很少吃的。”

一想起河蟹,青璃来了精神,这是她最喜欢的食物之一,不过在村里的河边没有收上来蟹苗,也不知道是不是干脆就没有,她也就没想起来这个东西,现在听赵晚春一说,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一篓子河蟹罢了,不值什么。”

赵晚春摆了摆手,又和冬梅嘱咐几句,告诉她到时候早早的派人送过来,再添上一坛子菊花酒,算是应景。

山里的秋色格外的浓重,下山的路上,几个人放慢了脚步,不时的张望,停下来休息,观赏着周围的美景,远处还有一片一片火红的枫叶,让赵晚春的心情瞬间又好了起来,她指挥着一个婆子去采集了不少,说是晒干之后做书签用,也算是趣味。

等几个人下了山,车夫见几人这么快就回来还有些诧异,冬梅说明了原因,这搀扶着几人上马车。

归途中,为了活跃气氛,青璃一直都在问镇上酒楼的事,她没有去过,但是冬梅还算熟悉,就介绍了几家有名气的酒楼,其中一家叫和悦楼,是一家老字号,名声很好,价格公道,特色就是酱香肘花,这是顶顶出名的,就连冬梅跟着自家小姐见过世面,也不禁赞叹这家的手艺。

青璃咽了咽口水,又感觉到肚子在咕咕的叫,马车上还有一些点心,她挑着顶饿的吃上几块垫垫。

冬梅正在介绍京都的美食,各家酒楼特色菜如数家珍,说完又意犹未尽的介绍一些小吃,青蔷和青菊也接话,举例说了几个地道的农家菜,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的开心,这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怎么停车了?”

冬梅停下话茬,把马车的帘子掀起来一块,问着外面的车夫。

片刻之后,没有人答话,冬梅想着难道车夫去方便了,怎么就不给话呢?她掀开车帘子一看,顿时尖叫出声。

“啊——”

“冬梅,你这是干什么,大惊小怪的!”

赵晚春轻轻的蹙了下眉头,用手顺了顺气,这一声尖叫吓了她一跳。这丫鬟冬梅是小时候母亲给她的,陪伴她有十年,两个人虽然是主仆,私下情同姐妹,她虽然也是重视规矩,两个人私下却亲近,而冬梅也懂得本分,基本上没给她丢人,今天却有些反常。

青璃有不好的预感,她的耳朵灵敏,刚才就听到扑通一声,远处传来的是喊杀声,应该有不少人,看来又有麻烦了,真是晦气,出门一趟遇见这种事。

“小……小姐……车夫他,他死了!”

冬梅放下帘子,双手遮住眼睛,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而听到这句话,反应最快的就是那个身强力壮的丫鬟,她迅速的撩起帘子,严肃地道,“小姐,我先下去看看,你们暂时别动。”

“好的,秋景,你去吧。”

赵晚春听到冬梅的话之后面带惊慌之色,但是很快又镇定下来,她拉着冬梅的手无声的安慰,然后冲着青璃姐妹摇摇头,一时间,车厢之内安静的连针落地都可以听见。

片刻之后,秋景撩起帘子上车,脸上也黑了一片,她急促的说道,“小姐,不好了,不远处有人不少人在厮杀,而且正往这边赶来呢,车夫被一剑穿喉,现在我们必须在马车里出来,不然目标太大!”

秋景一口气说完,直接先把冬梅拖了出去,然后背起赵晚春,身后那一辆马车的丫鬟婆子听说有贼人,也都弃了马车,往道路两旁的草棵子里跑。

遇到这种突发事件,青璃也白了脸色,她倒是不担心自己,却担心二姐和堂姐,她俩可没有功夫,更没有空间神器,一会万一被发现可是凶多吉少。

出乎意料的,莫青蔷迅速的下了马车,拉着有些呆愣的莫青菊,还用手捂住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地下的尸体,这种时候,她第一个应该顾及自家小妹,可是堂妹也是亲人,不能那么自私,她看到青璃只是脸色发白,神情还算镇定,立刻放心了些,她莫青蔷的妹妹,可不是胆小鬼!

“小姐,我们人太多,现在就分散着跑吧,不然被抓住就是死路一条!”

秋景说着,就要背着赵晚春逃走,看的出来,她身强力壮也是有功夫在身的。

情急之下,赵晚春在她的背上一直反抗,说道,“秋景,你是我的丫鬟,应该听我的话,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跑,你去保护菊妹妹他们,我们在镇上见!”

“春儿姐姐,不用的!”

莫青蔷赶忙摆手,丫鬟不是她的,怎么可以保护她,再说赵晚春还是官家小姐,万一出了什么事,她们姐妹没准要连坐,还不如自己逃命去,“我们都是村里出来的,跑的可快呢,快走吧,秋景,保护好春儿姐,我们镇上见,还等着吃酱香肘花呢!”

莫青蔷冲着秋景点点头,此时她已经看到黑衣人的影子,二十几个黑衣人正在围攻一个白衣人,还有两个像是白衣人的随从。

两方人马由远及近,刀剑碰撞的声音也越发清晰,有一方黑衣黑裤黑巾蒙面,围攻中间的三人,招招狠辣,剑剑攻击要害,往死了下手。

被围攻的三人功夫不弱,若是单打独斗的话还要更强,只不过架不住人多,混战在一起,人少的显然很吃亏,就是眨眼的瞬间,正好有一人挂彩。

“二姐,我们往山里逃!”

青璃指着和赵晚春相反的方向,对着莫青蔷说道,“我们和她们不一起,大家分散开!”

见二姐点头,青璃在前面带路,二姐和堂姐在后面跟随,她的心里极其的不平静,看到黑衣人就想到是江湖邪教,但是应该不是淳于魔头的团伙,刚刚没看到一个熟人,而且招式也相差很多,很像是传说中的死士,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肉搏战,两方都讨不到好。

而且她已经听到不远处有丫鬟婆子的嚎哭求饶,片刻之后无声无息,应该是后面车上的几个人,被几个分身出来的黑衣人灭口,这手无寸铁的无辜人也要杀害,邪教就是邪教,对比起来,淳于魔头好上不少。

“这次任务是机密,看到的都杀无赦!”

“明白!”

不远处传来两个黑衣人的对话,青璃心里抹泪,这次出来一定没看黄历,可是惹上大麻烦,万一被他们盯上,她早晚都得死,这一查就能查出来,这么简单的事。

事到如今还是保命要紧,前面的山口处有一个山洞,外面是一人高的杂草,看不出来什么,青璃指着洞口说道,“二姐,堂姐,这洞口不容易被发现,我们不如躲进去!”

“哪来的洞口?”

莫青蔷完全没有看出来,小声的问道。

“就是前面!”

青璃把杂草拨开一些,然后搬开堵在洞口的大石头,二姐也来帮忙,青璃直接把她和堂姐推了进去。

“小妹,快进来!”

黑衣人的脚步又进了,青璃很着急,她擦了擦脸上的汗,强迫自己镇定,从兜里拿出一包点心和一竹筒的水,是刚才下马车的时候在马车上顺的,她想到万一躲起来,可能没吃的喝的,这才做了准备。

“二姐,我会爬树,我人小不显眼,你们赶紧进去,洞口我要堵上才行,等天黑我在来和你们会合,一定不要轻易的出去!”

青璃如今也不怕暴露,能不能躲过去还难说,她是有空间作弊不怕什么才如此的镇定。

“你这丫头,你进来我出去!”

二姐的声音里带着哭意,如果一定要有人丧命,也是她,绝对不能是小妹!

“二姐,你还不信我吗?你忘了爹怎么说的?我是有大福气的!”

青璃说了一句,没了耐心,也不管二姐的反应,直接用石头堵上洞口,外面倒下的草稞子也扶好,不留下蛛丝马迹。

幸好山洞里面通风,除了黑一些,还算能呆,没有野兽什么的真是万幸!

“我刚才看见几个丫头往这边跑了,人哪去了?”

“几个丫头而已,今天就结果了他们,怪就怪运气不好,现在广济寺封山,这条路人可是不多的!”

两个黑衣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挂彩,但是他们并没有处理,好像感觉不到疼一般。

“这次主人可是下了大力气诛杀淳于谙这个碍事的,不过还让他给跑了!”

“怕什么,反正身中剧毒,也没几天活头,想帮助狗皇帝阻挡我们家主人的千秋霸业,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还没断奶就如此张狂,难怪都在追杀他,哼!”

青璃找了一颗比较高的树,跳了上去,但是树冠浓密,她可以屏住呼吸,黑衣人应该察觉不到,听到这两个不甘寂寞黑衣人的话,顿时捕捉到不少信息。

淳于,中毒,被追杀,这三条刚好和淳于魔头吻合,莫非说的就是他?再不会有更巧合的,这个姓氏也是稀少的,帮助皇上,这……

“将军府掌握的三十万大军都在大秦边境,不日就要开战,外忧内患,狗皇帝就该下台,我们主人才是正统天子!”

“嘿嘿,那是,不过今日之事,为了防止泄密,一个不留!”

青璃在树上很纠结,这两个黑衣人要杀她,不是他们死就是她死,不杀他们后患无穷,不光是他们,来的黑衣人都要解决才行,但是问题是,她前世和这辈子都没有杀过人,最多杀野猪,这可怎么办?真有些下不去手,难道也要和这些人一样,手上沾染血腥?

“碍事是吗?”

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听起来根本不像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倒是成熟很多,声音没有温度,让这午时的火热的太阳瞬间降低到了冰点。

“淳于谙,你还没死?”

青璃在空间里纠结,没有注意外面的情况,等她缓过神来,终于决定惦记她这条小命必须杀无赦的时候,两个黑衣人已经成诡异的姿势躺倒,头都被砍掉,滚落在不远处,而另一个黑衣人正在悠闲的拿着剑挖坑。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黑衣人内讧了?这么快就死了,还不等她动手,想什么来什么,也太快了!

“出来挖坑,在树上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这绝对是淳于谙近期以来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他的伤并没有好全,而且也中毒,现在虽然有神医的解毒丹暂时的控制住,身体仍然虚弱的很,解决两个黑衣人,基本是用了全力。原本他不应该杀死的,绑了慢慢的审问更有价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黑衣人说不能泄密,一个不留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解决了他们。

这是说她?声音怎么有些耳熟呢,淳于魔头!青璃想了想,这才从树上跳下来。

“你……你不是中毒了吗?”

青璃指着淳于谙,上下打量了下,没看出什么反常来,还是那种带着寒意的深邃眼神,好像谁和他都有深仇大恨一样。

“没死。”

“那你是怎么来的?那方脸侍卫呢?”

青璃想到那个用石子儿打她屁股并且威胁的方脸侍卫就有些怨念。

“解决同伙。”

“那你和白衣人是一伙儿的?”

青璃想到这个可能,不然淳于谙这种冷血的魔头不会出手,或许也有可能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啰嗦!”

淳于谙一身黑衣,靠在大树上,脸部的轮廓很深,寒星一般的眸子里终于有了丝表情,他嫌弃的看了青璃一眼,然后站定,指了指地下的浅坑,不言而喻,那意思让青璃继续挖。

“凭什么我要挖,人又不是我杀的!”

青璃翻了个白眼,对他这种颐指气使的样子很不满意,再加上闻到血腥之气,和受到惊吓,心里怎么的都不舒服。

“拖延两天。”

“成交!”

青璃立刻会意,淳于魔头说的是买草药的事,现在空间里长的良好,但是好像还不到成熟的时候,能拖延两天最好不过。

接过他的宝剑,青璃一边认命的挖坑,一边怨念,瞧瞧这把剑,就知道淳于魔头是个闷骚,这花哨的剑柄上还镶嵌着宝石,用来杀人的东西,制作这么精良干什么。

青璃以龟速的速度挖坑,最后跟过来汇报的侍卫看不下去也过来帮忙,很快就把尸首埋好,地下的血迹也都用土埋上。

“少主,全部解决完毕,但是……”

侍卫看了一看青璃,欲言又止的含糊道,“三人受伤都很严重,恐怕要找地方细心的调养。”

青璃现在很想走,听着似乎是没事了,她还要去找二姐和堂姐,二人在山洞暗无天日,一定很恐慌,而且还会很担心她。

“恩,原计划。”

淳于谙惜字如金,看了方脸侍卫一眼,对方立刻会意的说道,“小丫头,现在你们可以走了,黑衣人都被打发,今天的事你们就当没看到,相信赵家小姐也不会乱说,有伤员,马车我们借用,你们自己想办法回去。”

方脸侍卫说完,几个人闪现了一下,瞬间消失不见,青璃在原地恨的牙都痒痒,自己想办法可怎么回去,马车有两辆,不会留一辆?她再一次确定,有人天生就属于扫把星,遇见淳于魔头就没好事!

在原地调整了下情绪,想到这深坑之下埋着两个无头的黑衣人,青璃就觉得浑身发毛,她赶紧扭头往山洞的方向跑。

“二姐,堂姐,我回来了!”

青璃在外面叫了一声,搬开石头,莫青蔷拉着莫青菊从山洞里出来,看到青璃完好无损,这才捶打她两下,哭着道,“你这个死丫头,你要有事,你让我怎么活?”

刚才一直怕哭泣引来黑衣人,两个人都忍耐着,等出来这才一次性爆发,青璃也是第一次见到死人,三人抱在一团痛哭好久,这才舒服了些,发泄出心里的害怕。

姐妹三人来到官道上,刚才的战场此时一片平静,血迹都被泥土掩盖,马车已经不见踪迹,也看不到赵晚春和她丫鬟的踪迹。

“我们咋回去呢?”

“二姐,这附近好像有村子,不如我们去村里,然后租辆牛车吧。”

青璃的肚子又咕咕的叫,但是刚看到血腥的场面她还吐了下,现在胃里都是酸水,此时虽然饿,也不想吃东西。

“也只能这样。”

莫青蔷点点头,认同,不然光靠走,三人天黑也回不了家。

“蔷妹妹,菊妹妹,璃妹妹,你们都没事吧?”

赵晚春从草丛里出来,头发乱了不少,身上的衣裙也有些褶皱,她的眼神红肿的,看来一直在哭,“都是我害了你们,要不是我提议上香,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春儿姐姐无需自责,我们只是没赶上好时机罢了。”

让四品官家小姐道歉,青璃也不好意思,而且危难关头,赵晚春是命令秋景先救她们的,就凭这一点,这个人就值得交。

“可是,跟着来的丫鬟婆子,还有车夫……”

“小姐,那是他们的命罢了,回去多给点抚恤银子吧。”

秋景摇摇头,安慰了几句,又看了一眼神魂未定的冬梅,现在我们只能去村里借用牛车,幸好村子不远,不如我去把牛车找来,我们再离开。”

“唉,要是有马车就好了,牛车也需要两辆。”

冬梅决定回去一定要诚心拜佛才行,这遇到这种事情,差点丢了小命不说,回来马车还失踪了,这怎么能回去,幸好现在还早,坐牛车也来得及,但是想到那脏兮兮走路慢慢悠悠的牛车,冬梅撇撇嘴。

“秋景,你还是留下来保护小姐,我去村里。”

关进时刻,冬梅还是忠心护主的,万一黑衣人再回来怎么办,她这么废物,腿脚都软了,怎么能照顾好小姐,还反倒成了包袱。

“我和你一起去吧。”

二姐青蔷想着和冬梅搭伴也可以,就自告奋勇,前面村子不远,所以青璃也同意了,她和青菊堂姐坐在路边等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