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72章 私密事

由于半夜官差来折腾,青璃一家早上起来的时候明显都显得有些睡眠不足,二姐频繁的打着呵欠,还用手捂嘴,眼泪都流下来了。

“小菊,要不今天你帮我照看下咱奶,我等下回去补眠。”

二姐青蔷忍受不住,整个人看着也蔫蔫的没有精神,璃丫头整天好动,也没有稳妥劲儿,但是小菊可以。

“行啊,昨天都溜达一天了,今天就应该换我。”

莫青菊睡的还算可以,半夜被吵醒之后她也没有多想,等到官差走后她又睡了一觉,快到辰时才起来,这可比在村里的时候晚起将近一个时辰。

饭后,林风澈要去武馆,青璃和他结伴同行,拒绝了他要送她去医馆的好意,青璃直接往城西的方向走,她想找到上次合作的那个乞丐,让他帮着打听一下草药的问题,结果进了破庙一看,都是一些无家可归的孩子,一个个饿的面黄肌瘦,浑身上下也脏兮兮的,古代好像没有福利院这种机构,无父无母族人又不庇护的孤儿,根本没有生存的本领,只能靠着一些好心人的施舍,大家互相照顾。

这个时间大部分都出去要饭了,上次那个小乞丐却在煮药,青璃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正在拿着蒲扇扇着火,被烟熏的不时的还抹上一下眼泪。

“小姐,你来了?”

青璃的出现比较突兀,引起了几个娃的注视,只是他们没有看太久,就把眼睛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这是谁生病?现在不是抓不到药吗?”

“是我妹妹,得了风寒。”

小乞丐抓了抓头,呵呵的笑了两声,“这不是抓的,是我们在一个医馆偷来的。”

“偷的?”

青璃眼睛一亮,随即又暗淡下去,她倒是也想去偷,但是人家医馆和她无冤无仇不说,万一失去大量的药材,在被官府冤枉,她这就是坑害了无辜的人。

“小乞丐,是这样的,我家也有一个亲戚,因为大肆采购药材被抓进了衙门,现在还没有放出来,可是他就是个普通的药材商,所以让你帮我打听一下,现在镇上还能不能买到药材,还有他犯的这个事严重不,当然酬劳肯定比上次高。”

青璃想起上次在医馆门前晕倒那位,就随便编造了一个谎言,她就是想知道,买药材还有没有希望,听说古代也有所谓的黑市,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些乞丐每天都在市井流窜,听到的闲言碎语肯定有很多,没准能打听出来。

“成,等我照顾好我妹妹,就去,可是我怎么找你?”

“我来找你就行。”

青璃不动声色的往小乞丐的手里塞了一个小荷包,这才转身就走,她不是铁石心肠,看到这些人也会心酸,但是能力有限,帮助这么多人在银子上没问题,就怕给自家招灾。

农历进入到九月,秋高气爽,有时候抬起头就能看到成群结队南飞的大雁,树的叶子已经从绿色变成了半绿半黄,风一吹就有不少扑簌簌的落下,家里每天张伯都会占用很多时间来打扫院子。

从城西破庙回来的路上,青璃路过贫民区,原来李墨轩家里住的那片,不远处有一条小河,这个时辰并排坐着不少浣衣女,旁边都有一个硕大的篓子,里面堆满了衣裳,都是接的活计,每天洗满几大篓,只能勉强赚个糊口钱,这冬日里滴水成冰,日子就过的更加艰难。

破旧的弄堂里,总有一些穿的破破烂烂身上满是补丁的小娃子,这衣裳还不知道是传了多少代,有些细小的破洞,补丁都无济于事,几个人成群结队的,不是扔石子就是挖泥巴,脸上带着幸福的笑,青璃有时候觉得,幸福真的是很简单,刚穿过来那会,吃上一个鸡蛋,都觉得是世间的美味。

最近她是不是又忘了点什么?等想起来之后,青璃又开始愧疚,她又忽略自家小弟,现在家里每个人都忙着,小弟又成了小透明,家里没有鸡鸭,他只能每天吃过饭默默坐在河边看鱼。

前世的她没结婚过,对带孩子毫无经验,也不知道这么小的娃喜欢什么,所以最近有了银钱之后,她只是在吃食上补偿小弟,要么就是买上几个糖人,不是个合格的姐姐。

青璃一边走,一边想,正好看到临街有一家书铺,她现在认字认的也挺多,就直接走了进去。

书铺的伙计不太热情,只是翻了眼皮看看,然后继续靠着书架站着,里面有不少读书人装扮的,正在看书看的入神。

书架上的书太多,而且上面的地方,以青璃这个身高还看不到,她只能问伙计说道,“请问有没有游记之类的书?”

“有。”

伙计不耐烦的瞅了瞅青璃,只说了一个字。

“那我买上几本。”

青璃也不生气,这样的人她见的多了,有了银子就是有底气,说话都感觉很土豪。

“几本?买上几本?小丫头,这可不是杂货铺子的糖,一文钱能买上一块。”

“知道,什么价格?”

青璃鄙视的看了伙计一眼,然后昂着头,就是本书而已,也不可能出来天价。

“有五百文的和八百文的,一共就三本,两本五百文一本八百文。”

“那我都要了。”

青璃暗暗咂舌,确实不便宜啊,书都这么贵,按照爹爹的束脩,五百文的也要一个月不吃不喝才行,难怪读书人清贵呢,这书本笔墨银子都不是小数目,爹爹能读到秀才,已经是举家之力的结果。

拿到三本游记之后,青璃顿时觉得这银子花的值得,上面介绍的山水风光,有很多还配上了插图,虽然不算太细腻,手法也还可以,这光买上一幅画就不少银子呢。

伙计见青璃真给了银子,立刻精神不少,还和青璃推荐别的书,都是古代版风月小说,就不知道有没有那种成人的情节,这不是带坏小娃么,最后她又买了一本带插图的神话故事,花去二百三十文,准备回家给小弟讲故事。

医馆之内,爹娘正在对着地下的新烤炉指点着,看来刘大牛的速度很快,这才告知就马上做好了,可是怎么送到了医馆呢?

“娘,大牛哥咋送这来了?”

“这不是听说你爹受伤,大牛是个实诚人,还特地过来看看,他不知道咱家新院子在哪,怕走错了人家,就送这来了。”

“哦,咱家搬家太仓促,啥时候应该请大牛哥做客。”青璃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上一口,被空间灵泉稀释过的就没有那么甜,现在喝习惯了灵泉,这种水只能勉强入口。

“对了娘,张大娘说九月初八是个好日子,吉利,就选那天。”

“那成啊,那还有几天呢,可以准备准备,买上点布料,也给老两口作身新衣服,还有你爷奶。”

这个时空也过重阳节,九月初九,家里有老人都要做点好吃的意思下,条件好点的人家还能给老人裁身新衣裳,今年年景好,刘氏也要尽一份力。

“前两天看到还有菊花卖,到时候咱家也摆上几盆应景。”刘氏把莫如湖换下来的衣衫都拾掇了一下,又用帕子透了下,给他擦脸,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青璃,“璃丫头,昨天半夜官差是不是去咱家那片了?”

“可不是,还拍门进来巡查,说什么抓捕江洋大盗。”

“璃丫头吓坏了吧?最近不太平,镇上的官差每日都来巡查,医馆也来,所以晚上让你二姐小菊你们都和衣睡,省的被冲撞了。”

莫如湖是文人,总是能感觉出一丝气息,这么兴师动众肯定不是抓捕江洋大盗那么简单,如果他没猜错,应该和朝廷的风向有关系。

“孩儿她娘,要不你带着璃丫头先回去吧,一会大小子他们就下学堂了,我睡一会儿,不需要照顾。”

最近几天莫如湖已经能下床走动几步,但是就是一会儿,如厕的工夫,时间长就会觉得头晕眼花气血虚,这次真的是幸运,捡了一条命,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一直觉得以后都能生活在福气之中。

“那成吧,今儿就让他俩在这,我回去把衣服洗了,明天再过来,你等着过两天,九月初八就家去吧。”

娘刘氏细心的给爹盖好被子,这才拉着青璃归家,路上还去了牡丹大娘的布店,买回两匹细棉布,一匹是褐色,一匹是深蓝色带着暗色福字纹的,用来做老人的衣服最合适。

“璃丫头,你又去哪逛了,咋还不着家呢。”

一进门,青璃就被二姐拉到堂姐莫青菊住的一进偏厢,然后指着桌上的食盒说道,“喏,上次你说爱吃的点心,春儿姐姐还特地让丫鬟送过来,问咱俩后天有没有时间,想去寺庙进香,我想着咱也没事就做主答应了,后天大哥他们休沐,让娘在家照顾奶,小菊也和我们一起去。”

“寺庙吗,好啊,我还没去过呢。”

又能出门溜达,还能去烧香拜佛,青璃很高兴,镇上附近只有一个香火最好的寺庙,名为广济寺,就是爹娘给她求平安玉佩的地方,有着一个神秘的老和尚,不过老和尚应该不在。

“恩,听说那里的平安符很灵验,咱家也求上几个。”

“行,给大哥也求一个,明年不是要考秀才了。”

青璃说着,打开糕点的食盒,有钱人家就是懂得享受,这绿豆糕做的都要透明,入口即化,好吃的很,剩下几样点心的造型都非常好看,有圆形的小饼,还有粉色花瓣的,每个花瓣上都点缀着枣泥,晚春姐之前说,这个是用粉色桃花汁和面,吃起来有一种花香,完全没有被枣泥覆盖,还有芝麻团子等,装了满满的一大盒子,对比起来,在镇上订的点心就粗糙了些。

青璃坐着吃了几块,又用帕子一样捡了两块包好,去后院找小弟子喜,趁着她现在还不算太烦恼,有时候就多多陪陪他。

“小弟,四姐回来了!娘也回来了,在前院厨房帮忙呢。”

小弟坐在屋子的廊下,看到青璃回来飞快的蹦了下来,拉住青璃,小眼睛黑溜溜的,“四姐,你是不是能陪子喜玩了?”

“当然,四姐可是买了一本神话故事,特地来给小弟讲故事的。”

青璃晃了晃手上的书,看到小弟眼睛里的好奇之色,直接把他拉到屋里,先给他倒了杯水,让后把干净帕子包的点心递给他,“喏,小弟,一样只准吃一块,一会就该吃晚饭了。”

子喜听话的点点头,大眼睛忽闪忽闪,小嘴一口一口的咬,和小松鼠似的。

“看看,这个故事是狐妖报恩。”

青璃也是才打开,看到第一个故事她立刻就囧了,讲述的是一个猎户在山里救了一只受伤的狐狸,喂它吃喝,等有天狐狸好了就不见踪影,来年,全村大旱颗粒无收,狐狸下山报答猎户,变出很多粮食,猎户好心的分给村民,于是全村的人都躲过这场灾难。

“四姐,狐狸真的能变成人吗?”

小弟子喜托着腮,眼睛带着好奇,狐狸听说莫家村的山里就有,他还没有见过。

“咳咳,这个四姐没见过。”

青璃轻咳了两下,然后把插图给小弟看看,指着上面狐狸画像,让他自己看着玩,小娃的问题不太好回答,再说能不能变成人她也不知道,按理说受过现代教育的人不该这么迷信,但是谁还能有比穿越更玄幻的事,所以以前的三观全部被推翻。

给小娃讲故事真的很累啊,好在不一会儿娘就回来喊二人吃饭,青璃抹了抹额头的汗,觉得以后还是得把这艰巨的任务推给二姐。

晚饭之后,青璃仔细的洗过脸,涂抹好了祛疤膏,感觉到脸火热的很,但是才抹上几天,暂时看不出明显的效果,只是心里作用,觉得疤痕都浅了很多。

最近几天总是有事,情绪也受到影响,青璃拿出字帖,练了一个时辰的大字,感觉现在手腕有了一些力度,写字虽然不能算多好,但是不在歪歪扭扭,看着工整一些了。

秋末的黄昏总是来的很快,在镇子上的高墙之内,只能抬眼望向天空,全然不如莫家村的美景,这个时候,山野上被日光蒸发的水汽刚刚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站在大伯家的门口,就能感觉到山谷中的岚风带来的浓重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而山峰的阴影,很快压倒在村庄上,渐渐和夜色混成一体,这是青璃在村里最喜欢的时刻,每当这个时候她都想去院子外面疯跑上一圈,听着大人孩子们的欢笑,村里的狗叫声,总是觉得分外的舒心。

“璃丫头,你在这干什么呢,怎么不回屋去?”

二姐青蔷刚在前院回来,看到青璃搬了一把椅子坐在门口,凝望远处的天,不知道在想什么。

“二姐,我就是想念村里这个时候,在镇上没地方可去,什么也看不到。”

“你还想看什么,看到这天儿了没有,风这么凉还带着腥气,没准明个要下雨呢,所以你老实在家一天。”

二姐不明白,村里的这个时候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一天中最悠闲的时候,拾掇拾掇院子,烧上些水,就准备睡觉了。

青璃看着不远处浓重的乌云,皱起眉头,半夜没准就下起雨,这种天气,自家没办法盖房,还要等一天,而她还想去城西破庙找小乞丐,如果雨大,很可能也要延后。

张大娘打了水,青璃和二姐洗漱之后就各自回屋,她直接进了空间,去翻下午买的几本游记。

虽然繁体字看着有些吃力,但是她都认识,前几篇都是讲述南方的风土人情的,一些习俗也都差不多,口味清淡,也有四季如春的地方,那里的女子娇小秀丽,性格也比较温婉,丝绸针织都比较发达,因为那边的人都养蚕,绣工精湛的绣娘,文人墨客也多些。

青璃迅速翻了几页,直接翻到讲述京都的,都说是天子脚下,一块牌匾砸下来,有可能是个官儿,就算不是官儿也是拐弯抹角的亲戚,实际有些夸张,京都的人口非常多,上面记载在一般的饭馆一盘卤水鸭就要三百文,青璃砸舌,在镇上最多五十文,竟然贵了六倍!

京都周围的良田基本都是各大世家占有的,大周开朝百年虽然一直倡导节约,但是那些世家贵族们过的都是*奢华的,还有不少豢养男宠的官员,断袖之风也并不是很奇怪。

青璃很怀疑这本书的作者不是爱好男色,因为他用大篇幅记载了在小倌楼喝花酒的过程,什么十八摸也写了一番,幸好没有配图,不然她觉得这就是一本披着游记皮的*小说。

断袖,男男?青璃怀疑此无良作者就是个三观不正是色胚,所以她换了一本继续看。

这本比较正常,也不枉比另外两本贵了三百文,里面大多数记载了大周百姓的生活,青璃所在的地方属于大周偏北,民风比较彪悍,属于开放一些的,在南方,小家碧玉的女子上街都要戴上面纱,男女七岁不同席,执行的比较严格,过了年纪就约束颇多。

南方良田多,针织刺绣茶道瓷器都比北方发达,所以百姓们的生活水平相对能好上一些,农民都是靠天吃饭,风调雨顺就不担心来年会饿肚子。

而凤阳城以北就到了和大秦的边境,有些苦寒,冬天温度低,每年都要冻死几个,商人南北易货,主要就是往南运送一些药材,皮毛之类的,也是很受欢迎。

这个作者是个学识渊博的,还曾经远到大秦,说大秦的男女都是身强体壮,基本全民皆兵,喜饮酒,大块吃肉,因为那里占据大半的苦寒之地,每年都和大周有贸易来往,用马匹之类换取大周的粮食。

作者还配上几张大秦百姓的人物图,一个个都是大眼睛高鼻梁,方脸,也比大周人高些,有点像是混血。

青璃在空间里看的津津有味,对能这么远游历的作者很是敬佩,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文如流水一样,平淡细腻却又风趣的讲各地的风土人情,她不出门,好像就哪里都去过了一样。

另一本书就不能提了,色胚妥妥的,讲的基本就是大周各个青楼楚馆的花魁,青璃有些哀怨,这伙计也真够坑的,这种书怎么能卖给她这种七岁的萝莉,完全是残害祖国的花朵,上面的图片也都是姿态不同的美人,有的还露出香肩,眼神魅惑。

本来同性相斥,青璃对这种花魁美人还是嗤之以鼻的,倒不是因为她们的职业,完全是因为作为丑女的不平衡,也可能是说小小嫉妒心,不过幻想自己变美的样子,她还是挨个翻看了下。

其中有一个女子画像吸引了青璃的注意,细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淡扫娥眉眼含春意,皮肤细润如温玉,樱桃小嘴娇艳欲滴,腮边的两缕发丝如清风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春情,眼眸灵活,一身精致的长裙,美的不食人间烟火。

这个也是青楼的花魁?浑身上下竟没有一点脂粉气,青璃仔细看了上面介绍——万花楼花魁如玉?万花楼?

不会就是镇上这个吧,难怪听着有些耳熟,前两天还听见许府的家丁说起,当时她还表示很怀疑低档嫖客的审美,现在觉得算是自打嘴巴,就算不想承认,这个如玉确实很美,只是这样的姿色不去京城发展,怎么就落后在这种小地方?

合上书,青璃决定这种书还是不要拿出去,放在空间自己看看就好,她抻了一个懒腰,到二楼的温泉池子泡澡解乏。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青璃在空间出来,打开窗户,正好看见闪电把天空中撕裂了一道闪着光的裂缝,紧接着,又是一阵闷闷的雷声,雨哗啦啦的从天边滚落。

雷声吵的很,而且青璃的耳朵本来也比人灵敏,更是自觉放大了无数倍,她只好躲到空间去,可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肚子有一些饿,空间里还有她买的工具,红果子却在大伯家,这想吃酸酸的红果糕一直没有机会,青璃咽了咽口水,拿了几块点心充饥,心想着下次出门应该多买点吃食放在空间,这样饿的话随时可以吃,空间有防腐功能,食物不会坏掉。

要是在空间搭上一个小灶间就最好了,到时候晚上就在空间里睡,饿的话可以自己煮一些饭菜,虽然张大娘的手艺很好,但是毕竟花样少,和前世吃遍各种酒楼各地小吃的她还是有差距,她在镇子上看有卖那种河里出产的小鱼,可以买回来,先是去头晾成鱼干,然后用辣椒野山椒或者酱汁再次烹饪,前世的她最喜欢的就是辣的毛毛鱼,余香饶舌,辣不上火,耐嚼而不生硬,口味很地道,她每次买回来都能吃上一碗的白米饭。一场秋雨一场寒,好在第二天一早,雨已经停了,碧空如洗,那种干净的蔚蓝,让人顿时感到心旷神怡。

早饭之后娘亲又拿了几套换洗的衣裳去了医馆,青璃本想跟着,却被二姐给拖住,说她一个小丫头,最近成天往外跑不着家,担心让人掳了去。

“二姐,这哪能啊,我就是出去转转,一会儿就回来。”

“你当镇上都是好人?那种人牙子经常骗一些小姑娘,有的用几块糖就能骗走,镇上经常有丢孩子的,都被拉倒远处卖了做丫鬟,你想被掳走伺候人啊?”

青璃翻了个白眼,二姐真是,她现在脸上可是有疤痕的,谁家丫鬟也不愿意要破相的,再说人牙子那么干,也不是人牙子,那就是人贩子。

拐卖的事情青璃是相信的,但是她现在根本就不怕,属于艺高人胆大,她要是不出去弄药材,没准下场比被掳更惨,吞了淳于魔头的银子,以后还想不想在江湖混了。

“反正你就别出去,老实在家呆着,不然明天上香就不带你去。”

二姐青蔷直接把青璃的意见驳回,让她无所事事的在院子里乱晃,心里寻思着得抽空出去一趟,问问小乞丐消息打听的如何。

辰时末,医女背着药箱上门,二姐又是茶水又是点心的伺候着,就希望她能给奶用点心,最近针灸加上按摩,已经好上不少,闲来无事,奶也会到院子里走走,晒晒太阳。

这个年头女子行医稀少,所以身价都不便宜,虽说医者父母心,但是有时候也讲究男女大防,针灸毕竟得脱了衣服,青璃曾经打听了下,镇上的医馆,只有卿和堂才有这么一个医女,经常出入大户人家的后院,知道的也很多。

二姐青蔷最近经常接待她,和医女混的很熟,也知道大户人家不少肮脏的私密事,今天医女来的时候青璃正好在,也就端来一盘子瓜子,和二姐一起招待医女,听她讲大户人家的新鲜事。

“城东大宅有一个方老爷,家大业大的,有屋子有铺子,还在乡下有不少的田地,为人也算厚道,可这辈子做的最错的就是休了原配,娶了小寡妇当续弦。”

医女喝了一口茶水,又休息了一下,看了青璃一眼,青璃假装没看到,这种大户人家的阴私不会少,这是不想当着她面说?她就当没看见,就是低着头赖着不走。

医女看青璃没反应,估摸这丫头也不懂,这才轻咳了两声,准备继续。

“那么,这个方老爷为何会休了原配,犯了七出之条吗?”

二姐青蔷一脸的好奇,托着腮,半天只吃了一粒瓜子,一脸求知欲的盯着医女。

“啧啧,原配温柔贤惠,也是好人家的闺女,自从生了儿子之后身体不好,常年的卧床,这不,这个方老爷就和小寡妇有了首尾,这个小寡妇也不简单,是个有两把刷子的,珠胎暗结不说,还闹了起来,坚决不当妾,本来方老爷对原配的感情也不多,生了个儿子之后多年无所出,这下小寡妇有孕,他人到中年还能得添丁之喜,也算是幸事,想娶小寡妇做个平妻,但是原配李氏不同意,这才被赶出门,连着他的儿子也一起离家。”

“这种事也不算新鲜,难道小寡妇的孩儿不是方老爷的?”

“这倒不是。”

医女摇摇头,“这孩儿是方老爷的,可惜前几天得了风寒,没救治过来,一命呜呼了,但是小寡妇生了这个儿子的时候是难产,以后都再难有孕。”

“那还不简单,之前方老爷原配还有儿子的啊。”

青璃也接了一句,突然觉得这个桥段有点熟悉,电视里的狗血剧都这么演。

“可不是嘛,但是原配狠心把儿子的姓都改了,随了母姓。”医女叹了口气,“而且小寡妇不是省油的灯,她再难怀孕又没了儿子,以后哪保住地位?”

“那原配同意回来了吗?”

这种男人纯属渣男,家里有点银子就到处朝三暮四,无媒无聘就能招惹上寡妇,还有脸休了老妻,看这个原配也是个有骨气的,应该不会同意儿子认祖归宗。

“当然不同意,所以最近还在闹呢。”

医女又喝了一口水,表情很是讽刺,“那个小寡妇整天装病,方老爷又是个拎不清的,还想让原配的儿子记在她的名下。”

“什么,那不成了认贼做母?”

二姐也气的够呛,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人都有,这个小寡妇或许并没有什么好的手段,是方老爷本身有问题。

“可不是么,这都上门去纠缠好几次了,原配的儿子在学堂念书呢,好像就是莫秀才的学堂,叫什么李墨轩。”

“什么?”

青璃和二姐青蔷一起做出惊讶的表情,异口同声的惊叹,难怪觉得故事有些耳熟,她突然想起在市集上李伯母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说话,那个时候李伯母就很不耐烦,她真该上去管管闲事的。

“轩子怎么能有这样的渣爹!”

李墨轩比三哥莫子松大上一岁,二姐青蔷还没见过他,但是经常在莫子松的嘴里听到念叨,青璃有时候也会说起,不过没有提及他的身世,现在知道还真是有些震惊。

“怎么,你们认识?这小子以前可是个小少爷,方家不少人服侍,小厮书童都有的,听说后来吃了不少苦。”

医女了解的很多,李墨轩总在医馆里赊药,掌柜的也很照顾他,平日有时候还让他做点捡药材的杂活儿,用来抵用一部分的药费。

“是啊,他是我三哥的同窗,也是我爹的学生。”

“这样啊,难怪呢。唉,作孽啊,这小寡妇不是善茬,还是小心为妙。”

最近就得了这么一个新鲜事,医女讲完也不方便耽搁太久,二姐青蔷给她包了一些点心茶叶,这才把人送走。

“二姐,你看,李伯母家出了这样的事,不如我去看看吧?”

“这种事你一个丫头能帮上什么忙?”

二姐青蔷用手指弹了青璃的脑袋一下,“你就是想得了机会出去闲逛吧?”

“不是的,二姐,李伯母人可好了,你头上这绢花就是她送我的,我也有一段时间没去看她,想去看看,不然你和我一起去吧。”

青璃尽量显得无辜,眼睛里水汪汪的带着期盼注视着二姐青蔷,让二姐马上心软的答应。

“好吧,依了你,每次都来这套。”

璃丫头求人的时候不哭不闹,也不会撒泼,就是那么看着你,感觉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全家人都对她这个眼神没有什么抵抗力。

“既然和三弟玩的好,我们看看也是应该的。”

二姐青蔷低头盘算了下,说道,“但是我们也不好空手登门,刚点心铺子的小哥儿过来多送了两包,我们提溜着,还有果脯蜜饯,也拿上两包。”

“成。”

青璃把东西装好,和堂姐莫青菊打了个招呼,二人这才出门。

李墨轩家离青璃家不远,快走也就不到一刻钟,姐妹二人走出街口的时候发现今天有些反常,街道两边站着不少镇上的百姓,一个一个都在点着脚尖往远处眺望。

“今儿是啥日子啊,咋这么多人呢?”

青璃问二姐,两边密密麻麻的人似乎是镇上所有的居民都出动了,一个个眼里带着兴奋,好像接待什么大人物。

“没听有什么特别啊。”

二姐青蔷也是一头雾水,她拉着青璃走在路中间的时候,发现道路两边的人都转过头,一动不动的盯着姐妹俩,这眼神让她发毛。

这时,一位好心的大娘把姐妹二人打到旁边,小声地道,“两个小丫头,你俩这时候要去哪啊,怎么能走在中间呢?”

“大娘,我俩去看亲戚,是不是要来大人物了?”

“啧啧,小丫头真会联想,哪来的大人物啊!”

大娘也不见外,摸了摸青璃的脑袋,“你们啊,就在这等着,现在你俩也过不去。”

姐妹两个不明就里,站了一会,见到还没有人过来,青璃有些烦躁,说好的大人物呢?

不只是青璃没有耐心,旁边也有几个大娘开始窃窃私语。

“通奸,这罪名不小啊!以后是没脸在镇上呆了。”

“谁说不是呢,听说还是在草稞子被官府的官差抓到的,这脸真是丢尽了!”

“这张氏才出嫁没多久就红杏出墙,真真是不守妇道!听说姘头还是她们村里的老相好……”

“可不是咋的,现在镇上的人去酒楼吃饭,都会调侃王账房,叫他老王八,这不戴的绿帽子嘛,他啊,自己还跑去衙门喊冤枉,被官差打了几十板子,现在还下不了床呢!”

青璃从蛛丝马迹之中确定,马上要被游街的就是那个张氏,可是到底咋回事,中间出了什么变故,原本该去抓奸的账房咋就变成了官差,难道是那个账房不甘心被戴绿帽,自己去报官了?喊冤是怎么回事她也没心情想,总之两个人都得了报应,真是痛快!

人群之中的议论声音更高,过了一小会儿,不远处传来车马的声音。

“来了,来了!”

张氏赤身*,双手被绑在背后,还有一根细细的树干,那个姘头好一些,穿了一个短裤,两个人都是蓬头垢面,身上也是脏兮兮,张氏低着头看不清楚脸,那个姘头却在一直叫骂着什么。

“呸,淫荡的小贱人,简直是丢我们张家村的人,这回出了你这么一个贱人,整个村儿的闺女都不好嫁!”

其中一个大娘格外的激动,本来她闺女今年十五,已经说到镇上的一个好人家,家里开小铺子的,家境殷实,结果人家听说张氏的事之后,派人来说退婚,自家丫头这是遭了什么殃,生生的被这个贱妇连累啊!

“是啊,张氏还有一个个弟弟呢,这回好人家的闺女也不会嫁到她家,一家子极品!爹娘贪财,儿女轻浮!”

张氏有些麻木,这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冲着她吐口水,还有的扔烂菜叶子,臭鸡蛋,更绝的还有扔死老鼠的,裹脚布的。

她只是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环视了一下,青璃吓了一跳,这才一两天的工夫,张氏就好像老了十岁,头发上都有了银丝,再也没有之前的蹦跶劲,走路也是一瘸一拐的,应该是受了刑罚。

青璃和二姐站着看了一会,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张氏的那个姘头,为什么就没有人唾骂?虽然也在游街,但是伤比张氏轻了不少,脸上也是无所谓的表情,到底是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女人出墙就是没有贞洁的婊子,人人喊打,男人就一点责任没有?要是红颜知己很多,最多得上一句风流,婚外通奸,玩弄的还是有夫之妇,就这么雷声大雨点小的,唉。

“人都过去了,我们走吧。”

二姐青蔷对这些见怪不怪,其实村里也有寡妇和汉子勾搭的,但是大家多半是睁一眼闭一眼,人家汉子的婆娘都没说什么,大家也就不多管这个闲事。

“二姐,你知道刚才那人是谁不,那就是大堂哥原来的未婚妻张氏。”

“我知道。”

出于意料的,二姐并没有骂张氏什么,只是淡淡地道,“你一个小丫头,今天的事儿就当没看见,以后也不许出去瞎说,大堂哥没有娶这种妇人真是万幸。”

“二姐我知道,你都说了不让我学咱村那些长舌妇。”

青璃点点头,心里寻思着,哪有女人不喜欢八卦,就是二姐,不也是和那个医女整天打听大户人家的*。

------题外话------

感谢各位女神妹纸的花钻月票,莲已经深深记在心里,特此拜谢,

文中提到的小鱼,就是湖南的特产毛毛鱼,莲是北方人,也爱吃,麻辣下饭,哇咔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