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9章 拜访赵小姐(一更)

第二日一大清早,二姐一改颓废,神清气爽的拍门,“璃丫头,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

青璃睡的正香,听到拍门声,这才揉揉眼睛,从空间里出来,“二姐,干啥这么早?”

“还早?咱娘都从医馆回来了!”

“啊?那爹咋办呢?”

“今儿学堂休沐一天,所以大哥和三弟都不用去,很早就去医馆守着,娘就回家来休息一下,毕竟在医馆也睡不好。”

莫青蔷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刘氏说爹的身体状况给她吃了定心丸,感觉整个人又有了神采。

想到昨夜大哥的行为,青璃隐隐有些不舒服,大哥一定有秘密,可是他从来都不说,对家人虽然好,但是就和谜团一样,不过聪明如大哥,知道她也有秘密却从来没有问过,青璃又觉得这样想对大哥不公平。

“你这个小懒猫,怎么才起呢,来二姐给你打扮一下,今天我们和赵家小姐可是约好了的。”

“二姐,没事的,赵家姐姐不会怪罪的。”

青璃虽然这么说,却也是用心打扮一番,穿着最新做的棉布衣裙,二姐青蔷也穿了一套,还是张大娘赶工做的,裙角上绣了几朵蝴蝶,走起路来,蝴蝶也跟着晃动,就好像真的落在身上一样。

吃过早饭之后,姐妹二人和刘氏打了招呼,又去前院看了看爷奶,林风澈昨夜折腾到很晚,但是很早就起来扫院子,张伯不让他干,两个人正在争执。

“四小姐,你来的正好,澈小子身上的伤不轻,还没好利索呢,你看着扫院子的活儿还和我这把老骨头抢!”

张伯的儿子去了,所以对无父无母的林风澈很是疼惜,虽然是告状,也是为了他好。

“张伯,澈哥哥会量力而行的。”

青璃知道林风澈是一个孤傲而要强的人,要是不让他干活,他会觉得欠她很多,更过意不去,她不想这样,所以思考再三,才说出这样一番话,嘱咐张伯按时换药,这才和二姐起身前往医馆去看爹爹莫如湖。

医馆内,莫如湖背靠这枕头半身坐着,气色不错,正在指导大哥和三哥的功课,三个人不时还讨论着什么。

青璃把视线定格在大哥身上,一身青色的长衫,身姿笔直的坐着,如青松一般,双眸淡淡的没有表情,只是见到青璃进来的时候抬起头,冲她扬起一抹浅笑。

青璃看到这个笑容就知道大哥心情很好,更加肯定昨夜去许家放火的黑衣人就是大哥。

“蔷丫头,璃丫头,你们来了啊?不是说今天去城东登门拜访吗?千万不要失礼。”

“知道了爹,还没到时辰呢,再说二姐也放心不下你啊。”

青璃吐了个舌头,然后拉住一旁的三哥,两个人凑在一起说话,本来想偷偷打探一下晚上大哥的行踪,但是她觉得三哥一定睡的比猪都香,问了也是白问。

“蔷丫头,这身裙衫真的不错啊。”

“爹,这是张大娘给我赶制的,说我是大丫头了,也得有几身衣裙穿。”

莫青蔷低着头,揉搓着衣角,脸上泛起了红晕,第一次有了小女儿的娇羞。

“正是这么个理儿。”

莫如湖连连称赞,又看了看青璃,“我们璃丫头也是俊俏的,看着小脸嫩的,养过来了,等爹爹好后就去凤阳城给你买祛疤膏。”

几个人闲聊了几句,看时辰差不多,青璃整理了下衣摆,这才和二姐一起向着城东大宅行进。

“你听说了吗?许家昨夜可是闹了一个晚上呢!”

“可不是,后半夜我家那位起来上茅厕,就听见他们家那片有呼喊声,出门一看,火光冲天啊,这是遭灾了!”

青璃正在说那天去见到赵家小姐丫鬟的事,被二姐青蔷使了个手势,让她闭嘴,专心听前面两位大娘八卦。

“这么严重吗?出了人命?”

“我大姑家的表哥的堂弟的表姐在许府做帮工,刚才碰到她,听说许家少爷被烧伤,昨夜还有不少官差呢,说什么抓贼!”

“咦,许家这是遭贼了?还被放了一把火?看来真是恶事做多了有了报应!”

前面两个大娘正说的高兴,二姐青蔷也听的一脸的兴致勃勃,片刻还补充了几个字,“真是活该!”

“二姐,我就说吧,恶有恶报,这次不用咱们动手了!”

“哼,也不知道那个许猪头被烧成什么样!”

“哈哈,那能什么样,烤乳猪呗!”

青璃调侃着,和二姐两个人说说笑笑,心情大好,就在这时候,有一些穿着官服的官差,腰里还带着配刀,正在大街上跑步前行。

姐妹二人和前面八卦的两个大娘迅速的站到路边给官差让路,其中一个大娘就问道,“官差咋来了这么多呢?”

“好像是许家报官了吧,早上去我家询问,问有没有见到一群黑衣人。”

“虽然我不懂,但是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青璃听到一个大娘一脸懵懂的说出这句话,差点笑出声,她真想上前去问问大娘是不是也来自二十一世纪。

好不容易,官差不见踪影,二姐拉着青璃继续前进,二人到达城东大宅的时候,赵家小姐的丫鬟冬梅正在门口左顾右盼,焦急的等候。

“冬梅姐姐!”

“你们可来了,刚才有官差进来搜查,小姐怕你们来了被冲撞,所以让我等在这里,我们快进去吧。”

冬梅快人快语,青璃对她的印象很好,就偷偷的往她手里塞了一个荷包,里面是一对精致的金镶玉耳环,是空间出品,不算贵重,银子也买的到,但是给丫鬟送这个算是体面了。

捏到荷包,冬梅脸色一变,不过还是马上不动声色的放到袖口里,转身就给姐妹二人一些提点,关于赵家姐姐的喜好和厌恶,作为贴身丫鬟,冬梅深谙其责,把能说的都说了,主要也是喜欢姐妹二人的性格,坦荡,有所求却不显得谄媚,不卑不亢。

“两位妹妹,你们来了!一个丫鬟在外面打着帘子,冬梅带着姐妹二人进了次间,原本赵小姐正坐在椅子上喝茶,见姐妹二人到来,很高兴的站起身,热情地道,“我还有几个月就要及笄,所以厚脸自称一声姐姐。”

“赵姐姐,我七岁,我二姐十三。”

青璃赶忙接话,说了自己的年龄,“我是莫青璃,我姐姐,莫青蔷。”

“好吧,璃妹妹,蔷妹妹,你们快坐!”赵小姐又吩咐丫鬟上茶水和点心,“我呢闺名晚春,不介意的话就叫我一句春儿姐姐吧,赵姐姐还是见外了些。”

官家小姐自由一番气派,一颦一笑都十分动人,上次在布庄的时候,赵晚春蒙上了面纱,只能看到容貌的大概,这次近距离一看,果然是个美人胚子!

赵晚春的容貌秀丽之极,当真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肌肤胜雪,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配着一身嫩黄的衫裙,真是人淡如菊,眉宇间带着淡淡的书卷气,让青璃都有些自惭形秽,不知道经过空间改造成为那个皇后手札里写的绝色,能不能有如此的容貌。

“璃妹妹,瞧什么呢?”

赵晚春淡淡一笑,用手轻轻的拍了拍沉浸在思绪中的青璃说道,“快尝尝这点心,我舅舅家的厨娘,点心做的真是一绝!”

青璃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春儿姐姐太美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的人呢,看呆了,嘿嘿。”

“你这小丫头,嘴真甜。”

得了青璃的夸赞,赵晚春的心情很好,都说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是女子,总是对自己的容貌格外在意。

“春儿姐,这次来,我和小妹准备了一份薄礼,希望不要嫌弃。”

青蔷把之前青璃准备好的盒子拿出来,递给冬梅,然后说道,“也不知道送给你什么,上次在布庄……”

“不要和我客气,我在镇上还要呆上一阵子,没有什么熟人的,能认识你们,很开心,既然是姐妹就不要分什么你我,我是诚心相交。”

赵晚春说着,就让冬梅把盒子收好,然后带着姐妹二人在府里逛了一圈,原本是要和她的舅舅舅母请安,可是不巧,两个人都不在府里,没有长辈做约束,三个人肆无忌惮的闹的很欢,赵晚春丝毫没有官家小姐的凌厉,还是很好接近的,青璃很喜欢她这种柔柔的气质。

在一起玩闹的时间就是过的如此的快,几个人打打闹,说说话,眼瞅着就到了晚饭的时辰,虽然晚春小姐一直挽留,但是姐妹二人都觉得第一次上门就留饭不太好,婉言谢绝。

冬梅送姐妹二人出来的时候,先是谢了青璃的礼物,荷包里那对耳环她是真的很喜欢,以前也有人试图接近小姐而送些贵重的金银,一股子铜臭味,毫无新意,而青璃的礼物主要是很合心意,她拿着一个小木盒说道,“这是我家小姐送给璃小姐的,里面有具体的用法。”

看着姐妹二人走远,冬梅这才用帕子挥了挥手,转身回到府里。

回去的路上,姐妹二人心情都不错,看到街边有卖糖人的,还买了几个,留给小弟子喜,想起家里被捡回来的林风澈,青璃一拍脑袋,早上出门的时候张大娘还念叨了一句他的衣裳的事,拉着二姐去转向成衣店,按照他大概的身材买了两套成衣先凑合着穿,家里还是紧缺布料,娘刘氏念叨着过两天就得做棉衣了。

旧年的棉衣都是硬块,也有些不保暖,今年家里条件改善了些,刘氏说准备全部换上新的,穿着也暖和。

于是姐妹二人就又大手笔的买了不少细棉布的料子,连家里的张伯,张大娘和林风澈都带上一份。

回到家,张大娘和刘氏已经准备好了晚饭,这次是陪着爷奶一起在前院吃的,林风澈觉得不好意思,非不上桌,他说现在他已经白吃白住,就当个莫家的帮工对待就可以,要陪着张伯老两口一起吃饭,刘氏点头同意,私下里也嘱咐张大娘,缺什么就去买,记账上就可以。

最近几天,奶的脸色明显红润不少,已经可以下地走动,要是休息的好,还能在门口走上一圈。

“璃丫头,听说你和你二姐出门做客了?”

奶奶给青璃夹着她爱吃的菜,随便闲聊的问了一句,“怎么样,咱是下乡丫头,不能被瞧不起吧?”

“怎么会呢,奶,你就放心吧,赵家姐姐人可好了!”

青璃一边吃着菜,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心里想着还没把赵晚春的身份说出来,不然能吓到爷奶,爷奶生活了一辈子,可能连县令的面都没见过,更别提四品官的女儿了。

“那就好,咱家就是这么个条件,也不能占别人便宜。”

奶奶李氏是个厚道的老人,年轻的时候被婆婆狠狠的欺负过,受过苦楚,所以对待青璃的娘亲就格外的好,得空也会教育青璃,话糙理不糙。

“奶,你放心吧。”

青璃说了几句一直安抚奶奶,而二姐始终沉默,青璃观察她简直,是一个米粒一个米粒那么吃,她自己还丝毫没有发觉。

“蔷丫头,吃菜啊。”

“哦,好,爷爷。”

莫青蔷终于从愣神中恢复过来,然后快速的吃过晚饭,拉着娘亲说着今天和赵家小姐相处的细节,还说了她的身份和在镇子上听到许家遭殃的事。

“这就是恶有恶报,可惜那些奴仆都是无辜的。”

刘氏想了半天,总结出这么一句话,青璃撇撇嘴,心想娘亲就是心善,要是知道那些狗腿子是怎么欺负人的,估计也不会说出这些话,诚然,是有无辜的好人,但是许家这么不清白,在这里做奴才只能自认倒霉。

“这赵家小姐的身份这么不简单,为什么愿意和咱家结交啊?”

封建社会,阶级地位的思想很严重,一般官家很少和平头百姓交往,就算交往也是有利可图,可是自家的条件,似乎也够不到四品官家的边儿。

“不知道,不过咱家也没有什么值得她惦记的。”

青璃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就目前看来,赵家小姐是真的很不错,她不能那么阴谋论,以为别人一定对她另有所图。

母女三人说了一会话,刘氏非要进屋子去赶制衣衫,家里人口众多,张大娘眼神不好,一个人也忙不过来。

“璃丫头,赶紧把赵家小姐给你的盒子打开看看。”

二姐青蔷拉着青璃一起,迫不及待的让她打开盒子,四品官家的小姐能送出去的礼恐怕不低,她还有些担心自家没有什么能拿得出去的礼物。

冬梅送过来的是一个精致的木头盒子,上面还雕刻了花纹,有一种奇特的清香,打开来一看,是一个蓝色青花的阔口瓷瓶。

“这是什么?胭脂?”

打开瓷瓶的盖子,里面是一种膏状的物体,呈淡淡的绿色,散发着浓浓的草药香气,闻着就很舒服。

“这里还有一张纸。”

二姐怕青璃不认识太多的字,把纸张打开一看,然后惊喜的保住她的胳膊,大声的说道,“小妹,你看,你看着是祛疤膏!一天早晚涂抹两次,一盒全部用完就差不多了!”

二姐拿着纸张,青璃只是在侧面看到上面的娟秀小楷,心里也很高兴,送礼就是为了合心意,收礼也是一样,即便是自家现在不缺银子买这个。

“快,现在是晚上了,你赶紧去洗脸,然后我给你涂抹上。”

二姐青蔷比青璃还高兴,好像解决了她多年的心事一样,人又活跃了几分,眼睛里像琉璃一样闪亮,还不停的催促她,“快去快去!”

对于自己脸上的疤痕,青璃不是不怨念的,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让她无心顾及到这个,自家人没有人嫌弃她丑的,都当宝贝一样,有时候不照镜子,真的忘记自己是莫家村第一丑女。

青璃洗好了脸,坐在椅子上,二姐细心地用食指挖了一小块,均匀的涂抹在她的脸上,青璃顿时感觉到疤痕处凉飕飕的,紧接着开始发热。

“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二姐青蔷狠狠的盯着青璃脸上的疤痕,好像它能奇迹般的一次马上消失一样,看的青璃有些发毛。

“二姐,这才涂抹了一次,哪能就那么快,我感觉开始的时候凉凉的,之后发热。”

“那就好。”二姐青蔷嘱咐了青璃几句,晚上睡觉要平躺着之类的,不能让药膏蹭枕头上,不然失去了效用。

二姐青蔷走了之后,青璃关上屋门进了空间,空间里的地上,还堆积了很多从许家搜罗的东西,但是她从心里不抱什么希望,许家老爷知道有人会来偷盗,肯定把一些之前的玩意儿全部转移,不过他应该想着小贼不可能装那么多金银之物逃跑,毕竟那重量,带着也不方便,可惜他遇见的是有空间的青璃,这会还不一定怎么哭爹喊娘,顿足捶胸呢。

果然,木头盒子一堆,里面大多数都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不过堆放的金银很多,算是弥补青璃的损失,下次再光顾谁家,一定和楚留香一样,留下点什么印记,反正她偷盗的财物,也算是劫富济贫,李墨轩和林风澈就是例子。

这一夜,青璃睡的很安稳,这两天她的精神过于紧张,发生的很多事都颠覆了她的认知,一觉好梦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刘氏又要去医馆照顾爹爹,她拉住青璃说道,“璃丫头,咱家忙不开,你一会儿坐牛车回村去个你大伯娘送个信,把你爹的情况简单说说,然后让你青菊堂姐过来住几天,还能陪着你奶。”

“成,娘,我用不用给大伯家带点什么回去?”

青璃想着,最近大伯和两位堂哥都忙着自家盖房的事,也不知道能不能吃上肉呢,上次那条子野猪肉,大伯家一点没拿,全部都留下来了。

“行,买一大条子肉,再买点糕饼,其它的你看着买点。”刘氏说着就要转到屋子里面取钱。

青璃连忙拦下,摇了摇头说道,“娘,你上次给我碎银子还没有花呢,我银钱够了的。”

“那你来回一定要坐牛车啊,让赶车的在村里等你一会儿,大不了多给他点铜板,知道吗?”

刘氏有些舍不得七岁的闺女回村,可是家里真的忙不开,大小子和三小子上了学堂,蔷丫头还得留下接待医女,家里总不能没个人。

“娘,你放心吧,哪次我没把事办好?你就放心去医馆吧,我一会儿就出发。”

青璃送走了刘氏,和二姐一起去前院,她特别去看了看林风澈,这小子这两天杂活儿没少干,起来的也很早,除去脸上的淤青之外,伤口都结了痂,全赖张伯老两口的悉心照顾。

“澈哥哥,你知道吗,许家昨天出事了!“

青璃把林风澈拉到角落,神秘兮兮地道,“昨天子时前后,许家着了大火,听说还丢了不少东西,那个猪头许少爷被烧成了重伤,嘿嘿。”

“这可能是恶有恶报吧。”

林风澈的声音淡淡的,那个许淫贼遭了罪他当然高兴,但是好在没这么快就死了,不然他怎么报仇,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妹妹?她妹妹含恨而死,双眸都一直张开的,怎么都合不上,想起那一幕,他就痛恨自己的无能,心都像被绞碎了一样。

青璃有些懂他的想法,毕竟算是深仇大恨,别人出手终究是解不开心里的结,报仇还是自己来的痛快,不过大哥下手还是不够狠,怎么就没直接阉割了许猪头呢,让许家断子绝孙不好么?

告别众人,青璃又来到集市上溜达,这次她准备多买一些肉,空间灵泉池子还有鱼,提溜回去三大条,在乡下生活,除了鱼肉,鸡蛋,菜蔬,这个基本自家都有,现在青璃家的鸡鸭都在大伯娘家养着,应该是不缺这些,别的她一时还想不到。

青璃买了两大条的猪肉就花了将近三百文,一共十斤还多一些,就看到有一个脏兮兮的小毛孩紧紧的盯着她手里的几个铜板,黑亮的眼睛里带着渴望。

“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你家大人呢?”

青璃看到他就想到自家的小不点儿子喜,曾经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希望她能多陪他玩一会儿,所以心一软,就多问一句。

“奶奶说我爹娘去了很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在那边的摊位上卖鞋垫呢。”

“是吗,那小弟弟你不要乱跑啊,你奶奶找不到你应该着急了。”

青璃说着拉着他脏兮兮的小手,“走吧,小弟弟,我送你过去。”

路过看到卖肉包子的,青璃买了几个,用油纸包好,然后给他说道,“小弟弟,你吃吧,是不是饿了?”

“恩,可是奶奶说不能拿别人的东西。”

“嘿嘿,没关系,你叫我一声璃姐姐,姐姐就不算外人了。”

青璃摸摸他的头,心里有些心酸,爹娘都去了很远的地方,一般都是不在人世,才会这样说,不然哪有扔下孩子丢给奶奶的,也是苦命人。

“璃姐姐,谢谢。”

这小娃接过包子却没有吃,摇摇头说道,“璃姐姐,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肉了,奶奶更久,我想留给她,可以吗?”

“恩,包子还多呢,你们一起吃。”

青璃听后,又让卖包子的多包了几个,就当积德行善了,反正在许猪头家顺走的银子太多,不花出去点感觉还有点憋屈呢。

“奶,快吃包子,这是璃姐姐给我买的。”

小娃一蹦一跳的跑到奶奶身边,把油纸包递给奶奶,黑溜溜的眼珠亮晶晶的。

“东娃,你咋能随便和人要吃的呢?”

这个奶奶看上去又将近五十岁,身上穿着也比较破烂,脸上带着菜色,一看就是不长期吃油,头发也都是花白了一半,干枯的。这个时代,这样的穷人很多,还不如村里的庄户人家,有地,要是没啥天灾,好歹能吃上一口饱饭。

“这位老奶奶,是我给东娃的,他没要吃的。”

青璃不忍看着小娃被责骂,赶紧帮着解释。

“唉,谢谢这位善心的小姐,老太太我也没啥能感谢的,这里有鞋垫都是我做的,您挑上几双吧。”

“正好,大堂哥要我帮着买鞋垫呢。”青璃就是喜欢这种人,即便是穷也不占人便宜,她总是对这样性格的人高看一眼,大伯一家就是,自家也是,所以青璃挑了好多鞋垫,也不知道家里都穿多大的码,估摸着大小差不多,就挑了很多,基本上全部包圆。

“老奶奶,这个是给你银钱,我是帮别人带的,所以银钱还的要给的。”

青璃递过去一个荷包,里面其实除了铜板还有很多散碎的小银块,她觉得在市集上给银子太显眼,她倒是不怕被盯上,但是那祖孙两个却不太安全。

“我走了,东娃,要记得姐姐啊!”

青璃也不等那个奶奶反应,直接扭头便走,心里想着做善事也要考虑很多,不然给别人带去麻烦就不好了,在点心铺子买了很多的糕饼,还给大伯堂哥他们买了几只炸鸡腿,这才转个弯,往莫家村的方向赶去。

因为现在青璃的脚程不慢,再说也是为了锻炼身体,所以她把买的东西偷偷放在空间,提着一个空空的篮子,上面盖了一块布,以防被有心人看出什么。

前面一个穿着花布的妇人是谁啊,背着一个小包袱,晃动着水蛇腰,一路上左顾右盼,这动作很让人狐疑。

就在她再次侧脸的时候,青璃看到半张脸,那高颧骨,小眼睛,这不是张家村的张氏么?看这身装扮是回娘家?巧不巧的,青璃正好和她顺路,此刻薄女绝对在青璃的仇人榜上名列前三,报仇是妥妥的,不过她今天有正事,决定先让张氏蹦跶几天。

在前面的转弯之处,张氏拐回张家村,青璃继续前往莫家村,路上还遇见不少村里人,见到青璃也打招呼说上几句,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打探青璃家的情况,怎么突然一家子都不在村里,搬到镇子上,莫非是发达了。

青璃嘴巴紧,也不是真的七岁,别人问什么说什么,只是含糊的带过,当然也有村里的八卦大婶,说上几句酸话的,人总是有嫉妒心,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题外话------

稍后二更,女神妹纸们,求月票(^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