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67章 莫如湖受伤

辰时末,莫如湖还没有带着大哥三哥归家,娘刘氏以为他们父子三人又留在学堂探讨学问,也就没太注意,让张大娘帮着把菜拨出一部分,又摆上碗筷,几个人先吃。

“娘,张大娘做菜太好吃了!”

青璃夹着醋溜白菜片,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

“恩,这醋溜白菜里放了秋耳,就是不一样,还有这素丸子,竟然也能一起炒。”

二姐吃了一口白米饭,也对这道菜赞不绝口,白菜加上秋耳,素丸子切成两半那么一炒,这一个菜就显得很丰富,而且味道顶好,青璃没去镇上酒楼吃过,但是就是固执的认为酒楼也做不出这个水平。

“蔷丫头,你别光顾着吃一道菜,这个鸡蛋饼也尝尝,这里面可是有海里的海米泡发的。”

娘刘氏给莫青蔷夹了一筷子的鸡蛋饼,说道,“这海米咱这可是稀少,还是前几天我置办东西看到外来的货商过来卖,鲜香,包饺子里放更美味,想不到张大娘用来烙鸡蛋饼,真是没这样吃过。”

“是啊,真香,三哥恐怕又要多吃一碗饭了。”

青璃这两天终于回归到前世的生活水平,尽管有了银子家里不缺吃穿,但是娘刘氏的手艺也只限于农家菜,和张大娘这种受过特别训练的真的没办法比,感谢前房主,让自己捡到了宝。

一顿饭,让青璃吃的饱饱的,心情舒畅,拉着二姐在自家的院子里闲逛,两个人坐在池塘边上的亭子里闲聊,虽然一个大院子住这些人着实有些空旷,也没有丫鬟伺候,但是青璃觉得很放松很自由,家里没有外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咦,二姐,你看那是不是张伯?”

垂花门处,张伯正慌慌张张的往里面跑,因为是跛脚,平时走路都不是很稳当,更别提跑了,所以跑了几步直接摔了一跤,但是张伯不敢耽搁工夫,又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

“是啊,可是张伯从来不进二进院子啊,是不是有什么事?”

大户人家都有规矩,一般外男都不会进内院,青璃家虽然没有,但是前院需要人看门,而且张伯和爷爷莫福来两个人年纪相仿,两个小老头没事就凑在一起闲聊,下棋,喝茶,说说这些年的趣事,也让爷爷开怀了不少,整天都是一副笑脸。

“张伯,这是怎么了?”

姐妹二人都站起身,迅速跑到张伯面前,看他一身狼狈,身上都是土,脸上也有不少,看着灰突突的。

“二位小姐,快……快去,主家受了重伤,在医馆呢!”

张伯喘了一口气,也顾不得拍身上的土,喃喃道,“就刚才,医馆的一个伙计过来报信,说主家被疯马踩伤,在卿和堂这个医馆医治,好像很严重。”

张伯拍了拍胸脯,眼里闪着担忧之色,一般被马蹄子踩过的多半都凶多吉少,这么和美的家,就要失去顶梁柱了吗。

“什么,爹爹受伤了!”

青璃也不管二姐和张伯,转过头就往院子外跑,一边跑一边抹泪,被马蹄踩了?谁家的疯马?她突然想到那个夜晚,在镇上的一幕,那时候她是差点被魔教少主的马踩到,爹爹和娘亲吓的一晚上没睡安稳,家里和和睦睦,为什么会在这个节骨眼出事?

青璃也不知道这一路她是怎么奔跑的,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找到方向的,等她反应过来之后,已经站在卿和堂的门口。

“小丫头,你来了,快进来,你爹在后堂呢。”

报信的伙计和青璃也算相熟,看她自己来还往她的身后瞅了瞅,见到没有人,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是很快被同情所取代,拉着青璃说道,“你爹现在被大夫急救呢,还不知道怎么样,要做好心理准备。”

听了伙计的话,青璃就感觉被浇了一盆冷水,之前还侥幸只是轻伤,现在彻底的回过神来,手脚冰凉都出了冷汗。

“小妹,你怎么来了,娘和二姐他们呢?”

莫子松正坐在屋外的地上抹着眼泪,他的眼睛通红,也不知道是哭了多久,衣衫也褶皱的不行,看着很是落魄。

“大哥呢?”

“大哥在里面,医馆的大夫不让吵,就把我撵出来了。”

青璃刚想进去看情况,就被三哥拉住,带着哭音喊道,“怎么办,怎么办,小妹,呜呜呜……”

“到底怎么回事,被马蹄踩伤?”

青璃被三哥紧紧的抓住衣衫,移动不得,只能焦急地问当时的情况。

“呜呜呜……这都怪我!”

莫子松抹着眼泪,说话断断续续的,但是青璃还是从他的话中分析出来事情的经过。

和往常一样,下学堂的时候父子三人归家,但是过路的时候莫子松走的有些慢,远处的马车过来横冲直撞,爹爹回头刚好看到这一幕,千钧一发之际就把他推到了路边,自己被马蹄踩伤。

“是不是黑衣?”

青璃拉着莫子松,眼睛里闪过寒光,这该死的魔教少主那群不要脸的狗腿子,亏她好心给他们做了吃的,当初就应该在水里面下毒,不然留下来就是祸害他们家的!

“不,不是……马车上的标识是镇子上的许记。”

莫子松还从来没见过青璃如此恐怖的表情,那种外表冷静,内里要爆发的处于崩溃的情绪,好像不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能有的。

“许记吗?”

青璃拍了拍三哥的手,说的云淡风轻,眸子里刚才疯狂涌出的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化成一潭死水,没有任何的波澜,可是莫子松突然打了个寒颤,觉得这个表情和大哥好像。

“三哥,不怪你,不要自责。爹爹会没事的。”

“恩,我相信。”

青璃从袖兜里掏出一个手帕给三哥擦眼泪,看到他的手上有泥,就这么抹眼睛容易进沙子,再发炎可就不好了。

“三小子,璃丫头,你爹呢?”

片刻之后,刘氏带着二姐青蔷也赶了过来,她的眼睛红红的很可能知道了情况在路上哭过,不过此时表现的很镇定,青璃突然觉得娘很坚强,之前她以为娘听到消息一定哭的和天塌了一样。

“爹还在里面,大哥也在,医馆的大夫还没出来。”

“你大哥没事吧?”

“大哥没事。”

回答的是三哥莫子松,他擦干了眼泪,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二姐青蔷一听是许家的马车,气的浑身发抖,直接在院子里乱转,青璃知道这是二姐发飙的习惯性动作,她在寻找家伙事儿,准备杀到许家大宅。

“莫青蔷,你给我站住!你想去哪撒泼!”

二姐已经找到合适的棍棒,掂量了一下,这才准备转头走,被娘刘氏厉声呵斥住。

青璃这是第一次见到娘亲这样,平时娘都是温柔的,即使做错事最多也是唠叨几句,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厉声,连名带姓的呵斥二姐。

“二姐,等我一起!”

这个时候青璃也不管了,谁爱忍谁忍,反正她是不忍!现在躺在医馆里生死未卜的可是她亲爹!许记你就等着吧,万一爹爹有个好歹,灭门烧坟这还是轻的!

“璃丫头,你也跟着起哄是不是?还听不听娘的话了!一会儿你爹醒过来,看不到你俩我怎么说?”

刘氏的这句话起到了作用,让二姐青蔷放下手中的棍棒,这件事报仇是肯定的,但是也要等到爹爹脱离危险才行。

“三小子,你不用自责,我和你爹都不会怪你,这件事,就算是娘也会这么做。”

刘氏拍了拍莫子松的肩膀,说道,“哭不能解决问题,大丈夫就该敢作敢当,你也不小了,这次你爹替你遭了罪,你以后可要好好读书,好好的孝顺他。”

“娘,我懂的,我以后一定听你和爹的话。”

母子二人交谈了几句,青璃看了看二姐低头沉默,她想着二姐一定在想如何找许家算账,这哑巴亏不能白吃,真想告到官府去,不知道那横行的马车是不是许猪头的,不过看他和她妹妹那种嚣张的模样,许家应该没有一个好东西。

“莫秀才现在暂时还算平安,但是这次伤的不轻,不能轻易挪动,恐怕最近几天都要在医馆里住下。”

老大夫终于打开了房间的门,一头的汗,只是随便用手帕擦擦,然后吩咐莫子松跟他去开药方。

听到暂时没有危险,刘氏这才松了口气,悬着的心放下了,领着青璃姐妹二人进屋探视。

“孩子爹,感觉怎么样?”

莫如湖躺在床上,脸色发黑,嘴唇却苍白的没有血色,他咳嗽了几声,竟然吐出一口血来。

“爹爹!”

这一口血,直接让二姐青蔷六神无主,眼睛里也涌上了眼泪。

“别哭,大夫说这是淤血,吐出去是好事。”

莫如湖说话的声音很轻,也没有什么力气,青璃知道他应该伤的很重,好在就是在医馆门口不远处受伤,能及时诊治,否则这会更是凶多吉少。

“娘,一会儿给我收拾几件衣裳吧,晚上我留在这里照顾爹,明天早上我去学堂,再来人吧。”

大哥莫子归眼神和表情看不出来什么,可是青璃却看到他袖口底下紧握的手,里面隐隐约约泛红,露出了血迹,可见他有多么的隐忍。

“孩子娘,这事爹娘还不知道吧?”

“恩,还没说呢,爹娘年纪大,怕受不了。”

刘氏点点头,她出来的时候已经嘱咐张伯,不到万不得已,暂时先瞒住,对他们就说赁着的小院没到期,空着觉得可惜,所以莫如湖就回去住几天,虽然这个借口有些别扭,但是村里人爱节省,觉得空着也是空着。

“老大,你和老三就在医馆陪着你们爹吧,明早你们去了学堂,我过来,蔷丫头还是照顾你奶。”

家里人手有限,莫家村还在盖房,所以刘氏只能做了这么个决定,等到莫子松拿过来药方,一脸的为难之色。

“娘,医馆的大夫说人参最好是百年以上的切片,年份越大效用越好,可是医馆没有,最近紧缺,得从凤阳城调配,那样的话,就得耽搁几天,可是爹的病不能拖着。”

“这可怎么办?咱家相熟的人家都是平头百姓,就算有银子也买不到这东西啊!”

说到这个,刘氏一返刚才的淡定,这才有些急切。

“娘,别担心,我会去想办法。”

大哥莫子归低下头,手握着拳,说话也轻飘飘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开始几个人进来之后,大哥就没怎么说话,但是谁也不能忽略他的存在感。

“大哥,我和二姐今天认识了一个贵人姐姐,明天我们去求求她,看看能不能想办法。”

青璃赶紧插话,让大哥去想办法,能有什么办法,不会是牺牲色相吧,那可不要啊,特别是许家,简直就是血海深仇!大哥可不能因为人参就认贼作父,这要是娶了那个死丫头,家无安宁!

“你们刚认识,就求人家帮忙不太好,放心吧,大哥有办法。”

莫子归说的斩钉截铁,并且用眼神告诉青璃,不是她想的那样,难道大哥也有有钱的朋友吗?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也没有见过,只知道刘小花的大哥刘大牛。

“好吧,大小子,家里有银子,不够还能当了那些珠宝首饰,虽然我们求人,但是银子上可别差了。”

刘氏点点头,衡量了一下,还是把这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莫子归,青璃心里郁闷,空间好多人参,可是到底怎么样才能拿出来啊?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爹爹莫如湖喝了药,有些疲惫的睡着了,刘氏给他盖好被子,大夫又过来诊脉,告诉他们不用担心,只是需要调养一段时间,好在没伤到心脏,不然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

说好了大哥和三哥留在医馆照应,母女三人回到家里,这一路无话,每个人都显得心事重重,特别是娘亲,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是她应该是家里最伤心的那一个。

张大娘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赶忙过来问消息,听到没事之后也跟着念了几句“阿弥陀佛”,还给每个人都烧了洗澡水,让她们好好洗漱,也松快一下。

洗澡之后,二姐青蔷睡不着,抱着枕头直接来到青璃的屋子,姐妹坐在床上,说着今天发生的事。

“小妹,你说怎么办?不然我们把许家告上县衙吧!”

二姐青蔷很少有这么无主的时候,眼睛里都没了往日的神采,她抱着膝盖,似乎是没想到什么好办法。

“这个没用吧,不是应该讲究人证物证的吗?”

青璃不是很了解这时候的律法,但是从古至今都是这么个道理,“人证都是自家人算数吗?”

“那我们就这么认了?”

二姐提高了嗓音,情绪又开始激动,一改刚才的愁眉苦脸,瞬间充满斗志,看来不找回场子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当然不能,我们可以研究下怎么办。”

青璃是这么说,但是她行动从来没想过带上二姐,她有空间作弊器,出入许家都可以不被发现,至于二姐,明显就是个拖后腿的嘛!

“二姐,可是我想不出来嘛。”

青璃眼珠一转,有了计划,但是坚决不能让二姐参与,所以她只能装作苦思冥想又没有什么办法的模样。

“你这个小丫头,平时鬼点子最多,现在怎么卡壳了?”

二姐青蔷看着青璃一脸的嫌弃,青璃心里默默吐槽,有见过问一个七岁的丫头的意见的吗?

“二姐,不是说恶有恶报吗,不然我们不用动作,就等着看许家的报应吧。要不,你回去睡?”

青璃这么说是打定了主意单独行动,不带上二姐,而且她现在每一分每一秒都很珍贵,现在她轻身术小成,爬个墙头绝对没有问题,她想赶紧进到空间修炼,以免真正用到的时候掉链子。

“小妹,你还信这个?那你没听过祸害遗千年吗?天底下那么多的恶人,不都是活的有滋有味的?”

二姐青蔷使劲的敲了下青璃的头,这才穿鞋下地,游魂似的走了出去,一边走嘴里还在嘟囔着些什么,看来是心心念念让许家遭殃,不然二姐能魔怔了。

这一夜对青璃来说过的很漫长,因为她一直没有睡觉,在空间一直练习轻身术,身体的污渍都排了好几次,然后洗澡,练习,仿佛也感觉不知道疲累,一直如此的循环。

在空间里,青璃听到隔壁二姐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时不时有磨牙的声音,还有她轻微的叹息。

无论在哪里,看到亲人受伤却不能把凶手如何,是最让人悲伤的,会感觉自己真的很无能,恨老天,恨命运,最后还是最恨自己,在现代的时候,青璃也见过很多肇事之后逃逸的,可怜的家属面对的只是冰冷的尸体,却找不到残害他们亲人的那个。

“啪啪啪……”

天还没有大亮,二姐青蔷就开始拍门,青璃一夜没有睡,却精神的很,打开门,看到二姐一脸憔悴,眼里还带着红血丝。

“喏,璃丫头,今儿你和娘去镇上看爹爹,我得留家里照看咱奶,你把这个帖子送到城东大院去,给赵小姐的丫鬟,然后问问我们姐妹什么时候去方便,记得了吗?”

“好的,二姐你放心吧。”

青璃看到二姐这样也有些心疼,不知道她这一晚上都在想什么,现在就想着抱大腿了吗,这个年头没有靠山,只能本本分分的做普通的平头百姓,被有权利的人物倾轧也只能忍受。

草草的吃过早饭,娘刘氏担心大哥三哥去了学堂,莫如湖没人照顾,早早的就带着青璃去了医馆。

时间太早,医馆还没开门,母女二人只能绕到后堂,从后面的小院子进去,正好遇见准备去学堂的兄弟二人。

“大小子,你爹昨晚咋样?”

“爹一直睡,没醒过来,半夜大夫又过来把脉一次,说爹的体质不错,这要是一般人肯定挺不下去,还问咱家是不是有啥一直改造体质的东西,爹恢复的挺好。”

“咱家一直苦哈哈的,哪有啊?”

刘氏没放在心上,听说莫如湖恢复的好,这才放下心来,青璃心里却打了个突突,难道是空间灵泉的作用?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体质?

“大哥,人参那事真的没问题吗?”

见到刘氏进了屋子,青璃把自家大哥拉到一边,小声问道,“大哥,你可不能因为人参就……”

“小妹,你这个小脑袋瓜子想什么呢,大哥有办法,你放心吧。”

大哥莫子归淡笑了下,拍了拍青璃的小脑袋,这才招呼三哥一起去学堂。

屋里,莫如湖正躺在床上,气色比昨天晚上好了许多,嘴唇也多了一些血色,不过医馆的早饭清淡的很,只有粥,咸菜和煮鸡蛋。刘氏打了一盆水,开始细细的帮助莫如湖擦脸,两个人互相对视,含情脉脉,让青璃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爹,娘,我出去看看,市集那边有买鸡的,买上一只,让张大娘炖上鸡汤,给爹爹补身子。”

“那你去吧,多多注意,切忌不可和外人走,知道吗?”

“知道了,娘,放心,我买了鸡先回家,等到张大娘炖好汤再提着过来,晚饭就在这吃吧。”

青璃保证了许多次,刘氏这才无奈的放行,家里人手不够,孩子爹的事情还瞒着老人,也不能露馅,只能让自家闺女辛苦一些,凭着她的灵巧劲儿,也不至于迷路把自己弄丢。

青璃告别爹娘之后,先是准备去集市买鸡,这个时候鸡都是新宰杀的,最是新鲜,家里的菌菇不多,还要买上一些,到时候等张大娘炖汤的时候,她偷摸放进去点切片老参,等鸡汤炖好之后再捞出去,这样能不被发现。

市集上人来人往,有不少买菜的人群,青璃四处张望,看看谁家的鸡新鲜,就听到前面走着的两个大婶正在聊天,听着谈话内容让她立刻集中精神。

“你说昨儿咋了?许家那小少爷的马车又撞到人了?”

“何止啊,是被马蹄子踩到了,啧啧,伤的不轻呢,好像还是一个学堂里面教书的秀才。”

“唉,许家以前的口碑多好啊,这一代咋就出了这么不省心的孽障啊,我看气数也该尽了。这都是这个月第几个被踩伤的了?咋就没人报官呢?”

听到这种话,其中一个大婶拽了另一个的袖子,压低声音说道,”你不知道吗,许家地头蛇在镇上经营有些年头,和县丞大老爷的关系好着呢,听说还有什么亲戚,谁敢告啊,上次不是有个外乡来的小哥去告许少爷调戏她的妹子,结果被一顿乱棍打的重伤,他那妹子也一根绳子吊死了。唉……”

“唉……这是什么世道啊,天高皇帝远的,让那个小瘪犊子横行!”

“少说两句吧,不知道啥时候就祸从口出,谁让我们是平头百姓呢。”

两个人叹息了一番,不再言语,青璃从头听到尾,更是要紧牙关,心里盘算怎么整治许猪头的好。

“哎呦,这不是莫家村第一丑女吗,怎么穿了一身细棉布的衣服,就敢进镇子了?你爹娘还没卖了你给许少爷做洗脚丫头?”刻薄女张氏甩着小手帕,这次换的是一套宝蓝的绸缎衣裙,上下打量了青璃几眼,眼里还带着怀疑,好像青璃穿上细棉布的衣裳是一件多奇怪的事。

“张婶子,我爹娘不差银子,还没卖了我,让你失望了。”

青璃看了一眼张氏那张刻薄的脸,就有一种狂笑的冲动,听说上次她被许猪头的狗腿子打过之后,回家又被说成败家娘们,被那账房相公也锤了几下。这不,虽然几天过去了,但是仔细看,她的眼眶还是有一圈乌青,这涂了厚厚的粉,也掩饰不住。

“小贱丫头,你等着吧,许少爷不会放过你的!”张氏见到青璃如此说,咬紧牙关,刀子一样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青璃片刻,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冷冷的笑下,这才转身离开。

“张氏女,这可是你主动来惹我的,罢了,这次就一起收拾了吧。”

张氏的出现没有影响到青璃的心情,她转悠了几圈,把该买的都买好,这才提着东西,来到城东的大院,二姐的嘱咐不能忘——

城东大院故名思议在镇子的最东,那里住着的都是镇上的豪富人家,许猪头家也在这片,都是一些百年老字号的商贾人家,要么就是书香门第,或者是一些老宅。

“叩叩叩……”

青璃敲响了角门的门,片刻之后出来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娘,看到她一脸的疑惑,“小丫头,是不是走错了门?

“大娘您好,我是个小丫头,也不知道富贵人家的规矩,这个帖子是写给赵家小姐的,之前她约我们来做客,所以过来送下帖子,问问她何时方便。”

青璃说着,还很上道的往大娘的手里塞了一把铜子儿,顿时让她的脸色好了不少,叫了一个小丫头传话送帖子,她拉着青璃说道,“小丫头,赵小姐和你二姐认识?”

“恩,我们在布庄认识的,赵小姐人很好,还给我二姐解围。”

青璃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她要装作纯真一点,那大娘问什么她就答什么。

“那你们真真是好运气!”

大娘上下打量了一下青璃的装扮,不像是特别富裕人家的丫头,府里得脸儿的大丫鬟都穿着绸缎带着金簪银簪呢,不过既然赵小姐邀请过来做客,可不能小看,没准以后有什么造化也说不定,毕竟那位身份着实不简单,也有不少闻声过来送帖子的富户,例如许家小姐,小姐都以喜清净为由挡了回去。

“大娘,赵家小姐啥身份啊,求您给我们姐妹一些提点,省的出了错,闹笑话。”

青璃不好意思的羞红了脸,然后又不动声色的往大娘的手里塞了有一个荷包,里面是一小块的碎银子。

捏到硬物,大娘脸上笑开了花儿,上下打量一下青璃,啧啧出声,“看不出来你这个小丫头还真上道儿,赵家小姐是我们主家的外甥女。”

这个青璃知道,赵小姐说布庄是她舅舅开的,大娘见到青璃好奇地小眼神,就摆了摆手,让青璃靠近一些,“她爹赵大人可不简单,是凤阳知府,四品父母官,而且他们赵家在京城也是很有名气。”

青璃假装瞪大眼睛,捂了下嘴,心里震惊,不过她更疑惑的是,既然家里这么牛叉闪闪,是怎么娶了她娘的,就是一个商户人家,难道不是嫡出?青璃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

片刻之后,那个小丫头身后跟着一个穿着青色衣裙的婢女,正是昨天在布庄见到的赵小姐的贴身丫鬟,她拉着青璃的手笑着说道,“我们小姐早上的时候还念叨呢,明天这个时辰有时间。”

“我晓得,姐姐怎么称呼?”

“奴婢冬梅,当不得一声姐姐。”

“哪能呢,冬梅姐姐,那我明天和二姐过来拜访。”

青璃觉得这个冬梅不愧是官家的婢女,一颦一笑都极其的规矩,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既不接近也不显得疏远,对比另外一个满脸严肃身强力壮的婢女,她好上很多。

得到赵小姐的准信,青璃先折回医馆和爹娘说了一声,这才拎着买的材料赶回家里。

张伯开门之后见青璃就一个人,手里还拿着不少东西,赶忙把东西都接过来,问了问医馆的情况,听说恢复的好,这才安心,早上莫老爷子找他下棋,他一个下人都找借口推脱,本来就是不会撒谎的人,真怕被看出端倪或者说漏了嘴。

“二姐,你咋在外头站着呢?”

已经到了午时,院子里太阳正大,二姐青蔷就一个人呆呆的站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哦,刚送走了医女,小弟刚才还在找你呢,现在和张大娘一起在灶间挑花生米呢。”

上次二姐他们过来的时候送来不少花生米,但是都是旧年剩下的,有一些已经发霉,张大娘眼神也不太好,懂事的小子喜闲着没事干,就帮着一起挑。

青璃来到灶间,看到小弟正坐在小板凳上,不声不响的,挑拣的认真。

“小弟,你歇会儿,让四姐来。”

青璃从袖口拿出一个小纸包,这还是去城东大宅的时候,赵家小姐的丫鬟冬梅给的,说是松子糖,镇上买不到的。

“四姐,这个真好吃。”

小弟子喜洗过手之后,打开纸包,把糖果放进去嘴里一粒,立马笑弯了眼,又给二姐和她一人一粒说道,“二姐和四姐也吃,甜。”

“恩,好。”

青璃笑眯眯的含在嘴里,看着二姐说道,“这个是赵家小姐的丫鬟给我的松子糖,我去送帖子,约的是明天。”

“那就好。”

眼见小弟子喜犯了困,姐妹二人把他送回二进的屋子里睡觉,这才有了聊天的机会,小弟虽然人小,但是很懂事,还不能让他知道爹爹在医馆的事。

“二姐,你放心吧,爹爹气色好很多,医馆的大夫都说体质好呢。”

青璃想了想,又把镇子上遇见张氏的情景说了一遍。

“这一个两个的,都要骑到咱们头上了!”

二姐青蔷本来性子火爆,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完全处在崩溃的边缘,家人就是她身上的软肋,若不是还有心眼,早就冲动的去找许猪头拼命了。

姐妹两人闲聊了几句,青璃就回到一进院子去看了看奶,见她正在午睡,也就没有打扰,直接去厨房找张大娘。

这边张大娘已经麻利的褪好鸡毛,把草鸡剁成小块,然后放在盆里洗了洗,去掉血水。

“张大娘,我来帮你烧火吧。”

“四小姐,你这是干啥啊,别弄脏了衣服,大娘能忙的过来。”

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张大娘也没有之前的畏缩,和莫家众人关系亲密了不少,虽然还是小姐主家之类的那么叫,但是青璃听习惯也不觉得有什么。

两人推拒一番,张大娘坚持忙的过来,青璃只好躲在厢房里,把空间里的大人参切成小碎块,本来是想切成大块到时候打捞出去的,要是切碎一些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吃了之后还能滋补。

“张大娘,晚上我陪着爹娘和两位哥哥在医馆吃饭,鸡汤煮好留一半给爷奶,剩下的我要带走给爹送去。”

青璃找了机会,把人参的碎块都倒入锅里,然后转过头假装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张大娘聊天。

“那光鸡汤也不够啊,不然我再做上两个菜吧。”

张大娘洗了下手,问青璃,“四小姐,你想吃点什么?”

“医馆也有菜呢,但是肯定不如大娘做的好吃,不拘什么,随便做两道就行。”

张大娘手脚麻利的炖好了鸡汤又炒了两个菜,怕青璃拿不动非要把她送到医馆去,本来二姐也要一起,但是考虑到晚上万一有什么行动,带着二姐不太方便,所以只能拉着张大娘一起。

这个时辰,大哥和三哥竟然已经在医馆,青璃听娘刘氏说,大哥莫子归用极少的价格换了一根百年老参,品相连医馆的大夫都及其称赞,但是问人参是怎么来的,大哥闭口不言,只说是朋友帮助。

这次医馆屋子有些紧张,只给了爹莫如湖一间大屋子,里面只有一床和一榻,所以昨夜大哥和三哥都挤在榻上没有睡好,刘氏就想着今晚她来守夜,让兄弟二人回家。

“娘,我们还是不回去了,不如去赁的院子住上一宿吧。”

大哥莫子归摇摇头,似乎还有别的主意,青璃眼里有些狐疑,这次吃了这么大亏,大哥应该不会就这么隐忍,难道后面还有什么大招?到底人参是哪里来的呢,没听说他有什么富贵的朋友啊。

“那也成,先这样吧,你俩今儿都提前回去温习功课吧,这里还有我呢,还有璃丫头,你的还得坚持练习写大字啊!”

“知道了娘。”

青璃见娘亲刘氏扶着爹爹坐起,然后一勺一勺耐心的喂着爹鸡汤,还不时的用帕子擦他的嘴角,脸上也带着柔柔的笑意,心想,这就是相濡以沫的夫妻了吧,能一生一世一双人实在是太少,只存在于贫苦之家,稍微有点闲钱的都去寻花问柳,在不就是找几个娇滴滴的小妾给正室添堵,但愿老爹能一如既往。

出了医馆的大门,青璃不想回家,娘亲不回去,二姐一定会以为她在医馆,她想晚上的时候寻个机会去许家大宅一次,可是她突然头脑空白,原本制定好的计划,发现无数的漏洞,想找个人商量吧,又不知道和谁说,想着想着,脚步不由自主的迈向李墨轩家的方向。

街道的一角,有很多人围在一堆,不知道在指指点点着什么,还有不少人哀叹着,面色同情。

“老伯,这是咋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青璃仗着人家,顺着空隙钻进人群,看到地下躺着一个浑身上下带血的人,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全身上下脏兮兮的,头发也是缠着一团,看不清楚脸。

“小丫头,你认识这个人?”

老伯见青璃摇头,这才慢悠悠地说道,“这个小子和镇上的许少爷过不去,被许家家丁打成这个样子,唉,恐怕凶多吉少了。”

围观的都是平头百姓,大家最多只能给几个铜板,勉强的也不一定能凑够药费银子,因为和许家有关系,许家放话说,哪个医馆敢收留就是和许家过不去,所以人群虽然围观叹息,却没有谁敢给他实质性的帮助。

“这小子是个外乡人,家里就他和他妹子,结果他妹子还吊死了,这棺材板的银子还是好心的邻居凑上的。”

“可不是咋的,这许家真是造孽啊!”

“一个清白的丫头,就这么被毁了,这世道……”

周围的人开始小声的议论,青璃听着了*不离十,想到早上在集市上听到的,原来这个小子就是妹子被许猪头调戏上吊的那个啊。

“都别在这围着,让这小子死在这算了,咋的,你们这些穷酸是想和我们少爷过不去吗?还是也想尝尝板子的滋味?”

------题外话------

昨天首订之后,竟然发现收到好几张月票,感谢各位女神妹纸们的支持,

下面推文,书荒的女神们可以看看,都是种田文

《良田千顷养包子》——迷离陌上花,披荆斩棘创出一片天,种田养包子

《农门冲喜小娘子》——笑猫嫣然,穿成冲喜小娘子,带领病歪歪的夫君发家致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