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空间之丑颜农女

第052章 苛刻条件

莫如湖作为文人,也喜欢雅致一些的屋子,听说前主人是个读书明理的,就有些愿意,但是没看到屋子什么样也不能轻易下决定。

“这二进的院子多少银子?”

“其实算是小三进,在这种地段,至少五百两银子。”秦中人索性一次把话说完,“但是屋主之所以不要高价,就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院子还不是有了银子就行,还有条件,关于这一点,大伯莫如江更觉得奇怪。

“咳咳!”

秦中人清了清嗓子,也有些不好意思,这院子无论风水位置还是价钱都是相当的合理,屋子也是重新翻修过的,可是这条件还是有些难以启齿,之前看屋子的都拒绝这个条件,“屋主是个念旧的人,有个跟他十多年的老伯,瘸腿的,一直做门房,如今他们一家子返乡,路途遥远,而且乡下苦寒,老伯又是残废,不能干什么活计,但是就这么丢下又于心不忍,想给他找个好主家。”

“哦,原来是这样。”

莫如湖只是了然的点点头,但是并没有表态,他想过买院子,但是毕竟小门小户,可没想过找什么下人。

“这老伯是个死契的,这个你们不用担心。”

秦中人解释道,毕竟能买这种院子都是有些家底的,要是用别人留下的旧人,也不能放心,这是人之常情。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条件?”

“额……”

秦中人抹了一把汗,尴尬地看了莫子归两眼,又转向莫如湖,见他有些意动,继续说道,“老伯还有老婆子,老婆子瞎了一只眼,一直都帮着做饭和干杂活,两口子无儿无女,无依无靠,但是都是勤快人。”

青璃听后,默默收回之前对秦中人的评价,这人简直就是个人精啊,之前拿出一些不合心意的小院子做衬托,见到几个人不满意,又说出一个无论各方面条件都好的二进院子,见几人意动,再说房主的条件,这一层一层的扒皮。

一个瘸子,一个瞎子,也难怪这屋子还没卖出去,一般的看房子的人谁也不愿意养上这么两个闲人,不过青璃纳闷的是,古代的人都这么实诚?等到入住之后再打发了两人不是更好?

“那个,房主还说,要立下字据,无重大过失不得赶走老两口。”

青璃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果然不简单,和着都在这等着呢!

大伯莫如江是老实人,听后也觉得两夫妻不容易,可自家弟弟家里虽然有点家底,和那种真正的富户差距远着呢,也犯了难,不过听了剩下几个院子,都没有这个满意。

“不如这样吧,要是方便的话,一会儿我们能不能去一趟?”

莫如湖拍板,要是等到明天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他还要和学堂请假,现在离入睡还有一个时辰,路途也不远,现在去如果真的不错,他就可以决定买下来。再说自家也需要帮工,等回到村上也需要人看房子,打扫,要是人老实本分,也不是不可以。

“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秦中人站起身,暗暗欢喜,看莫如湖这个意思就是能接受房主的苛刻条件,这也是房主一直头疼的,之前也有人意动,但是听到条件之后都退避三舍,导致现在也没能卖出去。

如果生意谈成,不但解决屋主的问题,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还能抽取不少银子的佣金,无论怎么算都是赚钱的买卖,再说他对那老两口也是同情的,都是勤勤恳恳的人,想不到现在竟成了拖后腿的。

要看的两进院子距离镇子上青璃家租赁的小院很近,都靠近学堂,但是属于两个距离,租赁的院子是学堂以北的平民区,都是一片低矮的房子,而以南就大不一样,都算是高门大院。

秦中人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是黑色的大门,看着有些厚重,院子的围墙也很高,看不到里面的屋子,安全性不错,对于此,青璃就很满意。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以后,门被很快的打开,开门的是一个老伯,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头发胡子也白了一半,脸上有深深的沟壑,一见到是秦中人难免有些激动,看到身后的人群装扮,眼里又带着疑惑。

“张伯,主家在吧,我带人过来看看院子。”

秦中人和门房张伯解释着,青璃看这个张伯脸上带着愁苦,就知道他应该也为这个事情烦恼,倒是多了一点同情,除去走路稍微跛点,没看出有其它的问题。

“在在,这几天正为这事愁,都是我这个老家伙的拖累的。”

张伯叹了一口气,低下头,打量下莫如湖,神态安逸,眼神清明,长相俊逸斯文,应该就是要买院子的人家,看着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嫌弃他和老婆子。

其实主家是想把卖身契还给他们,可是他们无儿无女,也无人可依,还不如继续为奴,至少死后好心的主家能赏一副棺材板儿呢。

秦中人陪着爹爹大伯他们进了厅堂,青璃自己在外面慢慢地溜达,这个院子的结构有点像老北京的四合院,成“日”字形,严格来说,应该算三进两院,只不过前院的距离有点小,第一进是几间门屋,第二进是厅堂,中间隔着垂花门是第三进屋子,二进和三进之间是一个小花园,这个时节有些寒冷,所以没有特别应景的花,看着就有些凋零,屋子的旁边还有几颗松柏,小池塘被整理的很干净,边上还修了一个小亭子,确实是有些附庸风雅,而且屋子都是青砖绿瓦,正房连接东西厢房是一条游廊,下雨天也不怕被淋到。

“小丫头,你是怎么进来的?”

青璃正盘算着一定要将此院子拿下,就听到一个有些苍老的女声,她回头一看,一个系着围裙的大娘正在慈爱的看着她,大娘浑身上下穿着利落,头发也梳理的一丝不苟,就是眼睛闭上了一只,原来这就是秦中人说的瞎眼大娘,张伯的老妻。

“大娘,我爹来看房子,我就随便的走走。”

青璃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就随便这么一叫,然后抓紧和大娘攀谈几句,套话,别这院子有什么不吉利的事啥的。

几句话下来,青璃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原来,这房子是当年房主的爹留下来的,那时候他爹还是举人老爷,家里也有些家底,后来去世之后渐渐的败落,主要是举人老爷就房主这么一个独子,虽说孝顺却有些不成器,考秀才十多年还是屡试不第,而大娘和张伯也是苦命人,年轻的时候也是有一个儿子的,只不过那年他们那里闹蝗灾,逃难的过程中吃了太多不能吃的,小孩子抵抗力弱,就那么去了。

她和张伯也是逃难的时候受伤的,一晃也过去二十年了,他们到这个主家,也十多年了。

青璃不想揭人伤疤,但是有些事情还是得打听清楚,有时候从说话和眼神,就能看出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是不是多嘴多舌的,还是那种偷奸耍滑的,自家可不能留下这样的人,特别是她身上还有许多秘密。

现在简单聊了几句,感觉还算不错,至少对原来的主家感恩,这样的人还是值得深交,青璃也不担心他们老两口身在曹营心在汉,反正有卖身契捏着,也翻不了天去。

------题外话------

下午六点二更男主出来露脸(^o^)/~

上一章
下一章